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失。ǖ谝桓。。。

    今天五更。!這是第一更,上午十點,午十二點,下午四點,晚上八點還有四更,明天同樣五更,后天同樣五更。!

    ********************

    面對著白若塵求助的眼神,王軻實在是點不下去,他不知道自己用手指點下去,會出現什么樣的情況,現在白若塵身體的狀況,稍有差池,恐怕就能夠立即要了他的xìng命。

    “老白,不能再繼續下去了,否則你只有死亡這一條路!蓖踺V的眼神,浮現出一絲晶瑩的淚花,白若塵的凄慘模樣,讓他感覺鼻尖酸酸的,有種說不出的難受感:“老白,你相信我,我一定想辦法把你的傷勢治好,不要再繼續下去了!

    白若塵那雙眼睛瞪得滾圓,赤紅的眼珠已經分不清是血絲還是血水,仿佛再一次的凝聚了全身的力量,白若塵口發出像是野獸般的咆哮聲:“點,幫我……點下去!

    王軻心神一震,看著白若塵溢出血跡的額頭上,青筋暴起的模樣,他心更加的難受,他現在已經明白,什么白若塵會鋌而走險了,說實話,他真的很佩服很佩服他,能夠了自己深愛的女人,做這種九死一生的事情。

    他的腦海,快閃現出自從自己來到昌吉市,走進古玩交易市場,再到邁入福軒堂遇到白若塵后的一點一滴,兩人的接觸,兩人的交易,兩人的暢談,兩人的那種惺惺相惜。還有白若塵的一次次幫助,還有自己最終接納了他……

    心的難受滋味更加強烈,王軻虎眸含著晶瑩淚花,看著白若塵猙獰可怖的神情,咬了咬牙,這才沉聲喝道:“好,既然到現在這個時刻,你還不愿意放棄,那我這個做兄弟的,一定支持你到底。老白,你給我記住這句話,不管今天你是生是死,你都是我王軻最好的兄弟。之前你不把這件事情告訴我,我不怪你,你放心吧,我點下去,不管會發生什么情況,我都會盡最大努力,保住你的xìng命!

    縈繞著真氣的手指,快點在白若塵的照海穴處。

    白若塵的雙眼眼珠,猛然間好似往外一凸,仿佛差點掉落下來似的,那剛剛稍微有些緩和的身軀,再次變得一僵,他的眼神也是在這一刻從王軻身上收回,眼前的世界仿佛全部都變了,天空再也不是天空,大地再也不是大地,沒有山林樹木,沒有世間萬物,遺留在他心,擋住他視線的,是一張嬌艷如花的臉龐,是一道他深愛到骨髓里的女人的靚麗身影。

    成功了?失敗了?

    白若塵的意識很清醒,他覺得如果自己不傻的話,應該很是清楚的明白,自己失敗了,體內的情況他看不到,但是那份感知,卻能夠把自己體內的情況了解的清清楚楚。

    僵硬的身軀,以肉眼可見的度在快癱軟,盤膝而坐的身姿,也快的歪倒在地,不過,他心底還有最后一絲希望,那便是身旁的那些秘藥。

    他的眼神,終于出現了一絲焦距,從王軻臉龐上移開后,看向那盛放藥劑的藥壺。

    王軻的眼角抽搐幾下,一瞬間他便明白白若塵的意思,迅抓起那個藥壺,含著眼淚把白若塵癱軟的身軀從地上扶起來,讓他靠在自己的懷,然后才緩緩倒進他的口。

    嘎……

    白若塵的身體劇烈一顫,頓時,他全身再次顫抖起來,身體的肌肉再次僵硬,抱著最后希望的他,一瞬間面若死灰。他感受到自己體內的經脈已經盡斷,經脈蘊含的真氣在以那種瘋狂的度消散,他甚至能夠感受到,自己的生機在快的流逝。

    死亡的征兆?

    白若塵蠕動了下嘴唇,想要說什么話,但是卻怎么都說不出一個字。

    攔住白若塵的王軻,同樣能夠感受到白若塵身上氣息的消散,他的眼神浮現出慌亂之sè,快抓住白若塵的手腕,把自己體內的真氣快注入他的體內,他爭取一線生機。

    面若死灰的白若塵,感受著王軻瘋狂注入自己體內的真氣,突然間他仿佛感覺自己恢復了不少的力量,或許是因王軻把真氣注入到他的身體里造成,白若塵的視線看著王軻,突然臉龐上浮現出一抹令人驚恐的紅暈,一絲絲笑容突然爬上他的臉龐,那雙眼神看著王軻,虛弱的笑道:“別浪費真氣了,我的情況,我心里比誰都清楚,沒用的。不過,在……在我臨死之前,還能夠有一位兄弟在身邊,挺好……”

    眼神的焦距,在他說話間已經開始消散,他的視線慢慢移動,移動到天際那顆磨盤大的圓月之上,感受著撒下的涼如水的月光,白若塵眼前突然出現一張臉龐,那是他心愛女人的臉龐,那看著他心愛的女人,正在用那種燦爛的笑容看著他,就像是兩人相戀時候的情意綿綿,就像是兩人依偎在一起,互相傾吐心聲時候的柔柔笑臉。

    “噗……”

    一口鮮血狂噴而出,白若塵的雙手,突然間抓住王軻攬住他的雙臂,他的jīng神力此刻全部集在一起,前所未有的集,那張帶著燦爛笑容的臉龐,就這樣深深的看著月亮方向,脖子上的青筋和血管突出,一聲類似于野獸般的咆哮,從他口爆發出來:“我……盡力了!

    話音落下,白若塵的雙手驟然間松開王軻的雙臂,身體癱軟的時刻,雙臂垂了下去,那雙瞪得滾圓的眼睛,也在這一刻緩緩閉合。

    “老白,老白你醒醒!老白……”

    王軻雙手抓住白若塵的雙臂,卻不敢用力晃動他的身體,雖然白若塵昏死過去,但王軻通過心力感受,卻能夠感受到白若塵身體之內還有那么一絲生機,甚至從他身體里流出來的生機,也開始慢慢減少。

    他沒死,卻陷入了昏死之。

    自己必須找到辦法,把他給救活,哪怕是付出任何代價都行。

    王軻這輩子沒有什么兄弟,他除了一個和他感情極好的親弟弟之外,就再也沒有那種生死之交的兄弟,可是和白若塵相處以來,通過兩人的不斷接觸,通過兩人的不斷合作,甚至到后來白若塵多次的相助,讓他終于在心里接受了白若塵,甚至在那次黑社會殺戮,在那次橫掃昌吉市地下黑道后,白若塵甚至都沒有告訴他,就默默的幫他把事后的麻煩解決掉,這讓他終于把白若塵當成了自己的兄弟,生死之交的兄弟。

    而此刻,眼看著白若塵受到這種非人的折磨,看著他忍受著那么巨大的痛苦,甚至時時刻刻都在死亡線上掙扎,隨時都有帶著滿心的遺憾和痛苦死亡,王軻那顆心在顫抖,縈繞在眼眶里的淚水,終于忍不住奪眶而出,尤其是白若塵那句話,

    “別浪費真氣了,我的情況,我心里比誰都清楚,沒用的。不過,在……在我臨死之前,還能夠有一位兄弟在身邊,挺好……”

    這句話就像是無形有一把尖錐,狠狠的刺進了他的心臟上面。

    原來,他也把自己當成了兄弟,他在明知道將死的時候,還能把自己當作最后的溫暖!

    都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最后的時刻,說的話是最真實的。

    感動如同cháo水般把王軻淹沒,流著眼淚,王軻顫抖著雙手,死死抓住白若塵的雙臂,顫抖著聲音說道:“老白,你撐住,我知道你一時半會是死不了的,哪怕是現在時時刻刻流逝著生機,你應該也能堅持三天,三天里,我就算是想盡辦法,費盡心機,也要保住你的xìng命,我不能看著你這樣死去,你是我王軻的兄弟,我王軻位數不多的兄弟!

    王軻體內的真氣,快籠罩著白若塵周身,封死他身體往外泄露的生機,哪怕是一分一秒,他都要幫白若塵爭取到。

    把白若塵陷入昏迷的癱軟身體抱起來,王軻沒有再絲毫的猶豫,身形如同炮彈般朝著山下撲去,如同黑夜的一道鬼魅,風馳電逝般的度,如果有普通人在附近,最多也只是能夠看到一道黑影一閃而過,肉眼根不可能捕捉到王軻的身體,更不可能看到王軻的面貌。

    快趕到山下,王軻沒有給季云虎打電話,因此時季云虎還在山上,這里根就沒有手機信號。

    同樣,王軻也沒有開季云虎的車,因他到現在止,都沒有考到駕照。

    不過,他的度,并不開車要慢,而且現在白若塵的身體很糟糕,他不可能把白若塵放在車上,因開車的時候,會非常的顛簸,畢竟回去的路,有很長一段路程是山路。

    度毫不保留的宣泄,十幾分鐘后,王軻便已經出現在省道之上。

    夜sè的過往車輛并不少,王軻沒有那份耐心等待著出租車,大步邁到公路上面,目視著前方一輛白sè寶馬車快行駛而來,他就站在對方的前面,腦海計算著對方的車,以及雙方的車距。

    他雖然很強,但也是沒有自大的用血肉身軀撞擊極行駛的轎車的程度。

    “嘎吱……”

    一條穿著黑sè絲襪的修長美腿,一只紅sè高跟鞋,在寶馬車駕駛位的車門被推開后踏了出來。

    如果是平時,王軻一定會暗叫“女王”或者是“御姐”。

    可是此時此刻,他根就沒有一絲的心思關注美sè,隨著一名簡直能夠被廣大**絲稱“女神”的極美女人從駕駛位上走出來,王軻的目光從她那穿著咖啡sè小馬甲,淡紅sè薄背心,以及長筒黑絲襪上套著的牛仔短褲,饒是他根就沒有欣賞美sè的心思,但還是被驚艷了一把。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