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七十二章 隱匿療傷

    虛明自爆之處,空間突然裂開,身穿紅色袈裟老僧邁步而出,他目光在周邊緩緩掃過,臉上露出淡淡哀傷。

    “阿彌陀佛!”他低宣一聲佛號,突然抬手攤開五指,一只小人虛影在他掌心出現,仔細辨認正是那已自爆而亡的虛明。

    他嘴唇蠕動似乎說了些什么,隨即雙手合十一禮,緩緩消散。

    紅色袈裟老僧口誦往生經文,溫潤佛光自他體內散發,漸漸彌漫整片空間。

    許久后他停止誦經,輕聲道:“師弟放心,為兄已知害你之人是誰,自不會讓他逍遙佛法外!

    “我會將他擒回佛宗,鎮于山佛之下,受無盡罪惡業火焚燒之苦,永世難以超脫!

    語落,紅衣袈裟老僧突然一步邁出,下一瞬身影便出現在莫語先前所在處,略一感應,臉上不由露出陰沉。

    半晌后,他雙手合十恭謹開口,“請佛陀助我!

    嗡——

    規則突然震顫,一道佛陀虛影緩緩浮現,他面龐模糊不清,但一雙眼眸卻明亮無比,似能看透前世往生。

    他轉身看向遠方,身體突然一僵,兩行鮮血隨即自眼中流下,口中發出一聲輕嘆。

    “虛樂,此人牽扯進諸天大棋盤,已超出你所能掌握的極限,不要再繼續追查,歸返佛宗吧!

    平和聲音自佛陀虛影口中發出,沒有露出半點痛苦。

    “佛陀……”虛樂面露震撼。

    “回去吧,他如今褻瀆我佛,日后終有遭受孽報之時……此為既定之命運!狈鹜犹撚把壑醒鞑恢,臉上卻露出淡淡笑容,被鮮血侵染,顯得格外詭異。

    ……

    莫語突然感到如芒在背,身影猛地停下,但不等他細細感應,這感覺便突兀消失不見。

    眉頭不覺皺緊,沒有任何理由,他心底涌出深深的厭惡,眼眸露出陰沉之色。

    但如今卻不是耽擱之時,莫語深吸一口氣壓下翻涌心緒,腳下一動再度展開挪移,身影出現在一顆星辰之外。

    略一感應沒有察覺到威脅氣息,他悄然落入此星之中。

    ……

    “阿爺!我就離開了幾天,你怎么不經過我的同意,就把我住的院子租出去了!不行,我要把他趕出去!”一名身體壯實少年憤憤開口,扭頭就要沖出門去。

    透頂老頭兒臉色一沉,躺在竹椅上的身體仰起,“混賬小子,那是你爺爺我的院子,什么時候成你的了!再說人家已經付了一年的租金,可足足有十顆極品寶晶,你敢亂折騰的話看我不打爛你的屁股!”

    少年縮了縮脖子,口中嘟囔了一句,這才一臉驚訝開口,“十顆極品寶晶?阿爺你沒說錯吧!”

    禿頂老頭得意一笑,“你沒聽錯,就是十顆極品寶晶,這能抵得上咱們家大半年的收入,你這年的學費算是有了,如果他能在咱們家一連租住幾年,那可就是太好了!

    少年哼哼了兩句,終于不再提攆人的事情,看向對面不愿處的小院,撇嘴道:“出十顆極品寶晶租住在這兒,肯定腦子不正!瓕α,這就是典型的人傻錢多,阿爺這是我剛學的新鮮詞,據說宗中的大人們,都是這樣說的!

    啪——

    少年頭上挨了一巴掌,阿爺氣的瞪圓眼珠,兩條小胡子一跳一跳的,“你個混賬小子別亂說話!”

    他小心向對面看了一眼,這才微微松氣,“阿爺告訴你,對面這位租客肯定是了不得的人物,你千萬不能無禮,聽明白沒?”

    虎頭疼得直咧嘴,一個勁點頭,心里卻頗不以為然,如果真是有本事的大人物,怎么可能住在這兒?內城里宗門專門修建的迎仙居不比這兒好了百倍!

    就在這時,對面院門突然打開,一名青年模樣男子從中走出,他穿著一件黑色長袍,俊秀臉色微微發白。

    像是察覺到了他們的注視,他看來一眼微微點頭,轉身坐在手邊一只靠椅上,微微閉目曬起太陽。

    虎頭愣了許久才回過神來,“阿爺,這就是院子的租客?”

    “怎么樣?阿爺沒騙你吧!倍d頂老頭瞇著眼睛開口。

    虎頭遲疑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他沒有察覺到任何東西,只是本能的感覺,這青年的氣質與常人不同。

    他一舉一動都很平靜,但在這平靜中,卻又蘊含著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可不管怎么看,虎頭都沒辦法將這種東西抓住。

    一個時辰后,黑袍青年準時起身歸返小院,關上院門瞬間,眼中閃過淡淡訝色。他確實沒有想到,在這個地方,竟會出現一老、一少兩個擁有如此敏銳的普通人……當然,他們都有一些修為,但在他眼中看來,卻與普通人沒有分別。

    因為他是莫語,以王階修為便已兩度斬落帝境,其中一人更是帝階圓滿密藏佛宗虛明大佛。

    當然,為做到這點,他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被迫隱藏于此處療養傷勢,就是最好的證明。

    穿過院落推門進入房間,莫語盤膝落座蒲團,空中頓時亮起一顆顆米粒大小的光點,密密麻麻就像是一片星海。如果仔細分辨就會發現,它所呈現出的,正是莫語眉心神紋!強大的禁制力量將所有氣息掩蓋,即便有修士神念掃過,除非修為達到神帝境界,否則根本不會有任何發現。

    這道禁制自莫語離開永暗星域后,便自動出現在他腦海,或許來自于體內的血脈……又或者是仍舊沉睡在他眉心的玄皇宮!當日幫助莫語自蠻荒圣宗永生序列老怪手中逃脫,似乎已耗盡了它全部的力量,可以感應得到卻無法召喚,否則的話他手中便能再多一張強大底牌!

    目光落到不遠處一只佛骨舍利上,莫語眉頭忍不住皺起,露出深深擔憂。

    這舍利來自于木桑,經過密藏佛宗特殊修煉法決,已成為類似儲物戒的存在,安全性極高。

    但在其中,他卻沒能找到不出之城,好在冥冥中的直覺告訴他,不出之城中人已暫時脫離了兇險。

    眼下,只能等到傷勢恢復,再動身尋找了。

    莫語深吸口氣,將所有心思壓下,一座黑色大鼎虛影驟然浮現,將他身體包裹在內。

    強大而溫和的力量,化為無數顆飄飛的光點,緩緩注入到他體內。

    斬殺虛明之后,莫語便總有一種被注視的感覺,雖然斷斷續續,卻帶給他極大的不安。

    在這種情形下,本能告訴他最好不要暴露出黑色大鼎所在,所以莫語放棄了傳送進入放逐星海,選擇了這一緩慢卻勝在安全的療傷方式。

    時間悄然流逝,轉眼間便過了近乎一日,莫語眼眸緩緩睜開,眉頭下意識的微微皺起。

    按照這般速度,想要完全治愈傷勢,至少需要數年之久,而這還是因為他借助黑色大鼎的力量前提下。

    帝階圓滿修士自爆,恐怖力量所攜帶的可怕毀滅烙印,一旦轟入體內,便十分的難以祛除。

    很快,莫語神色便恢復平靜,既然沒有選擇,便只能坦然面對。

    任何焦慮不安對他的傷勢恢復,都沒有半點好處。

    他起身關閉此處禁制,推開房門,向院外走去。

    ……

    時光如靜謐小溪之水,悄然流逝。

    似是彈指間,便已過去了大半年。

    小院外,莫語穿著一件黑色的夾襖,瞇起眼睛看著街上往來的修士,心神之中前所未有的安然。

    這大半年療養傷勢,讓他從腥風血雨不斷的世界中解脫出來,可以有時間去整理所得,靜靜體會自己所擁有的力量。

    傷勢還未曾恢復,但莫語心中有著直覺,這一段時間的休養,或許會給他意想不到的收獲。

    “莫叔!莫叔!”虎頭背著一只口袋呼喊著狂奔而來,大半年時間他足足長了小半顆腦袋,壯碩的身體越發魁梧,就像是一頭撒歡的小牛犢。

    莫語眼眸睜開,看著他微微一笑,“回來了!

    “嗯!”虎頭咧嘴憨笑,“莫叔,我修為已經突破到添力境了,學堂的老師都在夸獎我,用不了多久我就能成為一名戰師!”

    看著他一臉驕傲模樣,莫語腦海浮現出一些久遠歲月前的畫面,臉上多了一絲緬懷,笑著點頭,“你天賦不錯,好好修煉,日后必然有出頭的一天!

    虎頭抬手摸了摸腦袋,不好意思道:“其實多虧了莫叔的指點,不然的話,我至少還得一月才能突破!

    他將背上的口袋放下,打開露出半袋晶瑩剔透的靈谷,空中頓時彌漫開淡淡的米香味。

    “莫叔你臉色蒼白,肯定是氣血不足的原因,這些靈谷莫叔收下,吃了以后肯定就能好了!

    莫語皺了皺眉,“虎頭,你哪里來的靈谷?”

    “莫叔放心,虎頭可不敢做壞事,這是家里靈田上交后剩下的部分,娘讓我帶到學堂加餐用的,我沒舍得吃給您帶了回來!被㈩^尷尬的笑了笑,“莫叔你千萬別跟我娘說,不然她肯定嘮叨起來沒完,您說我好好的干嘛要吃靈谷!

    莫語眼中閃過一絲溫和,擺手道:“你的心意叔收下了,但靈谷對我沒有太大用處,你帶回去按照你娘的要求吃掉,對你修煉是有好處的!

    “這……”虎頭有些猶豫,但想到莫叔說一不二的性子,還是無奈的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一名魁梧漢子從對面院中走出,笑道:“莫兄弟,今天虎頭回來,你嫂子專門煮了一只前幾天抓住的大雁,用秘方燉的大補肉粥,你今天一起過來吃飯!

    虎頭大喜,“對對,莫叔跟我們一起吃!”

    莫語略一猶豫,隨即笑著點頭,“也好。你們先去,我去前面買一壇酒!

    魁梧漢子正是虎頭的父親唐成,聞言無奈的搖了搖頭,卻也知道他不肯占便宜的性子,只能由得他去。

    片刻后,唐家擺了滿滿的一桌菜,莫語和唐成大口喝酒,吃了許久方才告辭離去。

    等到虎頭回房休息,唐家大嫂猶豫了一下,還是道:“孩他爹,剛才那事你也看到了,還是暗中囑咐虎頭一下吧,雖然我也想幫莫兄弟,但靈谷是咱們家專門節省下來幫他改善肉身的,可不能真的送出去!

    唐成還未說話,老父便重重冷哼一聲,“婦人之見!如果莫老弟真的收下了虎頭的靈谷,那才是大喜事!你啊你,眼光實在是短淺!”

    唐家大嫂不敢跟公公辯駁,等他走了,卻忍不住的小聲嘟囔,“爹這是怎么了,我又沒說錯什么!

    唐成搖了搖頭,“我也不清楚,但爹向來看人極準,以后再有這樣的事情,你就不要多嘴了!

    他上前兩步,看向對面小院,臉上露出幾分困惑,喃喃道:“難道莫老弟真的不是普通人,但這么久了,怎么就沒有發現呢!

    ……

    春去秋來,轉眼又是兩年。

    莫語正在樹下飲茶,院門突然被推開,聽著熟悉的腳步聲,他沒有回頭也知道是誰。

    果然,虎頭特色的大嗓門很快響起,“莫叔!”

    這小子一年一個模樣,如今已長成了一名青年,個頭比莫語還要高出一些,裂開大嘴笑個不停。

    莫語看了他一眼,“這么開心,找到媳婦了?”

    他只是隨口一問,卻沒想到虎頭竟突然臉紅扭捏起來,吭吭哧哧了半天,才道:“過段時間我帶她來看莫叔!”說完扭頭就走,脖子都變得通紅。

    這壯的像狗熊似得小子,居然還知道害羞!

    莫語啞然失笑,想到了自己當年,不由輕輕搖頭,微笑著將杯中清茶一飲而盡。

    但事情的進展,與預料中卻不一樣。

    數日后,虎頭被打斷手腳廢去修為丟到唐家門外,看著面如死灰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兒子,唐成陰沉著臉一言不發,唐家大嫂則是垂淚連連。

    莫語推門而入,眉頭皺了一下,道:“我想單獨跟虎頭待一會!

    唐成心中一動,急忙拉了妻子出去,臨走時的目光中,帶著無盡的期待。

    莫語走到床前,虎頭看了他一眼,突然哭了起來,“叔,我疼!”

    幾年相處,莫語已將虎頭視為親近,此刻聞言心中微微一抽,神色卻保持著平靜。

    “是誰傷的你?”

    “王家的人,他們要我離開小童,我沒有答應!

    “后不后悔?”

    “不后悔!”

    莫語點點頭,突然道:“你明白了沒有?”

    虎頭一怔,隨即重重點頭,“我還不夠強,不然的話,他們不會拆散我跟小童,也不敢對我下手!”

    但很快,他臉上便露出慘然,“叔,現在明白已經晚了,我已經成了一個廢人,再也沒機會了!”

    莫語笑了笑,伸手擦掉他眼角的淚水,“哭什么,有叔在你想殘廢都難。三天,三天后你就能恢復如初,到時叔陪你走一趟,看誰還敢傷你!

    平靜聲音中,有的是那睥睨一切的強大自信,像是想到了什么,莫語繼續開口聲音變得格外低沉:“只是叔早晚都會離開,希望你能記住今天的一切,以后不要再給人傷害你的機會!

    ######################################################

    【我是純潔的修改字數添加……】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