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如此小看

    悠閱書城a,免費看小說全網,ios需海外蘋果id下載

    “牧長老,這韓立是樂兒的兄長,你怎可如此慢待,若讓其他荒族知曉,必會嘲笑我們天狐一族的待客之道。你先下去吧,我來接待這位韓道友。”白衣男子神情淡淡的對灰袍老者說道。

    “族長,樂兒如今的情況此人此刻出現在八荒山,必定居心叵測,別有所圖,不可不防啊”灰袍老者面色一變,急忙說道。

    “我自有主張,你先下去吧。”白衣男子抬手阻止了灰袍老者話頭,說道。

    “是。”灰袍老者還有些不甘,瞪了韓立一眼,這才走了出去。

    “韓立,多年不見,想不到你修為進境如此之快,倒也難得。”白衣男子轉身面向韓立,上下打量了一番,微微一笑的說道。

    “柳青族長客氣了,我這點實力哪里能入你的法眼。”韓立拱了拱手,說道。

    “哦,你知道我的名字”柳青面上微露詫異之色。

    “偶然聽人提起過。”韓立無意去說灰界之事,輕描淡寫的說道。

    “牧長老有數位子孫被人族修士所殺,所以對人族修士怨恨很深,加之樂兒如今忙于修煉一門秘術,以應對后面血祀大會,事關重大,牧長老關心則亂,所以才有這般過激行為,還請你見諒一二。”柳青也沒有追問,略一點頭說道。

    “在下豈敢。”韓立搖了搖頭道。

    “牧長老說話雖然直了些,卻也是實情。韓立,樂兒已經不是以前的樂兒,實話對你說,她身負天狐一族的至高血脈,經過這次血祀大會,更加會一飛沖天。韓道友你雖然是樂兒的兄長,但那是從前的凡塵往事,而且你不過是個人族修士,和樂兒終究不會是一個世界的人,你可明白”柳青話鋒突然一轉,凝視著韓立的眼睛,緩緩說道。

    韓立聽聞此話,雖然面上神色如常,但心中卻有種幾乎氣得吐血之感。

    柳青和那個灰袍老者竟然都把自己當成了看到柳樂兒發達,憑借以前關系,試圖上門討要好處的乞食之人。

    說起來,他自從踏入修煉界以來,還從未被人如此小看過。

    “你目前情況不妙,在城門口和慶猿一族沖突,身份即將曝光,來找樂兒求救也是人之常情,只是樂兒目前需要專注修煉,不能為外物干擾。這樣吧,我可以特許你待在我們天狐族這里,直到血祀大會召開。在這段時間里,我們會保你安危,但血祀大會之后,還請你馬上離開八荒山。當然,如果你還有什么要求可以盡管提,只是你需得保證,日后絕不再糾纏樂兒”柳青見韓立一時無言,以為他在待價而沽,便繼續說道。

    “柳族長的擔心多余了,韓某修為雖然不高,卻從未貪圖過別人的東西,我的安全,也不必貴族擔心,韓某此番和樂兒見面,純粹只是一敘舊情。至于我們以后是否會再見面,聽憑天意,告辭”韓立脾氣再好,也無法忍耐下去,冷聲打斷柳青的話,然后徑直朝外面走去。

    柳青眉頭微微一蹙,眸中閃過一絲怒意,袖袍一動,似乎正要做什么,下一刻卻停了下來,突然朝外面望去。

    韓立雖然在向外走去,大半心神還是放在身后,感知到柳青的舉動,他也朝外面望去,腳步一頓。

    此時此刻,兩個人影從外面走了進來。

    其中一人正是利奇馬,而另一人是個身穿雪白長袍的中年男子,面如冠玉,劍眉星目,當真俊朗不凡,正是白澤真靈王。

    “王上您怎么來了為何不通知臣下,好安排人相迎。”柳青快步迎了上去,對那雪袍中年男子恭敬說道。

    “王上”韓立一怔,隨即馬上明白雪袍中年男子的身份,面色微微蒼白。

    他之所以來天狐族,便是為了打探一下這位真靈王的實力,好決定是否隨利奇馬前去相見,哪知他這邊還沒有任何收獲,對方竟然就找上了門來。

    而且韓立看著眼前雪袍中年男子,對方身上沒有散發出強大氣息,但他心中卻一陣莫名的驚懼。

    這樣的情況,韓立只在陰丞全,覺醒后的蟹道人,魔主等少數幾人身上體會過。

    “柳族長不必多禮,我此次過來乃是為了一件私事,就不必講究那么多虛禮了,我來這里的事情,你也不要和別人說。”白澤淡淡說道。

    “是,不知王上來此有何事情臣下立刻去辦理。”柳青聞言面色微變,然后立刻說道。

    “此事和天狐一族并無多少關系,我是來見這位韓小友的。”白澤望向韓立,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柳青聽聞此話,微微一愣,愕然的望向韓立。

    “在下韓立,見過白澤前輩。”韓立瞥了利奇馬一眼,然后對白澤拱手行了一禮。

    來八荒山的一路上,他自然早已問清了真靈王的姓名。

    “韓道友,我將小白的事情告知了父王,他立刻便讓我帶他過來找你,沒有給你造成什么困擾吧”利奇馬看到韓立的目光,微微一笑,簡單介紹了一下他們來此的始末。

    “哪里,白澤前輩肯撥冗相見,是在下的榮幸。”韓立心中苦笑,面上卻含笑說道。

    “你既對小兒有過救命之恩,是本族欠你一個人情,就無須這般客氣了。據說你身負真靈血脈,倒和本族淵源不淺。”白澤看著韓立,含笑說道。

    “前輩,在下雖然是人族修士,而且體內蘊含了數種真靈血脈,但基本都是在下界之時獲取的,自從飛升到真仙界,從未對蠻荒界域各族造成過危害。”韓立遲疑了一下,說道。

    “韓道友不必擔心,你的事情,父王都已經知道了,我們蠻荒界域各族最大的敵人乃是天庭,韓道友你現在遭到天庭嚴厲通緝,俗話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更何況韓道友你將小白送八荒山,對我們蠻荒各族更有大恩,所以你盡管放心就是。”利奇馬笑道。

    韓立聽聞此話,看到白澤含笑的面孔,心中微微一松。

    柳青聽聞三人對話,心中一驚再驚,不由得暗暗后悔剛剛對待韓立的態度。

    他心中轉著這些念頭,行為卻也沒有失據,恭敬的將白澤和利奇馬引入了大廳,并將白澤迎上了主座。

    而韓立此刻站在大廳入口附近,卻沒有動。

    “韓道友,怎么不過來坐”利奇馬看到韓立還站在門口,奇怪的問道。

    “此處乃是天狐族的地方,韓某一介人族修士,豈敢亂坐,沒被趕出去已經是萬幸了。”韓立輕嘆了口氣,淡淡說道。

    “嗯怎么事”利奇馬望向柳青。

    白澤也看了過來。

    “王上,少主,都是些小事,韓道友,柳某先前對你有些小誤會,還請見諒。”柳青面上一熱,急忙說道,然后走到韓立身旁,尷尬的拱手說道。

    韓立心中冷笑一聲,卻也沒有和柳青徹底撕破臉皮,畢竟柳青實力遠在他之上,抱拳一拱,卻沒有說話。

    “柳族長,我和這位韓小友有些話要談,你先下去吧。”一旁的白澤突然開口,似乎這天狐一族的駐地是自己家一般。

    “是。”柳青非但沒有任何不滿,還恭敬的答應一聲,快步走了出去。

    天庭這些年不斷以各種理由侵入蠻荒界域,蠻荒各族全靠白澤王統領,才能勉強和天庭相抗衡,白澤早已成了蠻荒各族的共主,威嚴極高。

    柳青很快離開大廳,來到附近一處大殿。

    “族長,已經處理掉了那個韓立一個人族竟然敢來蠻荒界域,還打秋風打到我們天狐一族頭上,真是不知死活,您是怎么處理那人的”那個灰袍老者正在這里,看到柳青進來,急忙迎了上去。

    柳青看了灰袍老者一眼,一股邪火從心里冒起,重重哼了一聲。

    他剛剛在天狐殿忙碌,聽到屬下匯報韓立來了天狐族駐地,才從哪里出來,對韓立的情況并不了解。

    柳青喝退灰袍老者時,兩人神念瞬間交換,他仔細向灰袍老者詢問了韓立的情況,得知韓立只是跟隨兩個蠻荒小族來的八荒山,并無特殊背景,才決定順著灰袍老者的說辭,將韓立趕出八荒山,哪曾想灰袍老者告訴他的信息竟然錯漏到這個地步。

    “族長,怎么了”灰袍老者看到柳青這般神情,登時一怔。

    “你剛剛說,韓立是跟著銀角犀族和云紋虎族來的八荒山,并無任何別的背景”柳青抬手張開了數層禁制光幕,這才沉聲問道。

    “是啊,他一個人族修士在八荒山能有什么背景,不過他和少主似乎認得。”灰袍老者遲疑了一下,有些吞吐的說道。

    “你既然知道他和少主相識,為何不告訴我”柳青冷冷問道。

    “這就算此人和少主相識,也沒有什么,族長你也知道,少主性格天真輕浮,喜歡和人胡亂結交,王上因為這個多次訓斥過他。那韓立估計是少主在外面認識的人,無關緊要吧。”灰袍老者看到柳青難看的面色,這才感覺事情有些不妙,囁嚅了一下,繼續為自己辯解道。

    “放屁”柳青突然爆喝起來,隨即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坐椅中,閉目不語。

    灰袍老者嚇了一跳,不敢再說什么,垂首站到了一旁。

    悠閱書城的換源a軟體,安卓手機需oge 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