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62章陳天麟的用意!

    張天海聽到陳天麟的詢問,立刻意識到陳天麟已經看穿他的心思,略顯尷尬地點頭回答道:“主任!您本身就是聞名國際醫學界的腦神經臨床學的專家,您在腦神經臨床學方面取得的成就,要遠超我們國內的專家們,以那位患者目前的狀況,您完全沒有必要請腦神經外科過來會診?”

    如果是在過去,陳天麟面對這樣的患者,肯定會大包大攬,單獨為患者治病,但是今天早上的事情發生以后,讓陳天麟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工作上不足的地方,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才會公事公辦,讓張天海請腦神經的醫生們過來會診。

    面對張天海提出的問題,陳天麟微微笑了笑,回答道:“張醫生!雖然我在腦神經臨床學取得的成就,不屬于腫瘤臨床學,但是我現在是腫瘤科的醫生,我總不能因為自己在腦神經臨床學上取得的成就,無視咱們醫院的相關規定,擅自幫患者治療!

    張天海是人民醫院的一員,對于醫院的相關規章制度,他自然是非常清楚,他聽到陳天麟的回答,總算是明白陳天麟這樣安排的用意,不再糾結這個問題。

    “主任!丁主任他們來了!”大約在幾分鐘后,腦神經外科的丁主任,帶著兩位醫生來到腫瘤科,面對樓梯口的張天?吹蕉≈魅蔚热说牡絹,連忙向背對樓梯口的陳天麟匯報。

    陳天麟聽到張天海的匯報,下意識的轉過身體,看到朝著自己走來的丁主任一行三人,連忙快步迎上前,熱情地招呼道:“丁主任!你們來了!”

    丁主任聽到陳天麟的話,想到陳天麟請他來腫瘤科的目的,好奇地問道:“陳主任!你除了是腫瘤臨床學方面的專家,同時還是腦神經臨床學的權威專家,你們腫瘤科出現腦神經患者,你完全可以親自幫患者診斷,為什么還要安排人請我們過來呢?”

    丁主任的反應,完全在陳天麟的預料范圍之內,面對廳主任提出的疑問,陳天麟笑著回答道:“丁主任!雖然我在腦神經臨床學方面確實有一點小成就,但是我比較是腫瘤科的醫生,按照我們醫院的規章制度,這種病例必須我們兩個科室一起會診,所以我就讓張醫生給你們打電話!

    丁主任得知陳天麟請他到腫瘤科會診的消息,心底就一直非常納悶,結果他怎么也想不到,陳天麟竟然是因為醫院里的規章制度,才會安排人請他到腫瘤科來會診,這完全超出聽到預料范圍。

    意識到自己想多的丁主任,舉起手掌拍了拍自己的后腦勺,笑著回答道:“敲我這個記性,陳主任!我剛才關顧著琢磨你為什么不自己幫患者診斷,反而舍近求遠的請我們過來會診,結果卻忽略了咱們醫院的規章制度!

    面對丁主任的解釋,陳天麟全然沒有放在心上,笑著說道:“丁主任!患者在觀察室內,咱們先進去看看患者吧!”

    一行五個人很快就走進觀察室內,陳天麟拿起放在床頭柜上的ct影像掃描照片,遞給跟在他身后的丁主任,一臉嚴謹地介紹道:“丁主任!這名患者住進我們腫瘤科之前,并沒有腦神經方面的疾病,根據我們目前掌握的情況,患者應該是得知其姐姐不幸車禍去世的消息以后,腦血管突然爆裂,從而陷入休克當中,這是患者的ct影像照片!

    丁主任聽到陳天麟介紹的情況,從陳天麟手中接過ct影像照片,然后將照片對著觀察室頂上的燈光,認真的查看ct影像照片。

    大約在幾分鐘后,丁主任一臉凝重的放下手中的ct影像照片,面無表情地說道:“陳主任!從患者的ct影像掃描結果來看,患者的情況非常嚴重,必須立刻做手術,否則患者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當然了!在腦神經方面,你是國際醫學界公認的權威專家,不知道你有沒有更好的治療方案?”

    方案陳天麟當然是有,但是他畢竟不是腦神經外科的醫生,當他聽到丁主任的回答,馬上贊同的回答道:“丁主任!我的想法跟你一樣,以手術的方式,清除患者顱內的血塊,不過我畢竟不是腦神經外科的醫生,所以這臺手術還得麻煩您!

    剛才陳天麟已經告訴丁主任,患者的病癥跟腦神經外科有關,所以陳天麟才沒有越俎代庖,親自為患者做診斷,不過在丁主任的意識當中,盡管陳天麟提到醫院的明文規定,最終陳天麟還是會親自幫患者做手術,直到丁主任聽到陳天麟的話時,丁主任這才意識到,陳天麟并不是在做做樣子。

    面對陳天麟的請求,丁主任明顯一愣,他看著陳天麟那一臉真摯的臉孔,稍微考慮了一會后,點頭回答道:“陳主任!既然你都這么說了,那我就親自幫這個患者做這臺手術!

    陳天麟見丁主任點頭答應,笑著說道:“丁主任!那我就把這位患者交給你了!

    丁主任聽到陳天麟的話,馬上對站在身后的下屬們吩咐道:“小秋!立刻安排患者做術前檢查,同時通知手術區,幫我們準備好手術室,另外通知患者家屬,讓他們過來簽手術同意書!

    下午三點患者被腦神經外科的醫生們推進手術室內,患者的開顱手術宣布正式開始,雖然開顱手術非常復雜,但是丁主任卻是一位擁有二十幾年臨床經驗的老醫生,這種手術對丁主任而言,自然是手到擒來,整臺手術用了五個多小時就順利完成。

    也許是因為年齡的緣故,做完手術以后,讓丁主任感到有些疲憊,他看了一眼正在進行善后工作的助手,對其吩咐道:“小劉!你做完善后工作以后,將患者送到觀察室,剩下是四十八小時,對患者而言是關鍵,你們一定要重點觀察!

    助手小劉聽到丁主任的吩咐,馬上恭敬地回答道:“主任!這件事情,您就算不交待,我也知道該怎么做,您還是早點回去休息,這位患者您就放心的交給我吧!”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