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56章 給我三天的時間

    第1156章給我三天的時間

    東立的眼神不由得黯然了幾分,但是很快,他的眼中便升起了希望:“皇后娘娘,您說的預防的辦法,是什么?!”

    想要盡數的將這些蠱蟲殺死,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既然阻止不了這些蠱蟲的逃走四處行動,那么吩咐門內的弟子多個心眼和防范,也是能在一定程度上減少傷亡的。

    林繪錦將那醫用藥瓶中存放著的蠱蟲緊緊的攥著,看著不離和東立的眸光鄭重:“我需要一些時間去調配,另外還需要采集一些藥材,現下我所有的藥材可能不是很全面。”

    “三天。”

    林繪錦看著急切的不離和東立皺眉沉思片刻,隨即很快的便給了兩人肯定的回答,她需要先行研究一下這些蠱蟲的特點,然后再去尋找草藥,配制藥粉預防,見證的確是有效果的,才能大量配制,發給天機門的其他弟子們使用。

    “好!”

    “那便三天!”

    不離當即點著頭:“這三天的時間里面我先和我爹爹商議,嚴謹門人外出,更不許靠近那片竹林,另外我再看看,能不能勸說爹爹將天機門的藥材庫打開,讓姐姐進去挑選一下藥材,這樣比姐姐再行去其他地方尋找藥材要快的多了!”

    事關人命,半點都馬虎不得。

    “姐姐,可能這段時間要麻煩你了,原本你來到天機門,我是應該好好的帶你到處玩玩走走的,可是沒想到,不只是沒有時間招待你,帶你四處游玩,反倒是將這么個棘手的事情甩在了你的身上!”

    不離眸中目光很是愧疚。

    林繪錦卻笑著安慰道:“沒關系的,且不說我們的關系,便是我身為一個醫者,本著醫者父母心的心態,也斷然不會坐視不理的。”

    況且

    這事情是牽扯到蠱,和那養蠱少年,更是關系到云辭的安危,林繪錦便是更加義無反顧了!

    說什么也要查出事情的真相,找到解開蠱蟲的辦法!

    “來日方長,你想要帶我到處走走,略進地主之誼還怕沒有這個時間嗎!”林繪錦莞爾笑了笑,聽見林繪錦這般語氣輕松,不離眼眸中的愧疚這才少了些許,重重的點著頭。

    “嗯嗯,姐姐說的對。”

    “來日方才,等著解決了這些事情之后,離兒一定要好好的帶姐姐在這天機門轉轉,山下還有好多市集呢,也是熱鬧有趣兒的很!”

    提起這些事情,不離便忍不住心中升起歡喜,從前她可是最喜歡偷偷的跑下山去到處玩耍的,這些日子所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過震撼和沉重,以至于她都沒能有閑心下山游玩了。

    等著等著這件事情解決了之后,她一定要去好好的玩回來,順道,再帶著林繪錦一起。

    這詭異的尸體的死因被林繪錦找到了,不離也算是暫且安心了,同時踩想起來詢問林繪錦為何會出現在天機門:“姐姐,話說,離兒還沒有問過姐姐,姐姐怎么會身在天機門?”

    “可是皇上也來了天機門了嗎?姐姐您和皇上一起來的?”

    林繪錦點了點頭:“皇上說,這段時間空閑下來,剛好是可以陪南貴妃來天機門回門。”

    “撲哧”

    不離忍不住抿唇笑了出來:“當真只是這一件事情?”

    不可能吧。

    云辭對南音是個什么態度的,不離很是清楚,南音還沒有重要到,云辭會拋開朝旭國的朝政,眼巴巴的不遠千里來到天機門,再者

    倘若真的是想要陪南音的話,根本不必帶著林繪錦前來。

    “姐姐還想要糊弄不離呢,不離可不敢!”

    不離嗔怪的眼神看著林繪錦,林繪錦卻是嫣然一笑,揚了揚手中的醫用藥瓶,里面的蠱蟲還在蠕動著:“為了這個。”

    不離起初是微微一愣,但隨后便好像有些反應過來了林繪錦話中的意思。

    林繪錦和云辭來天機門是為了蠱蟲

    云辭的身體又病了很久,一直都找不到徹底治愈的辦法,難道是

    難道是云辭的體內不是毒,也不是病,是蠱!

    云辭是四年前逃亡的過程中被南音和南家家主所救的,余下的時間一直都是身在遼城,假裝成了軍師的身份幫忙南宮冽領兵打仗的,倘若說,云辭的身上也是有著蠱蟲

    那是不是就是說

    云辭身上的蠱蟲!

    可能是在被南音所救下來的時候被種下的!

    南音的背后是南家家主,難道難道天機門的這場蠱患,是南家家主和南家所為?!?

    不離突然目光震撼的看著林繪錦。

    林繪錦所說的這個消息內含量實在是太大了,大到了短時間內不離竟然沒有辦法消化吸收。

    南家

    早先便知道南家一直都想要爭奪門主之位,到了南家家主這一代更是極其的有著野心,但是有野心是有野心,天機門本來就不是西家所有,其他家族想要競爭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可是沒想到南家競爭的手段竟然是這般毒辣狠毒的。

    用蠱來爭。

    并且,不只是天機門內的弟子受到蠱蟲的迫害,就連云辭身在朝旭國的太子和皇帝,也受到了算計波及。

    總覺得這好像是一場驚天的大陰謀。

    將所有人都涵蓋在了其中一般。

    “皇上竟然也”

    不離聲音有些唏噓,但隨后,便又看著林繪錦欲言又止,云辭和林繪錦,連帶著南音都回到了天機門,那

    那容楓呢?

    是也是跟著林繪錦回來了嗎?

    還是自己留在朝旭國的皇宮中等著林繪錦回去呢?

    林繪錦看著不然眸光黯然的不離,像是知道不離的心中所想和顧忌一般,率先的開口說道:“小楓他”

    不離倏地抬起眸子,眸光緊張的盯著林繪錦,更是下意識的屏住了呼吸。

    “他失蹤了!”

    林繪錦目光復雜的看著不離,原以為小楓恢復了記憶離開了朝旭國,應當是回到天機門的,可是看著不離的茫然的這個模樣,林繪錦便知道了,小楓竟也是沒有回來天機門的

    那他是去了哪里?

    還是說,他并未離開,只是一直都隱匿在身后,沒有主動現身罷了?

    “護送我二妹出嫁,從祈天國回來之后便沒了蹤影。”

    不離心不在焉的點了點頭:“這樣”

    東立卻是湊上前來,一張八卦的臉的看著林繪錦和不離:“小楓是誰?”

    “他失蹤了又怎么樣?”

    原本凝重的氣氛瞬間被憨憨的東立給破壞了,不離看著東立這般模樣只覺得忍俊不禁:“管你什么事兒!”

    “還不趕緊去吩咐你們家的弟子將地牢中的那些東西給收拾干凈了!”

    “哦!”

    “對!”

    “那我現在就去!”

    東立也沒有多想,點了點頭便直接跑開了。

    “小楓不會有事的,你們天機門也不會有事,我會盡快的調制出來預防的藥粉給你們。”林繪錦拍了拍不離的肩膀,出聲安慰著:“時辰也不早了,我們分頭行動吧!”

    “好!”

    “明天我說服爹爹之后便去找姐姐!”

    不離回過神兒來,看著林繪錦的眼神也多了幾分堅定:“我送姐姐回去。”

    “不用了。”

    “沒事。”

    林繪錦搖頭拒絕:“這兒離南家的地界并不遠,我記得路的,直接自己回去就行,你有事情便先去忙吧!”

    她知道,彩燕雖然沒有現身,但一直都是跟著自己的,況且她又記得路,知曉不離有些心情難過,也便沒有強求,再讓不離送自己回去,怕也只是在看著不離強顏歡笑。

    見林繪錦態度肯定,不離也便沒有多糾結。

    天機門內部的安全還是有所保證的。

    門內的弟子都很態度友好謙和,好戰的人畢竟是少數,所以不離也便沒有和林繪錦糾結。

    眼瞧著林繪錦的身影漸漸遠去,不離臉上強行撐起的笑容才漸漸落下,彎彎的柳眉緊緊的擰著,目光中也是有著幾分悠遠,容楓竟然失蹤了。

    他是那樣心中記掛著林繪錦,可是如今卻舍得離林繪錦遠去,怕是

    怕是容楓已經恢復了記憶吧

    只有南折才會離開林繪錦,而容楓永遠都不會離開他的姐姐。

    一時之間,不離只覺得心亂如麻。

    之前在剛剛見面認出來容楓便是南折的時候,不離的心里面是高興的,更期待著有一天容楓能恢復南折的身份,想起來從前的事情,和她好好的比試一場,可是到后來,不離竟然不希望容楓恢復記憶了。

    南折的命運太過凄慘,還是容楓好,可以活的自由自在。

    可惜老天就是很喜歡開玩笑,你想要他恢復記憶的時候,他偏偏全然忘了,可是當你不想他恢復記憶的時候,他又偏偏的想起來了,就好像是故意在和你作對一般!

    不離緩慢的邁動著步子,漫無目的的向前走著,那邊東立已經處理好了地牢中的尸體,歡快的朝著不離奔了過來。

    “離兒,你在想什么呢。”

    “咱們快些去找你爹說要開藥庫的事情啊!”

    “怎么在這里愣神呢!”

    自打不離和林繪錦說話之后便變得奇奇怪怪的,也不知道這心里面是在想什么,東立是個粗心的,若是換成了旁人,怕早就聽出來了那個什么小楓,對不離來說是很重要的人!

    不離被東立拉回神兒來,并未多言,而是直接跟著東立去了西門主的面前。

    林繪錦將那裝著蠱蟲的藥瓶仔細小心的收好,便順著原路向著南家的地界返回去了,也不知道云辭和南家家主交談的怎么樣了,有沒有什么實質性的進展。

    在來天機門之前。

    林繪錦和云辭都曾經懷疑過,他體內的蠱蟲,究竟是南家家主和南音擅自做主給自己下的,還是天機門受益。

    起碼她們是要清楚自己的敵人是誰。

    若是整個南家那便好辦的多了,否則,要是以整個天機門來和自己作對的話,誰贏誰輸,還真的是不好說。

    現在,林繪錦是安心了不少。

    不離竟然是天機門的大小姐。

    并且看著還和南音關系不是很好的模樣。

    這就好辦多了。

    有著不離這個中間人在,說不定云辭和天機門的門主反而有話要說。

    “彩燕,現在是特殊的情況,你不用隱匿在暗處了,可以直接出來的。”

    眼見著金烏西沉,金緋色的陽光透過云層,斑駁的照耀在大地上,似乎給整個天機門鍍上了一層光暈,天機門坐落在山上,門內便自然而然的長著諸多的樹林,來的時候眼瞧著云辭身上蠱蟲發作,南音摘了不少的樹葉給云辭服下,那種樹的葉子很是奇特,并且連名字也是很新奇。

    百花樹

    林繪錦向著身后的方向這般說了一嘴,很快的,彩燕的身影便笑盈盈的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是,皇后娘娘!”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來往不少的弟子經過的時候,看見林繪錦是會微微側目一下驚嘆林繪錦的容貌的,但是很快的,便收回了目光,顯然是訓練有素的。

    “皇后娘娘打算怎么處置這些蠱蟲啊!”

    云辭身上中蠱的事情是沒瞞著云舒和遲慕白的,因此彩燕和彩蝶兩個人也多少知道一點云辭的情況。

    “走一步看一步吧,等著看姐夫那里有沒有什么看法和緊張。”

    “彩燕,你先幫我個忙!”

    林繪錦突然臉上表情緊張,眼神更是小心翼翼的四處打量,眼見著現下這四周的人并不多,這才放心下來,敢小聲的向著彩燕開口:“白天的時候,南貴妃給皇上摘的那葉子,你看見了。”

    “認識吧!”

    “是叫百花樹!”

    彩燕見狀,也跟著眸光緊張起來,看著林繪錦重重的點著頭:“恩恩,知道。”

    “去避開人,偷偷摘一些回來。”

    林繪錦壓低著聲音吩咐著,但很快的,便又補充著開口:“不,盡量的多摘一些回來,越多越好”

    “能摘多少摘多少。”

    能摘多曬摘多少

    撲哧

    待在樹上的彩燕忍不住抿唇笑了笑。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