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八十八:恭喜皇上、賀喜皇上!邱氏有喜了!

    偌大的宴殿鴉雀無聲,所有的人皆目不轉睛的看著殿中央那三人,男人冷冽的氣息從他那高大挺拔的身軀之中散發出來,漸漸的朝四處蔓延,讓整個宴殿的氣氛都顯得格外的壓抑。

    誰也不曾想到承王竟然如此袒護承王妃,不但與皇上冷臉相對,更是和金貴妃翻臉般的起爭執,最后還逼得他國美麗驕傲的公主變得如此狼狽不堪。

    這對夫妻當真讓人大開眼界!

    承王妃從一名廢物到恢復正常,如今不但恢復正常,其氣勢和膽魄更是讓人不敢置信。若不是親眼所見,有誰會相信那么一個嬌小的女人會做出如此驚世駭俗之舉?

    而承王非但沒一絲厭惡和嫌棄,且袒護得可以稱之為變態!

    金子雅早就被白心染手中那對眼珠子嚇得哇哇叫,再聽到偃墨予斥責且逼迫她接受的話,頓時就很沒形象的哭了起來。

    長這么大,從來沒有受過如此驚嚇,更何況還是兩人合伙來欺負她。

    想到什么,她突然伸手將白心染推了一把,然后瘋了一般的跑向四妃中,并朝其中一名端莊貴氣的女人跪了下去——

    “賢妃娘娘,求求你幫幫我吧,我不想要那樣的禮物,求你讓他們將禮物收回去吧!”

    她拉著賢妃的動作以及哭求的嗓音又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她身上。

    邱氏頓時就愣了,短暫的尷尬讓她有些不知所措,在感受到夏高冷漠的視線射向自己的時候,她頓覺背脊有些發涼。

    那白氏她也是不喜的。之所以一直沉默的在這邊看戲,也是在等著皇上發怒然后下令懲治那白氏的膽大妄為和目中無人。

    可沒想到皇上卻向承王妥協了,不但不追究白氏的過分言行,反而任其胡鬧。

    她更沒想到的是這個公主居然來求自己幫忙……

    這個忙她敢幫嗎?

    要她當著文武百官去指責自己的‘兒媳’,那自己豈不是成了別人眼中的‘惡婆婆’?更何況皇上的護短性子她比誰都清楚,可以說承王即便是想要天上的星星皇上都會想盡辦法為其摘下來給他。

    皇上在此,哪怕她在外人眼中是承王的親娘,她也不可能當眾指責‘兒子’的不是,否則,宴會結束后,皇上還會放過她嗎?

    可是面對公主的求情,她若是冷漠以對,是不是顯得自己太不近人情了?會不會被人說自己沒有母儀風范,這可是關系到兩國之間的邦交關系……

    短暫的一瞬間,邱氏就將其中的利害關系分析了一遍。

    斂回思緒,她臉上堆上了溫柔的笑,并將金子雅從地上扶了起來,似長輩一般的拍著她的手背,安慰道:“子雅公主你多想了。承王妃她并不是有意要嚇唬你,的確是她的愛好有些與常人不同,但我可以保證她絕對不是有意要驚嚇公主。她把玩的那些東西也的確是她最為喜歡的,能將那些東西送給公主也的確是她的一番心意,可能是因為承王妃平日見的多了而我們鮮少遇見,所以才感到恐慌。還請子雅公主莫要同她一般計較!

    邱氏的話表面上的確是站在自己的兒媳這一邊替她解釋、替她開脫,可若是有心人仔細體會定能嗅到其中的另一層意思。

    別人會不會多想不知道,但白心染絕對是多想了。

    被金子雅一推,還未等她站穩,身后一人就將她撈到熟悉的懷中,她冷眼看著邱氏對金子雅溫柔的安慰,但心里已經將邱氏罵了無數遍。

    假就假吧,還假得這么有內涵!

    看似是在維護她,可也在變相的罵她是變態。好一句‘與常人不同’!

    眼看著事態有些不好控制了,夏高不得不站出來。

    “來人,子雅公主受驚過度,帶子雅公主下去休息!

    站在夏高身后的宮人得到命令,趕緊上前將金子雅從邱氏身邊攙扶著帶走。而此刻的金子雅哪里還敢留下來,流著眼淚,驚恐不安的趕緊隨宮人離開了宴殿。

    一出獻藝就這么以鬧劇般的形式結束了。

    眾人紛紛從驚心動魄中回過神來,不知道是何原因,突然好多人都低下了頭。

    看著那對夫妻回了座位,這時才有人站出來,大膽的想要一展自己的才藝。

    即便剛才發生了那些讓人心驚膽跳的事,可到底此刻的場面盛大,這種展示自己的機會可不是每天都有,利益和虛榮心的驅使,讓許多人不得不忘記方才的一幕,認真的投入到接下來的才藝展示環節之中。

    對于接下來的各才子佳人的爭相露臉,白心染絲毫都提不起性趣,不,應該說還處在郁悶中根本沒心情去管別人在做什么。

    將自己帶來的那些玩意兒收好并放回身上,她裝似沒聽到周圍的抽氣聲,認認真真的坐在繡墊上,然后低著頭看著自己膝蓋上的手。

    突然修長的大手伸過來,將她小手包裹。那熟悉的大手、熟悉的溫度,讓她蹙了蹙眉,幾乎是反射性的將自己的手抽了出來。

    “……?!”偃墨予瞇了瞇眼。

    手臂突然纏了她的腰,將她往自己身邊帶。

    白心染不著痕跡的扭了扭,發現那手臂就跟鐵箍子似地讓她動彈不得,不由得狠狠的朝他瞪了一眼。

    偃墨予含笑的看著她,就是不撒手,感覺到她是真的在生氣,他收了幾分笑意低頭靠近了她的耳旁。

    “為夫又不是故意隱瞞不說,不過是當年舊事罷了,你又何必計較?”

    白心染瞪著他:“怎么,你自己不老實交代清楚,還怪我無理取鬧了?”

    “……?!”偃墨予哭笑不得。大手將她纖腰禁錮得更緊,薄薄的唇似是不經意間刷過她粉粉的小耳朵,輕笑道:“為夫哪敢責怪你!

    這還真的不是他故意要隱瞞什么,別人說的那些他已經好長時間都不曾碰過了,險些都要忘在腦后了。再說,他也不是那種喜歡賣弄的人,而且在她面前他更是不敢隨便賣弄。誰知道她會不會嫌棄?

    “莫生氣了,為夫不也拒絕了別人相邀么,等回去之后,為夫親自為你撫琴,可好?”

    聞言,白心染眼珠轉了轉,閉上嘴不說話了。只不過避開別人的視線小手偷偷的摸到他腰間,咬牙,掐了下去。

    “嘶~”偃墨予故意皺了皺眉。盡管那力道他沒看在眼中,可還是有些幽怨的將她手給抓到自己手中,“你這是要謀殺親夫?”

    白心染額頭淌下一絲黑線。這男人嘴巴越來越貧了!

    就這么一小下下,他那身皮肉都掐不紅的,哪來謀殺?!

    鬧了一會兒不愉快,兩人也算和好了。

    白心染也不是真想跟他鬧。只不過想到別的女人居然比她還了解他,她這心里就氣惱的想抓人。

    這種感覺真心不爽,以前她可從來不會這樣的?墒呛瓦@個男人在一起越久,她越是懷揣不安。

    或許就是內心中的自卑感在作祟,讓她總覺得自己配不上他,總覺得兩個世界的兩個人這么走到一起,一點都不真實。

    手上傳來的癢意讓她突然回過神,看著男人又在‘調戲’自己的手,白心染沒好氣的反捉住他的手撓起他的手掌心。

    宴中的節目很精彩,可是兩人卻在座位上,暗自玩得不亦樂乎。至于什么時候宣布獻藝結束的都不清楚。

    接下來的時間里,群臣賓客盡情把酒言歡,一時間觥籌交錯、歡聲笑語的好不熱鬧。

    白心染剛想問一聲‘什么時候能離開’,突然見到一名工人端著金色托盤朝著夏禮珣的方向而去。

    不止如此,且殿中好幾名皇子公主身前都站了這么一個端著金色托盤的宮人。

    好奇心一起,她微微挪了挪屁股,朝夏禮珣的桌邊移了幾分。

    在夏禮珣身前的桌上,有宮人擺放好的文房四寶,而他本人則是冷著一張臉盯著桌上一本紅色的冊子。

    “墨予,他這是要做什么?”白心染好奇的朝偃墨予小聲問道。

    看了一眼那冷著臉久久不下筆的男人,偃墨予微微勾了勾唇:“皇上讓他們將自己看中之人的名諱寫下,待各方面審核過后,就會下旨賜婚!

    以前的太子,也是如此選下太子妃的,所有他還算了解皇上的舉動。

    白心染掃了一眼不遠處的那些皇子、公主,心里突然就升起了一抹得意。想來皇上也應該知道他們夫妻倆的想法,所以才沒讓人送金色托盤過來……

    她好奇的朝隔壁桌看過去,到底這廝要選誰做他正妃?

    想到某個女人,她抬頭望向對面,卻見柳雪嵐此刻正跟白宇豪挨著坐在一起,兩人低著頭似乎在說話,也不知道在說什么,白宇豪顯得尤為興奮,看著柳雪嵐的目光溫柔又明亮,而柳雪嵐低著頭,讓人看不到一點表情,有點像是在害羞一般。

    再轉過頭看著那只驕傲的孔雀,只見他目光噴毒似的看著對面怯怯私語的男女,那臉忽黑忽綠的,有些滲人。

    沒有人知道夏禮珣此刻的心情,拿著筆,可是他滿腦子里都只有一個人名。

    他更加恨死了那個該死的女人!好好的,她為什么要出來?還告訴父皇她已經定了親事……

    這該死的混賬,她以為她訂了親,他就不敢耐她如何了嗎?

    而白心染就這么好奇不已的看著他糾結的反應。

    直到看著他咬牙切齒的在折子上寫下了三個陌生的名字。

    收回視線,她重新坐好,心里卻在為他和柳雪嵐嘆了一口氣。

    這兩人算是走到了盡頭吧?

    緣分真的是個讓人難以捉摸的東西。她和墨予之間,毫無關聯,甚至是兩個世界的人,可他們卻能走到一起。

    奉德王和雪嵐牽牽扯扯這么多年,卻以‘各自婚配’分道揚鑣……

    而今晚的壓軸節目、同時也是讓幾百名賓客最為看重和期待的一件事無疑就是蜀夏國的新后人選——

    新后人選不是皇上的四位妃子之一,而是在后宮不怎么出名的慧嬪。

    當德全將圣旨宣讀完畢的時候,上百的賓客頓時就有上百種表情。

    震驚、不信、不可思議、詫異、驚嘆、羨慕、嫉妒……

    那場面讓白心染頓時都覺得好笑。

    特別是皇上的四妃,各個花容月貌、風韻迷人的臉色清一色的都是白的。

    臉色白得最為厲害的竟然還是她的‘婆婆’賢妃!

    賢妃不止是臉色蒼白,且不知為何原因突然就昏了過去——

    “娘娘!娘娘!”侯在邱氏身后的宮女頓時就呼叫了起來。

    聽到她的聲音,全場的人不由得把目光都投了過去。

    看著邱氏莫名其妙的暈厥,夏高眼底一閃而過的厭惡,隨即冷著臉朝宮人喚道:“還不趕緊傳御醫!”

    御醫乃五品官員,雖未有資格到場,但隨時都在宮里候著,宮人用了沒多久的時間,很快的就領了一名御醫匆匆趕來。

    這貴妃暈倒不算小事,御醫也顧不了那么多,用手絹蓋住邱氏的手腕就替她號起脈來。

    所有的人都顯得有些緊張,那御醫也是,先是緊張的皺著眉為邱氏號脈,結果片刻功夫,他那臉上就露出了一抹笑容。

    這一笑,讓所有的人都好奇起來。

    特別是夏高,隔得近,將御醫的神色都盡數收入眼中,帶著幾分疑惑不解的問道:“周愛卿,賢妃有無大礙?”

    御醫站起了身,走到夏高身前,突然就拱手微笑的賀道:“恭喜皇上、賀喜皇上,賢妃無恙,只不過是賢妃有喜了!”

    聞言,夏高突然瞪大了雙眼從龍椅上猛得站了起來:“什么?!”

    不僅夏高,就連偃墨予和白心染都從地上的繡墊上站起了身。

    群臣們看著這一幕,只當這父子兩人的反應是為驚喜。

    畢竟賢妃已生有承王,如今這一胎算是老來得子,能不讓人感到驚喜嗎?

    御醫被夏高的舉動嚇了一跳,不過也是認為他是驚喜才會有此反應,于是好意的接著說道:“皇上,賢妃娘娘這一胎雖說脈象正常,但還是需要靜心養胎,且賢妃不同于年輕女子,所以更應該要加倍保護龍胎才是!

    夏高的臉唰一下綠得沒法形容了。

    看著滿殿的大臣,他龍袍袖中的手攥得緊緊的,拼盡了全力才將心中想殺人的舉動給壓制了下去。

    這個賤婦!

    讓她在承王府照顧承王,沒想到她卻與人通奸!

    還珠胎暗結!

    更該死的居然還把孽種帶到宮里來!

    “來人!將賢妃帶下去!”丟下一句話,夏高突然轉身就從偏殿離開了。甚至都未與滿殿的朝臣和外國的使者打聲招呼。

    那離開的背影挺拔而冷冽,透著一股濃濃的怒意?吹帽娙藛】诖翥,皆是一頭霧水。

    皇上這是怎么了?

    ------題外話------

    今天就四千。涼子要調整時差,所以今天少了。明天繼續萬更起走哈。有票票的妞別捂著。趕緊給涼子砸過來。么么╭(╯3╰)╮…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