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百一十二:鬧洞房哦,聽說很好玩的

    那是一本畫冊,畫冊上的圖畫清晰刺目,倒不是圖畫有多大氣高雅,而是那畫中的男女一絲不掛……

    一時間,他只覺得自己全身血液逆流,渾身高熱不止,甚至連呼吸都變得不受控制的緊促起來。

    扭頭看著若無其事、甚至看得分外認真的女人,殷杜俊秀的臉龐爆紅,一把將她手中的書給奪到了自己手中——

    “誰讓你看這些的?!”他現在只覺得自己腦子凌亂,簡直是沒法形容自己的心情。這女人,他真的不知道該說她什么好了。

    哪有女人家看這種書一點都不避諱人的?

    而且、而且就算她不懂房事,可是不代表他也不懂啊。雖說他也沒經歷過,可是他好歹是個男人,這些事就該他來主導,她看這些玩意兒,分明就是瞧不上他!

    簡直是太傷他自尊了……

    不知道的怕是以為他那方面不行呢!

    更讓他抓狂凌亂的是,這些畫冊連他一個大男人看著都臉紅心跳,這女人居然能平靜如常,連呼吸都不紊亂的……若不是自己親自摸過、親過,他都要懷疑她到底是不是女人。

    血影面無表情的轉過頭,微微擰眉,似乎對他搶自己的東西有些不悅。

    “你做何?”她冷漠如常的開口。

    殷杜只覺得自己渾身的血液都快從嘴里吐出來了。怕她搶回去似的,他趕緊將小黃本塞到自己袖中,隨即將血影的雙手握住,炙熱的目光帶著一絲惱怒,努力的壓下心中的澎湃激動,他耐著性子問道:“是誰給你的畫冊?”

    “王妃!毖叭鐚嵳f道,似乎一點都不覺得自己看這些有何不妥,看著殷杜的眸光坦坦蕩蕩、平靜得如沒有風的湖面,一點漣漪都沒起。

    “……”殷杜突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這個結果他早該想到的,除了王妃,其他人根本影響不到她。

    看著她平靜如水的雙眼,殷杜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告訴自己別跟她較真,這女人,你跟她較真沒用。哪怕真的吐血吐死,估計她都不會掀一下眼皮子。

    扶著她的雙肩,讓血影與他面對面的坐著。他壓下心中的激動,與她對視說話。

    “你為何要看那種畫冊?”

    “王妃交代的,說是可以修煉武藝!毖昂芷届o的回道。

    “……”殷杜覺得自己真的敗了,敗在兩個女人手中!巴蹂孢@么說?”

    “嗯!

    殷杜嘆了一口氣,抬手,他大手覆在了血影臉頰上,她的肌膚不是特別白皙,但摸起來卻很滑潤。紅著臉,他突然放低了聲音問道:“你想學畫冊上面的那些‘招式’么?”

    血影點頭。

    殷杜嘴角抽了一下。湊過臉,他貼近了她的耳朵,嗓子突然干啞起來:“還有幾日就是我們成親的日子了,我先學那些‘招式’,等我們成親進了洞房,我再教你,好不?還有,這類‘武功’只準跟一個人切磋學習,不能再同其他切磋學習,因為不能穿衣服,所以你不準隨便找人練習,知道嗎?否則是要被人恥笑的!

    血影紋絲不動,視線緊盯著他的衣袖,臉不紅心不跳,突然說道:“我可以自己學!

    聞言,殷杜磨了磨牙,順勢將她抱住,并將她耳朵輕咬住,“這種事是男人先學,再教給女人,不能跟我搶知道不?”

    血影從他肩膀上抬頭:“你確定你能學會?”她看了好幾個招式,都沒參透……

    殷杜頓時一頭的黑線!啊

    這死丫頭!要不是害怕被王妃罵,他現在就想讓她知道他到底會還是不會!

    人王爺成親前不也是沒接觸過女人,可不照樣把王妃‘伺候’得妥妥帖帖?

    她竟敢在這方面懷疑他?!

    等洞房的時候,他非得讓這丫頭哭得求他才行!

    抬手,他一道掌風將屋內的燭火給熄滅掉——

    “時候不早了,趕緊睡覺!睘榱瞬蛔屪约罕贿@些話題刺激得欲火焚身,他決定不跟她說話了。

    摸著被子將其掀開將兩人捂上,他一雙手有些無恥的摸索著——

    “都說了睡覺不能穿這么多,你怎的就不聽呢?”

    “別動,我來給你脫了!

    “現在天熱,穿多了會捂出病來,以后只準穿肚兜睡覺,知道不?”

    “……”

    “……”

    漆黑的屋子里,從床榻上斷斷續續的傳來某個男人的聲音……

    ……

    兩日之后,一道賜婚圣旨再次打破了京城的平靜,對于被賜婚的男女,上到文武百官,下到普通百姓,就沒有不吃驚詫異的。

    多年前,京城里就將這對男女的‘事跡’給傳開,誰都知道柳家有個紈绔養女,一直在追求奉德王。曾經有不少人還在背后笑話過,說是野麻雀也妄想飛上高枝頭?蓻]想到時隔多年,柳家那只野麻雀還真的飛上了高枝頭。

    奉德王府

    柳雪嵐這兩日心情大好,連帶著對某個男人也多了許多笑臉。

    最最心情美麗的恐怕當屬準新郎官了。幾個月以來的陰霾似乎隨著這道圣旨煙消云散,總算是能吃得下、睡得著了。

    這日午膳過后,某綢緞莊送來了不少布匹,讓裁縫量了身子之后,柳雪嵐就開始挑選自己喜歡的布料和花色。原本她是想讓柳府的人將她的東西送到奉德王府來,但卻被某個但卻被某個男人嫌棄的給拒絕了。

    在柳府的時候,柳雪嵐穿的也不差,可看著面前一排排花色各樣的綢緞布匹,她還是感覺有些無從下手。貌似東西多了,眼都選花了。

    “洛明,你過來!眮韥砘鼗剡x了兩三遍,每一匹綢緞被她摸了又摸,才首先挑中了一匹淡紫色的綢緞,“將這匹布給承王府送去!

    “……”洛明陪著夏禮珣在一旁看她興致高昂的挑選,聽到她的話趕緊過去,只是很是不解的問道,“王妃,為何要送去承王府?”

    這些東西可都是王爺親自去鋪子里挑選出來讓人送來的,可都是給她做衣裳的,她挑著不自己用,為何要送人?

    柳雪嵐將那匹布緞抱了起來,洛明見狀,趕緊接下。

    “我沒地方去的時候,可都是承王妃收留我,而且還那么照顧我,我現在也沒什么回報她,想給她送點布匹讓她做幾身新衣服!笨粗迕,柳雪嵐說的很嚴肅,似乎對他方才的疑問很是不滿。

    見她面露不悅,洛明趕緊閉上了嘴。這為新主子,連王爺都不敢惹,他更是沒膽子惹她不快。否則今晚上王爺上不了床,他明日準會被王爺給砍了。

    柳雪嵐接著挑了第二匹布,朝洛明指了指:“這匹布緞是送給承王的,記得別落下了!

    聞言,坐在一旁滿心愉悅看著女人的某個男人突然就黑了臉。放下手中茶盞,他起身抬腳走了過來,一臉不爽的瞪著女人:“你這是做何?難不成偌大的承王府連幾匹布料都買不起,需要你送?”

    死女人,竟然當著他的面給其他男人送東西!當他死了不成?

    柳雪嵐皺起了眉,不悅的回瞪著他:“難道如此富饒的奉德王府連送幾匹布料給別人都舍不得?”

    “你!”夏禮珣俊傲的臉突然就冷了!傲⿳,這是本王給你的東西!”

    柳雪嵐抬了抬眉:“既然是給我的,那我說送給誰就送給誰,你管這么多做何?”

    “你存心想吵架?”某男人徹底怒了。

    “姓夏的,才給你幾天好臉你就原形畢露了,你能不能別這么蠻不講理?”柳雪嵐叉著腰,仰頭惡狠狠的瞪著他。她不過就是想表達自己的謝意罷了,人家夫妻倆對她那么照顧,她送點東西難道都不行?這男人莫名其妙的就發瘋,實在是有夠受不了的。

    而且血影馬上就要成親了,雖說她跟血影沒什么交談,可她在承王府的日子,血影對她可是照顧有加,把她當主子一樣侍奉。她想送他們些東西,可是苦于自己沒銀子,就想著把這些布匹送一些過去給他們主仆,反正這里二十幾塊布匹她也用不完。

    夏禮珣臉黑得不行,看著她為了別人跟自己吵架,心里更是不樂意:“這些都是我奉德王府的東西,沒我的允許,就是不許你送人!”

    柳雪嵐倏地瞇起了眼,方才還紅光滿面的小臉此刻唰得就白了起來。

    轉身,她頭也沒回的沖出了廳堂——

    “……”待夏禮珣反應過來之際,人早就跑沒了。氣他的握緊拳頭趕緊追了出去。

    “柳雪嵐,你給我站!”死女人,懷著孩子居然還敢用跑的!

    一口氣回了臥房,柳雪嵐從柜子里翻出自己平日里穿的衣服,準備打上包袱,突然手中的包袱被人給奪走了,然后還被人無情的扔出了房門。

    不等她氣急而怒,男人突然將她給緊緊抱住,結實的手臂勒得她險些背過氣去,耳邊更是男人難聽的怒吼聲:“柳雪嵐,你他媽是不是又打算跑?”

    柳雪嵐冷著臉,雖說沒同他對吼,可說出的話卻也冷漠到極點:“我柳雪嵐福薄,你這金窩可能不大適合我,我可以窮得去要飯,但我絕對不會忍受別人的冷臉。你的東西我要不起,既如此,我不要就是。我有手有腳,我可以自己去賺銀子,不會再花你一個子兒!

    聞言,夏禮珣突然身子僵震住,低著頭瞪著她,眸底翻涌著濃烈的火氣!澳惴笢喪遣皇?!賺銀子?我又不是養不起你,你敢給我走出奉德王府一步,我非收拾你不可!”

    認識她這么多年,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她賺銀子的方法。一想到她懷著自己兒子還要去跟人打架賭錢,夏禮珣頭頂都快氣出青煙來了。這女人到底有多不知好歹?!

    柳雪嵐繃著臉,既不看他也不說話。許是心里悶氣過重,她胃里突然難受起來,隨趕緊推開了他,捂著自己脖子吐了起來。

    “嘔——”

    心里有氣,肚子也難受,頃刻間,她一張小臉失去了血色,整個人蹲在地上狂吐不止,恨不得將五臟六腑都吐出來的摸樣。

    這段日子,夏禮珣也見過她吐了幾次,可沒有哪一次像現在這般嚴重過,嚇得他站在一旁雙手都有些打顫;剡^神來,他趕緊將她抱起來遠離那些穢物,抱著她徑直走向大床,又是替她順氣又是給她擦嘴。

    柳雪嵐緩過了氣,冷著臉將他給推開,捂著心口生起悶氣來。

    夏禮珣這時候哪敢再去招惹她,剛才那一幕,早就將他心里的怒氣給嚇沒了。

    伸手又要去抱她,卻被柳雪嵐一巴掌給打開了。

    “滾開!別來惹我,我不想跟你這種動不動就發火的人在一起!”她真的不想每天都在吵架中度過,想想人家心染過的日子,再看看她,她覺得委屈死了。同樣都是幫男人生孩子,為何差別就這么大?

    想到這些,她忍不住的紅了眼眶。

    “好好好,我不發火了……”沒理會她的拒絕,夏禮珣強硬的將她給抱住,放低了嗓音“你都沒送過我什么東西,我不過就說了幾句而已,又不是故意要氣你的!

    “姓夏的,你還好意思說!”猛的,柳雪嵐突然怒了,眼淚再也蓄不住,一個勁的往外涌,“你摸著自己的良心問問你自己,我沒送過你東西嗎?”

    “……”突然的,夏禮珣閉上了嘴,眸光突然有些閃躲,不敢看她的怒容。

    “是誰把我送的東西全都砸爛了?是誰說我的東西都是破爛玩意兒?是誰說我的東西都是窮酸貨色?當初說這些話的人到底是誰?你還敢說我沒送你東西?我他媽每次送你東西的時候你是怎么對待我的?在盧云山的時候,你甚至把我給你的衣服狠狠的丟在地上,你做那些的時候可有想過我的感受?”一提及往事,在柳雪嵐腦海中回蕩的都是那些不堪的場景,她承認,就算過去了,可她心里還是介懷,還是會有很多怨、很多恨。

    “你從來都沒有尊重過我一次,從來都沒有認真對待過我一次,七年,姓夏的,我用七年時間這么對你,你能接受嗎?到現在為止,你依然如此霸道,依然不知道尊重為何物。從你看來,我能嫁給你,就該心滿意足了,就該知足謝恩了?墒俏宜麐尩碾y道就只是為了嫁給你?我嫁給你難道就只是為了整日吵吵鬧鬧?”

    說完這些,柳雪嵐已是泣不成聲。

    夏禮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但抱著她的雙手卻沒有松開一絲一毫。沉冷的俊臉上,幽深的眼眸裝滿了不少悔意和痛色。

    她不提,他還不知道自己做過這么多混賬事……

    “嵐兒……”低下頭,他尋到她被淚浸濕的唇瓣,貼了上去,“對不起,我……我……”

    他好像是做的有些過分……

    可那些不都過去了么?

    他現在只想跟她好,又沒打算再欺負她……

    大吐了一番,又稀里嘩啦哭了一場,柳雪嵐就似沒聽到他說的話一般,疲軟的只想合上雙眼,好好的休息會。

    “離我遠點……我想安靜一會兒!庇麖乃麘阎袙昝撻_,奈何某個男人抱得太緊,她只好冷著臉攆人。

    “好好,你休息!毕亩Y珣趕緊好脾氣的順著她,并將她放在床里側,但他沒有離開,而是側著身子躺在她身側,有些厚顏無恥的說道,“我在這里陪你休息!

    這女人,他可不敢大意,誰知道她生氣之后又會干什么事出來。

    柳雪嵐無語得都想吐他一身了。從什么時候起,這個男人開始這么無賴的?

    真心沒什么力氣跟他在吵下去,她索性閉上了眼,也不知道是不是鬧騰累了的緣故,就幾息時間,她竟沉沉的睡了過去——

    察覺到她呼吸平緩,夏禮珣忍不住的抽了抽嘴角,將臉偷偷的湊過去一看,才發現女人真的睡著了。

    “……”這女人,最近貌似挺嗜睡的。

    看著女人臉上的淚痕,他皺著眉頭,從懷里摸出自己用的手帕,抬手一點點的給她拭去那些淚痕和鼻涕。

    死女人,臟兮兮的也能睡得著,整日里不是鬧就是哭,活似他虐待了她似的,也不知道會不會把他兒子教壞……

    看著那白凈的橢圓形的臉蛋,他目光突然定住。兩人平日里都在爭吵,其實他很少有這般認真的看過她。

    平心而論,這女人不漂亮,只能說長的可人。那臉那鼻子那眼睛那下巴,每一處都跟小孩子似地,幾年了,就沒長開過。女人長得如此娃氣的他還真沒見過,有時候他都在想,要是再過幾年十幾年她還是這副樣子,別人會不會說他有那種癖好?

    摸著她不及他巴掌大的小臉,白白的嫩嫩的滑滑的,越摸他越覺得不想抽開手,好像他還從來沒有這么認真的摸過。

    俊臉垂在她上方,他深邃的眼眸微微閃了閃,薄唇落在她那紅潤的櫻唇上,只是這么淺淺的碰觸,突然的,他覺得自己都有些受不了,身體的反應比他自己想象得還嚴重。

    瞥了一眼那平坦的肚子,他喪氣似的嘆了一口氣,隨即翻身坐起。

    這女人什么都不好,惟獨肚子太爭氣了,就睡過一次而已,害得他現在一點甜頭都嘗不到……

    這種苦行僧的日子到底何時才到頭?

    這幾天晚上他好幾次都險些忍不住把她給辦了,再忍下去,估計她孩子沒生出來之前,他就已經被憋死了!

    緊緊的抿著薄唇,他冷著臉下床,努力的讓自己不要去想那些片段。

    ……

    承王府

    收到奉德王府管家送來的大堆布匹,白心染挺意外的,得知是柳雪嵐的心意,她也沒推拒,大大方方的手下。

    在她身邊忙碌的人也不多,她挑了一匹銀白色的布緞留下后,又讓血影自己選了兩匹,然后再給了龔嬤嬤和美嬌美玉一人一匹。

    這些人平日都在為她忙活,有好東西,她覺得也該和大家一起分享。

    龔嬤嬤謝過禮后也大方的收下了,美嬌和美玉倆小丫頭似乎是第一次收到禮物,興奮的一直合不攏嘴,倆人各自抱著一匹布緞趕緊回房商量著做衣裳的事去了。

    就剩下血影看著自己手中的兩匹布,一動不動的,看著白心染的目光有些茫然。

    “怎么,不喜歡嗎?”白心染見她不為所動,忍不住的問道。

    血影面無表情的搖頭。

    看著她一身勁裝,一點女人味都沒有,白心染嘆了一口氣,很認真的跟她說道:“馬上都要成親了,以后就不要穿這些黑色的衣服了,怪丑的。咱們是女人,就應該要有女人的樣子,不說要濃妝艷抹,但也不能太丟了女人味,知道不?”

    血影目光中的茫然之色更深。

    一看她那傻愣的樣子,白心染就知道她有些接受不了。遂趕緊又道,“你不用想太多,有些事總得慢慢習慣的,知道嗎?”

    血影點了點頭:“是,小的知道!

    白心染根本不確定她到底是真明白了還是機械化的應和,還有幾日就要成親,她覺得自己應該跟血影好好談談。

    “血影,我把你嫁給殷杜,你會不會恨我?有沒有覺得我在強人所難?”

    血影低下頭,應道:“一切全憑王妃做主,小的不敢有任何意見,更不會恨王妃!

    白心染讓她將布匹放在桌上,她上前將她手拉著在桌邊坐了下來,可血影說什么也不坐她身邊,不得已,白心染只要讓她站在身側。抬頭,她認真的看著她平靜無波的臉。

    “血影,你老實告訴我,這段時間殷杜對你可好?你不用在乎我的想法,你只管說你自己的想法,你覺得殷杜對你是好還是不好?”

    血影點了點頭:“回王妃,殷護衛對小的極好!

    白心染挑了挑眉:“怎么個好法?”

    血影默了默,片刻后才道:“他給小的送了饅頭!

    “……?!”白心染嘴角抽了抽!斑有呢?”

    這丫頭,一個饅頭就被搞定了,這是有多饑餓才會記得人家的這點好?

    “他給小的洗頭洗澡!

    “……?!”白心染嘴角再次抽了抽。笨蛋!被殷杜那兔崽子吃了豆腐都不知道!想到什么,她有些好笑的看著血影,“殷杜是不是還幫你脫過衣服、然后穿過衣服?”

    血影抬頭有些詫異:“王妃您如何知道的?”

    白心染險些失笑,趕緊擺手:“我可沒到你們房里偷看,只是我自己猜測的罷了!

    那死殷杜,也真夠不要臉的!

    剩下的,白心染都不敢問了,就怕問出某些尷尬的事。對于殷杜和血影私下的生活,她沒干涉過。反正只要兩人相處融洽,她覺得其他的事就不該管太多。畢竟人家倆人談戀愛,想做些什么事都是他們的自由。何況他覺得殷杜雖然占了血影不少便宜,但人還是挺靠譜的。至少他還能在婚前保留著那份尊重。

    其實她也沒打算從血影那里問出些什么,她只需要知道,血影到底對殷杜有何看法,F在看來,血影似乎并不排斥殷杜,甚至還知道殷杜對她做那些事是對她好。

    知道這些,對她來說就已經足夠欣慰了。至少說明血影在漸漸的變了,她能說出別人的好,就說明她對好、壞有所辨別了。

    ……

    殷杜和血影的婚事對外人來說很低調,雖然沒有那種大肆操辦的熱鬧,但成親這一日,承王府各個角落卻都洋溢著熱鬧和喜慶,沒有外來的賓客,所有的賓客都是承王府的下人。用白心染的話來形容,這一日就像是一個大家庭聚會一樣。

    司儀由龔嬤嬤主持,喜堂是白心染親自給他倆設計,然后監督著人布置的?紤]著兩人婚后生活,白心染特意在主院給他們選了一間寬敞點的廂房作為他們的新房以及以后住的地方。

    吉時前,柳雪嵐也從奉德王府趕來了,夏禮珣同樣也來了。只不過兩人出現時,一個是滿臉喜色來道賀的,一個則是黑著臉猶如來討債的。

    特別是在看到滿院子都是下人時,夏禮珣那臉就跟掉進了糞坑一樣,別提有多難看了。

    想他堂堂的王爺竟然跟一群下人擠在一起觀禮,他沒失手拍死那些人就已經算不錯了。跟在柳雪嵐身后寸步不離的,他就差沒把柳雪嵐腦后給瞪幾個窟窿出來。

    都是這死女人非要來湊熱鬧,還跟他一哭二鬧三分手來威脅他。他又不敢讓她一個人出來,最后不得已只能咬牙跟著過來。

    瞧瞧這都是些什么人?

    沒一個上得了臺面的!

    得知他倆過來了,白心染趕緊讓偃墨予招呼某只驕傲的孔雀去了書房,而她則是帶著柳雪嵐去了喜堂,見證了一對新人最為重要的時刻。

    等到拜完堂,看著殷杜滿面紅光、得意洋洋的領著新娘回房時,柳雪嵐就想跟著去鬧鬧洞房,白心染趕緊將她攔住,不讓她去。

    “心染,你不想去看看嗎?鬧洞房哦,聽說很好玩的!绷⿳挂荒樀呐d奮,就是有些不解白心染為何不讓她跟去。

    聽到她的話,白心染只覺得好笑,可又不知道該怎么給她解釋。盯著她肚子看了看,她笑道:“洞房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那點事嗎?過陣子就該你成親了,到時有你樂的時候!

    說完,她故意朝柳雪嵐眨了眨眼。

    她絕對不能讓雪嵐跟去。以血影的性格,怎么可能允許別人聽她的墻角?要是被發現了,搞不好人家一把飛刀飄來,墻角沒聽到,弄不好小命還會沒了。

    比好奇心,她可是比誰都好奇,畢竟這一對新人是她撮合的,她還想看演播過程呢……

    ------題外話------

    這幾天累得昏頭轉向,今天更七千,先把允許涼子把瞌睡補充,明日才能有福利~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