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5章 可惜可惜

    兩人從步寒煙的房內出來,范劍隨意翻了翻手中的簿冊,然后就遞給了李純安。

    李純安想也沒想就拒絕道:“步姑娘是你救的,無缺劍經自然該歸你!

    范劍見他拒絕,先是把無缺劍經往他懷里一塞,然后才解釋道:“這無缺劍經太復雜了,我可練不會,再說,我也不喜歡拿刀拿劍的,正所謂兩手空空一身輕松,空手奪白刃才是我的追求!

    范劍沒有說謊,沒有練過劍法的他,無缺劍經的確太過深奧,也不是練不會,但有那練會的功夫,他早把別的武功練到不知多少級了,威力一點不會比無缺劍經差。

    還有就是他的確不太喜歡隨身攜帶刀劍,麻煩不說,還沒有他的雙手用著利索。

    最重要的是他對自己的能力更加了解了,對于別人來說,越厲害的武功秘籍自然越好,對他而言卻正好相反,反而是越簡單的武功越適合他練。

    原因很簡單,別人練武,武功的品質不夠,就無法完全發揮自己的力量。而他卻不會,無論多粗淺的功夫,等級提升上去后,威力自然倍增。

    兩相對比之下,范劍反而傾向于那些簡單的武功。

    畢竟同樣的威力下,武功升級需要的熟練度是一樣的,而簡單的武功,熟練度更易獲得。

    就比如同樣都是12級的拳法,威力也相差不多,黑虎掏心招式簡單,隨便打出一拳就能收獲熟練度,而復雜一點的碎石拳卻不行,要想獲得熟練度,非要打出幾招連貫的招式來不可。

    如此種種原因之下,范劍也就對那些什么無上神功真沒什么興趣了。

    當然,即便有興趣,他還是會把無缺劍經給李純安抄寫一份的。

    范劍的習慣就是,對于他不認同的人,給個一文錢他都心疼,但對于他認同的人,不說什么兩肋插刀的大話,至少仗義疏財還是能夠做到的。

    李純安看著范劍,沒有再做推辭,卻是留下了一句話:“等我回去抄寫一份,就還你!

    “也好,我雖然用不上,但是卻可以拿來當成龍城的鎮山之寶,這龍城可是我親兒子,我將來還要在這里養老送終呢!嘿嘿!

    步寒煙雖然很輕松的就拿出這無缺劍經,范劍也看似隨意的收下了,但不代表他會看輕這無缺劍經。

    相反,出身底層的范劍,更加知道武功秘籍的珍貴。

    想想以前,一門粗淺功夫都不是他能接觸到的,一門高深武功更是可以成就一個武林世家,武功秘籍的珍貴也就可想而知。

    范劍是真的想把這殘缺的無缺劍經當成龍城之寶來的,甚至他修煉的九龍護體他也會拿出來。

    只不過卻不是現在。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出身頂級門派,又修煉了玄陰決的步寒煙可以不在乎這份無缺劍經,但不代表別人不會在乎,在范劍自認為可以護住這兩門秘籍之前,他是不太敢公之于眾的。

    真要那樣做了,怕為龍城帶來的不是發展的契機,而是無數武林人士的強取豪奪。

    與李純安分開后,范劍自然而然的返回住處開始修煉長生不老功。

    如今長生不老功已經有47萬多的熟練度,最多兩三天就能升到16級。

    15級和16級可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五級一個階段,16級代表的是通天境。

    而通天境又俗稱地仙境。

    一個仙字已經足以說明一切,不僅可以借用天地之力,讓武功威力倍增,并且壽元也增加到八百歲,算是摸到了長生不老的邊。

    長生不老功熟練度127。

    長生不老功熟練度125。

    長生不老功熟練度126。

    數著腦海中長生不老功熟練度不停地增加,范劍卻并不高興。

    只因為這熟練度的增加實在是太慢了。

    若在以前,范劍吞下龍血結晶以后修煉,那長生不老功的熟練度是成百上千的增加,可現在隨著長生不老功等級的提升,龍血結晶對它的增幅越來越少了,這樣下去,怕不是等它升到16級,效果就更加微乎其微。

    想到這里,范劍憂傷的不行。

    本來以為收獲了那么多的龍血結晶,自此修煉速度可以一騎絕塵,卻沒想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這龍血結晶對境界高的人效果并不明顯。

    修為低的時候,這龍血結晶是靈丹妙藥,修為高了以后,這龍血結晶卻已經連普通丹藥都不如。

    范劍心中千百個念頭出現,又千百個念頭逝去,在很短的時間內,他就徹底進入了修煉狀態,無思無念,思緒跟著長生不老功運轉。

    這樣做的好處就是,修煉所得的熟練度會多出兩成左右,看似不多,日積月累之下,卻也可以積水成川,積川成海。

    轉眼間,一夜過去,范劍睜開了眼睛。

    他本想繼續修煉下去,可惜,卻是被人打擾了。

    “何事找我?”范劍對著門外之人問道。

    “城主大人,城內生亂子了!

    “難道還有人敢鬧事?”范劍陡然生出一股怒火。

    前面剛殺了一波人,沒想到這才幾天,又有人不安分了,當真該殺。

    “您還是自己出去看看吧!”前來稟報的龍城衛,語氣中猶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說道。

    “嗯?”范劍有些疑惑。

    “究竟是何人?”他又問了一遍,這次語氣嚴厲了很多。

    “很多人,好像大家全都來了,在門口嚷著要見您!

    “全都來了?”范劍更加疑惑。

    “是的,屬下絕不敢說謊!饼埑切l趕緊解釋。

    范劍沒有再說什么,帶著疑問快步往城主府外走去。

    城主府大門處,人山人海,塞滿了整個街道。

    人群嘈雜,卻沒有人鬧事,細心留意過去會發現,甚至沒有任何一人帶著兵器。

    范劍隔著城主府大門,心中一聲嘆息。

    以他的六識敏銳自然知道門外聚集了很多人,可惜他卻感受不到一點殺氣,這說明這些人斷然不是來與他范劍拼命的。

    這樣一來,范劍路上欲借著這些人的人命進入通天境的決心,自然也就白下了。

    可惜,可惜!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