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私人醫護

    燃燒的火堆,在黑暗的夜里,顯得是那么刺眼,教授坐在火堆附近,密切地注視著周圍休息的人。奇怪的是,大家似乎都又累又困,一個個都很快進入酣睡的狀態。

    過了一會兒,楊教授忍不住又來到小美和麗娜的身邊,伸手輕輕探了探兩人的氣息,居然一切正常。教授心中暗喜:“難道,這黑果是可以食用的?!”

    一夜無事。

    進入森林的第四天早上,志雄醒來的時候,大軍已經又弄了一推木材回來了。小美和麗娜也正在幫忙找一些可以生火的樹枝,藤條。孫鵬正在給他們分配瓶裝水,小譚和教授卻不見了。

    孫鵬見志雄醒了,就遞過半瓶水給志雄:“教授說今天你和大軍要出去找食物,路上小心點!”大軍看上去已經準備好了,志雄喝了口水,看了看孫鵬,孫鵬搖了搖頭:“已經沒有東西吃了!”志雄想再打開手機,卻無法再開機,手機沒電了。

    志雄和大軍出發的時候,教授和小譚還是沒有出現,志雄也沒有多問,大軍也不會說,估計大軍就是個啞巴,至少志雄心里面這樣想。

    就在這個時候,志雄聽到麗娜問小美昨天晚上睡的好不好,小美輕柔地笑著說:“昨天晚上睡的真的太好了,這里又沒有蚊子而且也好暖和,比前兩天要好好多了!”

    志雄想過去跟她們打個招呼,但是大軍拍了拍志雄,示意該出發了,志雄就跟大軍一起向正西的方向,開始了尋找食物的征程。

    就在志雄和大軍離開之后,教授和小譚出現了。顯然小譚一臉的不快,但是也沒有說什么,教授倒是一臉的輕松?吹叫∶篮望惸,教授還過去主動打了招呼,問了問她們現在的狀況。麗娜沒有搭理教授,小美倒是很有禮貌地回應了一下。

    教授沒有生氣,依然微笑著說:“可以跟我說說,你們發現的那個洞穴的事情嗎?!”麗娜抬頭看了教授一眼:“那里有什么好說的?!那個洞里面沒有什么特別的,我們只是在里面過了一夜,什么都不知道!

    教授繼續問道:“如果有人帶著你們,你們有沒有可能找到那個洞穴呢?!”麗娜想了想:“可能找不到,我們逃命的時候,自己都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了,要不是看到火光,我們也不會跑來這里!

    說完這些,麗娜突然掏出兩個黑果:“教授,還給你,謝謝你的好意!”楊教授接過黑果,卻一點也不尷尬,微笑著回答:“不用謝!那你們先休息一會兒!

    楊教授要離開的時候,麗娜突然說:“教授,如果有什么事情要讓我們做,你直接說就好了!”

    楊教授坐在一顆樹根上,手里拿著兩個黑果,靜靜地思考著什么。紅果是不可以食用的,楊教授大概知道了食用紅果的后果,雖然倒是沒有致人死亡,但是卻足以讓人昏睡12個小時?墒呛诠?食用之后又會出現什么癥狀呢?!如果不是小譚,也許現在楊教授就已經知道了答案。

    原來,昨天晚上,楊教授遞給小美和麗娜黑果的時候,小譚一直都看在眼里。因為小美和麗娜,跟小譚休息的地方非常近,所以當麗娜和小美準備把黑果往嘴里喂的時候,小譚趁教授不注意,踢了麗娜一腳,很小心警告說:“不要吃!”麗娜趕緊從小美手里搶過黑果,就這樣兩個人都沒有吃黑果。

    小譚繼續輕聲警告說:“別告訴別人,教授不是壞人!

    如果是以前的麗娜,早就跳起來要和教授去理論了,但是現在這種狀況下,麗娜還能做些什么呢?小美和麗娜,什么都沒有了,而且能不能獲救,麗娜就算是無所謂反正也沒有多少天好日子過了,但是小美不一樣啊,小美受了那么多苦難,現在好不容易才有機會重新開始。想到這里,麗娜只好裝著沒事一樣,跟小美一起休息了。

    如果不是小譚第二天早上把教授叫到不遠處山丘的一側,質問教授為什么要給小美和麗娜黑果,教授估計就真的以為黑果可以當做食物了。只是既然小譚知道了,教授也不想對小譚有所隱瞞:“是的,我想知道黑果是不是可以食用,或者說我更想知道吃了黑果會發生什么!”

    小譚很義憤填膺地繼續責問:“所以,你就可以把紅果給孫鵬吃?然后現在又故意把黑果給到那兩姐妹?”

    楊教授怔了一下,馬上又恢復了平靜:“至少現在我們知道紅果是不可以食用,而且也不會致人死亡,只是會讓人昏睡而已!

    小譚仍然很生氣:“如果孫鵬醒不來,你會不會覺得內疚呢?!如果那兩姐妹出了意外呢?你一點都不在意嗎?!”

    楊教授突然很嚴肅地說:“其實他們本來都已經發生了意外,如果他們不跟我們在一起,你覺得他們有生存的希望?!如果我們現在不解決食物的問題,你覺得我們現在還有活下去的可能?”

    小譚聽了教授的話,一下子也不知道如何反駁,也許,當有一天自己面對生存危機的時候,自己又會做出什么樣的選擇呢?!

    道德上的崇高,看上去總是那么道貌岸然,現實的世界,往往卻總是成王敗寇。沒有人關心你是如何成功,因為失敗的理由再冠冕堂皇,你永遠都只是一個失敗者。

    。。。。。。

    小譚出生的時候就沒有爸爸,而且漸漸小譚明白自己是個私生女。小譚的媽媽姓譚,是個醫生,小譚是跟媽媽的姓,從小就在醫院里長大。

    小譚懂事之后,時常問自己的媽媽:“媽媽,為什么爸爸不要我們?!爸爸現在在哪里?!”

    譚媽媽就會這樣講給小譚聽:“女兒啊,爸爸不是不要我們了,只是爸爸有很重要很光榮的事情要做,所以他沒有辦法回來找我們!

    小譚就會接著問:“媽媽,那爸爸做完了事情之后,是不是就會回來找我們!”譚媽媽總是滿懷深情地對女兒說:“爸爸完成了任務,就會回來接我們一起過好日子的!”

    可是一年一年又一年過去了,小譚的爸爸也沒有出現,可能他是有一個永遠無法完成的任務吧,也可能他永遠都不會出現了。

    小譚長大了,懂得體貼人,知道譚媽媽一個人把自己辛苦撫養長大很不容易,所以小譚就再也不提爸爸的事情。

    很快,小譚考上了北京的醫科大學,在小譚就要北京求學的時候,譚媽媽卻意外得了一場怪病。給別人治療癌癥的醫生,自己卻得了癌癥,上天總是喜歡開這樣的玩笑。

    譚媽媽自己知道的時日無多,就把小譚叫到身前:“女兒,媽媽可能以后不能再照顧你了!你自己要好好照顧自己!

    小譚一聽媽媽這樣跟自己講話,嚇得痛哭起來:“媽媽,你怎么了?女兒不會離開你的,我要照顧媽媽一輩子!”譚媽媽苦笑著:“女兒啊,媽媽知道你個好孩子,媽媽也知道你對我很好!只是有些事情,我怕現在不告訴你,以后就沒有機會了!”小譚這個時候已經哭成淚人,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譚媽媽繼續說道:“媽媽本來就是北京人,這么多年過去了,你一直還不知道你爸爸的事情。女兒啊,你不要怪你爸爸我要我們,那個時候其實我也有錯,不過都已經過去這么多年了,我這里有個東西,是你爸爸最后留下來給我的東西,你替我保管好它。如果有一天,你可以找到你爸爸,你把它給你爸爸看,你爸爸就會知道你是誰了!”

    譚媽媽拿出了一張泛黃的手絹出來,遞給小譚。小譚哭喊著:“我不要什么爸爸,我只要我媽媽,我只要我媽媽好好的!我才不要找什么爸爸!”譚媽媽拉著女兒的手,輕聲說:“女兒,答應媽媽一件事情!你要向媽媽保證!不許怪你爸爸,找到他之后,你自己決定要不要和他一起!”小譚含淚答應了。

    小譚大二的時候,譚媽媽過世了,也就是譚媽媽過世的那一年,小譚卻因為一時大意,那張泛黃的手絹被當做垃圾被寢室的室友給丟了,而且再也沒有找回來。雖然譚媽媽跟小譚講了爸爸的名字,只有一個名字,而且又過了差不多二十年,小譚是怎么都想不到要如何找到這個人的,或許小譚一點兒也沒有興趣去找他。

    對小譚來說,譚媽媽就是小譚的全部,也才是真正小譚唯一的親人,譚媽媽不在了,小譚就覺得自己根本就沒有親人了!

    小譚大學畢業以后因為成績非常突出,而且深得學院一位老教授的寵愛,所以分配到了解放軍陸軍總院。

    2006年10月的一天,陸軍總院需要抽掉幾名業務素質各方面優秀的醫護人員去配合執行一項軍事任務,小譚就在被抽選的醫護人員名單里面。

    10幾名醫護人員經過嚴格的審查篩選,最終只剩下三名,譚菲(小譚),王月娥和張小希。這三名醫護人員都是資質突出,而且經過政審和考察之后,篩選出來的。

    現在就需要最終的軍事科學研究院做最終的選擇,因為是給軍事科學研究院的一名教授配置一名特別私人醫護人員,所以最終的選擇權,就在這名教授的手里,而這名教授就是楊華林教授。

    當小譚第一次見到楊華林這個名字的時候,只是覺得很熟悉,因為她想都沒有想過自己的爸爸雖然也叫楊華林,但是不會這么巧就是這個楊華林教授吧!但是有一種自覺告訴小譚,這個楊教授跟自己有很神秘的關聯,于是小譚就開始暗下決心,一定要爭取到這個名額!

    為了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小譚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居然也是這樣的一種人,可是這一次小譚是為了保證只能成功不能失敗的,所以就算有一丁點的意外都不可以發生。

    小譚一直都是藥理和藥劑的研究學家,所以很輕易地小譚讓自己的兩個直接競爭對手在沒有等到楊教授最終選擇的時候就自動出局了。

    其實也很簡單,甚至沒有什么技術含量,小譚在王月娥的飲用水中注射了藥劑,結果王月娥最后的身體檢查居然出現小三陽;而對于張小希,小譚則是讓她當月月事持續了兩個星期,結果張小希因為個人身體的原因,也沒有什么競爭力。

    其實小譚做這些功夫簡直就是毫無意義,這次軍方需要個這名醫護人員,在小譚的背景調查中,軍方早就秘密調查了譚媽媽的一切事情。軍方甚至因為知道小譚就是楊教授的私生女,而且還第一時間把這個情況告訴給了楊教授。

    楊教授在確認此事準確無誤之后,并沒有第一時間就決定挑選小譚,而是建議軍方還是按照流程一步步來,當然也暗示軍方希望可以和自己的女兒以后生活在一起。軍方明白了楊教授的意思,所以幾乎是內定了小譚,結果小譚的節外生枝差點導致整個事情完全流產。

    小譚的所作所為都被軍方了解的一清二楚,當然,軍方還是把小譚對王月娥和張小希所做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訴給了楊教授,楊教授當然是有點驚訝,但是更多的卻是對自己的悔恨,悔恨自己沒有去尋找譚媽媽,更悔恨沒有好好照顧小譚。最后,楊教授還是懇請軍方給小譚一次機會,就這樣,小譚成了楊教授的特別私人醫護人員。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