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91章 挑戰太子

    花驚羽呆怔住了。原來前世的寧睿一直是喜歡并愛著她的,可是她卻從來沒有這樣想過啊,她當他是自已最親最親的人,親哥哥,甚至于親父親一樣的存在著,他是她最重要的人,但絕對不是那種男女喜歡的角色,而他從來沒有說過想娶她的話,她從四歲的時候便跟在他的身邊,一直以來,他就是她的哥哥,她的父親。

    現在忽然聽到離洛說要娶她。她感覺真的很怪,她根本和他做不出那些男女之間該做的事情,感覺像是亂淪一樣。

    花驚羽的臉色一下子白了,這一刻她真有一種,當初兩個人不如一起死在雪山之顛的好。

    現在她的腦子亂亂的,什么都不能想什么都不能做,也終于了解離洛為何這么反彈南宮凌天的存在了,原來他愛她,他喜歡她,他想娶她。

    這怎么可能,花驚羽受驚的搖頭,不,她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即便和他在一起,他也是哥哥,她是妹妹。

    床上的人動了一下,似乎要醒過來了,花驚羽壓抑下心頭的驚駭,眼下還是讓離洛醒過來才是重要的。

    “離洛,你醒了!

    床上的人慢慢的睜開了眼睛,望著床前的花驚羽,眼神一下子渙散了,一點光澤都沒有,頭也下意識的往里掉去,不看花驚羽。

    花驚羽忍不住發脾氣:“離洛,你太過份了,好好的要搞哪樣啊,你太讓我失望了!

    “你想死是不是,好,上次你陪我死一次了,這一次我陪你死一次!

    她說著,直接的取出腿邊的飲血刀,抵上了床上的離洛:“你不是想死嗎?上次你陪我死一次了,這一次我陪你死,好不好,我們兩個一起死了好,省得彼此折磨!

    歐陽離洛一聽花驚羽話,心慌了,他可以自已死,但是卻絕對不希望木木有一丁點的事情。

    “木木,我以為你不要我了?”

    歐陽離洛掉首,清俊如蓮的面容上攏著了痛楚,一雙瞳眸泛著凄苦的盯著花驚羽。

    花驚羽胸一窒,她知道離洛這話是什么意思,但是她不能在這種時候刺激他,所以假裝不知道他的意思。

    “離洛,你和我的情份,永遠沒人可以代替,這些都是沒人可以抹殺的,不管是誰,都不能抹殺掉我們過去的二十年的情份,所以你真的想多了!

    “你是說,我在你的心里位置依然和從前一樣重要!

    歐陽離洛的眼睛里冒起了亮光,緊盯著花驚羽,喜悅異常。

    花驚羽咬唇,慢慢的點頭,她可以不當離洛是戀人,但是他卻是她過去二十年里最親的親人,這份深重,沒人可以代替的。

    “沒錯,不管是以前,還是未來,都是非常重要的人,占著重要的位置!

    離洛一下子高興了起來,花驚羽糾結著要不要再加上一句話,你是我永遠的哥哥,比哥哥還重,甚至于就像是我的父親。

    但是她不能肯定,這句話說出來,會不會狠狠的一棍子打挎了離洛,所以還是算了,等到他以后好了,她再來和他說這件事,她一定要讓他明白,他們兩個人是兄妹,最親的親人,但除了這個不會是其他的。

    因為她不能接受這種類似于亂淪的愛戀。

    離洛眉眼攏上了愉悅,伸手抓著花驚羽的手:“昨夜,看到你說心里難受,我的心痛死了,我最不想的便是讓你難受,羽兒,以后我不會再讓你難受了!

    即便現在羽兒喜歡上了南宮凌天,他也不會再讓她為難,他們的日子長著呢。

    “嗯,以后別再搞出這樣的事情了,你不知道我都嚇死了,你不想讓我難受,就要好好的活著,我只有知道你好好的開心的活著,我才會開心,知道嗎?”

    花驚羽溫柔的說著,她說的是真的,只要知道他好好的活著,開心的活著,她的一顆心才會開心。

    “好,我答應你,以后不會再讓你費神了!

    歐陽離洛乖乖的妥協,此刻他的神情,若是被龍月國的一干人看到,恐怕非嚇傻了不可。

    花驚羽沒理會他,掉首喚了外面的御醫進來。

    御醫和歐陽慕秋,以及龍月國的幾名手下走了進來,一眼便看到床上的皇子醒了過來,眾人皆松了一口氣。

    歐陽慕秋眼里是了然,她知道,唯有找這個女人過來,皇兄才不會有事。

    花驚羽不動聲色的抽回自已的手,讓出位置出來,示意龍月國的御醫:“給你們家主子檢查一下,開些藥給他吃!

    “是,花小姐!

    御醫乃是龍月國的御醫,此次前來燕云國特別從宮中帶出來的,御醫走到歐陽離洛的身邊,開始替他拔出身上的銀針,然后檢查了一遍,滿臉奇怪的開口:“沒想到離洛皇子竟然好多了,現在只是身子有些虛弱,要開些滋補的方子!

    歐陽慕秋望了床上的男人的一眼,根本就不是身體上的病,而是心病。

    現在心魔已解,他自然沒事了。

    “下去開藥吧,”歐陽離洛動了一下身子,欲坐起來,花驚羽趕緊走過去,扶他坐起來,御醫領命下去開藥了,歐陽慕秋望向花驚羽,客套的說道:“花小姐,我皇兄身子骨不好,今日你在行宮陪他一日好嗎?”

    慕秋公主話落,離洛也望著花驚羽,雖然沒說,但是眼神卻是企盼的。

    花驚羽雖然心里有些怪怪的,但是對于離洛的情誼卻不會質疑,他們過去的二十年,并不會因為他有這么一個念頭,便盡數丟棄了。

    “好,今日我陪他!

    “那有勞花小姐了,”慕秋領人退了下去,花驚羽望向離洛,笑著說道:“自從穿越過來,我們兩個人還沒有好好的說說話呢,今日我陪你好好的說說話!

    “好,”歐陽離洛靠邊在床邊,眸光柔和的望著花驚羽,兩個人仿佛又回到了從前一般。

    這一日,花驚羽一直待在行宮里陪著歐陽離洛,傍晚的時候離開了行宮。

    歐陽離洛的氣色好多了,也沒有再為難花驚羽,要強留她什么的,現在開始,他不想再讓羽兒難過,他只會陪著她,慢慢的讓她遠離南宮凌天。

    花驚羽前腳剛離開了行宮,后腳歐陽離洛的手下進了行宮,恭敬的稟報。

    “主子,屬下查了北幽王南宮凌天和花小姐的情況!

    “說,”歐陽離洛眉眼皆是冷厲之色,源源的寒氣從身上瀉出來,他面對別人的時候,永遠的冷如冰霜。

    “北幽王殿下雖然相幫過花小姐幾次,但是開始的時候對花小姐并不好,后來才慢慢的好的!

    歐陽離洛眼神摒射出陰冷的殺氣,沒想到南宮凌天對小羽兒竟然不好,既這樣,他更不會讓羽兒留在他的身邊了。

    若想讓他放心把小羽兒交給一個男人,這個男人必須比他更愛她,不舍得讓她傷一點心,他才會放心的把她交給他,哪怕他的心碎成一瓣一瓣的他也認了,可是這個男人絕對不行,對羽兒不好的人,他是斷然不會同意的。

    “下去吧!

    “是,主子!

    花驚羽坐北幽王府的豪華馬車,剛出了行宮,便被人攔住了去路。

    月光之下,南這凌天正高天曉月一般立在馬車前面,懶洋洋望著馬車里的花驚羽,慵懶暗磁的聲音響起來:“小羽兒,爺來接你來了!

    花驚羽的唇角勾出了笑意,望向南宮凌天,一言也不吭,這騷包的家伙。

    明明吃味得要死,還裝出一副騷包的樣子,真正是糾結的人。

    “謝大爺賞臉啊!被@羽調侃,外面的一干手下個個扯嘴角,這兩貨永遠這么萌,以前是折騰,現在是各種萌。

    花驚羽一言落,便又開口:“大爺要不要上馬車一敘啊,外面天寒地凍的,凍著了,小女子可要傷心了!

    “喔,算小丫頭有心,”南宮凌天身形一動,飄然躍進馬車之中,馬車里的阿紫和綠兒早有眼頭見識的下了馬車,得了一匹馬,兩人共騎一馬尾隨著馬車后面一路離開行宮。

    馬車里,南宮凌天伸手拽了花驚羽的身子入懷,緊摟著她,好久沒有說一句話。

    花驚羽倒是沒有拒絕,她已經接受了南宮凌天的身上的氣息,以及他的懷抱了,很安心,很舒服。

    雖然過去有些不愉快,但是現在都過去了。

    “怎么了?”好久沒聽到南宮凌天的聲音,花驚羽忍不住開口問,。她都佩服這家伙的好脾性了。

    南宮凌天暗磁的嗓音帶著一絲粗嗄:“讓爺說什么,說爺吃味得要瘋了嗎?說爺想殺人嗎?你這個小壞蛋,爺想咬你!

    他說完當真對著花驚羽的小耳朵狠咬了一下,花驚羽吃疼的哼了一聲,不滿的嘟嚷:“你是狗啊,說咬就咬!

    “那爺讓你咬回來,”他說著當真送上了自已的耳朵,讓花驚羽咬,花驚羽瞪他一眼,以為她不敢咬啊,當真一口咬著他的耳朵,可是南宮凌天一點不覺得疼,還一臉享受的輕哼了一聲。

    “小羽兒,真舒服,你多咬咬!

    “呸,”花驚羽松開他的耳朵,明明都咬出牙印了,還說舒服,她是服了他了。

    南宮凌天抱著花驚羽,柔柔的說道:“你不知道,我都急死了,本來想用做事來讓自已少想一點,可是偏沒用,我怕你被那家伙盎惑了!

    這一刻花驚羽一點不怪南宮凌天了,他肯定感受到了離洛對她不一般的感情了,所以才會不安慌恐,先前她還搞不懂他,為什么這么緊張呢,現在是全然的了解了,心里不由自主的心疼他,現在他所做的讓她心疼,越是心疼他,她便越是不會舍棄他的。

    花驚羽握著南宮凌天的手,溫柔的說道:“怎么會呢,他是我哥哥,你是我想要嫁的那個人啊!

    一句想要嫁的人,一下子擊中了南宮凌天,他癡癡傻傻的盯著花驚羽,要知道之前小羽兒還只承認給他一個機會呢,現在她承認了他是她想嫁的人了,這是不是表示,表示她愿意嫁給他了。

    “小羽兒,你是說,你是說你想嫁給我了?”

    “我什么都沒有說,好累啊!

    花驚羽當真閉上眼睛窩進南宮凌天的懷里去假裝睡覺了。

    南宮凌天哪里依她啊,死命的晃著她:“小羽兒,好羽兒,你說嘛,你給我說說嘛,你是不是想嫁本王了?”

    這喜悅令得他周身都快樂得想飛起來了,哼,歐陽離洛,小羽兒想嫁的那個人不是你,是本王,是本王,他真想向全天下的人宣布這樣的事情,小羽兒要嫁給他了。

    花驚羽被他搖得頭昏,這家伙的毛病可真不少,一激動便搖著她,她都快被她搖散架了,。

    “別搖了,離嫁就那么一點點的距離了,你再努力努力,說不定就嫁了!

    “好,”南宮凌天眉眼皆是笑意,燦爛奪目,明艷高貴,好似海棠,雍雍怒放著。

    他暗磁而愉悅的聲音響起來:“外面的人都聽到了嗎?小羽兒說想嫁本王了!

    花驚羽錯愕,這貨真能瘋啊,還是王爺嗎?

    外面的人自然聽到自家王爺的喜悅和開心了,這還真是好消息啊,北幽王府的所有下人齊聲開口:“爺,屬下們聽到了,花小姐賴不掉了!

    不少人笑了起來,全都很開心。

    馬車里的花驚羽趕緊的伸手捂住南宮凌天的嘴巴:“我哪說想嫁你了,我說讓你再努力努力!

    “不是一樣嗎?”

    南宮凌天抓了花驚羽的小手在唇邊細啄,心神蕩漾,覺得這兩三天來受到的折磨那么的微不足道,現在的他真是太高興了。

    花驚羽怕癢,被南宮凌天給啄得笑起來,馬車一路回北幽王府而去。

    回到北幽王府時,天色已經不早了,花驚羽覺得太累了,便領著人回住的地方,南宮凌天因為有手下有要事稟報,好像是關于護國寺下面山洞的事情,藥驚羽不打擾他,自個回房間了。

    一回到房間便看到床上一道白影躍了過來,直撲向花驚羽的懷抱,嗚嗚的哀哭起來。

    大訴自已的苦水,這訴苦水的除了小白這貨,還有誰。

    小羽兒,我不干了,不帶這樣玩人的,不是,玩狐的。

    小白傷不起啊,小白要崩潰了。

    這家伙現在成串成串的詞往外蹦,花驚羽抱著它走到一側的榻上,把它放在榻上,一人一寵平視著交流。

    “說吧,咋個崩潰法?”

    小白立刻想變戲法似的開始表演了起來,阿紫和綠兒雖然不太懂它的狐言,不過看著挺有趣的,一個也不走了,凈顧著欣賞小白的表演了。

    小白肚子一翻往后一倒,半死不活的樣子。

    然后爬起來比劃,小白要被那貨玩死了,小羽兒你快要看不到小白了。

    “這么夸張嗎?不會啊,我看你挺有精神的,對了,比從前瘦了不少,這樣看起來好可愛啊!

    花驚羽驚嘆,發現了一件事,小白比從前瘦了,原來減肥的狐也是挺漂亮的,那雙往日細長的小眼睛,現在變得又大又圓,瘦了的它比從前水靈多了。

    “嗚,我不要啊,小羽兒不喜歡小白了,小羽兒要拋棄小白了,小白沒人疼了!

    某狐越來越夸張了,睡到榻上耍起賴來,它堅決不要再跟那只變態的家伙玩了,它純粹拿它當樂子啊,每天把它往半空扔一百下,甚至有時候命令它在半空翻兩個半旋轉,若是它旋轉得不到位,那貨便要把它多扔一百下,這是狐過的日子嗎?

    小白想想就焉了,花驚羽伸手拉起它,認真的對視著小白的眼。

    “小白,不就是一只小白虎嗎,咱難道連一只小白虎都搞不定了?我相信你一定有辦法搞定它!

    小白被花驚羽說得一愣一愣的,有些不能反應,花驚羽繼續說道:“小白啊,不是說柔能克剛嗎,咱不能來硬的,難道還不能來軟的嗎?上,一定要把那家伙搞定了!

    小白被說得心動了,眼睛亮亮的,搞定那家伙嗎,以柔克剛,它開始想像制服那白虎的畫面了。

    不錯,不錯。

    外面一道虎嘯響起來,小白虎過來了,不過它沒有進來,而只是告訴小白它過來了。

    小白一聽外面的聲音,立馬往花驚羽懷里鉆,小白不要去,小白想睡覺了,累死了。

    花驚羽一伸手拎出懷里的家伙:“難道咱就這么示弱了,不行,這不是九幽靈狐該干的事情啊,去吧,小白一定可以搞定它的!

    小白被花驚羽說得心動了,最后一昂小腦袋,興沖沖的閃身出去了,可是一出去立馬嗚嗚的拍起馬屁來。

    屋子里的花驚羽直接一臉的無語,這貨太不爭氣了,不知道啥時候翻身把主做。

    阿紫和綠兒二個人走過來:“小姐,小白現在不寂寞了,以前總是纏著小姐,現在倒有個伴兒了!

    花驚羽點點頭,沒錯,小白有個伴倒也不錯,雖然南宮凌天的出發點是為了不讓小白纏她,不過倒是給小白找了個伴兒。

    夜色已深了,花驚羽沐浴了一番便睡覺了。

    第二日她沒有出北幽王府,待在北幽王府里,南宮凌天忙碌了大半夜,一早便過來陪她吃早飯。

    花驚羽瞧他神色略有些憔悴,似乎一夜沒睡似的,不由得關心的問道:“昨夜你沒睡嗎?”

    南宮凌天搖頭:“沒睡,先前我派了手下守在南山,果然抓到了兩名奸細,可是這兩名奸細一被發現便服毒自殺了,本王命人包圍了護國寺,沒想到護國寺那批奸細竟然集體的自殺了,死掉了足足有五十個和尚!

    南宮凌天說到這個,眼神森冷異常,沒想到護國寺竟然混進了這么多的奸細,只怕還有漏亡之魚,所以現在護國寺里的所有和尚都是嫌疑人,全都被圍了起來,雖說他們先前害怕打蟲驚蛇,但已經驚動了蛇,只能盡最大的努力排查。

    父皇的意思是把護國寺的所有人下入大牢,一一的排查,或者全都殺掉。

    他卻是不贊同的,如若是別的地方,他會眼也不眨的殺掉,但是護國寺是燕云幾百年的根本,曾出了幾代名僧,怎么能隨意殺掉呢,就是現在的護國寺還出了一個慈云大師呢。

    對于慈云大師他還是相信的,與他的交情可是不一般的。

    花驚羽雖然沒有親眼目睹這件事,但是場面肯定極為壯觀,五十個和尚集體自殺了。

    看來這些安排進去的和尚不是一天兩天安排進去的,也許很早以前就安插進去,這背后的主子不可謂不心狠手辣。

    “你當心些,這件事處理得好了便罷,若是處理得不好,恐怕會惹來麻煩!

    花驚羽關心的叮嚀南宮凌天,眼下五國使臣在梟京,暗處還有不少盯住他的人,那太子和皇后未必不會借著這件事動手腳。

    南宮凌天點頭,俊美的面容上露出淺笑:“這件事不用小羽兒操心,就是沒時間陪小羽兒了!

    花驚羽無語的翻了一下白眼:“這種時候,還談什么陪不陪的,你自去忙吧!

    “可是?”

    南宮凌天欲言又止的望著花驚羽,神情有些委屈,花驚羽知道他那欲言還休的話是什么,還不是怕她跑到行宮去找離洛。

    自從她知道離洛的心意之后,她還真有點怕見到他,總覺得心頭有些沉甸甸的,不知道該如何和他相處,所以她還是少見他為好。

    “你放心吧,今兒個我什么地方也不去,但在府里,對了,再過兩日太后壽涎,我打算替北幽王府準備一支舞蹈送給太后娘娘,祝娘娘壽涎快樂!

    花驚羽話一落,南宮凌天的眉眼立刻歡愉了,飛快的握著花驚羽:“羽兒最好了,好,需要什么,你吩咐白竹,讓他給你準備!

    “好,你快吃吧,吃完去忙!被@羽催促,這一次南宮凌天沒有耽擱,立刻吃完了飯,領著人前往護國寺去了。

    花驚羽不緊不慢的在花廳吃飯,吃完飯,真的認真的準備起給太后娘娘的壽涎禮物了。

    召了白竹過來問話。

    “白竹,往年北幽王府送給太后娘娘的壽涎禮物都是什么?”

    白竹有些詫異花小姐問這件事,一五一十的稟報:“往年都是一些名貴的金銀珠寶之類的,每家都是如此!

    “今年我想例外一次,給太后娘娘送些有意思的東西?”

    白竹臉上有驚奇,他知道花小姐極聰明,若是她說新穎,一定是極有意思的事情,

    “花小姐,請吩咐!

    “你看王府家養的下人里面,有沒有八到十歲的孩子,女孩子五名,男孩子五名,另外要準備一些道具,那種假的鮮桃,我要教這些孩子跳一支舞祝壽舞!

    “祝壽舞,”白竹愣了一下,興趣越發的大了,這種舞聽都沒聽說過,也只有花小姐這樣聰明的人想得出來,她現在可是才傾天下的第一才女,那點子還不是手到擒來嗎?

    “是,屬下立刻去辦!

    白竹高興的領著人走了出去,阿紫和綠兒還在那里很有興趣的說著。

    “祝壽舞,我都沒聽到過這樣的舞呢,”

    “你能聽到,這是我們小姐想的點子,她的腦袋,那是你能比上的!

    “那肯定的,”花驚羽聽著這兩丫頭的話,有些哭笑不得,她就是覺得每年送給太后金銀珠寶實在沒什么意思,既然她住在北幽王府里,自然要替北幽王府著想,送一些比較特別的禮物啊,所以準備一支祝壽舞,倒是不錯的點子。

    哪里有她們說的那么夸張,不過花驚羽懶得糾正她們。

    白竹的辦事速度極快,很快在王府的下人中找了五個男孩子五個女孩子,長得都很不錯,每個人都很驚奇,睜著一雙小鹿似的眼睛望著花驚羽,滿臉的小心翼翼,大概是各家的爹娘叮嚀過了,不許亂說話什么。

    花驚羽笑瞇瞇的望著這些小家伙:“今天找你們來呢,是想教你們跳一支舞,進宮獻給太后娘娘,你們想不想見太后娘娘?”

    花驚羽輕聲細語,柔軟如綿,幾個小家伙聽了皆一臉的稀奇,對于見太后娘娘不感興趣,倒是對花驚羽來了興趣。

    “漂亮姐姐,你一點也不兇啊,我娘還說讓我小心說話呢?”

    “是的啊,漂亮姐姐,你長得真好看!

    “比蓮兒還漂亮!

    人群中一個叫蓮兒的小丫頭立刻接口道:“等我長到姐姐這么大的時候,肯定比姐姐還漂亮!

    白竹聽了這些家伙的話,一頭汗,趕緊的板著臉開口:“不是和你們說了,不要亂說話,不要亂說話的,怎么又胡言亂語了,這是小姐,要叫小姐!

    花驚羽聽了白竹的話,揮手:“隨便他們了,他們也不大!

    白竹退了下去,花驚羽望著一群小家伙,一個個長得倒不錯,稍微打扮一下,可個個都成了小金童小玉女。

    “姐姐待會兒教你們跳舞,你們記得跳好一點,這樣就可以進宮了,到時候跳得好的話,太后娘娘會有賞賜下來,那些東西就歸你們了喔,而且姐姐也會賞你們每人二兩銀子的,怎么樣,有沒有興趣?”

    這下熱鬧了,幾個小家伙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興奮極了。

    雖然他們小,但是從小的環境決定了他們對于錢財十分的渴望,所以聽到只要跳好了舞,便可以得到太后的賞賜,另外還會得到二兩銀子,真是太好了。

    幾個人搶先點頭:“是的,姐姐,我們一定會認真跳的!

    “嗯,”個個用力的點頭,白竹望了一眼這些小家伙,倒底還是有些擔心。

    “花小姐,這些家伙會不會太小了,若是到時候進宮后,不敢跳了怎么辦?豈不是搞砸了太后的壽涎!

    “沒事,他們所跳的其實并不繁雜,只是很簡單的舞蹈,不會出大亂子的,另外你給他們每人準備一套舞服,女孩子要粉紅色的,男孩子要藍色的!

    其實壽涎之上,左不過是為了圖個熱鬧,看著一群金童玉女似的小家伙,太后心里高興,才不會計較他們跳得好不好看。

    “嗯,那屬下下去準備了!

    下午北幽王府西挎院里,便響起小孩子幼嫩的歌唱聲。

    “恭祝你福壽與天齊,慶賀你生辰快樂,年年都有今日,歲歲都有今朝……!

    這一忙碌足足忙碌了一天,傍晚的時候,幾個小孩子跳的祝壽舞已經有模有樣的了,很是吸引人,吸引得王府的不少人過來觀看。

    晚上,南宮凌天回來了,不過臉上神色不太好,花驚羽立刻關心的詢問。

    “怎么了?事情沒有進展嗎?”

    “倒也不是,只是護國寺有幾百年的底蘊,寺里的和尚近千名,除掉死去的幾十個和尚外,現在還有很多,這一個個的排查,真正是累人的事情!

    南宮凌天說完望向花驚羽:“羽兒,你別操心了,這件事本王會處理的,說說,今兒個你準備獻給太后奶奶的祝壽舞準備得怎么樣了?”

    看到羽兒沒有去找龍月國的離洛皇子,他只覺得整顆心都是愉悅的,忙碌了一天的疲憊,立刻煙消云散了,眉眼栩栩如輝。瀲滟動人。

    “很好啊,你放心吧,今年北幽王府的禮物雖然不敢說肯定是最好的,不過卻絕對是很有意思的,太后娘娘身為宮中的老太后,什么好的沒見過啊,不過這祝壽舞啊,她肯定沒見過!

    花驚羽眉眼如畫,俏皮的開口,南宮凌天心情越發的好起來。

    “好,我相信羽兒!

    他寵溺的望著這丫頭,想著等五國使臣離京后,他讓父皇下旨,替他們兩個人完婚好了,省得他一天到晚提心吊擔的,就生怕那歐陽離洛動什么歪主意了。

    “看什么呢?”

    花驚羽見南宮凌天一直盯著她的臉瞧,所以忍不住開口問。

    南宮凌天瞳眸染上深情,慵懶溫柔的開口:“我想你了,一天沒有見到你,我便想你了,羽兒!

    花驚羽因為他的甜言蜜語而分外的高興,放開手端端正正的坐好:“那讓你瞧個夠!

    南宮凌天伸出大手輕摸她的臉:“怎么會瞧得夠呢,一輩子也瞧不夠的!

    “凌天,我發現你越來越會說甜言蜜語了,這和以前的你一點都不像!

    花驚羽感嘆,以前她可不會想到有朝一日這北幽王殿下會變成繞指柔,可現在這一切都是真正實實的,原來冷酷無血的男人喜歡起人來,比任何人都溫柔,這是她的榮幸呢。

    南宮凌天邪魅的挑眉,張揚霸氣的開口:“這能一樣嗎?以前本王沒有喜歡的人,犯不著對誰好,但現在本王喜歡小羽兒,自然是要對小羽兒好的,我們是要喜歡一輩子的人!

    聽了他說喜歡一輩子的事情,花驚羽的眼睛染滿了柔情,聽著他的話,便讓她覺得整顆心都是甜的。

    南宮凌天伸出大手抓著她:“小羽兒,等到五國使臣離開后,我向父皇請旨,替我們兩個人完婚,好嗎?”

    花驚羽想了一下,本來倒是不這么著急,但是離洛的出現,以及離洛的心思,讓她同意了南宮凌天的想法,一來斷掉離洛的念頭,二來也讓凌天放心。

    所以她點了點頭:“好,等到五國使臣離京,我們完婚!

    南宮凌天聽了她的話,一時竟然反應不過來,他還準備了一大串的話呢,這都沒說,小羽兒竟然答應了,心里喜悅至極,卻一時不知道如何反應了。

    花驚羽奇怪的抬頭望著他:“怎么了?好歹給點反應啊,人家答應你的求婚了,你都不給個反應/!

    南宮凌天大手一伸便撈了花驚羽的身子,抱著她,狠狠的親了一口:“小羽兒,你真好,本王還以為你不答應呢,沒想到你答應了,太好了,本王太高興了!

    南宮凌天說完喚了外面的青竹進來:“賞,今天北幽王府里的人上上下下的全都賞!

    青竹愣住了,爺這是怎么了?今兒個一天明顯的心里煩燥,這會子不但高興了,還統統有賞,這是有什么大喜事嗎?

    南宮凌天也不隱瞞,爽朗的說道:“花小姐答應了要嫁給本王了,這是天大的喜事,本王太高興了,所以統統的有賞!

    青竹這下也高興了,一路退出去,王府外面立時便響起了歡呼聲,太好了,王府要有王妃了。

    王妃不但人漂亮,還有本事,最重要是經過下午的事情,不少的下人還認識王妃有時候還是挺好的,所以沒有人不高興,整個王府都籠罩著喜悅中。

    西挎院的正廳里,花驚羽有些無語的望著南宮凌天:“凌天,你太夸張了?”

    “夸張什么啊,只是讓他們知道知道王府很快有王妃了,高興高興,若是依著本王的心思,本王還想在梟京宣布呢,告訴所有人你答應要嫁給本王了!

    南宮凌天心里說不出的高興,眉眼瀲滟高貴,仿如明珠出塵,耀出光華四射的尊貴之氣,他俯身頭抵著花驚羽,暗磁的聲音濃濃的甜蜜:“羽兒,你不知道本王心里有多高興,本王是太高興了!

    這家伙都有點語無倫次了,花驚羽豈會不知道他的高興,而他的高興,讓她開心,伸出手臂摟著南宮凌天的脖子。

    “人家不計前嫌的嫁給你了,以后要記著對人家好,知道嗎?疼我寵我,不準兇我,不準亂發脾氣,一定要做一個疼媳婦愛媳婦的好男人!

    南宮凌天豈會不答應,連連的點頭。

    這一晚北幽王府是少有的高興,南宮凌天早忘了護國寺里發生的種種事情。

    本來南宮凌天要送花驚羽進房間休息的,但是花驚羽卻堅持要幫南宮凌天除理護國寺的案子,既然她決定嫁給南宮凌天了,那么她們就是一家人了,以后有什么事自然要相互幫助。

    “凌天,你把護國寺那些和尚的資料調進王府,排除近十年進寺的,把十年到二十年進寺廟的和尚資料調進來,我陪你一起排查護國寺里的余孽!

    “小羽兒,這怎么行?”南宮凌天可不舍得讓花驚羽受累,這是他的事情,怎能讓小羽兒受累呢。

    花驚羽卻不同意了,雖然他是好心,但是她希望做一個和自已夫君同甘共苦的哪個人。

    以前她沒有答應嫁給南宮凌天,自然不會插手他的事情,但現在不一樣了。

    “凌天,我從小便有過目不忘的本事,所以查起資料來,比別人快得多,你就別心疼我了,我心中有數的,我們兩個人一起,對了,再調兩名親信過來,我們連夜查!

    以后她可就是燕云國的北幽王妃,所以自然要替燕云國著想。

    眼下五國使臣皆在燕云國等著看笑話,他們還是盡早查清楚這件事的好。

    南宮凌天還想說什么,不過看到小羽兒的堅持,總算不阻止她幫忙了,立刻吩咐了門外的青竹和墨竹:“立刻趕往護國寺,把護國寺那些十年到二十年的卷宗調過來,本王和花小姐連夜排查!

    “是,王爺!

    青竹越發的高興了,并不認為花小姐摻合到這樣的事情里,有什么不好,若是沒有能力的人,他們肯定有看法,但是花小姐不一樣,她可是有勇有謀的人,說不定說出些好點子來。

    “護國寺那邊的僧人怎么樣了?還有慈云大師呢?”

    “慈云大師還好,他沒想到會出這樣的事情,正主動的和慈安大師二人開始協助本王排查廟里的和尚!

    花驚羽沒說什么,此事牽扯重大,后面恐怕還要死一批人,若不是護國寺有百年底蘊把持著,只怕全寺上下全無活口。

    護國寺的卷宗很快調派了過來,連夜花驚羽南宮凌天,青竹墨竹等精銳的人全都著手排查護國寺內的余孽。

    這些奸細很顯然的不是短期之內進護國寺的,最起碼也是十年前或者更久的時間潛伏進來的,所以說這些人背后的指使者才是陰險的,竟然把手直接的伸進了護國寺,乘護國寺招選僧侶的時候,潛了進來。

    花驚羽從以前就有過目不忘的能力,只要看一遍便記住了所有的資料,所以看完一個人只需要閉目回憶一下,看看卷宗里有沒有自相矛盾,或者有出入的地方,若是有便把這些人挑出來,然后進行重新的排查。

    這些卷宗,除了調一部分進了北幽王府,還有一部分在老和尚慈云大師的手里,另外一部分在太子的手里。

    此事牽涉重大,太子身為燕云國未來的東宮太子,出了這樣大的事情,自然不可能排除在外,所以皇上讓他協助南宮凌天一起查護國寺的案子。

    花驚羽對于南宮元徽這個人雖然不是了如指掌,卻知道此人睚眥必報,這么好的機會,他不會不利用。

    現在他最想動手對付的就是寧王南宮少庭和德妃以及江家,這一次的事件,他們會不會嫁禍給寧王呢?

    花驚羽抬眸望向南宮凌天:“凌天,太子只怕不會安份啊!

    南宮凌天也有這種感覺,眸光深邃如海,波瀾不動。

    本來寧王和太子的爭斗,不關他們的事情,但是若真的讓太子順利除掉寧王的話,那么很顯然的這個男人接下來會把手伸到他們的身上,所以眼下寧王還不能死。

    “嗯,本王也有此顧慮!

    花驚羽想了一下開口道:“青竹,你再悄悄的進一趟護國寺,把太子手里的卷宗調出備份來,我們再仔細的查一查,若是太子真的出什么喲蛾子,我們還能應急!

    青竹立刻同意了,望向主子一眼,接受到主子的命令,立刻前往護國寺而去。

    這里眾人又繼續認真的排查。

    凡是有嫌疑的先排查出來,然后再重新排查一遍,等到確定了此人有問題的時候,再用紅筆直接把此人的卷宗給圈出來。

    這樣一來,必可萬無一失,這一查竟然真的查出不少奸細的存在。

    天近亮的時候,眾人總算把手頭上的幾百宗資料給排查完了。

    花驚羽伸了一個懶腰,望了望對面的南宮凌天和青竹等人:“我這里查出了有十三個有問題的,你們呢?”

    青竹稟報:“我查出了七個!

    墨竹:“我查出了五個!

    “本王查出了十二個!

    南宮凌天說完望向花驚羽,見花驚羽的眼睛微微有些紅,立刻心疼了。

    “羽兒熬了一夜,你回去睡會兒吧!

    花驚羽卻搖了搖頭,指了指手邊的卷宗:“這里還有呢!

    這是從護國寺調出來的太子手中的一部分的卷宗,如若他們查出來,而太子卻沒有查出來,到時候可以到老皇帝的面前去摻太子一本,殺殺這男人的銳氣,。

    “那讓人準備點東西進來,先吃點東西!

    南宮凌天說完立刻吩咐外面的阿紫等人準備吃的東西進來。

    眾人吃了點東西,又開始查太子手中的宗卷,不過還沒有查完,門外有腳步聲響起來,一名手下親信紫竹,走了進來,恭敬的稟報:“王爺,護國寺那邊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

    南宮凌天和花驚羽二人同時的停下動作,心里涌起一個念頭,太子動手了嗎?

    果然紫竹飛快的稟報:“太子查出幾名奸細來,經過嚴刑拷打,那奸細交待出幕后的指使人是寧王南宮少庭指使的!

    此言一出,南宮凌天和花驚羽等人臉上皆是冷色,太子果然借著這件事出手了。

    若是這件事處理不好,只怕寧王真的要栽了。

    “除了幾個奸細的交代外,還有什么情況?”

    太子既出手,必然是照死里打壓寧王的,不可能僅憑幾個奸細便想扳倒寧王。

    “聽說太子一查到奸細的口供,便進宮稟報了皇上,征得了皇上的旨意,查抄了寧王府,在寧王府里查抄出來龍袍玉帶,還有玉璽等物件!

    南宮凌天周身籠罩著嗜血的陰沉,瞳眸閃閃幽光。

    “太子好狠的手段啊!

    人證物證俱全,只怕寧王這會要栽了,而且寧王也太大意了,府里定然有太子派進去的奸細,要不然為何從寧王府里搜出龍袍玉帶,還有玉璽,寧王斷然不會把這樣的東**在府上的,所以這是奸細的手段了。

    花驚羽感嘆了一番南宮元徽的心狠手辣外,凝眉深思,看眼下怎么幫寧王一幫,幫了寧王就是幫自已,讓他們兩派魚死網破的去斗,總不能讓太子一家坐大吧。

    可是這前有人證,后有物證的,如何保寧王呢?而且最重要的一點,若是北幽王府出面,一直以來以中立派為身的北幽王殿下,可就站到了寧王這邊了。

    “南宮凌天,若是你出面,不就是和太子皇后直接的對上了嗎?”

    南宮凌天長眉一挑,煞氣重重的開口。

    “就算本王不對上他們,只怕皇后和太子也把本王視為眼中釘肉中刺了!

    那母子二人一向看他不順眼,不過以往還有所顧忌罷了,現在因為羽兒的事情,可把他給恨上了,如果順利的除掉了寧王,那么接下來要收拾的恐怕就是他了。

    花驚羽自然知道皇后和太子之所以如此惱恨南宮凌天,一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為自已退掉了太子的婚事,和南宮凌天在一起的原因。想著望向南宮凌天。

    “是我給你惹麻煩了!

    “你胡說什么呢!边@下南宮凌天不干了,不滿的瞪著花驚羽:“以后萬不可說這件事,這事和你有什么干系,是本王喜歡你,想娶你,與任何人無干,本王想娶誰就娶誰,還由得了他們母子二人了!

    花驚羽笑起來。

    青竹和墨竹二人趕緊的翻著手里的卷宗,認真的查手中的卷宗。

    房間里安靜了下來,花驚羽忽然叫起來:“我們不是想幫寧王一把嗎?既然太子會做局,我們也來做一出!

    南宮凌天和青竹等人沒有說話,一起望著花驚羽:“寧王手下肯定有愿意替寧王死的人,挑選幾個出來,做一場嚴刑烤打的局,讓他們指證這龍袍玉帶是受人指示放進寧王府的,把什么責任都推到幕后的指使人身上,最后讓他們以死全身,這樣可保寧王!

    既然太子這樣干,他們為何不可以。

    這件事明眼的人多少都會懷疑真假,只是眼下皇上大怒,誰敢去招惹皇上的盛怒倒是真的。

    這件事看來只能南宮凌天出手了。

    南宮凌天挑高眉想了一下,認同了花驚羽的道理,沒錯,他們就來做一場局陪陪太子。

    花驚羽唇角勾出陰狠的笑。

    “我們不但要破了太子的奸計,還要倒打一耙,眼下五國使臣皆在燕云,太子竟然大張旗鼓的查抄寧王府,太子這是安的什么心啊,我們不需要直指太子,皇上自會想的,另外你把青竹留下和我一起查太子手中的這些卷宗,若是從中找到奸細,太子便更難究其責了,不把心思放在抓奸細身上,把主意動在不該動的地方,卻放過了真正的奸細。我倒要看看皇上會如何的震怒!

    花驚羽說完,青竹和墨竹二人不由得對她刮目相看了,這未來的王妃對付起人來,不顯山不露水的卻絕對狠啊,不比自家的王爺差,這兩個人湊到一起,可是絕配啊。

    南宮凌天已經起身了,細心的叮嚀花驚羽:“等忙完了這些事,你立刻去休息,昨夜累了一夜了!

    想到這個,他便有些心疼;@羽早推了他出去:“快進宮去吧。相信此時宮中已經大亂了!

    南宮凌天應聲走了出去,人還沒有出北幽王府,宮里的馬車便到了,宮中果然大亂了。

    明德宮此時坐滿了人,高座之上端坐著老皇帝,一張臉陰沉得可怕。

    除了老皇帝外,還有皇后,下首的兩側端坐著慶王和太子殿下,還有朝中的幾位重要的朝臣。

    大殿正中除了跪著寧王南宮少庭外,還有宮中的德妃,以及江丞相。

    殿內,沒人說話,一起小心的垂首望著腳面。

    往日幫助江丞相的那些朝臣,此刻一句話也不敢說,眼下皇上正盛怒,若是他們說話,只怕要倒霉。

    大殿正中的位置上,寧王南宮少庭,力圖鎮定,沉穩的開口。

    “父皇明查,兒臣怎么會有這么大的手筆在護國寺有這么一番作為,兒臣一直安份守已,沒有做半點越格的事情,至于這龍袍玉帶,更不是兒臣所有的,父皇請明查!

    老皇帝眼睛騰騰的冒著火氣,周身的殺氣,陰驁的望著下首的寧王。

    “你說不是你做的,那些孽賊怎么會一口咬定是你所為,另外為何會在你府中查抄出龍袍玉帶,這難道不是你的野心嗎?”

    “父皇,這定然是背后的人動的手腳,想離間我燕云國啊!

    寧王倒底比魯王要精明一些,并不指著太子,而是直指背后的人想離間分裂燕云國。

    老皇帝自然也想到了這個可能,可是依然十分的火大。

    五國使臣還在梟京呢,竟然發生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太讓他丟臉了。

    先是在護國寺發現了山洞,然后發生了江家大小姐的事情,這會子更是查出這件事和自個的兒子有關。

    雖然他知道自已的兒子很可能是冤枉的,可是眼下所有的證據都指著他,而且別以為他不知道,他心里就有這個心思,即便不是他做的,不代表不想做。

    一想到這些家伙,一個兩個的都惦記著他的皇位,老皇帝便十分的生氣,他這還沒死呢,便這樣猴急,難道等他死了不行嗎?

    “寧王,你說背后的人栽臟陷害你,要分裂我燕云國,那為什么這背后的人不栽臟別人,就栽臟你呢,你是與人結冤了,還是與人結仇了!

    老皇帝狠狠的問道。

    寧王還沒有開口,江丞相飛快的出列。

    “皇上三思啊,這背后的人太陰險了,竟然步步為營的要害寧王,寧王是防不勝防啊!

    慶王南宮玄月也站了起來,沉穩的開口:“父王請三思!

    殿下眾朝臣聽了慶王的話,才敢站起身來,恭敬的開口:“請皇上三思,眼下五國使臣皆在我梟京,若是我燕云鬧起來,一來會讓別國看笑話,二來很可能會招惹是非!

    老皇帝怒極反笑,指著下首的一干人,呵呵的冷笑起來。

    “你們這會子倒會說好聽的話了,這干出來的事情,哪一樁是讓人省心的事情啊!

    下首沒人敢回話。

    殿外太監急奔進來,飛快的稟報:“北幽王殿下到!

    老皇帝挑了挑眉,揮手,小太監趕緊的出去請了南宮凌天進殿。

    殿內彌漫著硝煙戰火之氣,南宮凌天面色如常,好似不知道似的,一派雍雍華貴,不卑不亢的向上首的老皇帝施禮:“兒臣見過父皇!

    老皇帝蹙眉,伸手揉著眉心,示意他起來。

    “太子查出護國寺中的余孽,嚴刑烤打之后,查出這背后的指使人竟然是寧王,還從寧王府里查抄出龍袍玉帶來了!

    殿內,眾人一起望著南宮凌天,眼下大家陷入了僵局,就看北幽王殿下的一句話了。

    也許他一句話便可以定寧王德妃江府的人于死路。

    也許一句話,這一干人全都有個活口。

    皇后和太子眼神閃爍,眸色陰寒,手指下意識的握起來,

    這個男人不會在這種時候壞事吧。

    殿內的氣氛緊張而不安,寧王德妃和江丞相提著一顆心,緊崩成一條弦。

    南宮凌天卻一派坦然,邪魅的望向了太子南宮元徽,微微笑語:“太子皇兄真是好手段啊,竟然可以輕松的讓那奸細交待出幕后指使人是寧王!

    這話一聽別有深意,寧王,德妃,江丞相,身子一軟,出了一身的冷汗,同時的松了一口氣。

    北幽王殿下這是打算保他們了。

    雖然不知道他為什么突然的想保他們,但是只怕他們沒那么輕易的死了。

    皇后的臉上卻籠罩上了陰霾之色,太子更是臉色難看,徐徐的開口:“七皇弟這話是什么意思?”

    南宮凌天望向南宮元徽,不難看出南宮元徽瞳底的陰寒之氣,這個男人是把他掂記上了嗎?難道他怕他不成。

    “本王只是奇怪而已,先前山洞之事泄露出來,護國寺里一下子死了五十個和尚,這說明這些人是有組織有規模的死士,他們潛進護國寺,計謀敗露,立刻自盡而亡,當然不排除還有人隱在護國寺內,但是這些人既然身為死士,肯定是報了必死的決心的,怎么會輕易交出幕后的指使人,皇兄確定他們不是故意栽臟陷害我燕云國的王爺,致使皇室一派混亂!

    殿內氣氛明朗化。

    寧王南宮少庭立刻開口:“請父皇明查,這背后的人陰險至極,定是想擾亂我燕云的皇室!

    老皇帝陰沉著臉,冷睨著寧王南宮少庭,并沒有多說什么,慢慢的視線落到了太子的身上。

    太子的心思,別以為他不知道,他一直想除掉礙手腳的弟兄,這事他多少是有些數的。

    上次出了魯王的事情,已是讓他十分的不快了,這次若再是他蓄意為之,他絕對不會估息的。

    “太子,這件事你如何說?”

    “父皇,雖然死士性子剛烈,但是兒臣可是用了好幾種酷刑才會迫使得那孽賊交待出背后的指使人,另外兒臣可是從寧王府查出了龍袍玉帶的!

    太子話落,不等皇上說話,便又說道。

    “寧王府不但有龍袍玉帶,還有密室,這密室常人可是難以知道的,若不是兒臣搜查,根本想不到寧王府竟然私造密室,除了龍袍玉帶之外,竟然還私藏了很多珍稀的寶貝!

    不說之前的人所交待的,就是這龍袍玉帶,加上私造密室,便夠喝一壺的了。

    太子不是笨人,那幾個孽賊的交待只是引火索罷了。

    寧王南宮少庭的臉色一下子白了,心知肚明,他寧王府是潛進了太子的奸細了,而且此人還是他的親信之人,要不然不會知道王府秘室之事,這樣的事情一次足以使得他致命了。

    大意啊,現在他們所有的指望全在南宮凌天的身上了。

    南宮凌天緩緩接口:“寧王府有密室和龍袍玉帶不一定是一體的,若是有人把龍袍玉帶放進寧王的密室里,這不是讓他含冤莫白嗎?”

    寧王南宮少庭立刻配合著南宮凌天的話叫起來:“本王冤枉啊!

    太子咬牙,臉色深沉,本來這種事,即便不能讓寧王死無葬身之地,也足以讓他喝一壺了,沒想到南宮凌天竟然高調的插手了他們之間的事情,他這是正面和他對上了嗎?

    南宮元徽一雙瞳眸陰驁的對上了南宮凌天,南宮凌天慵懶的挑戰上他,赤一祼祼的表示著,沒錯,本王是挑戰你了。

    不管他挑不挑戰太子,他們現在都仇人,所以挑還是不挑沒什么意思。

    南宮凌天掉首望向上首的老皇帝。

    “父皇,這件事太子還是要避嫌的好,讓兒臣來查吧,寧王府的一干人,統統的查一遍,若是寧王真的被冤枉的,定然可以查出蛛絲馬跡來!

    太子咬牙:“父皇,眼下五國使臣在梟京,若是七皇弟查的話,動靜肯定搞得很大,只怕要引起五國使臣的注意!

    “太子以為五國的使臣是聾子還是瞎子啊,他們會不知道這件事嗎?眼下他們只是在觀望,所以我們定然要查清楚這件事,若是這件事的背后有真正的隱情,那真正的幕后指使人會如何想我們燕云國?”

    南宮凌天的話意有所指,分明是懷疑護國寺一案的事件背后真正的指使人是別的國家。

    ------題外話------

    求票,求票,每天求一千遍……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