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1】姑娘們,都回來訂閱嘍

    一對上那雙紫眸,哈雷立刻就認出了它。

    ——雪絨異眸,它就是給莫哈國寫下救命措施的天澤王后!

    粗重的眉毛一挑,激動之情溢于言表。

    對于哈雷而言,某獸就是他的再生父母。

    簡簡單單的一句“王后娘娘”,包含著重如泰山的感激與折服。

    關于天澤獸后的傳言,其實他早有耳聞。

    本以為那只是百姓傳的神了,不能全信?墒窃谟H身體會之后,他才知道這位王后本身,比起傳言來,有過之而無不及。

    通人言,會寫字,還能寫出那樣的治理方案,可見這個王后不簡單!

    不過,王后來找他干嘛,這點讓他疑惑了。

    哈雷適才觀望過,這里根本沒有旁人。

    所以,王后是獨自來的…

    在親眼見識過它寫字之后,他儼然將它當成了人,不對,是神來看。

    今兒個在大殿上,王上對王后的占有欲,他可是看得分明。

    王上怎么可能讓它獨自出來…

    不得不說,哈雷此刻真相了。

    按照帝弒天的脾氣,是絕對不可能讓某獸自己跑出來的。

    它是借口“噓噓”跑掉滴。

    蝦米?

    它為啥要這樣做?

    當然是為了…

    靈動的紫眸一轉,直勾勾的視線落到了眼前男人的身上。

    上看下看左看右看,那**裸的目光,讓氣氛變得有些詭異。

    哈雷實在是忍受不住,便開了口,“王后娘娘,您親自過來,可是有要緊事兒?”

    除了這個理由,哈雷想不到別的。

    廢話,銀家沒事跑這么遠干嘛,閑的沒事兒減肥!

    某獸對著他翻了個白眼,一臉鄙視。

    看看銀家這苗條的身材,用得著減嗎。

    其實對于某獸的那個身材,實在是不忍心吐槽。

    整個兒一球。

    還苗條?

    近視八百度的都看不出苗條來,囧…

    爪子一伸,從“書包”里拿出一張折疊的紙,然后遞給了哈雷。

    喏,給你,自己看看,這素銀家幫助你的前提條件。

    “這是…”

    紙上只寫了五個字“爾做莫哈王”!

    王后這是要他奪位!

    看完之后,哈雷臉色微變,不過很快的,就恢復過來。

    “王后,您何出此言?”

    奪位,這可是大逆不道之罪。先別管他心里想不想,即使想,做起來談何容易。

    先不說太子是嫡子,背后有王后和家族的支持,就是他父王那關,他也過不了啊。

    天時地利人和,太子可謂是占全了。

    察覺到哈雷眼中的落寞,某獸又遞過來一張紙。

    “你我都是明白人,哈風無德無能,而且高傲自大,如果讓他登基,與我倒是無關痛癢,可是百姓呢,你呢,你覺得你能活下來嗎?

    可是如果你登基,一切就不同了。我就是看出了你是個好人,才愿意告訴你治理的方法。

    我知道你有后顧之憂,你放心,我會全力支持你登基!

    哈雷猛地抬頭,捏著宣紙的手也微微顫抖了。

    “王后娘娘,你為何要助我?”論權利,他只是莫哈小國一個不受寵的皇子,論人情,他和這位王后不過第一次見面。

    助他奪位,這不是一個簡單的恩情,王后為何這樣幫他?

    聞言,某獸眸光一閃,拿出了最后一張紙。

    “我幫你,有兩個原因。第一,我是替天澤出去后顧之憂。哈風性格陰狠,今日大殿之上斷指之痛,他一定記下了。如若讓他登基,勢必會戰亂再起,殃及百姓。

    第二,銀家覺得如果你做了皇帝,銀家一定能得到很多好處!”

    最后一句話說的本性盡露,連撒嬌賣萌都用上了。

    其實真的不想說,在某獸心里,第二條才是最重要的…

    “彭”的一聲,哈雷突然跪在某獸面前,面色凝重,一臉赤城的說道:“哈雷定不會辜負王后娘娘的恩情!”

    “吱吱吱”好了好了,起來吧,記住以后多給銀家些好處就行。

    隨后某獸擺了擺爪子,走到了門外。

    剛準備往臥龍殿走,突然被哈雷喊住了。

    “王后娘娘請留步!”

    剛要邁出去的爪子立刻縮了回來。

    納尼?還有什么事兒?

    回頭的瞬間,一個月牙形玉佩從天而降,映入眼簾。

    瑩白的色澤,清晰的紋理,還有微微的暖意。

    不用問也知道,這玉佩一定價值不菲。

    “王后娘娘,您對哈雷恩同再造,這個玉墜,就送給您留作紀念吧!

    哈雷快跑兩步,走到某獸面前蹲下身子,將玉墜放在了它眼前。

    看它在金殿上那副財迷的樣子,想必應該會喜歡。

    不知怎么的,回想起金殿上那一幕幕,他竟然不自覺的笑了。

    不不不,銀家不能隨便拿別人的東西。

    某獸兩只爪子推攘著,可是那雙眼珠子卻死死的瞅著那塊玉佩,眼神是那般的熱切,一點都看不出不想要的意思。

    其實,它真實的想法是,它真的很想要,再多來幾塊吧…

    “你們在干嗎!”

    人未到,令人戰栗的冷冽男聲先至,勢如破竹般沖刺而來,讓人而來,讓人毫無招架之力。

    某獸和哈雷同時被嚇了一跳,一時間沒反應過來怔在了原地!

    緊接著帝弒天那具充滿魄力的緊致身軀出現在了拐角處,兩條修長而筆直的腿邁著凜冽的步伐緊緊逼仄上前。

    絕美的臉上鑲嵌著樹蔭,黑漆漆的,十分的瘆人。眼眸之中的深沉就像是五指山一般重重地壓下來,冷如冰霜的臉上寫滿了憤怒。

    “你—們—在—干—嗎!”

    他冷冷地重復著這句話,極慢的語速,薄唇開合的時候籠罩著鋪天蓋地的嫉妒。

    沒錯,就是嫉妒。

    那樣子,就像是抓到了出軌的妻子一般。恨不得立馬兒上前,將哈雷撕碎。

    該死的,它不是跟他說要上茅廁嗎?

    他生生的在外面等了一個時辰也不見它出來。

    最后還以為是這小東西出什么事兒了,親自跑進去查看。

    結果,哪里有它的影子。

    為了找它,他差點兒把整個皇宮翻過來了。

    可是它呢,它竟然在這里逍遙,最可惡的是,還和別的男人拉拉扯扯。

    這讓他如何不氣!

    白天一身白袍緊隨其后,侍候王上多年,自然知道王上這是生氣了。

    不過,這次確實是王后不對。

    它不該欺騙王上適才王上真的是急壞了…

    短短幾秒鐘里,哈雷已然回神。

    “哈雷參加天澤君王,因為王后幫了敝國大忙,哈雷無以為報,所以想送王后一個禮物,僅此而已,絕無其他。若有失禮之處,望王上莫怪!

    帝弒天的憤怒表現的異常明顯,哈雷想忽視都難,怎么會看不出來。

    不過,這一人一獸的感情,他還真是有些不明白。

    某獸見面如修羅的帝弒天突然出現在眼前,身子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戰。

    泥煤的,這下慘了。

    騙人被受害者當場抓包,囧。

    “還不過來!”

    帝弒天語氣冷硬,也帶著不容置疑的命令。因為太過生氣,側臉的線條感更重了些,散發著專屬于男人的魅力。

    艾瑪,你這么兇銀家敢過去嗎?

    某獸心里委屈,身子下意識的往哈雷身后縮了縮。

    這一細微的舉動,帝弒天自然沒有遺漏。他的雙眼刺痛,視網膜上淬滿了冰渣子,像是隨時能凍結萬物。

    不得不說,某獸這個小動作徹底的激怒了他。

    天知道他此刻有多憤怒。

    白天見狀,立刻上前,走到某獸身旁,柔聲細語的說道:“王后娘娘,您不知道王上為了找您,差點兒把整個王宮翻過來,他就是擔心您出事兒!

    對哦,貌似這次是它不對。

    所以這個男人會這么兇,全是因為擔心它。

    這樣想著,某獸感覺羞愧了。

    雙腿一蹬,一躍,動作熟稔的撲進了帝弒天的懷抱。

    嗅著那熟悉的味道,有種莫名的安全感,就像是迷途的羔羊,找到了家一般。

    很想,一直這樣依賴著。

    抬頭,對上了帝弒天的深邃的墨眸。適才的怒意早在這小東西撲過來時,就褪去了一大半。

    從何時開始,孤傲冷清的他變得這般情緒化了…

    嚶嚶嚶,銀家不是故意滴,你就大人大量,饒了銀家這一次吧。主動承認錯誤滴孩子,是好孩子。

    某獸瞪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用一副“我見猶憐”的神態對著帝弒天,兩只爪子抱著帝弒天的一跟手指,不斷搖晃的撒嬌道。

    丹鳳眼中的冰渣,一點點的消融,周身的戾氣散去。不知道為什么,面對這個小東西,他的心總是硬不起來。

    要是換了別人,別說騙他,一個字惹他不快,就可能人頭落地。

    問世間情為何物,總是一物降一物。

    “如果哈雷皇子沒有其他事的話,就盡早回國吧!钡蹚s天陰沉著一張臉,就好似六月里的陰雨天一般,沒有一絲光彩。

    語氣冰冷堅硬,完全不是關心的口氣。

    額,某獸聽了帝弒天的話,嘴角難以抑制的抽了抽。

    這男人也太不客氣了,逐客令都下的這么明顯。

    “是,有勞君王記掛了,明日哈雷就會啟程!

    明日?那就是還要留一日,不行,太不安全。

    “還是吃過午飯再走吧!”帝弒天再次言道。

    “……”這算是客氣嘛…

    吃過午飯再走?貌似人家木有說不吃午飯就走吧,囧。

    某獸感覺一群烏鴉嗷嗷的飛過,滿臉黑線。

    至于白天,額角也有一個明顯的“井”字。

    王上這也太那個啥了吧…

    許是帝弒天也察覺了氣氛的詭異,方袖一揮。

    “回宮!”

    就在他要轉身的那一刻,某獸突然想到了什么,一只爪子抓著帝弒天的衣服,另一只指著哈雷的方向,“吱吱吱”叫個不停。

    嚶嚶嚶,銀家的玉墜,銀家的玉墜還木有拿呢。

    一想到那個很值錢的玉墜,某獸早就把帝弒天適才的怒火拋到九霄云外了。

    忽然,感覺一道凌厲的視線直逼過來,一片陰影籠罩了它小小的身子。

    空氣中的溫度驟然下降,冷的有些刺骨。

    艾瑪,怎么突然感覺好冷。

    不知怎么的,心頭突然浮現一抹不太好的預感。

    抬頭的瞬間,一張黑的陰沉的臉闖入它的視線。

    嚇,它腫么忘了,這個男人還在氣頭上。

    囧~

    “白天,立刻將莫哈國使者送出宮去!”帝弒天眉頭一皺,沉聲說道。

    本來還想留他們吃午飯,如今看來不必了。

    就這小東西那點心思,他怎會不知道。

    適才他們的對話,他都聽到了。

    玉墜是嗎?

    該死的,難道這小東西不知道送玉的含義嗎?

    竟然還敢收!

    看來,他很有必要教教它,如何做好一個王后了!

    “是,王上!卑滋焓疽,立刻走到了哈雷身旁,很自然的做出“請”的手勢。

    “哈雷皇子,請吧!

    金口一開,就等于圣旨,誰敢不從。

    縱然不愿意,也得離開。

    捏著手里的月牙玉墜,哈雷躊躇了片刻,終還是離開了。

    有些人,有些事兒,不是他能惦記的…

    看著消失在遠處的哈雷,某獸心情悲痛欲絕。

    那根白白胖胖的蘿卜再次扭動的跳了出來,倚墻痛苦。

    嘴里還喊著:哦,偶滴玉墜~

    某獸正在悲憤欲絕之際,已然回到了臥龍殿。

    下一刻,一道略帶無奈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好了,別鬧。孤也有銀子,很多的銀子!”

    帝弒天的語氣很輕,不同于以往的冰冷,嘴角扯出一抹似有似無的笑。

    不知道是被這小東西氣的,還是逗得…

    返回來復命的白天,剛走到門口,就聽到這么一句。

    一向淡定的嘴角不禁抽了抽。

    他們王上這是在干嗎?

    炫富嗎…

    銀子?

    敏銳地捕捉到那兩個字,某獸眸中的哀怨盡褪,鼻子兩邊的胡須輕輕聳動,立馬兒抬起了頭來。

    “吱吱吱”你說你有銀子,好多好多銀子?

    “是,孤有好多好多銀子!辈恢趺吹,帝弒天總能看懂它的意思。

    或許,這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緣分。

    真噠?

    某獸雙爪拖著下巴,一對瑩亮的眸子睜得老大,看起來可愛極了。

    “恩!

    輕彈了一下這小東西的額頭,帝弒天溫柔的點了點頭。

    他可是天澤的王上,全天下最有錢的人。

    如果這小東西愛財,那么它留在他身邊就對了。

    看來,他又多了一個留下它的砝碼。

    轉身,移動了一下花瓶。

    原本靜止的書架竟然開始移動,之后,就出現了一道暗門,十顆皮球大小的珍珠熠熠生輝。

    哇哦,它還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大的珍珠哦。

    不過,這也太大了吧!

    “這是南海珍珠,是海國國寶,世上只有這十顆,有駐顏的功效,每一顆的價值,相當于一個附屬小國的國庫!

    “0”某獸嘴巴呈0字形。

    一個小國的國庫!

    那么十顆,就是十個國家的國庫!

    偶滴神啊,這是多有錢。

    不得不說,帝弒天的話,讓某獸驚呆了。

    不過,這個男人卻好像完全不在意,甚至是漠然的感覺,讓人有種,那只是十個銅板的錯覺。

    拜托,要不要這么淡定啊。

    某獸刨地,羨慕嫉妒恨有木有!

    看著那十顆觸手可及的寶貝,它就快流出口水了。

    就在它欲伸手撫摸的一剎那,只聽“彭”的一聲,暗格關上了,寶貝不見了。

    那種感覺就像是,一個一個月都沒吃過飯的人,突然看到前方有一桌美食。

    在抱著最熱切的希望,喜悅,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狂奔過去之后突然發現,其實那只是一幅畫...

    那種絕望,那種心痛,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

    啊~

    一聲綿延萬里的慘叫,久久的回蕩在王宮里...

    好吧,別誤會,其實從某獸嘴里吐出來,就是“吱吱吱”而已。

    不過,帝弒天卻懂。

    其實吧,只要看看它此刻的動作神情,長了腦子的都能懂。

    單爪倚靠著書架,另一只爪子不停的拍打著。因為太過于悲憤,身體還止不住的扭動著。

    那叫一個慘絕人寰,無法直視啊。

    至于站在門口的白天,早就滿臉黑線的將頭轉到了一邊,里面的情形真是沒法看...

    “小東西,你想要那些嗎?”他低沉的語氣,帶著循循善誘的意味,俯身,將它小小的身子托在掌心里。

    濕濕熱熱的氣息,輕柔的掃過它的毛發,那樣曖昧。似乎空氣都變得稀薄起來。

    嗯嗯嗯,當然想要。

    某獸不知道是被寶貝誘惑了,還是被他的魅惑迷惑了,乖巧的點頭。

    “好!弊旖且还,幽深的眸光閃爍著幾許笑意。轉身,走到了書桌前,奮筆疾書。

    “在這上面簽個字,那些就歸你了!彼愿械谋〈焦雌鸬幕《,似笑非笑地說了句。

    第一次,這是第一次,某獸看他笑了這么久,還這么溫柔。

    于是,它像著魔般的,寫下了“夏靈兒”三個字,甚至,都沒來得及看清楚,紙上“立后詔書”四個大字...

    帝弒天高大挺拔的身軀,有那么一瞬間是緊繃的,他雖然笑著,心中卻有種說不清的畏懼。

    他真的不想承認,他害怕了。他害怕這個小東西不會簽,害怕它有一天,會突然離開他。

    看著紙上“夏靈兒”三個字,剛毅的眉宇間,都是欣喜,沒有想到它真的會簽,而且,它真的叫靈兒。心中,有著難以形容的狂喜。

    伸手,將它拉到了懷里。

    某獸剛剛用尾巴簽完字,墨跡順著帝弒天大幅度的動作,掃到了他一塵不染的龍袍上。

    “吱吱吱”衣服臟了,你丫的。

    知道這個男人有潔癖,某獸好心的提醒著。

    可是他此刻哪里還能顧得上衣服…

    喂喂喂,你別忘了,那些寶貝都是銀家的了。

    “恩,都是你的了,孤不會忘!

    矮油,看來它滴命就是好,穿越過來遇上的第一人,就是全天下最有錢,最有權的人。

    想想枕著金山銀山睡覺滴場景,艾瑪,做夢都能笑醒了。

    不過,在很久之后,某獸得知它今天簽的賣身契,那個悔啊。當然,這是后話。

    某獸伸爪,捂嘴偷笑。

    哦呵呵…

    于是,龐大的盤龍殿內就出現了某獸捂嘴偷笑的場景,那樣子看上去,真是要多怪異有多怪異…

    至于白天,完全在風中凌亂了…

    一個貪財的王后,一個炫富的王上,這樣看起來,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當然,前提是忽視某獸的種族…

    ——我是塵塵分割線——

    “主子,奴婢是老爺派過來幫助您的!奔饧毜穆曇繇懫,打破了琴芳宮持續已久的沉寂。

    自從王嫣然被禁足以來,琴芳宮就不曾熱鬧過。

    直到今日早朝,王上進口解禁,王安上下打點之后,將她送了進來。

    身穿粉色宮裝的少女,一臉諂媚的跪在王嫣然腳下。一雙上翹的杏眼中,寫滿了精明。

    這名少女叫環兒,是從小跟王嫣然一塊長大的,也是王安精心調教出來,侍候他女兒的丫鬟。

    王嫣然面無表情的坐在楠木金絲靠背長椅上,一身金色彩云鸞袍,云鬢高旋,朱唇如血,眉眼似畫,只是臉色有些蒼白。

    不過想來也是,這被禁足的娘娘,哪個能好過。

    宮里就是這樣,拜高踩低,跟紅頂白。

    你過什么樣的日子,受什么樣的待遇,都取決于王上的態度。

    一雙眼睛微微向地上跪著的女子飄去,略帶煩躁的說道:“環兒,在本宮這里,你就不用多禮了,起來吧!

    “環兒謝過主子!

    在古代就是這樣,尊卑有序。

    就算主子對你再好,奴婢終究是奴婢,都不能忘了自個兒的本分。

    否則,你哪天死的都不知道。

    環兒蓮步輕移,一臉笑意的踱到了王嫣然身邊。

    順手拿起梳妝臺上的楠木梳子,動作輕柔的為她梳理發髻。

    “主子,您就別傷心了。王上既然已經寬恕了您,就表示您又有機會了。老爺之所以讓奴婢過來,就是為了幫助主子,早日奪得王上的歡心!

    “環兒,王上根本不喜美色,無從下手!蓖蹑倘荒樕怀,略帶氣憤的說道。

    一提起王上,她就情不自禁的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事兒。

    那只該死的小畜生,讓她堂堂天澤第一美人,成了宮里的笑柄。

    雖然那些宮女小斯當面不敢言,可是背地里都在嘲笑她臉上被寫“賤人”的事兒。

    想到這里,白皙的五指不禁收攏,未染丹寇的指甲幾乎鑲進肉里。

    聞言環兒狹長的杏眼里劃過一抹陰郁,嘴角詭異一笑,俯身在她耳側。

    “主子莫急,環兒有個好辦法!彪S即,將手伸到了胸口,拿出一個用紅布塞著口兒的小瓶子。

    “主子,這是奴婢進宮之前,特意從府里帶過來的‘花開’!

    一聽到“花開”兩個字,王嫣然眸光一亮,頓時直起了身子。

    一雙狐貍眼一瞇,與環兒相視一笑。

    都是猥瑣的人,自然能不謀而合。

    不用直言,也懂得其中的意思。

    “環兒,還好有你在本宮身邊,不然本宮連個商量的人都沒有!

    王嫣然笑的虛偽,伸手,脫下手腕上成色上等的玉鐲。然后將環兒的手拉過來,戴到了她手上。

    看著手腕上的鐲子,環兒立刻跪在地上,眉梢一挑,嘴角輕笑道:“環兒謝主子賞賜,為主子辦事盡心盡力,是環兒的職責。能為主子辦事兒,也是環兒的榮幸!

    “環兒,你從小跟本宮一塊兒長大,本宮早就拿你當成親妹妹了,跟本宮還這么客氣!崩h兒的手,輕扣著她的手背,臉上盡是和善。

    下一刻,臉上的笑意逐漸褪去,語氣染上了哀怨和憤恨。

    “環兒,其實本宮在這宮里也不開心。那晚的事兒,你也應該聽下人說了吧,本宮...本宮恨!”

    最后一句,說的咬牙切齒。

    那一晚,是她王嫣然這一輩子抹不去的恥辱。

    “主子,奴婢知道。在奴婢進宮之前,老爺也吩咐了,讓奴婢找機會,幫助主子除掉那個小畜生!杯h兒聞言,立刻柔聲細語的開解道。

    “那環兒可有辦法?”

    杏眼一挑,緩緩地點了點頭,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見狀,王嫣然眸光一亮,立刻將跪著的環兒拉了起來,眼神有些急切的詢問道:“環兒有何計策,快說!

    “主子許是被王上氣昏頭了,莫非主子忘了,這宮里可以依靠的,除了王上,還有一位!”

    “環兒是說——太后!”

    “恩,就是太后。主子您想啊,太后辛辛苦苦養育了王上十幾年,好不容易王上登上了帝位,怎么太后怎么可能不著急抱孫子呢!闭f到這里,環兒的眼神愈發的陰毒了,“就算王上的說法讓文武大臣,天下百姓都同意了,可是太后哪里,怎么能接受一個畜生做王后。退一萬步講,就算太后接受了,她也回為了子嗣考慮,偏向主子的。到時候,有了太后的支持,主子還擔心沒有機會嗎!

    “對啊,看來本宮果真是被氣昏頭了,竟然忘了還有太后這一枚重要的棋子。王上孝順,天下皆知。只要能讓那個小畜生惹得太后盛怒,它就好過不了!本宮就不信了,王上會為了那個小畜生,違抗太后的懿旨!”

    “而且,據奴婢所知,太后明日就會回宮!

    眸光一亮,一個計謀已然形成。

    “明日...”

    王嫣然緩緩揚起素手,手掌白皙,指甲未然丹寇色,清風拂過,卷起她鬢角一絲青絲,略帶蒼白的薄唇,斜斜的勾起一抹陰毒的笑容。一抹狠戾的光芒瞬間覆蓋了她墨色的眼眸。五指狠狠一抓,隨即冷笑了一聲。

    “呵...明日,就讓那個小畜生死無葬身之地!”

    ——我是塵塵分割線——

    日頭漸漸爬高了,消融了晨露留在沉木窗檐上的濕氣,留下了金色的光芒。

    華露池

    “王上,水放好了!卑滋煲簧戆咨珜m裝,從熱氣彌漫的之中走了出來。

    原本白皙的臉蛋,因為熱氣的關系,有些微微泛紅。搭配著他那雌雄難辨的面容,看上去別有韻味。

    某獸趴在帝弒天懷里,一雙眼神不懷好意的在白天和帝弒天之間快速轉換著。

    似乎,想要嗅出點奸情的味道。

    可是,木有!

    自始至終,帝弒天的臉色都是冷冰冰的,眸光沒有一絲變化。

    “你退下吧...”

    扯了扯嘴角,淡然的吐出這么一句。

    “是,王上!

    稀稀疏疏的腳步聲漸漸遠去,浴房里燃起了上好的檀香,香氣幽幽襲人,催人入睡。

    一手托著沒有什么重量的小東西,一手慢條斯理的解開了腰間的玉帶。

    修長筆直的腿一抬,淹沒在了水中。

    一進入水里,某獸就掙脫了那雙大手的禁錮,歡脫的游來游去。

    見它游的歡快,他也就由著它了。

    帝弒天輕倚著水池的邊,眼睛閉合著,縱使在水汽的熏陶下,冰冷臉頰也沒有絲毫的紅潤。

    雪白的上身裸露在外,好似上好的錦緞一般光滑,在柔和的燈光下,有著陶瓷般細膩的美感。一頭銀發部分飄在水上,部分散在胸前,顯得別樣的誘人。

    一動不動的閉著眼睛,似乎在假寐,呼吸平穩,悠然沉默,將男人少話時的魅惑勾畫的淋漓盡致。只有那濃密的睫毛不時的輕輕抖動,無聲的訴說著他的清醒。

    妖孽,這男人就是一個只活脫脫的妖孽。

    某獸不時偷窺后,心里發表著感慨。

    帝弒天自然也察覺到了那淺淺淡淡的窺視,嘴角淺笑。

    這小東西不僅貪財,而且好色。

    不過,這兩樣,似乎他都具備了呢。

    第一次,這是帝弒天第一次覺得,長得絕美也挺好。

    最起碼,能勾著那小東西的眼睛。

    不過,他更想勾著它的心...

    “小東西,明日,母后要回來了!

    某獸正在愜意的欣賞美人,突然聽到這么一句。

    蝦米?

    母后要回來了!

    某獸神情一愣,隨即回過神來。

    回來就回來吧,干嘛跟它說。

    而且,什么叫“母后要回來了”。

    拜托,那是他母后,不是它母后好不?

    說的那么親熱,好像他們很熟似的,切...

    某獸不以為然,對著帝弒天翻了一個白眼,繼續歡快的游泳。

    下一刻,腦子一亮,忽然想到了什么,身子瞬間僵硬了。

    母后?

    母后!

    偶滴神啊,那個...貌似...好像...可能大概,它現在是王后吧。

    好吧,不是好像,是肯定。

    那么那個母后,也就是它婆婆了…

    想到這里,某獸嘴角止不住的抽搐。

    老話說得好,“丑媳婦總要見公婆”,可問題是,它如今這體型怎么見!

    難不成它要揮著尾巴告訴她:偶是你兒媳婦,而且偶不是人!

    那啥,為毛這話聽起來怪怪的。

    可是,太后是天天的媽媽,天天一定很聽媽媽的話。

    而它,如今還要倚靠這天天撈銀子,所以絕壁不能惹火太后…

    它可不會愚蠢的去思考,婆婆和媳婦掉河里先救誰的問題。

    先別說它還算不上人家媳婦,貌似它現在連人都算不上,囧!

    經過一番激烈的思想斗爭之后,某獸終于意識到了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嘴巴一撇,爪子在眼上一抹,一個眼淚汪汪的形象成功的塑造了出來。

    四只爪子撥弄著水波,游到了帝弒天身前。

    濡潤的小腦袋瓜兒在帝弒天胸口蹭了蹭。

    天天,你要幫銀家。

    三十六計,撒嬌為上上計。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它已經發現了。

    撒嬌服軟這招兒,對帝弒天那是相當管用。

    察覺到胸口的觸碰,帝弒天緩緩著直起了身子,丹鳳眼優雅的展開,對它微微一笑,隨即說道:“怎么,你也有害怕的時候啊!

    切,銀家才不是害怕,銀家是想討好太后!

    俗話說得好,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況且它如今身處王宮,更加要小心翼翼。

    要是得罪了太后,以后能有好果子吃嗎…

    所以,當務之急,它必須先下手為強。

    只要得到太后的歡心,再加上帝弒天的庇護,以后在這宮里,還不得橫著走啊。

    而且,它在電視里看過,貌似太后也有很多寶貝來著。

    只要它能把太后哄高興了,銀子還不是大大滴有。

    想著想著,某獸的口水都流下來了。

    由于某獸適才為了撒嬌,所以此刻腦袋還靠在他胸口上。

    所以,很不幸的,某帝第一次沾上了口水。

    許是不太習慣,身子微微僵硬了一下。

    等到某獸反應過來,已經晚了。

    看著帝弒天僵硬的胸膛上銀絲繚繞,某獸不停的在心里畫圈圈。

    嚶嚶嚶,這下這男人又該生氣了。

    說不定,還會反悔,收回答應給它的十顆珍珠。

    某獸腦海里突然出現了一副這樣的畫面,大堆大堆的銀子在一瞬間都長出了翅膀。撲騰撲騰,然后飛走了…

    偶滴銀子~

    然而下一刻,略帶薄繭的拇指伸過來,拂去了它嘴角來不及拭去的口水,低低的喃呢了一句“看你,多大了還流口水,臟死了…”

    不是訓斥,更似溫情。

    這意料之外的發展,一時間讓某獸的腦子有些轉不過彎兒來。

    他不是應該生氣嗎?

    不是應該很氣憤的把自己丟出去嗎?

    這劇情跟它想象的完全不一樣,脫節了有木有。

    “好了,不用擔心,孤會幫你的。不管母后喜不喜歡你,孤都會護著你!”

    略帶沙啞的聲音里,流露著明明滅滅的不可一世。

    他說了,會護著它。

    他說了,它就信。

    倏爾抬頭,帝弒天英俊的五官映入眼簾,有一部分隱匿在那些白色的煙霧之中,臉上的表情看不分明,卻愈發的顯得高深莫測。

    這個男人,真是完美的無可挑剔。

    如果它是個女子,嫁給他貌似也不錯。

    該死的,它在想些什么東西。

    某獸猛地搖了搖頭,拼命的將適才那荒唐的想法擠出腦海。

    它不能這樣迷失自己,先不說它現在是獸,即使是人,也不能輕易愛上男人。

    呵,愛情那玩意,都是騙人的。

    它不是有師傅這個前車之鑒嗎。

    所以,別幻想愛情,因為那只是妄想而已…

    在某獸神游之際,帝弒天已然起身,幫它烘干了毛發。

    時間緩緩而過,空氣里靜謐恬淡,只聽得到潺潺的水聲持續不斷的響著

    “小東西?”

    察覺到它的失神,帝弒天試探性的叫了一聲。

    恩恩,銀家在呢。

    某獸猛然回神,對上了那雙墨眸。

    “想什么呢?那么入神!钡统恋纳ひ,格外的動聽。就好似一顆石子扔進了幽深的湖面一般,咚的一聲砸了進去,濺起了絲絲水花,向周圍一圈一圈的漣漪著。

    想著怎么才能別被你迷惑了。

    當然,這句某獸只是心里說的。

    “吱吱吱”銀家明天想去迎接太后。

    某獸一邊“吱吱吱”的叫喚,一邊比劃著。

    “你想要迎接太后!”

    恩恩,對滴。

    雖然它也木有把握,太后會喜歡一個獸獸王后,不過總的努力一下吧。

    而且,撒嬌上面滴,它最拿手了。

    不過,這個男人會讓它去嗎…

    萬一太后的心臟脆弱一點兒,會不會一時難以接受小獸做王后這個事情,當場暈過去呀…

    想到這里,某獸一臉無辜的伸起兩只爪子,在胸前對點。

    似乎帝弒天也感覺到了這小東西的擔心,伸出食指刮了一下它尖聳的鼻子。

    “好了,別想太多,孤準了!

    準了?

    準了!

    他竟然什么都不問,什么都不擔心,就準了!

    有時候,它真的看不懂這個男人。

    不過,它卻清楚,這種無條件的寵溺,在一點點的擊碎它的防線,侵占它的領土。

    這個男人就像毒藥,一旦沾上了,就會讓人失掉本性。

    它真的擔心有一天,會不可自拔的迷戀上這個男人。

    ——我是塵塵分割線——

    夜,無聲的流淌著。

    偌大的王宮,一片寂靜,除了盤龍殿。

    某獸在得到給太后接駕的允許之后,就召集了一大批宮女太監開始忙活,準備接駕事宜。

    于是乎,一向噤若寒蟬的盤龍殿,奇跡般的沸騰了起來。

    燈結彩,琴瑟和鳴。

    殿里殿外,都忙的不可開交。

    某獸知道帝弒天喜歡安靜,本來想帶著這些宮女去偏殿的。

    可是帝弒天怎么都不同意,而且還不準它離開他的視線之內。

    最后沒有辦法,某獸只能把威嚴壯麗滴盤龍殿,當成了它暫時的工作室。

    某獸忙活了一個晚上,直到夜深了才結束。

    唔~

    累死獸鳥。

    某獸晃晃悠悠,晃晃悠悠的爬到了龍榻上。

    然后“彭”的一聲徑直倒下。四爪朝天,一動不動。

    身子縮水真不好,做起事兒來多煩惱。

    不過畫個圖紙而已,就把它累的跟死豬似的,嚶嚶嚶,傷不起有木有!

    “累了就睡吧!”

    帝弒天神情專注的批閱著奏折,頭也不抬,低沉的嗓音卻是篤定的口吻。

    今晚,這小東西應該累壞了。

    “吱吱吱”累,灰常累。這么晚了你怎么還不睡?

    某獸說罷,艱難的將它圓滾滾的身子往邊上挪了挪,然后指了指床榻。

    意思很明顯,讓帝弒天也睡覺。

    天天熬夜對身體不好,這么大的人了,連這個都不知道,真素滴。

    “你先睡吧!贝笫帜闷鹄呛,一臉嚴肅的批閱著,還是沒有抬起頭,卻又好像有讀心術似的,能讀懂它的意思。

    不要,你不睡銀家也不睡,討厭。

    某獸脾氣也上來了,肥嘟嘟的身子一滾,站了起來,一副決不妥協的樣子。

    其實某獸也沒有察覺到,每次它和帝弒天呆在一起,總是有些孩子氣,有些依賴感,有些不像它自己。

    握著狼嚎的手一頓,隨即將筆放在了一邊。

    抬頭,看看天色,已經快凌晨了。

    自從他登基以來,有多少個夜晚不眠不休。

    如今,卻感覺到了疲倦。

    呵,習慣是個可怕的東西。

    這小東西才來多久,他就習慣了。

    很少晚睡,更別提通宵不眠。

    起身,動作優雅的踱到榻邊。

    “好了,孤陪你一塊兒睡!

    這小東西,明明就困得要死竟然還硬撐著,真拿它沒辦法。

    略帶無奈的搖了搖頭,大手伸過去,輕撫了幾下這小東西柔順的毛發,拿起被子的一角,給它蓋在身上。

    而后,慢條斯理的解開玉帶,退去外袍…

    感覺身旁下陷了一塊兒,某獸才沉沉的睡去…

    ------題外話------

    首更哦,妹紙們給力點,看在塵塵爪子殘還碼了這么多字的份上,票票,禮物砸過來吧。

    明天繼續萬更與否,取決于乃們哦o(n_n)o~

    大家一定要堅信,神馬都是可以砸出來滴~(^_^)~

    ╭(╯3╰)╮群么么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