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戰血淋漓

    廣成子所開辟出來的洞府,頭頂一片混沌,受番天印接引,劇烈吞吐,似乎溝通著另一方天地。? ??一看書W W?W?·1 K?A?NSHU·CC

    然而,眼前番天印沒有絲毫的反應,許道顏并不打算在這里繼續停留。

    身上有初代陶罐的他,知道這種造化需要讓古寶本身自己擇主,并且在這階段精讀了《自然經》的他,明白天地道法,順其自然的道理。

    如果番天印能夠是自己的,那自然會是自己的,如果不是,自然就不是。

    許道顏帶著華言雪走出了這一空間,身后那一塊巨石黑洞依舊,如果以后有機會的話,在自己修為更加深厚之時,他希望自己還能夠有機緣進入此地。

    就在他準備帶著華言雪離開的時候,在洞天內的那懸空的番天印將那翻滾的混沌之氣盡數吞噬得一干二凈,使得那一片空間化為黑暗,似乎關閉了一道門戶。

    它動了,一道劇烈的波動沖擊而出,離開了這處洞府。

    剛剛要離開的許道顏心中一驚,回過身去,發現番天印竟然自己追出來了,它靜而不言,就這般來到許道顏的跟前。

    他散發出《自然經》的意念,只見其緩緩地落在自己的手中,廣成子所開辟的這一空間,僅有番天印與《自然經》。

    然而對于許道顏來講,這已經足夠了。

    他輕撫著手中的番天印,感受著底部番天二字,心神受到劇烈的沖擊,這是來自魂魄本源上的震撼。

    此物一點都不亞于初代古寶,并且許道顏深知,以自己如今的實力,根本無法發揮出其實力千萬分之一。

    但是此物依舊可以作為自己的殺手锏,蓄勢一擊,拼盡全力。

    像一些古寶都可以因人而異,施展出其境界最大的威能,像番天印這種至寶就更不必多說,只不過是威力大小的問題而已。 ?壹?看書 W?W?W?·1?K?A?N?S?HU·CC

    番天印主鎮壓,打殺。

    異常的純粹,可破盡天地萬法。

    這是其本質上的純粹力量。

    “沒有想到番天印竟然會自主追出來?為什么?快快滴血使其認主!比A言雪感到很詫異,看向他。

    “我也不明白,也許以后當我有資格與藏于深處的器靈交談的時候,才會知道是什么原因吧!痹S道顏聳了聳肩,他引自己的生命精血滴在番天印之上,冥冥之中,與之產生一縷維系。

    “它承認了!”華言雪見番天印沒有絲毫的抵觸,氣息溫和。

    許道顏不停地引入自身的五大圣帝道,除此之外還有自身的精血,一路上不停地對番天印進行祭煉。

    如今渾身上下,氣血雄渾,力量磅礴,源源不斷,一點一滴祭煉番天印并不是什么難事。

    他一邊祭煉,與華言雪一邊漫無目的的行走,一路上許道顏微微蹙眉,沉聲道:“我覺得進入此地的人一下子變多了!

    “想必外界也知道,慈航道尊,廣成道尊的傳承造化相繼出世,故而他們想要進來搏一把,也是正常!比A言雪并沒有怎么在意。

    許道顏的月眼陽眸得到不小的提升,他一番查探,盡量避免與一些強大的存在碰到,都會施展一些術法,遮蔽他與是華言雪的氣息規避過去。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自己得到廣成道尊的造化,可想而知會招引來多少強者的覬覦,如今還是要以祭煉番天印為主,在危機時刻,可以給敵人致命一擊。

    兩個人漫無目的的行走,無時不刻所降臨下來的遭劫,以及隨時都會襲擊他們的異獸,以及許道顏取出墨牌,有意無意間往吳小白他們所在的方向去靠近。

    能夠得到廣成道尊的造化,他已是心滿意足,根本不敢有其他的奢望了,所以也想看看吳小白他們那邊進行得如何。?一看書 ?W?W?W?·1?K?A?N?S書H?U·CC

    但他又不急著與之見面,就慢慢行走了。

    吳小白,蘇驚圣,小天師,素問,吳敵五人一路上遭受到諸多強者的攻伐,如今五人身上處處盡是傷痕。

    然而素問在醫術上高超絕倫,除此之外,眾人身上皆有修復自身傷勢的寶貴丹藥,故而支撐了數月之久。

    這些時間以來,他們經歷了無數次生死,唯有吳小白一人穩如泰山,他就像眾人的救命稻草,每每在關鍵的時刻,以萬竅石圣的身軀為他人擋住致命的攻伐,然而這對他的副魂卻是有極大的負擔。

    蘇驚圣身上的戰甲破碎,渾身是血,然而她卻越戰越勇,殺力越發的可怖,自其身體上的血液似火焰一般,熊熊燃燒,衍化成大片的血霧,激發眾人的戰意,這就是《刑天巫訣》的可怖之處。

    一開始,并不是實力的巔峰,而是戰到瀕死之時,一往無前,向死而生才是他們戰力的巔峰,不少隱藏在暗中,準備進行襲殺的人都感到心驚肉跳,不敢妄動。

    吳敵則是連連咳血,手持初代裹尸旗一路破碎無數強者的肉身,有他在,讓在場的人都有種主心骨,對戰起來非常有節奏,收發自如,并且都能夠在第一時間,戰術得到最完美的調整。

    素問則是居中策應,然而她的肉身之可怖,貼身搏殺的手段之驚人,讓小天師都感到深深的詫異。

    因為有人想要殺死素問,因為她的施針加持結果太強了,除此之外,也能夠在短時間內用醫家的術法為眾人迅速修復傷勢。

    明明他們四個人都只在神游社稷之境,但是想要殺死卻這般困難,當然這跟大部分人受到昆侖密境的劫罰有不小的關系,大部分都要調動**成的力量來守護自身,只能夠發揮出一二成的力量。

    但他們勝在人多,并且隱藏于暗中。

    小天師手持通天劍陣幡,他的戰力在這幾個月以來,得到最好的詮釋。

    在三清道教之中,屬截教戰力絕頂,有些人還不相信,包括三大教主之中,通天教主殺力為最。

    如今看到小天師的表現,許多人都相信了,這種攻伐實在太霸道了,自其周身藏有暗劍,肉眼難分辨,然而卻威力巨大。

    每一刺,每一斬都可以斷絕他人無窮生機,這段時間,死去的那些圣帝境強者有六成都是死在小天師的手里。

    近乎全部都是粉身碎骨,尸骨無存,魂飛魄散,沒有留絲毫的余地,當然這也跟他境界在掌中觀紋有不小的關系。

    如今處處暗藏危機,不管是蘇驚圣還是吳敵他們都不敢輕易突破自己的境界,生怕出現什么意外,現也只有拼死相抗了。

    小天師的殺氣極重,吸引更多的人來,甚至還有至尊圣帝之境,因為他們認為小天師有資格讓他們出手。

    通天教主的傳承實在太過可怕了,這等殺力若能夠為他們所用,不知道有多好,甚至一些老一輩人準備不要臉一回,能夠奪取造化之好。

    可是此地太過危險,他們無時不刻都要抵御著遭劫的攻伐,并且在場有諸多至尊圣帝都在彼此牽制。

    畢竟通天教主的傳承只有一個,而他們都想要。

    至少在這些至尊圣帝的人物看來,小天師雖強,但境界差距太遠,不是他們的對手,一念一世界與自成境界根本不是一個概念。

    所以,眼下小天師一行人,在他們眼中只是獵物而已,真正的對手是在周圍的那些至尊圣帝。

    然而那些自成世界,或是掌中觀紋,神游社稷的圣帝境強者并沒有幾個能夠看得明白這些至尊圣帝,有的甚至都還沒有發現。

    這些時日,他們幾個人幾乎都是在高度壓迫之下,進行反擊,不知道這些至尊圣帝會在什么時候出手,小天師異常的戒備,興許在自成世界他還能夠與之抗衡,畢竟截教的傳承非同小可。

    但要是到了一念一世界的,很多東西就變得很難說了,他一開始也沒有想到這些老一輩人竟然敢這般不要臉。

    不過他來自于太平起源,于永恒神庭太平天,非常的強大,自古以來,太平無事,異常的穩定。

    小天師乃是太平起源的人,無論如何,那些身在鴻蒙起源的至尊圣帝都會力保他,蘇驚圣,吳敵,吳小白他們的身份哪一個又是吃素的?

    但局勢混亂,如今很多東西都沒有浮出水面,誰也不敢保證自己可以安然無恙。

    “你們不覺得丟人嗎?”小天師睥睨四方,他如今已經殺出了真火,就連至尊圣帝境的存在都打他的主意:“你們一群老梆子躲在暗底里看什么?有本事出手啊,我截教傳承如果有那么好得到的話,還輪得到你們嗎?”

    小天師剛從蓬萊島走出來,截教的水有多深,在這昆侖密境哪怕是至尊圣帝實力都受到很大的限制,誰都不會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險。

    面對小天師的質問,這些老一輩人都是不吭氣的。

    幾乎在同一時間,上百名實力在神游社稷以及掌中觀紋的強者將他們包圍,要知道磨了這幾個月,如今五個人一身戰血,皆帶著傷勢。

    他們自信只要聯合起來,要將他們五個一起除掉,自然不成問題。

    “只要你們將自己身上所得的傳承交出來,保你們不死!逼渲幸幻凶,來自域外起源,他掩蓋住自己的身份,威嚇道。

    “是嗎?倒要看看你們有沒有那個本事!毙√鞄焺γ家惶,只見那來自域外起源,實力在神游社稷的男子身體自中分成兩半,凌厲的劍氣彌漫四方。

    “敬酒不吃,吃罰酒,殺!”看到這一幕,誰都知道,這些得到初代古寶的少年圣帝自然是不可能投降的,只能夠用實力說話了。

    在昆侖密境內爭奪造化,殺死他們,不管用什么樣的手段,哪怕九州神朝也沒什么話講!

    大戰一觸即發。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