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52章 朱開泰

    第二天中午的時候,江城的晴川大酒店住進來了一對父子。

    父親大概40多歲,身材有些發福,但是能夠依然顯得高大。

    啤酒肚白襯衫腰間扎著牛皮的毛帶,下邊穿了一身灰色的西褲。

    的確良材質的白襯衫下擺全都塞到褲子里面,扎的是嚴嚴實實,很有當下的風格。

    在他的左側腋下夾著一個黑色的皮包,右手則托著一個大哥大。

    看到造型看到氣勢,不是托塔天王,確實是當下最成功的大老板才有的打扮。

    畢竟這大哥大可是一兩萬塊錢,有門路才能拿到手的東西。

    拿出來那絕對是回頭率杠杠的,效果比后世的超跑還要牛上幾分。

    反正如果這造型讓張東升看到的話,他絕對會有些懷疑,那個大哥大都有二斤了,您老就這么托著,體格子不錯呀。

    在他旁邊跟著的是他的兒子,不用問,肯定是親生的。

    無論是長相還是身材,都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只不過更顯得年輕稚嫩了些,大概20多歲的樣子,臉上戴著一副金絲眼鏡,比他爹多了幾分文化氣息,少了幾分事故油滑。

    “爸,那張東升究竟把咱們都請過來干什么呀說起來咱們的游戲機可還是仿的人家的,不會是要秋后算賬了吧”

    聽到自家兒子的話,朱開泰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你這個慫小子,咋么說話呢什么叫做仿的人家的咱們自己生產的,那就是咱的

    誰知道那小子把咱們叫過來干什么呀不是還有其他幾家呢嗎到時候再看”

    說起來,朱開泰原本是鳳城的一個服裝廠的小老板。

    雖然說規模不大,效益不高,但是生活卻也非常的不錯。這不把自家兒子都供著上了大學,現如今畢業了。

    而兒子朱鵬月大學畢業回來,給老朱的第一個建議就是把原本的廠子關了,生產游戲機。

    本來這個決定,家里家外的所有人全都不理解。畢竟在他們看來,老朱開的服裝廠效益是非常的不錯的,眼下忽然就要關了實在是自己作死。

    暗地里沒少說朱鵬月是嘴上沒毛,辦事不牢。

    可偏偏當爹的就信這個寶貝兒子,聽到兒子的話,二話沒說直接就關了原本的服裝廠,又拿出了家里的積蓄,可以說是傾家蕩產的置辦了兩條生產線。

    這游戲機工廠就算拉扯起來了。

    兒子本身就是學電子電路的,所以在嘗試了幾次沒能成功之后,也就放棄了仿制旭日升游戲的打算,而是自己寫了一個新的游戲。

    簡單、枯燥的小游戲,就是一個人站在原地不能動,手里拿把槍射殺不斷出現的敵人和怪物。

    而隨著射殺的不斷增多,獲得的金幣還可以繼續購買更好的槍械和武器。

    到后期,飛機坦克大炮全都能有。

    游戲的名字就叫做防守第一線,雖然說老朱不知道這游戲制作的如何,但是至少他玩的是挺開心的。

    對自家兒子也就更有信心了

    果然,沒過多長時間,市場的回饋,就足以證明他是對的

    他們神龍游戲徹底的火了,至少在旭日升的江湖還沒有太過侵占東北的時候,已經搶先的占領了市場。

    也正是這段時間,讓他真正的明白了什么叫做富有,什么叫做賺錢

    可以說這短短幾個月時間賺的錢,是他開服裝廠這十幾年都沒賺到過的。

    而周圍那些原本說風涼話的家伙,一個個的也是迅速的改口。

    “我就說嘛,老朱家那大小子是個能成事兒的人家那是大學生,文曲星下凡,一般人能考上大學嗎

    之前和你說,你們還不信怎么樣現在人家掙錢了吧”

    老朱也是徹底的開心了起來,逢人便和人家炫耀自己的兒子。

    更是忍痛花了2萬多塊買了個最貴的大哥大,成天托在手上。

    只不過像他這樣的顯擺,卻沒有人笑話他,更多的只是羨慕。

    畢竟對于現在這些人來講,你要是買個大哥大不托在手上拿著,成天放在家里或者扔在包里,那才叫不正常呢。

    眼下和兒子一起來了晴川大酒店,看著這種星級酒店的配置,心中不由得暗暗咋舌。

    貴真他娘的貴

    好在這次出門兒,無論是住宿還是吃飯都有旭日升的人給報銷了,否則的話,他絕對不會選擇這樣的酒店的。

    原本老朱還想著闊氣一把,直接自己結賬不需要人家出錢。

    出門在外不能讓人家看扁了不是

    只不過在打聽了這酒店的價格之后,他硬是沒闊氣起來。

    而在酒店之中,老朱也遇到了其他幾個公司過來的代表。

    能夠盯上游戲這一塊的,沒什么實力高強的大公司。全都是一些簡單的小廠子,畢竟本身這也不是什么大產業。

    在進入這個圈子之前,誰也沒有想到利潤會如此的驚人。

    只不過讓老朱有些驚訝的是在這幾家廠子里,五星竟然是一家國企廠

    這實在是有些意外,只能感嘆現如今這個大環境,就算是國企想要生存也依然不容易。

    在完成本職任務的同時,還需要進行開源節流,否則的話之前的彩管公司就是最好的榜樣了。

    幾個人湊在了一起,彼此商量了一下,全都摸不著頭腦,不知道張東升把他們聚在這干什么。

    本身這些人算是競爭對手,而且是這個圈子里最有力的競爭對手。

    所以見面之后,雖然說一團和氣,但是彼此間卻也沒有太過深交。

    第2天早上8點多,老朱帶著小朱吃了早飯,來到了酒店頂層的一間小會議室里。

    而其他幾位,也差不多都在這個時候先后到達了,只剩下這次會議的主持人張東升還沒有到。

    當然了,時間定的是9:00,還有不少的空閑。

    只不過左右沒什么事情,大家伙就全都提前到了。

    本身老朱是一個性格外向的人,和誰都能夠聊上兩句,不一會兒的功夫就把氣氛聊得火熱。

    雖然說算不上有太多的交情,但是至少明面上大家都關系不錯。

    而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間會議室里靜了下來,門外走進來了一個年輕人,一個有些年輕的過分的年輕人。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