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決斗禮!

    第十三章決斗禮!

    “怎么,叔公還有事嗎?”秦虎走了兩步,卻見吳山站在原處回頭張望,不由有些疑惑,便出聲問道。

    吳山盯著秦虎,面容嚴肅地指著里面:“那三條四星水蛇,都被你殺了?”

    秦虎點了點頭:“叔公看我一身的傷就知道結果了,說真的,我差點就死掉了,若不是我聰明點,一條一條地引出來,我是不可能有這個能力獨自面對三條四星星獸的!

    “那也了不得了!眳巧讲挥筛锌,“說實話,你讓我很驚訝,當初宗門決定懲罰你的時候,我若堅持到底的話,還是可以保下你的,我之所以沒有這么做,歸根到底就是存著一點私心,當年,當年我也曾像你一樣,把地窟當成了修煉的場所,只不過,我沒有膽子這么大,我是在成為內宗弟子后,才來的這里,F在看到你,我突然想起了你的爺爺,你和他真的很想,但,這正是我擔心的!

    秦虎疑惑,從打記事起,他就沒有見過爺爺,但卻了解爺爺的很多東西:“爺爺不是被喻為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嗎?怎么會像我一樣?”

    吳山搖頭,認真地說:“老輩的事情,你父親怎么可能會全部告訴你,你爺爺是天才不假,他像你這個年紀的時候,星之力已經達到王星境第九重,只要他成功突破宗星境,就會成為江成國少年第一高手!眳巧娇粗鼗,“你應該知道,江成國每二年舉辦一次的十大公子的比武大賽吧?”

    秦虎嗯了一聲,十大公子比武大會是江成國的盛會,是為了給年青人一個展示自我的平臺而設立的,只要能夠在比武大會上嶄露頭角,其前途可以說是光明遠大的。

    上一界的冠軍慕容山如今已經成為江成國國主的駙馬爺,榜眼和探花更是凃命于皇家衛隊,執掌一個師團。真的可以說是一飛沖天。而且十大公子比武大會為了公平起見,只有未滿二十三歲的年青子弟才可以參賽。

    “當初我和你爺爺就是在比武大會上認識的,我還記得那個時候,你爺爺力壓群雄,一躍成為那一界的第一名,風頭一時無量,而你秦家在你爺爺的時代,也輝煌一時,秦家甚至可以說那個時候的十大家族之中,隱隱已經成為了領袖般的人物,但之后,你的爺爺,我的結拜大哥,在代表江成國,和鐵鷹國同樣被喻為天才少年的白光進行了一場比試,在比試中,你爺爺被打得吐了血,原本以為這件事情到此為止了,可是沒想到,事后你爺爺發現,他竟然中了一種很奇怪的毒藥,試過了無數的方法,都無法解除,逼不得已,你爺爺只好對外宣稱,閉關修煉,其目的就是為了尋找解除毒藥的方法!闭f到這兒,吳山看著秦虎,“知道為什么我要跟你說這么多,看似無關緊要的廢話嗎?”

    吳山見秦虎搖頭,嘆息一聲:“一年后,大哥出關,并且成功突破了王星境,那個時候,你爺爺還不到二十歲,二十歲成為星宗的,在江成國中,只有三千宗的宗主天心一個,之后又多了一個你的爺爺,要知道,王星境第九重和宗星境,看似只差了一重,但大多數的人終其一生都無法突破,可你爺爺只用一年便突破了,我們這些和你爺爺親近的人,自然是高興了,同時,也以為他身上的毒已經解除了,可事實卻并非如此,大哥他只是找到了一種奇特的方法,把毒逼到了經脈的一角。

    在之后的二十年,天心越來越強,而大哥卻止步不前,始終停留在星宗的境界,這應該就是把毒藥逼進經脈的后遺癥吧,之后在大哥四十的歲的時候,便在一次練功時,吐血不止,再也沒有醒過來,這件事情,除了我之外,就只有你的父親和你二叔知道,其它人都不知道詳細的情況,只以為,他是練功時出了叉子才身亡的!

    秦虎緊皺眉頭:“叔公是想告訴我,鐵公國的白光是我們秦家的仇人?”

    吳山搖頭:“不,我是想告訴你,修煉是一條極其漫長的路,來不得任何的拔苗助長,當初你的爺爺就是因為,太過心急,才留下了禍根,如果他當初并不是把毒逼到了經脈里,而是再花些時間去尋找解毒之法的話,相信結果并不是這樣!

    秦虎看著吳山,現在他終于明白吳山跟他說了這么多的原因了:“叔公,你是認為,我之所以能夠殺掉那三條四星水蛇,是用了什么和爺爺一樣不得當的方法對嗎?”

    吳山沒有說話,但他的表情已經告訴了秦虎答案,吳山沉默了一會后說道:“任何可以短暫地讓自己變得強大的方法,都是以犧牲身體的健康為代價的,這一點,我從不懷疑!

    秦虎朝吳山恭敬地行了一禮:“叔公若不是真正的把我當成后輩,是不會這么關心我的,我心里清楚,但我也可以很認真地告訴叔公,殺掉三條四星獸,我憑的是真正的實力!闭f完,秦虎把手中的破天遞了過去。

    吳山皺了下眉頭,當他伸手去接破天時,只覺雙手一沉,竟然差點沒拿穩,要知道,吳山的星之力,可是已經到了地星境三重的程度,以他的力量,居然都差點沒拿穩,他如何不驚奇:“這是什么斧頭,怎么這么重?”

    吳山一臉的驚奇,雖然在之前的梅花大陣上,他和其它長老一樣,也看出了秦虎手中那把斧頭的怪異之處,但絕對沒有多想,畢竟以他的實力,根本沒有必要去關心一個人星境弟子所用的武器。

    “這把斧頭叫破天,是在一個偶然的機遇上得到的,重約五千斤!

    吳山吸了口氣,他驚訝不是因為斧頭的重量,五千斤的武器能揮動起來的大有人在,只要星之力達到王星境第五重,都可以舉得起來,可問題是,秦虎是什么境界?人星境而已!

    “我現在相信你說的話了!眳巧桨迅^交還給秦虎。

    “好好地使用它吧,能夠得到一把難得的武器,是我們所有修煉的人都希望的,走吧,去挑武技去!

    出了地窟,沒走多久,便看到十幾個人站在前方,站在中間的那一個人,赫然便是外刀門的天才——楚朋。

    吳山看到有人檔住了去路,不由地皺了下眉頭:“楚朋,你們站在這里干什么,是不是想公然違抗門規?”

    “不敢!”楚朋一直都很傲氣,即使是面對吳山長老也是一副鼻孔朝天的模樣,事實上,他也有資格傲氣,楚朋的眼睛盯著秦虎,“我只知道,殺人償命,欠債還錢!

    “殺人償命?我倒要看看,你敢殺誰?”吳山怒極,嘿嘿一笑,“小子,別以為宋權長老看上了你,就可以橫著走,想囂張等進了內宗也不遲!

    楚朋一笑,說道:“長老誤會了,我是龍陽宗的弟子,宗門的門規我自然是不敢像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垃圾那樣違抗,可是,宗門卻沒禁止弟子之間相互的約戰吧?”說到這里,楚朋猛得撕下衣擺,丟到了秦虎的腳下,那是決斗禮中最狠的一種,是不死不休的象征。除非秦虎不接,否則一旦接下,就是連吳山也不能插手的。

    “敢接嗎,秦家的廢物!”楚朋看著秦虎,一臉的囂張和不屑,“當然,你也可以不接,只不過從今以后,你別想在龍陽宗抬起頭來!

    吳山的眉頭皺得更緊了:“楚朋,你堂堂的王星境的星之力,居然去挑戰一個人星境的秦虎,你也好意思?”

    “長老,這是我秦虎之間的事情,您老就不必多插嘴了,只要秦虎當著我們的面說一句,不接,我保證再也不為找他的事,怎么樣,我夠寬容了吧?”楚朋話音一落,他身后的那些人便開始嚷嚷起來。

    “秦家的廢話,怕死就別接了!

    “就是,別接了,反正你也打不過楚師弟,丟了命就不好了!

    “不就是被人叫作廢物嗎,總比被楚師弟殺成狗要強吧,至少還能活著!

    這些人你一言,我一語地,在那里刺著秦虎,吳山的臉越發的陰沉,但就像楚朋說的那樣,這個時候,他真的不能插手,否則就是壞了規矩了。

    秦虎一直都沒有說話,他就這么平靜地看著楚朋,看著他身后那些嘰嘰喳喳的家伙們,想到了以前在還在地球上的時候見到的那些小丑,這些人太像那些小丑了。

    卟齒!

    一時沒能忍住,秦虎笑出了聲來。

    楚朋的臉色很不好看,他咬著牙道:“這個時候,你居然還能笑出來,我真的不知道該佩服你的膽量,還是嘲笑你的無知!

    秦虎擺了擺手,打斷了楚朋:“行了,你說這么多的屁話,不就是想讓我接下這生死斗嗎,如你所愿!鼻鼗⑶辶饲迳ぷ,哈嗚一口痰吐在了地上的衣擺上面,“好了,我這就算接下來了吧?”

    楚朋大怒,臉脹得通紅,他一舉刀,指向秦虎:“好一個廢物,居然敢羞辱我,若不殺你,我楚朋誓不為人!

    “你不殺我,我也要殺你,就像那天,我殺李明宇一樣!

    “你要殺我?哈哈!”楚朋怒極反笑,“狗一樣的東西,居然敢大言不慚地說殺我,好,我等著你殺,一個月后,咱們演武場見!闭f完,楚朋便要離開。

    “等等!”秦虎出聲叫住了楚朋。

    本書紅薯網首發,請勿轉載!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