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奇怪的武技

    第十四章奇怪的武技

    楚朋回過頭,不屑地一笑:“怎么想反悔?晚了!除非你跪下來給我磕三個頭,并大叫三聲,你秦虎是個廢物,你們秦家上下皆是豬狗不如的廢物,我也許會考慮放過你!

    見楚朋辱及家人,秦虎眼中殺機頓現,他緊握著手中的斧頭:“再過幾個月,就是內宗選拔弟子的盛會,到時候,我們再當著大家的面,一決高下吧,這樣就算殺了你后,也不會有什么人借機懲罰我吧!

    “廢物,你是想拖延時間吧?”內宗大會還得好長一段時間,楚朋可等不了那么長的時間,他現在就想干掉這個廢物。

    秦虎一攤手:“反正,我該說的都說了,你要決斗,我來決定時間,這很公平,不是嗎?”

    “行,就讓你這個廢物再多活一段時間,你可要給我好好地保住小命,走!

    待楚朋等人離去,吳山有些責怪地看著秦虎:“你怎么這么唐突,難道你不知道,以你現在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這小子雖然傲氣,可他有傲的資本,這也是我能容他的原因,不說星之力,單是以武技而言,他使用的可是黃品級的武技!

    秦虎連忙陪笑:“叔公不要生氣,現在答都答應了,總不能反悔吧!

    吳山嘆息一聲:“事情都到這個地步了,還能怎么辦,只希望,你能選到一本好的武技,這樣的話,或許能拉近你們之間的距離!

    在吳山的帶領下,秦虎來到了通天塔。

    通天塔,是龍陽宗存放高品以上武技的地方,除了梅花大陣上獲得名次的弟子外,這里向來是內宗弟子的地盤。

    通天塔高四層,有二十米高,每上一層,武技的品階就越高。

    第一層是存放的大多數是高品以上,黃品低階以下武技的地方,由于得到了吳山的特令,秦虎可以來這里選擇一本黃品低階的武技。

    “雖然你可以挑選一本黃品低階的武技,但你必須要清楚,宗門的武技和家傳武傳還是有著本質上的區別,拿楚朋來說,他修練的《金刀鐵劃》是家傳武學,經過了家族數十代人的鉆研,很多經驗和技巧都會直接傳授給家族弟子,以楚朋在楚家的地位,一定受到了這方面的傳承,所以,千萬不要覺得大家現在用的都是黃品武技了就以為你和他的差距變小了,而且黃品武技也不是這么容易就能練成的,品級越高,武技就越是難練,這一點,你自己應該清楚!

    站在通天塔外,吳山對秦虎說道。

    “叔公,你不陪我進去嗎?”

    吳山敲了一下秦虎的腦袋:“武技給你提了半格,已經是我最大的權限了,你小子別貪心不足,F在,一切都只能靠你自己了!

    秦虎點了點頭,說道:“叔公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剛一進塔,秦虎就感受到一股迫人的氣息,迎面而來。

    放眼看去,一本本武技,擺在桌臺上。塔里雖然已經有了不少的人,但秦虎的到來,卻并沒有引起任何的注意,所有的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一本本的秘籍武技上面。

    繼續往里面走,秦虎就看到了一排排書柜,架子竟然不是木質而是玉石所做的。書柜共分十層,有拳法,劍法,刀法,腿法,還有輔助類的功法,比如可以提升速度的身法,步法,或者防御類的功法,比如金鐘功,御石功。

    因為有了吳山先前的許諾,秦虎首先來到了黃品武技區域,一本本地翻閱了起來。

    看了數十本后,秦虎從中挑出了三本。一本名叫《炎陽斧法》黃品低階,共十二式。一本名叫《山岳斧法》黃品低階,最后一本叫是門拳法,之所以把挑選出來則是因為這本武技的名子竟然叫《降龍十八掌》,秦虎甚至覺得這本武技是不是和自己一樣,從地球上穿越來的。不過,他看了之后,卻覺得此掌法非常的厲害。

    他是練斧的,按理說,應該一心一意地專修斧法,但秦虎對這本降龍十八掌倒是非常的喜歡。

    就在他猶豫一決的時候,他突然發現,在前方一排書架處,閃過一道黑色的光芒。

    “那是什么?”秦虎走了過去,那是一排擺放高品低階武技的書架,若不是秦虎剛才確信自己看到了那一抹黑色的光芒,他真的會以為自己是不是花了眼。

    走到剛才發光的地方,秦虎就看到了上面擺著一本名叫《斧典》的高品低階武技。

    便隨手翻閱了起來,這《斧典》招式只有一招,而且上面所記載的招式,并沒有讓秦虎覺得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難道真是自己眼花了?”秦虎放下了那本《斧典》,剛想離開,接著又看到了一股黑色的光芒從那本書中升騰出來,只停留了二三秒的功夫,便消失不見。

    秦虎睜大了眼睛,這一次,他確信真的沒有看錯,他重新拿起那本《斧典》,仔細地閱讀了起來。

    可閱讀了好幾遍,依舊覺得并沒有什么出彩的地方。比起風雷斧法,也僅僅只是強了一點,強得有限。

    “這到底怎么回事?”合上《斧典》,秦虎陷入了糾結,黃品武技雖好,可這本書既然能有發光的異像,想必肯定有什么不煩之處,但凡是都有萬一,萬一他真的只是普通的高品低階武技的話,那自己可就浪費了叔公送給他的這次機會。

    怎么辦,要不要賭一把?

    思考了良久,秦虎一咬牙,決定拼一把。

    秦虎放棄了黃品武技,他選擇了這本《《斧典》》

    “我正在看這本書,你搶過去是怎么回事?”

    就在這時,一陣爭吵吸引了眾人的目光,來通天塔挑選武技的人,恨不得把每一分每一秒都用上,誰會有那個閑心和別人吵架。

    秦虎本不想摻合這種事情,但聽到了這個熟悉的聲音,他連忙走了過去。

    “我就是搶了怎么著,難道這武技,你看了就是你的了?”一個黑衣少年正臉帶不屑地對面前的一人說道。

    “楊師兄,怎么回事?”和黑衣少年發生爭吵的是楊非凡,若非是他,秦虎根本不會來管這樣的閑事。

    “噢,是秦虎師弟,沒什么,我在這正在看這本武技,然后被他奪走了!睏罘欠舱f道。

    秦虎知道楊非凡的為人,他不是那種主動挑事的人,于是便對那黑衣少年拱了拱手道:“這位師兄……”

    “誰是你師兄,你區區一個外門弟子,也想做我趙浩然的師弟,做什么美夢呢,聽著,這本武技,我看上了,你給也得給,不給也……你干什么?”

    趙浩然正說著話,那邊秦虎已經從他手中奪過了武技。

    “什么干什么,先來后到,是最基本的做人道理!鼻鼗⒈緛硐牒煤玫卣f話的,可對方太過囂張跋扈了,你不給我臉,那我憑什么還給你臉?

    “嘿,現在的外門弟子都不得了了啊,連我們內宗都不放在眼里了!壁w浩然看著秦虎的模樣,氣不打一處來,他正欲再說什么,身邊的一個內宗弟子,望著秦虎突然說道,“你就是那個揚言要把諸河師兄從內宗十三大弟子的位子上面拉下來的秦虎?”

    “什么?”趙浩然聞言一驚,打量了一眼秦虎,指著他對那身邊的內宗弟子道,“王直,你看錯人了吧?這小子才人星境第九重,和諸河師兄差著十萬八千里呢,就憑他也想挑戰諸河師兄?”

    那名叫王直的弟子眉宇之間,頗為的冷漠,他道:“第九重是不假,可三個月前,外門開放梅花大陣的時候,這小子這僅僅是第六重,而且還憑借著第六重的星力逼退了諸陽師弟,之后還殺了比他高了二重星力的李明宇,李明宇是外門的那個天才少年楚朋的表哥!

    聽了王直的話,趙浩然驚訝了,又重新仔仔細細地打量著秦虎:“我還是不敢相信?除非他和我比過!闭f到這兒,趙浩然對秦虎道,“姓秦的小子,敢和我比一場嗎?”

    秦虎笑了起來,他道:“說來說句,還是要打,只是有一點我不明白,你們內宗弟子是不是都喜歡欺負比自己弱的人?那樣會讓你們覺得特別有成就感嗎?你現在王星境第五重,來和我這個王星境第九重的人,你也好意思?”

    趙浩然卻不以為意地笑了笑:“宗門弟子互相切磋,本來就是常有的事,哪還分什么誰欺負誰?更何況,這么多人都說你厲害,難道你怕了不成?”

    “你不必用激將法,我想跟你打,我不激我也會這么做,不想跟你打,你說再多也沒用,除非……”

    趙浩然本以為,秦虎已經準備拒絕他了,這時聽到還有轉折,連忙問道:“除非什么?“

    “除非你輸了之后,愿意把你的內宗弟子讓出來!鼻鼗⒌淖旖菗P起一彎好看的弧度,略帶調侃地看著趙浩然。

    趙浩然聽到秦虎的話,先是一呆,接著大怒,白晰的面孔,瞬間脹得通紅,可見他此刻心情的憤怒。

    趙浩指顫抖著手指,指著秦虎:“好,好一個秦虎,好一個秦虎……”

    秦虎看到趙浩然的模樣,不由地有些奇怪,這家伙怎么了,一旁的楊非凡搖了搖頭,嘆息一聲,對秦虎道:“內宗中的每一個弟子,都是從殘酷的淘汰大賽中選拔出來的,這些勝利者,有著自己的驕傲,你剛才的話,等同于羞辱他,這比殺了他還嚴重!

    本書紅薯網首發,請勿轉載!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