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秦家大院

    第二十章秦家大院

    李明沖聞言,先是一愣,接著哈哈大笑,他騎在馬上,整個人笑得像是快要抽了一樣:“他說讓我滾蛋……哈哈……他說別給自己招來殺身之禍……哈哈!彼哪切┫聦,也個個面露鄙夷地笑了起來,仿佛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樣。

    秦虎也呵呵地笑著,也不打斷他們,就這么看著李明沖在那兒笑。

    李明沖確實是很歡樂,沒瞧見他把眼淚都笑出來了嗎?李明沖踢了下馬肚子,駕著馬走了過來:“小子,我不管認識我也好,不認識我也好,就憑你剛才的那句話,你今天就把命給我留在這!闭f到這兒,李明沖頗為可惜的搖了搖頭,“真是可惜了,我好久沒有這么被人逗過了,說真的,我還真有點舍不得殺你!

    “既然你舍不得殺我,那這也好辦,騎著你的馬,帶著你的人,就當沒有來過這!

    李明沖又咯咯咯地笑了起來,他指著秦虎道:“小子,你是真傻還是假傻,我他馬的都要殺你了,你還在這給我東扯西扯?”

    秦虎搖頭,一臉的淡漠:“你殺不了我的!

    李明沖漸漸地收起了笑臉,瞅著秦虎道:“區區一個人星境第九重的玩意,我殺不了你?”

    秦虎掏了掏耳光,吹掉了手指上的耳屎:“區區一個王星境第二重的玩意,你真的殺不了我!”

    見秦虎如此的不敬,李明沖大怒,提著馬刀,揮頭就斬了下來。

    秦虎避也不避,迎著馬刀,直接倒提著破天,一記簡單的下劈,就朝李明沖招呼著。

    李明沖不屑的一笑,可是當他手中的馬刀與秦虎的斧頭撞擊在一起的時候,馬刀頓時便被震飛了,李明沖的虎口也被震的隱隱發麻。

    李明沖大驚,這時秦虎已經再提著破天攻了過來,又是一招直截了當的下劈,李明沖見狀,騎著馬直接沖了過來。

    “開山拳!”隨著李明沖的一聲怒吼,他的雙拳架起一層勁息,朝著秦虎攻來。

    不過可惜他還是晚了一步,五千多斤重的斧頭,砸在了他的雙臂上,李明沖頓時只覺得骨頭像是被扭斷了一樣,慘叫一聲,翻身落馬。

    這一次,秦虎沒有再繼續追擊,而是站在那兒,居高臨下地俯視著躺在地上的李明沖笑道:“我說過的,區區一個王星境第二重的玩意,你真的殺不了我的!

    李明沖丟了面子,惱羞成怒:“你們都是死人啊,還不快給老子殺了他!”

    李明沖的那些屬下也被這突然的畫面弄得一呆,他們顯然誰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一個局面。嚎嚎叫著,騎著馬,奔了過來。

    秦虎見狀,不由地眉頭一皺,殺機頓現,露出森白的牙齒看著地上的李明沖道:“本來我沒想過殺人,可你和你的那個堂弟李明宇一樣,偏偏喜歡自己找死,既然這樣,那我就成全你們,記住我的名子,到了地獄想要來找我報仇,我隨時奉陪——我叫秦虎!

    李明沖聽到秦虎的話,瞳孔一陣收縮:“你,你是秦虎……!

    可惜,李明沖明白的太晚了,只見秦虎手中的斧頭劃過,李明沖的人頭,已經高高地飛了起來。

    “少爺!”那些下屬見李明沖被殺,眼睛都紅了,他們都是李家的下人,堂堂的李家嫡系子弟當著他們的面被殺,他們就算回去了,恐怕也難逃懲罰,對秦虎自然是恨不得碎尸萬段。

    “來得好!”秦虎揮動破天的同時,也放出了小白虎,“小白,看看咱們倆,誰殺的多!

    一人一獸,很快就沖進了人群。

    頓時,慘叫連連,斷手斷腿不時地飛起。

    這一場單方面的屠殺,很快地就結束了,打掃了戰場之后,秦虎滿意地拍了拍小白的腦袋道:“李家就是李家,好東西就是多!鼻鼗⒌氖斋@可以說是真的非常的不錯,二十多匹上等的戰馬,再加上李明沖的那匹玉蹄飛龍,就算是打個折賣,小三四十萬金幣已經進了秦虎的口袋。更不要說,李明沖還有一條空間腰帶呢,那條空間腰間是一條二品腰帶,雖然品級比自己的低了一級,但里面的光是金幣就是二十多萬,還有一本李家的拳譜,幾枚四星的獸珠,又是小十萬進了帳。

    到了華燈初上時分,淮南城已經清晰可見了。

    和記憶中的一樣,淮南城做為江成國的王都,不僅派有重兵把守,而且做為百年大城,其底蘊是雄厚的。

    威巍的城墻,巨大的城門,林立的士兵,還有那如螞蟻般進出著城門的人群。

    都說明了淮南城做為一國之都的驕傲。

    城墻上外側筑有雉堞,又稱垛墻,共一萬多個,上有垛口,可射箭和瞭望。內側矮墻稱為女墻,無垛口,以防兵士往來行走時跌下。

    最初的淮南城墻完全用黃土分層夯打而成,最底層用土、石灰和糯米汁混合夯打,異常堅硬。后來又將整個城墻內外壁及頂部砌上青磚。城墻頂部每隔一百米便有一道用青磚砌成的水槽,用于排水,對淮南古城墻的長期保護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城四周環繞著又寬又深的城河,正對城門處設有可以隨時起落的吊橋。吊橋一升起,進出城的通路便被截斷。

    秦虎騎著老匹,慢慢地走近,當他近距離的望著這座古城,只覺得一股莊嚴中又帶血腥的氣息迎面撲來。

    江城國立國二千年,經過了無數場的戰爭,才鑄造了今日一代軍事強國的地位來,這可以從城墻上那干涸的血跡能夠看得出。

    秦虎在士兵的幾番盤問之下,才放他進了城。

    初一進城,秦虎立刻被眼前的景像驚呆了,寬闊幾呼可以并排行駛十架馬車的馬路,聚集的人群,還有道路兩旁的林立店鋪,以及時不時傳進耳機的喧鬧聲,都說明了這座城市的繁華。

    歸家心切,秦虎暫時還沒有那個心情去領略這個城市的喧鬧,騎著老馬,順著記憶里的路線,很快地便來到雄武大道。

    雄武大道,是淮南城地段最貴的大道,因為凡是能夠在這里居住的不是擎天巨孽,就是一方大豪,江城國的十大家族,幾呼都把總堂安在了這里,雄武大道的盡頭更是江城國皇宮的所在地。

    一個大大的秦字,很快地便映入秦虎的眼簾。

    五百年的傳承,使得秦家雖然不敵衛家,楚家那樣的千年世家,但也已經具備了一個古老家族的底蘊。

    在秦家的大門口,豎立著一把用金剛石打造而成的巨刀,這把巨刀是按照秦家的老祖也是秦家的創始人——秦野所用的雷均刀的模樣做成。同時雷均刀也是一把七品武器,只有家族長才能夠使用,目前這把雷均刀正是在秦虎的父親秦飛的手中。

    “秦家重地,來人下馬!”就當秦虎策馬奔來之時,只聽到一聲怒吼,震響在他的耳畔。而他座下的那匹老馬,更是受了驚嚇,四蹄亂飛。

    秦虎向來人看去,一個身穿鐵甲,腰插一柄橫刀的中年男子,正立于秦家的門家,在他胸前盔甲上面刻著一個大大的秦字。

    看著那張熟悉的面孔,秦虎很快地便想到了對方的名子:“剛叔,一年沒見,你還是以前的老樣子!

    剛叔——本名陸剛,早年是一名獨行大盜,后因仇家追殺,被秦虎的父親秦飛所救,自此入了秦家的籍,陸姓也改做了秦姓,成為了秦家的門神,任何想要挑釁秦家的人,都先要從他的刀下走過才有那個資格,目前秦剛的實力在宗星境第五重,雖然比不上龍陽宗那種大宗里的長老,但在世家之中,算得上是一名虎將了,也難怪秦飛會如此重用秦剛。

    秦剛聽到秦虎的話,只覺得這聲音有些熟悉,不由地多看了幾眼,可是他確定面前的這個少年,以前并沒有見過,只當是認識自己的哪個世家的公子罷了:“你是哪家的公子?來我秦家何事?”

    也難過秦剛認不出秦虎,秦虎離家已有一年,那個時候,又是少年人正長身體的時候,更何況,自從秦虎穿越到這個身體以來,發瘋似的地折磨自己,強鍵體質。秦虎離家的時候,不過是一個臉色蒼白,身體瘦弱的小少年,而如今的秦虎,已是熊腰虎背,個頭更是猛竄到了近一米八的偉男子了。

    秦虎跳下馬,走到秦剛的面前道:“剛叔,你真的不認識我了?我是小虎啊!

    秦剛立刻睜大了眼睛,上上下下仔仔細細地打量著秦虎,過了好一陣,他才從秦虎的身上找出一些熟悉感來:“小虎?少爺,你真的是秦虎少爺……我的老天,你的變化,怎么,怎么這么大,我都不敢認識了!

    確認了秦虎的身份,秦剛的情緒有些激動,他一拳砸在了秦虎的肩膀上,那從肌肉上傳來的力量質感,讓秦剛不由地連連點頭:“不錯不錯,一年沒見,越長越結實了,瞧瞧這身健子肉,都快趕上我了!

    秦虎也是高興說:“剛叔,等我見過了父親母親,咱們爺倆挑個時間,喝上兩杯!

    秦剛這才一拍腦袋:“光顧著說話了,都忘記通傳了,相信族長和族母知道了你回來,一定會非常高興的!

    “剛叔!鼻鼗r住了秦剛,他說道,“我想自己過去!

    秦剛聞言,理解地點了點頭,伸手就要去接秦虎的武器。

    秦虎的嘴角揚起一抹調皮的笑意:“剛叔,你可得拿穩了,這斧子可不輕!

    “怎么,小看了你剛叔不是?你剛叔雖然年紀大了,但可還沒有到拿不起區區……咦,這家伙好沉!逼铺旄珓傄蝗胧,秦剛只覺得雙手一沉,他差點就沒拿穩。

    本書紅薯網首發,請勿轉載!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