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泣血一品居

    第二十三章泣血一品居

    看到這張臉,秦虎的表情有些不悅,這少年不是別人正是他的堂弟秦鐵。

    “我們姐妹笑什么,要得著你管?還有,誰允許你叫我們姐姐的,若不是看在秀兒的份上,我都不想和你說話,一邊呆著去!

    秦虎見自己的那個便宜堂弟被女孩嗆聲,心里一樂,沒成想這一幕卻引來了秦鐵的責難。

    “小子,你笑什么呢?”秦鐵沖著樓下的秦虎喝了一聲。

    秦虎看了他一眼,臉上的笑意更濃了:“你自己想拍馬屁,結果被馬蹄子踢腫了臉,你不去找馬的事情,卻怪騎馬的人?”秦虎一邊說,一邊搖著頭,進了一品居。

    秦鐵一愣,接著大怒:“好小子,居然敢罵我,我……”

    “小弟!”秦豹這時走了過來,他攔住了想要下樓去找秦虎算帳的秦鐵,皺了下眉頭道,“別忘了,今天咱們是來干什么的,想收拾那種鄉下小子,什么時候不行,非要挑在這個時候?”

    “麻的,被云家的那兩個丫頭看輕也就罷了,連一個小子也敢跟大爺這犯橫,我咽不下這口氣!

    “咽不下也得咽,至少得等太子走了再說吧!

    秦鐵一聽,一咬鋼牙,只得重新坐了回去。

    倒是之前的那個小女孩,此時卻是一副被炮點著了模樣。

    “太可惡了,那個臭小子居然說我們是馬,還說他是騎馬的人,我,我,氣死我了!”

    小女孩口無遮攔,大一點的少女聽到這番話倒是俏紅漸紅,她輕輕拉了一下憤怒中的小女孩道:“平妹,太子還在呢!

    小女孩這才噘了噘嘴,小聲低咕道:“別讓姑奶奶再看到,否則,我要扒了你的皮,拆了你的骨頭,把你的肉做成包子,喂狗!”

    秦虎正在喝酒,沒來由地打了個寒顫,杯中的酒撒出了一些,他摸了摸鼻子疑惑道:“誰在想我?”

    夾了一塊紅燒獅子頭放在嘴里,又酥又軟,即有肉的香濃,又有菜的清甜,比起以前吃過的,倒是另有一番風味,只是感覺上還是稍微差了點。

    秦虎本想直接上樓,卻被伙計攔了下來,一打聽才知道,一品居的二樓和三樓不是什么人都能進的,像秦虎這樣瞅一眼就知道是來城里見世面的山野小子,自然沒有那個資格。

    秦虎也沒有報秦家的名子,在他看來,這都是無所謂的事情。

    一人獨飲最是容易上頭,這感情就容易豐富,腦海里面又浮現出那個未婚妻的身影來,秦虎對韓香兒的感情很復雜,即喜歡又有些不知所措,反正說不清楚,想到過兩天就要面對這個韓香了,秦虎的心情有些浮燥了起來。

    這時,一陣腳步聲打擾了秦虎的思緒,就見從樓下下來一群身著華服的少年少女,這些人真的可以用男的英俊,女的靚麗來形容,特別是被眾人簇擁在中間的那個身著淡藍色書生服的年青男子,走路之間帶著一股高貴,高貴中又帶著一種飄逸的氣質,俊美的面孔上泛起一層淡淡的微笑,薄薄的嘴唇微微地彎起,那笑容好看極了。

    “好了,我先回去了,你們繼續玩吧!蹦菚芙^了眾人的相送,便要走出一品居。

    卻沒想到這時,秦虎卻旁若無人地打了個酒隔,這在異常安靜的一樓大廳相當的惹眼。秦虎酒喝的算不上多,但因為心里藏著心事,以致有些失態了。

    臨出門的時候,那年青男子瞅了一眼秦虎,秦虎大概也覺得剛才的行為有些無理,再加上他對這人有些好感,便一抱拳道:“鄉下小子,沒見過事面,一時貪杯,兄弟不要見怪!

    沒想到那年青男子卻哈哈大笑了起來,沖著秦虎點了點頭,這才出了一品居。

    “就是這小子!彼自捳f得好,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秦虎剛才落了他的面子,而且還是當著兩個美女的面落的,平日里秦鐵囂張慣了,哪里容得下一個區區的山野小子落他的面?

    與秦鐵的憤怒不同,秦豹則是有些疑惑地看著秦虎,之前在樓上的時候,他沒看清楚,現地這般近距離地瞧著,不知道怎么了,秦豹總覺得這人有些熟悉,可卻是一時想不起在哪見過了。

    “掌拒的,給我打一瓶酒,再來一道紅燒獅子頭,帶走!

    就在這個時候,一男一女走了進來,兩人衣著樸素,女子面容皎好,包著一塊青花布巾,大約二十四五歲的年紀,男子三十歲上下,臉上有一道疤痕,個頭一米九左右,說不出的威武。男子穿著一件灰色的衣袍,在灰袍的胸前印著一個將字,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人應該是行伍出身。

    秦鐵本來正準備給秦虎一個教訓,卻見被人打斷,不由大怒地對著那掌拒喝道:“瞧瞧這一品居現在都成什么地方,亂七八遭的人說進就能進來,以后我們還要不要來了?”

    掌拒陪著笑,連連道歉,但卻并沒有把那一男一女趕走。

    男子轉過臉,朝秦鐵看了過去:“這位公子,我得罪過你嗎?為何說話這般的過份!

    秦鐵不屑地一笑:“踩一腳都嫌臟的東西,你有資格得罪我嗎?”

    男子的陰沉了下來,正想說什么,卻被身旁的女子攔住了,女子搖了搖頭,那男子看了一眼秦豹,沒有再計較。

    秦鐵見狀表情更加地不屑了:“難怪黃金戰役我們會輸給西秋國,躲在女人的背后這么沒種,能贏才怪!

    男子緊咬著鋼牙,眼睛里面噴著火,女子見狀,連攔抱住了他的胳膊,臉帶乞求地道:“今天是我的生辰,我只想你好好地陪我吃頓飯,我只有這么一個要求!蹦凶涌粗拥哪,他緊緊握成拳頭的手,才慢慢地松開了。

    黃金戰役,是指三年前,在江成國與西秋國的邊境發現了一個儲藏量驚人的黃金礦藏,因為地處邊界線,所以兩國都為了礦藏的所屬權你爭我奪,接著戰爭開始了,兩國的軍事實力相差無幾,起初,誰都奈何不了誰,直到西秋國出動了一支萬人的飛馬軍團,這才結束了戰爭。黃金礦藏的所有權雖已落在了西秋國的手里,但這兩年兩國的邊境間依舊是磨擦不斷。

    對于這場戰役,秦虎也是知道一些的,畢竟那是所有江成國人的恥辱。

    “真是個孬種……啪!”

    秦鐵一句話沒有說話,只見一個黑色的酒瓶,呼地一聲飛了過來,秦鐵躲閃不及,正砸在了他的臉上,碎片割傷他的嘴唇,一時間,這讓秦鐵又驚又怒。

    “你話太多,影響我喝酒的心情了!鼻鼗⒆谀莾,端起一杯酒來,一飲而盡。

    秦鐵見狀,眼睛都紅了,像只受傷的野獸一樣撲了過來。

    秦虎又抓起一個酒瓶,砸在了秦鐵的腦袋上,接著跳躍而起,迎著秦鐵一拳砸出,正中秦鐵面門,秦鐵只覺得鼻子一酸,腦頭嗡嗡作響,不自主地向后退去。

    “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秦虎沒有理會秦鐵的大吼大叫,而是倒了兩杯酒,走到了那男子的面前:“軍人?”待男子點頭后,秦虎把手中的一杯酒送了過去,男子也不客套,接過酒杯,便一飲而盡:“好酒,可惜太貴了!

    秦虎卻笑道:“朋友若是想喝,送你幾十壇又如何!

    “還是不要了!蹦凶訐u頭。

    秦虎連并不放棄:“若是看得起我,就收下!闭f著便取出了銅星卡,扔到了掌拒的面前,“取一百壇酒來!蹦钦凭苓渲劬Υ蛄苛藥籽矍鼗,這才吩咐人去取酒。

    秦虎見男人還要拒絕,只說了句:“我不是敬你,我敬得是軍人!闭f到這兒,秦虎轉身,望著正用一副殺人的目光瞧著自己的秦鐵,“我們今天可以坐在這里享受著美酒美食,享受著美好而安定的生活,就是因為有這樣的一群人,他們為了這個國家拋頭顱灑熱血,這一群人有一個共同的名子——軍人。你可以看不起他,你可以鄙夷他,但!你不侮辱軍人!鼻鼗⒌难劬锩娣褐鉂,不知道為何在這一刻所有的人都不由地被秦虎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東西所吸引著。

    那男子的雙肩微微地顫抖,女子則擁著他,一言不發。

    “你是秦虎!”這時,一直沒有說話的秦豹,突然睜大了眼睛,大聲道。

    秦鐵聞言也是一愣,他仔細地打量起了秦虎了,秦虎雖然變化非常的大,但到底是生活了十幾年的堂兄弟,沒有被秦豹點破時,秦鐵是斷然不會想到面前這人會是秦虎,可一旦被點破,這種熟悉感,是騙不了人的。

    可越是這樣,秦鐵就越是惱怒,他居然被一個廢物教訓了:“好一個秦虎,一回來就幫著外人打自家人,果然是侍女生下來的種!

    “你找死!”秦虎寒光大盛,怒喝聲間,破天已經倒提在手中,一記重重地下劈,破天斧帶著千斤之力,砸向了秦鐵。秦鐵不屑一笑,在他看來廢物就是廢物,剛才之所以被打傷,根本就是自己輕敵罷了。

    秦鐵見秦虎動了手,他嘿嘿一笑,“好,就讓我領教一下,你在龍陽宗都學的什么——狂刀一重浪!闭f出拔出腰刀,使出了秦家的家傳武技狂野刀法,迎了上去。

    可是當秦鐵直接面對秦虎時,面容不由大變,因為他感受到了一股鋪天蓋地的力量,正從秦虎的身上涌現出來,不過此刻他想再要閃避已經不及。

    秦豹也發現了異樣,不由地大喝一聲:“秦鐵,小心!”

    可惜終歸還是晚了一步,一斧一刀撞擊在了一起,秦鐵只覺得面前的那柄斧子好似一座萬斤大山般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噗!

    秦鐵手中的腰刀,從中間被斬斷,秦鐵更是吐出了一口血,直接跌出了一品居,摔在了外面的街道上,引來路人的驚呼聲。

    本書紅薯網首發,請勿轉載!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