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破天巨變!

    第三十五章破天巨變!

    “咦,奇怪!”秦威微微變下腰,臉幾呼快要貼到了破天的表面。

    秦雙雙忙問:“怎么了老爹?”

    秦威沒有理會秦雙雙,自顧自地說道:“怎么可能呢……!

    秦雙雙有些著急,搶了上來:“老爹你別在那兒低低咕咕地行嗎,想急死人是不是?”

    秦威這才說道:“這把斧子只有三品!

    “?”秦雙雙有些驚訝地看著破天,又指著秦虎道,“老爹,這不可能吧,我可是親眼看到小虎用他硬抗了武子學的一招的!

    “噢,你和將軍府的人也動手了……哈哈,好小子,就才回來兩天,你倒是真能惹事!鼻赝捯粢晦D又說,“這也正是我奇怪的地方,一把三品的武器,市場價不過三,五千金幣,這些金幣對于普通人家或許是筆不小的財富,可是對于一個修煉的人而言,卻是微不足道的,雙雙,你們宗內的弟子所用的武器,最差的品級是幾品的?”

    “四品吧,怎么了?”秦雙雙道。

    “四品!”秦虎不由地感嘆,“真是人與人氣死人,在龍陽宗里大多數弟子用的都是三品的樸刀,還有一些家境不好的,用的卻是二品的,你們太白宗居然最差的就是四品,真是……”

    秦威呵呵地笑著,他一邊撫摸著破天,一邊道:“太白宗實力超群,是最有資格問鼎六品宗門,并與三千宗平起平座的。他們底蘊雄厚,這是不爭的事實,雙雙,你們太白宗的鑄器大師不少吧!

    “那是當然,要不然本姑娘,也不會選擇太白宗了!鼻仉p雙有些得意。秦威卻潑了一些冷水,“太白宗這兩年崛起之勢的確是讓人驚訝,不過比起三千宗來,卻還是有不小的差距的,江成國六個七品鑄器師,有兩個就在三千宗,而太白宗不過一個而已,從這就能看到兩者的差距!

    秦雙雙大瞪美目:“狗屁,太白宗強勢崛起已是不爭的事實,兩個月我們太白宗的二師兄李木白,就曾打得三千宗的四名內宗弟子屁滾尿流!

    秦威繼續潑著冷水:“你是說鐵正陽沒有在場的那次比試吧,噢,我也聽說過!

    秦雙雙的呼吸聲有些急促,鼓著小腮,怒氣沖沖地瞪著秦威,秦虎見狀連忙閃到了一邊,他可不想再被踢上一腳,可讓秦虎沒有想到的是,秦雙雙很快地便啞火了。

    “鐵正陽?那個怪物,他是人嗎?”秦雙雙有些灰頭土臉,不過,她話里話外的意思,秦虎算是聽明白了,能夠讓霹靂火鳳凰秦雙雙這般服氣而且忌憚的人,絕對不是一個小角色,秦虎便好奇地問了一句,“鐵正陽?是誰?”

    秦雙雙瞅了一眼秦虎,她搖了搖頭:“小虎,你安心的修煉吧,太早地知道這個人的存在,對你沒好處!

    秦威也附合地說:“嗯,小虎,你堂姐說的沒錯,我知道你現在挺好奇這個人的,但我們不會害你的,過早地知道這個人,對你的修行真的沒什么好處!

    秦虎見秦雙雙和秦威都是如此,越發的好奇,不過,他也識趣沒有再繼續問下去。

    秦威單手拿起破天,那副輕松的模樣,倒是讓秦虎有些想得遠了,不說其它,如果只從煉體之方面來講的話,他倒是愿意去學一下這個鑄器,但要是讓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這方面,這顯然是不可能,他來到這個世界上,可不是是為了成為一名受人尊敬的打鐵匠。

    在秦虎看來,打鐵的就是打鐵的,再受人尊重,他也是個打鐵的,這不是秦虎鄙視這個行業,只是他明白一件事情,打鐵匠的生命從來都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的,雖然在這個大陸,很少有出現攻擊鑄器師的事情,但不代表沒有,若是有一天這種事情發生在他的身上,可他卻還需要他人去保護,這不等于把命交到別人的手中嗎?

    這種事情,他秦虎豈會干?

    秦虎跟著秦威來到了一個大銅鼎前,銅鼎的身上刻著四座小銅鼎,這應該就是一個鑄器師專用的鑄器鼎,從那刻著的小銅鼎的數目上看,它是一個四品的銅鼎。

    鑄器鼎,是鑄器師必備工具,鑄器鼎和鑄器師的等級是一樣,分為:一品,二品,三品,四品至九品,同時,鑄器鼎每一個品級,都分為,銅鼎,銀鼎,金鼎,三個級別,鑄器鼎的級別越高,鑄造的難度就越大,鑄造成功的成品的威力也就越強,另外九品的銀鼎,可以鑄出擁有靈魂的靈品,而金鼎則可以鑄造威力更具大的武器和防具。

    當秦虎看著秦威把破天放進四品銅鼎的那一刻,原來空空如野的銅鼎中,頓時從底部冒出一股火焰。

    火焰很快地便把破天包圍在了一起,但怪事就在這一刻出現,只見破天上面光芒一閃,銅鼎中的火焰,竟然像是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樣,紛紛散開,最后竟然漸漸的熄滅了。

    這怪異的一幕,讓秦虎三人都看呆了,不過,比起秦雙雙和秦虎這兩個門外漢,做為六品鑄器大師的秦威感覺更甚,沒有人比他更加明白,鑄器師在鑄器的時候,若是沒有得到鑄器師的指令,鼎內的火焰是不會熄滅的,可現在這種情況,卻打破了他的認識。

    秦威緊皺眉頭,臉上的表情很是凝重,他看了一眼四周,見并沒有其它人看到這兒發生的異樣,心中明顯地松了口氣。

    “你們跟我進來!鼻赝f完便拿起破天走進鑄器堂的深處。

    秦虎與秦雙雙相視一眼,雖有些不解,但好奇的心思,促使他們跟了上去。

    鑄器堂的深處,卻是另一番情愿,與外面的熱火朝天不同的是,這里安靜像沒有風經過的湖面般。

    這里是秦威煉器的地方,名叫:威樓。是秦威以他煉就的第一把六品武器的名子而取的。

    威樓平常是不對外人開放的,這里藏著秦威和整個秦家鑄器堂的秘密。

    在威樓的中間,擺放著一座全身銀白的小鼎,之所以叫小鼎,不是因為它真的小,而是比起之前在外面看到的那些銅鼎,卻袖珍了許多。銀鼎的鼎身上則刻著六顆銀質的小鼎紋路,這是一個六品銀鼎。

    秦威臉色凝重,他把破天放進銀鼎里,雙手緊貼銀鼎,嘴里默念了一句:“綠眉!”

    緊接著,秦虎便看到銀鼎里面冒出一股火苗,這火焰越燃越大,最奇特的是,火焰的顏色與剛才在外面見到時的明顯不同,火焰是呈墨綠色的。

    見到秦虎奇怪,秦雙雙便解釋道:“這火焰叫綠之源泉,老爹給它起名為綠眉,以前老爹經常在我面前提起,他捕捉綠眉時的風光事跡,以來騙取我的崇拜!

    秦虎訝然:“怎么這鑄器用的火焰,還分種類的?不是只要把要鑄造的東西放進去,就會有火焰燃燒嗎?”

    “你若不是我的侄兒,我現在就抽你兩嘴吧子!鼻赝牭角鼗⒌脑,轉過頭,臉上帶著些許的怒意,“鑄器師之所以難以取得成就的原因有很多,但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看它有沒有得到異火的認同,異火是異與平;鹧娴幕,種類有很多,有強也有弱,當年我為了捕捉綠眉,請了二十位宗星境五重以上的高手,地星境的更是請來了三個,才把這綠眉給捕捉住,若不是擁有了綠眉,我鑄造出來的東西,又豈會如此的受歡迎?擁有異火是每一個鑄器師的愿意,同時,他也是一種身份的象征,沒有異火的鑄器大師,只是鑄器大師,但擁有了異火,卻會變得非常的不一樣。

    當然最重要的是,異火往往是可遇而不可求,有些人窮極一生都未必有那個機緣遇到異火,但有些人,卻屢遇奇緣,三番兩次地碰到異火,不過,不要以為遇到了異火就能擁有它,異火的恐怖是外人很難想像得到的,輕則重傷,重者直接就會被燒成塵埃!

    似呼是想到了什么,秦威的表情有些讓秦虎看不懂,說話間,綠色的火焰,已是越燒越旺,整個的把破天包圍了起來。破天一開始還安份地躺在那兒,慢慢地它開始了震動,并發出嗡嗡的鳴叫聲。

    緊接著破天竟然旋轉了起來,并帶動起綠眉一同與它旋轉,看上去,像極了一道綠色的龍卷風

    嗚!

    一聲長長的如同汽微般的響聲后,破天飛鼎而出,秦威雙手如探龍出海,雙腿一蹬,在空中一個翻騰,接住了破天。

    此時的破天渾身一陣綠色的光芒閃動,剎是耀眼,把秦雙雙和秦虎都看呆了。

    不過,這綠光并沒有停留太久,很快地破天又恢復到了之前的黑色,只是在斧柄上多了一小顆淡綠色的火樣形狀的紋路,如果不仔細看的話,外人幾呼是很難發覺的。

    秦威緊握著手中的破天,眼睛也盯著它,很嚴肅地看著秦虎:“小虎,你要記著,出了這個門,今天的事情,絕不許向任何人提起!

    秦虎見秦威說得認真,便點了點頭。秦雙雙性子較急,她問道:“老爹,剛才是怎么回事?”

    秦威深深一嘆,撫摸著斧身,就像是撫摸情人的模樣般:“能夠吸收異火力量的武器,我只是聽說過,卻從未親眼見過,如今這個愿意終于實現了!

    “吸收異火?”

    秦威見秦雙雙還沒有明白,他指了指銀鼎道:“你看看綠眉有什么變化嗎?”

    本書紅薯網首發,請勿轉載!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