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這是我的戰爭

    第三十七章這是我的戰爭

    秦虎不甘示弱地回敬道:“臉面這東西是自己努力去爭取,別人才會給你,你身為堂堂的三千宗的長老,竟隨意插手門下弟子的婚事,甚至是強行逼迫韓香與我解除婚約,王長杰,你說,倒底是誰給臉不要臉?”說到這兒,秦虎話音一轉,“不錯,你三千宗的確是江成國第一大宗,但我就不信了,今天你們三千宗上門逼迫我秦家的事情若是傳了出去,你覺得,外面的人會怎么看待你?你不會真的以為,江成國是你三千宗的了?”

    王長杰怒極,但是心卻不得不承認秦虎所言不假,今天來秦家,本以為,只要他稍微施壓,秦家的長輩絕對不會像秦虎這樣的小年青一樣只圖一時痛快而得罪三千宗,為了保全秦家,秦家的長輩必定會犧牲秦虎,那么解除婚約的事情自然是水到渠成了?墒撬K究是有些想當然了,不僅秦飛沒有給他面子,更是直接被秦虎一個后生小輩指著鼻子罵,這口氣他如何能忍得下?

    不過,王長杰也明白,今天他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出手的,否則,必坐定了欺負秦家小輩的事實,那樣對三千宗的名聲太不利了,尤其是在太白宗,昊天宗這兩個宗門對三千宗緊追不舍關鍵時期,三千過雖仍舊是江成國的第一大宗,可第一宗的地位已經有些不太穩當了,若是在這個關頭,再節外生枝的話,后果可能會變得很嚴重,這絕對不是王長杰希望看得到的。

    王長杰強壓下怒氣,咪著眼睛,望著秦虎:“秦虎,你說我逼迫小輩?那好,我就問你一句,你與韓香比,誰強誰弱?”

    秦虎一聽,就知道了王長杰這老東西是在打什么主意,只是,他不得不承認,就以實力而言,目前的自己絕非韓香的對手。

    “你雖然沒有說話,但你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從這一點上,你至少算是一個有自知之明的人,既然你有自知之名,那就應該更加地明白,韓香是我三千宗宗主的嫡傳弟子,同時,也是最有可能繼承宗主的衣缽,成為下一任的三千宗掌門,試想一下,一個是前途輝煌,并且會成為江成國第一大宗宗主的人,另外一個就是你,你覺得,你們倆相配嗎?”

    秦虎咬著牙,胸膛劇烈的喘吸著,盡管他知道這個老不死的在打什么主意,可秦虎卻沒有辦法去反駁。

    王長杰很滿意秦虎的表現,他慢慢地喝著一口茶,剛才被秦虎連翻指著鼻子怒罵的事情,好似已經被他拋到了九霄云外一般:“別說我三千宗以大欺小,更不要說我王長杰,以強欺弱,白浩,他與你年紀相仿,在三千宗里,他算不上一個多么出類拔粹的弟子,秦虎,別說我不給你機會,只要你能贏得了他,我就收回之前說的話,可若是你連白浩都贏不了的話,那就對不起了,我們三千宗上下是絕對不會看到未來的宗主人選嫁給一個一無是處的廢物的!

    王長杰此話一出,秦飛與秦雙雙俱是又驚又怒,他們沒有想到王長杰會如此的無恥,白浩是什么實力?秦虎又是什么實力?兩個人整整相差了一個星境,整整一個星境啊,可王長杰居然大言不慚地講什么,年紀相仿?

    “王長老,你不覺得這樣做很過份嗎?”秦飛的面色鐵青,語氣之中帶著滔天般的怒意。

    王長杰卻呵呵笑道:“過份?這樣很過份嗎?如果秦族長覺得過份的話,要不這樣,你們秦家選一個人出來,和我打,要是贏了我,我立馬就走如何?”

    此言一出,秦飛的臉陰沉地都能滴出水來,王長杰這副樣子,擺明了就欺負秦家無人。

    “三叔,我來!”就在這時,秦東走了進來,他穿著一身練功夫,身上的衣衫有些汗漬,明顯是剛剛才練完功回來。

    秦飛看到秦東,臉色這才好轉了許多,秦東是秦家年青一輩中實力最為雄厚的,雖然和白浩相比,還差是一些,但總比讓秦虎出戰要好得多。

    王長杰看著秦東的眼神有些怪異,很明顯,他是認識秦東的,事實也的確如此,在秦東與秦雙雙進入太白宗之前,其實三千宗也有打算收他們為弟子,當初負責這件事情的就是王長杰,只是王長杰晚了一步,因為秦東的父親秦海在失蹤之前,曾經也是太白宗的弟子,所以秦東稟承了父訓,早早就打定了要進入太白宗,自然是要拒絕王長杰的,這本來只是一件小事,但在王長杰看來,卻被他視做奇恥大辱,秦東拒絕三千宗而入太白宗,明顯就是不把他和三千宗放在眼里,這口氣,王長杰一直都忍著,直到之前,兩宗之間來了一次弟子間的較量,那時王長杰耍了個心機,讓秦東和秦雙雙吃了大虧,這也是為什么秦雙雙卻王長杰沒有半點的好印象的原因。

    “王長老,一別三個月,你還是這么的卑鄙無恥!鼻貣|一出口,便帶著火氣。

    王長杰冷哼一聲:“我不你這個小輩做口舌之爭,既然秦家有你出手,外人也就沒有資格再去說三道四地講我們三千宗以大欺小,欺負你們秦家了!蓖蹰L杰給白浩使了個眼神,后都早已按捺不住地走了出來了,他要用實際行動把這些天對秦虎,以及整個秦家的怒火,通通地發泄出來。

    秦東正欲上前,卻被秦虎一把攔住。

    “小虎別胡鬧!鼻貣|皺著眉頭,“你不是他的對手!”

    秦虎搖頭,他的眼神很平靜,但在平靜之中卻透露著如此的執著和堅定,不知道為何,當秦東看到秦虎的眼睛時,心弦竟然莫明地跳動了一下:那是一雙怎樣的眼神,小虎究竟經歷過什么,怎么會有這樣的眼神?

    “堂哥,我必須去,男人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如果今天,我不幸死在了這里,那至少,我是站著的死去,我沒有給秦家丟人,更沒有丟下做為男人的尊嚴,即使是灰飛煙滅,我也再所不惜!”

    秦虎的舉止和話語震蕩著所有人的心,做為父親,秦飛當然不愿意讓自己唯一的兒子去冒險,可又是做為父親,他是驕傲的。

    王長杰捋著胡須的手,也是微微一滯,這是他第一次沒有用輕視,不屑的眼神去看秦虎,不管如何,一個人在面對很可能會死亡的戰斗時,不僅沒有退卻相返還迎著刀尖挺起了胸膛,只憑這一點,他就應該獲得尊重。

    秦東拍著秦虎的肩膀,他沒有說一句話,卻讓開了道路。

    秦虎站在院中,白浩站在他的對面,周圍圍滿了,聽到了消息趕來的秦家弟子。

    “秦虎,上一次,你躲在了女人的后面,這一次,我看你還能不能再把腦袋縮起來!卑缀蒲勐稓⒁,他已經做出了決定,無論如何都找把握住這個機會,把秦虎斃于掌下。

    白浩出手了,他沒有用武器,在他看來,那不需要,他的一雙拳頭,已足以讓他殺掉秦虎。

    白浩的雙拳不止力大,其運行軌跡更是怪異詭秘,專走偏鋒,出人意料,“砰砰砰”,雙拳拳快速絕倫的在擦身而過的氣息上連擊三下,力氣以點破面,瞬間表現出強大的戰力來。

    秦虎知道自己已沒有半點的退路,唯今,只有一戰。

    面對著白浩的拳頭,陡然,秦虎眼中冷芒閃現,足間星力流轉,猛然向前跨出一步,手中的破天發出一道綠色的光芒朝白浩襲去。

    看到這綠芒,白浩,王長杰還有在場的不少人都大吃一驚,就連秦飛也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在場的人中,恐怕只有秦雙雙一人表現平淡了。

    “罡氣!秦虎堂弟怎么可能會使用罡氣的,這不可能?”一些秦家弟子交頭接耳地議論著。

    不,這不是罡氣。

    秦飛自己就是一位宗星境的高手,自然能夠看出秦虎所使用的綠氣,并不是罡氣,只是一種類似罡氣的氣芒罷了。

    王長杰也在微微的驚訝之后,臉上露出了疑惑,他總覺得這個叫秦虎的小子,越是接觸,所展露出來的實力就越是超出了他的預想。

    白浩冷哼一聲:“就算是罡氣,我也要把你活吃了!

    白浩勁芒一旋,星力大漲,拳勁上猛的生出一股莫大吸力,星力頓時改變方向,紛紛向秦虎凝聚而去,同時右腳為軸劃個半圓,轉身左掌重重擊出。

    砰!

    拳頭與斧頭相交,發出悶雷般的響聲,漫天飛芒頓時被震為粉末。氣勁撞擊發出的絕大反沖力讓兩人踉蹌后退。

    一招沒有得手,而且還同秦虎一道,被震得反退了幾步。白浩只覺得面容發熱,怒極之下白浩一拳轟向秦虎。

    秦虎爆喝一聲,星力遍布全體,向前迎去,砰砰砰砰,白浩只聽一連串震耳欲聾的劇烈聲響,場中二人變成兩團光影,不住交擊,發出砰砰聲響。

    轉眼之間,到處都是人影和啪啪的撞擊聲。

    兩道人影倏然分離,白浩跌跌撞撞后退二步才堪堪站穩,秦虎也不好受,他剛才被白浩一度日砸中了肩膀,他的肩膀已經明顯有些抬不起來了。

    但秦虎絕不會就這樣的失敗,就算是死,也要從白浩的身上咬上一聲肉來。

    本書紅薯網首發,請勿轉載!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