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秦冢古體文

    第四十章秦冢古體文

    濕濕的,軟軟的,臉上有些發癢。

    秦虎睜開眼睛,發現小白正伸著舌頭舔著自己的臉。

    小白見秦虎醒來,興奮地往秦虎的懷里鉆。

    距離秦虎昏迷,今天已經是第三天了。秦虎動了一下胳膊,只覺得渾身上下的骨頭像是全都移了位般酸痛難忍。

    “別動!鼻鼗⒌哪赣H費小蓮慌忙走了進來,見秦虎已醒來,自是欣喜萬分。

    三日來,費小蓮幾呼每日都是以淚洗面,費小蓮就秦虎這么一個兒子,若是沒了,這種打擊恐怕沒有哪個做母親的能受得了。

    為此,這幾日沒少埋怨秦飛。

    “母親,讓你擔心了!鼻仫w重新躺下,小白虎一蹦一跳在秦飛的身上歡快地玩耍。

    費小蓮嘆了口氣,撫摸著秦虎的臉臉頰:“沒有哪個父母不愿意看到孩子成材的,可若是像你這樣不要性命一般,我寧愿你還和以前一樣。你這孩子以前就是不生不響的,喜歡把什么事情都藏在心里,本來這次回來,見你開朗多了,我還很高興,卻沒成想,你的心思更加地重了,你說你年紀小小的,為什么要給自己加那么重的擔子?”

    費小蓮因為秦虎的事情,很埋怨秦飛,不過,她也知道當日的事情,對于兒子的所作所為,即是心疼,又是驕傲,秦虎昏迷的這些日子,家里家外的沒少人登門拜訪,就連皇宮也派了太醫前來,這種待遇別說是費小蓮了,就算是秦飛也從未有過。

    這一切,都是兒子用生命爭取來的。

    世界就是這樣,它尊重永遠只是強者!

    強者不僅擁有強大的實力,更難能可貴的是那種即使面對死亡,即使面對比自己強大許多的對手,依舊不低頭,不放棄地去戰斗的精神!

    當日與三千宗白浩一戰,使得秦虎的名子就像是一塊澆了煤油的木柴,瞬間點亮了整個淮南城。當天晚上,皇宮就派來了太醫會前來為秦虎診斷,可見傳播的速度之快。

    聽著母親那心疼中又帶著自豪的話語,秦虎沒有說什么,這是他應得的榮耀,用生命換來的尊嚴,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

    秦虎不顧母親的勸阻想要起身:“母親,我的身體我了解,再說都睡了好幾天了,也該下床活動活動了!

    費小蓮見勸阻不了,也就由著他,扶著秦虎下了床。

    來到院外,卻見妹妹秦琳兒小臉怯怯的站在不遠處,看著這兒,竟然沒有想以前那般飛奔過來,纏著秦虎耍鬧。

    “妹妹怎么了?”秦虎疑惑忙問。

    費小蓮嘆了口氣:“你受傷的事情,琳兒覺得是自己的錯,她說如果不是她抱走了小白,小白就能幫助哥哥打壞人,就不會被壞人打傷了,你們這兄妹倆都是一德性,一個比一個心重!

    秦虎失笑:“這個傻丫頭,怎么會這么想?”秦虎向秦琳兒招了招手,秦琳兒小臉戚戚的,眼睛吧吧地看著這里,卻沒有挪動步子。

    秦虎走上前,拉著秦琳兒的小手,抱她抱進了懷里:“琳兒,你知道哥哥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嗎?”

    秦琳兒搖了一下小腦袋,秦虎道:“哥哥最大的愿望就是可以活著看到你和父親母親開心地笑著,幸福到老,這個愿望看起來很簡單,但在這個弱食強食的世界里,我做為秦家人,勢必要受到多方的觀注,若是我不努力,不努力地變強,別說是什么愿望,恐怕就連活著的權力也要掌握在其它人的手里。我是家里唯一的男孩,除了這條路,我別無選擇,所以,妹妹,你只要快樂地活著就好了,其它的事情,都交給哥哥來吧,因為你也是哥哥變強的動力!

    秦琳兒的眼淚叭嗒叭嗒地掉下來,小嘴吧一扁,鉆到了秦虎的懷里。

    中午的時候,太醫又來給秦虎診了一下脈相,太醫是一個六十歲上下的老大夫,別看年紀大,可在江成國地位崇高,因為在皇宮里的太醫里,不僅資格最老,同時他還是一名六品藥師。

    皇家把他派過來,可見對秦虎有多么的看中了。

    “邵太醫,我兒的身病如何?”費小蓮見給秦虎把脈的邵光云,時而皺眉,時而奇怪,心不由地往上一提。

    秦飛雖然沒有詢問,卻也能看出他的緊張。

    邵光云搖了搖頭,他的這個動作,頓時讓除秦虎外的其它人皆是心頭一緊:“真是怪事,三天前我來時,他的經脈已全然斷裂,雖然我用了全息丹幫助其重新鑄體,但恢復速度也實在是太過驚人了,這才多長時間,他的經脈居然已重新生長好了,而且不論是厚度韌性比起以前,要好得太多了!逼鋵嵣酃庠菩睦镞有一句話沒有說出來,一般情況下在北星大陸,只有一種東西可以擁有這么強的自我修復能力的,那就是星獸,星級越高的星獸,恢復的能力就越強,只要還有一口氣在,星獸都會憑借著強大的生命力和修復能力重新活回來。

    可是,秦虎明明是個人類,怎么會擁有這般強悍的修復能力?

    全息丹是六品不假,但全息丹是邵光云煉出來的,他自然比其它人更加清楚全息丹的藥效,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就能這般驚人的效果的。

    邵光云仔細瞧著秦虎,做為江成國的資格最老的太醫,同時也是一名六品藥師的邵光云,他見過太多奇聞異事,可像秦虎這樣,經脈盡斷,卻還能在短短的時間內自我修復的,是第一見親眼見到,邵光云壓下心頭的憂慮,開了個補氣養血的藥方,便離開了秦家,他需要把這件事情,上報上去。

    秦父秦母明顯都松了口氣,尤其是秦飛,他那一日可就在場,秦虎當時的模樣,他可全都看在了眼里,雖然勝了白浩,但代價和后果卻是秦飛連想都不敢想的。

    二萬斤的破天,秦飛若是不催動星力,只靠純力氣的話,一只手拿起已經有些吃力了。

    對于破天的變化,當日秦虎與白浩對決的時候,他已經猜出來的。

    為此,父子倆專門進行了一次長達兩個小時的談話,要不是費小蓮來催促他們吃飯,恐怕會繼續地交談下去。

    晚飯后,秦虎出了院子,這是與白浩一戰之后,第一次走出院子。

    一路上,秦虎所受到的待遇,果然不同了。

    不管是秦家的侍衛,還是旁系弟子,甚至是一些秦家的嫡系弟子見到秦虎時,都是一副尊重的模樣。

    這種待遇,讓秦虎很舒服。

    秦家昏迷的這幾日,秦家的族會已經開始了,目前實力最高的秦東和秦雙雙已經殺向了決賽,不出意外的話,第一名將會在他們兩人中產生。

    不過,秦虎一點也不覺得可惜,這一次不行,還有下一次,至少,他現在還活著。

    秦家很大,反正秦虎也是閑來無事,毫無目的四處游蕩,走著走著,竟然走到了秦冢,這里是安放秦家歷代先人的地方,只有被認可的秦家人才有資格安葬在這里。

    對家族所做的貢獻越大,修祠的墓室規格就越高。

    秦家的墓式都是開放式的,里面不僅可以方便后人上香,同時也把墓室主人的生平所跡詳細地招錄在墻壁上。

    最中間的就是秦家的祖師——秦野的墓室,也是規格最高的一個。對于已時隔五百多年的先祖,秦虎說不上是什么感情,他在里面上了注香,看了看關于先祖生平事紀的傳記,便走了出來。

    再往后走,就是秦虎的爺爺墓室的所在地了。

    對于爺爺,秦虎已經沒有任何的印像,走進墓室,在中間的位置擺著一個中年男子的畫像,那男子面如紫鑄,頷下無胡,一雙眼睛烔烔有神,背手而立站在一顆松樹下。

    秦虎上了注香,打量著四周,看著墻壁上關于爺爺生平的詳細記載。

    “如果不是鐵公國的人,可能我秦家在江成國的地位,會更上一層!睆膲Ρ谏系男畔,秦虎了解到,爺爺竟然是和天心的師傅,在年青時齊名的人物,只不過后來中了鐵公國的毒,才郁郁而終。

    秦虎從一旁的書桌上拿起一本手冊,那是爺爺的生平筆記,記錄的不是煉功方法的心得,而是他在游歷大川時,見過的奇人奇事。

    “咦!又是這種古體文?”當秦虎看到有一處關于爺爺在某個山洞看到了古體文的事情,之前秦虎就曾在龍陽宗的時候,見到過這種古體文,只不過,他不知道那寫的是什么,這一次沒想到又在這里發現了他。

    “有機會一定要去爺爺所說的那個地方看看!鼻鼗⒂纸o秦家的幾位先祖上了注香,回到院子的時候,見父親秦飛坐在屋里,明顯是在等他。

    秦飛見秦虎進來,便把桌上的一封請貼遞了過來:“明日太子設宴,他希望你能前去!

    秦虎與太子有過一面之緣,對于這個未來的江成國皇帝,秦虎沒有什么惡感,他隨意地問:“太子為什么會請我?”

    秦飛聞言,笑了起來:“你小子是明知故問嗎?那日你與白浩一戰的事情,早已傳遍了淮南城,太子知道你又有何稀奇?不僅是你,你堂哥還和堂姐,也在應該邀之內!

    秦虎點了點頭:“明日我會去的——父親,我想等再過幾日,身體利索點后,便起程返回龍陽宗!

    本書紅薯網首發,請勿轉載!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