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奉陪到底

    第五十章奉陪到底

    “拳譜已經給你了,希望你可以放過我們,就此罷手!币琢针m然身為女子,可她的驕傲一點也不輸于其它男人,在昊天宗里面,這是所有昊天宗弟子都知道的事實,但今天,她已經再三地低頭了。

    從易琳緊握的纖手可以看出來,她此時內心的灼焦。

    蔣元當然沒有打算放過他們,因為昊天宗與太白宗的聯手,使得三千宗做為江成國第一大宗的地位受到了莫大的威脅,如果能夠削弱昊天宗的力量,蔣元一定會在非常樂意的。尤其還有一個無名小子,這個小子的星力雖然遠遠不及自己,但他所表現出來的戰斗力,卻著實地讓他擔憂,若是放任這小子的成長,他日并成大患。

    蔣元嘿嘿一笑,臉上泛起一抹猙獰的笑意。

    “小子,要小心了,對方殺機已現!

    不用海叔提醒,秦虎已經運起全身星力,他轉頭對易琳易雪兩姐妹說了一句:“一會我會盡可能地拖住他,你們要先走……聽我把話說完,你們留在這里,除了拖我的后腿,沒有任何的用處!

    易琳還要說話,秦虎已經不再看她:“如果還有機會再見面,你們兩姐妹,好好地報答我吧!

    易琳緊咬嘴唇,眼眶里面布滿淚水,她的拳頭握得很緊,這一刻她對自己發誓,若秦虎出了任何的意外,她絕對不會放過蔣元以及他身后的三千宗。

    “小子,我劍下不殺無名之鬼,留個名子吧!笔Y元往前踏步一步,衣擺無風自動,眼睛里面閃爍著道道熒光,熒光過后,是濃烈的殺機。

    “秦!虎!”先下手為強,秦虎搶先出手了。

    這是一場事關生命的生死大戰,贏的人活,死的人輸,秦虎一出手,直接用上了自己的最強殺招,那轟然而來的力量,狠狠地砸向了蔣元。

    “秦虎?”這個名子讓蔣元覺得有些耳熟,他應該在哪聽過,在他的思慮的時候,秦虎的攻勢已經到了,大概是秦虎手中的斧頭提醒了蔣元,蔣元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睜大了眼睛望著秦虎,“秦虎?你是淮南城秦家族主的兒子?打敗白浩的那個少年就是你?”

    “不錯,今天你也會和他一樣!”

    轟隆一聲,秦虎大吼,二萬斤重的斧頭,再加上秦虎身體的力量,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雖然蔣元躲了過去,可頭皮仍舊感到一陣陣的發麻,他剛所站的地方,竟然被砸出了一個大深坑,可見秦虎剛才的一斧子有多大的力量了。

    蔣元心中雖然震撼秦虎的身份,但臉上卻是不動生色地道:“你能把白浩打得吐血,我很意外,但是,不要把我和白浩那種靠關系的貨色相提并論,我的每一步,都是靠我自己一步一步打拼出來的,曾幾何時,我也像你一樣,被人輕視,被人冷漠,但很可惜,我比你幸運,而你,就把命留在這里吧!

    蔣元的臉上閃過一抹狠厲之色,蔣元一揚冷臉,一把鋒利的長劍直刺而出,他一聲狂吼,迎上了秦虎。

    只見秦虎冷哼一聲,手握破天,然后交叉在胸前,猛的向前揮出:“氣破長空!”,隨著秦虎話語的落下,一道閃動著青色光芒的氣勁,直沖蔣元

    面對著那強勁的勁氣,蔣元依然不動聲色的雙手握住長劍,只見蔣元面色沉穩,以左腳為支點,右腳為圓,來回的旋轉。同時,手中的長劍一刻都沒有停歇的刺了出去。每每刺上一劍,都會擊中一道勁息。憑借著自己渾厚的內息,每一劍都準確的把每一道勁息給刺破。整個人,猶如布滿了刺的冰塊一樣,絲毫沒有停歇的意思。

    一瞬之間,蔣元面色陰沉無比,同一時間,蔣元的身上就像涌出了一股強大的力量,一下子就將秦虎呼出而來的勁氣逼退,秦虎的臉上閃過一道凝重,蔣元的實力果然不可小視,蔣元雖然強勁但也激起了秦虎的斗志,冷笑一聲后,不斷地向前攻擊,拳勁上透露出來的勁氣一招強過一招,直壓向蔣元。

    但,也就在這么一刻的緩和間,蔣元身上就發生了難以想像的變化,在那一刻,在他超負荷地騰出星力逼退秦虎攻勢的那一刻,勁氣間的沖撞使得地面開始出現絲絲波紋,無數塵土碎末更被勁風卷起,不斷地環繞著被勁氣壓住的蔣元。

    見此景,秦虎當下也不遲疑,再次鼓勁凌空躍起,同時破天已擊出,勁氣更比前幾招還更強更大,端的是一心想用這一招將蔣元擊倒。

    勁氣一陣呼嘯,瞬間就沖入了那被塵土卷著的蔣元身上,但也就在這一刻,在那卷起的塵土之中突地射出一股銀色劍氣,剎那間就擊散了秦虎的力量,接著余勢未盡,如彎月,更似流星一樣急速地斬在秦虎身上!

    “呃!”地一聲悶哼,猝不及下,秦虎完全沒有料到這突如其來的一招!頓時,饒是秦虎及時護住了身體,胸口仍一陣火辣,如刀割一樣,痛得直皺眉頭,接著更被那劍氣沖卷到了三米之外,到這個時候才有時間去御勁化去那些劍氣,急急地低頭一看,胸前衣服已裂開,肌膚之間更是隱隱滲出血水來!

    在秦虎心中震驚不已的同時,心中也猛地生出了無比的斗志來,更掩不住心中的狂喜,大笑一聲后飄身落地,同一時間目光暴射,投向同樣望著自己的蔣元,瞬間變得銳利,閃亮!

    蔣元手執長劍冷冷地注視著秦虎,同樣地,由于神識意志全系于那澎湃無雙的劍氣之中,體內星力在不斷沸騰下,那激昂的戰意在爆升到頂點之時也掩蓋了一切理性!

    秦虎剛一落下,心念仍不斷地轉動著時,陡然間,后方空域內又再次感應到了一股急速的勁氣波動,只一瞬間,幾乎來不及思索,在一股凜凜風聲的伴隨下,那森寒的劍氣就已罩了過來,泛入那周身肌骨之間!

    生生地打了個寒噤后,無需多加思索,秦虎身體自然作出反應,精神一震后,長嘯一聲,雙手拳勁上面的勁氣越來越濃,勁氣剎那間透入手臂之中,頓時臂身上流光隱隱閃現。

    下一刻,破天已經帶著呼嘯著勁風,橫貫一切地向蔣元擊出。

    拳勁的勁氣激撞到蔣元的“劍氣”上時,也像遇到了勁敵一般,在空中暴響一下后,不斷地在激撞著,一時間竟勢均力敵,互不相讓!

    地上的碎石塵土不是被強大的勁氣瞬間摧毀,就是被激涌而起,不斷地在空中翻卷飛舞著。而秦虎與蔣元對撞時所產生的強大沖擊波更是以踫撞點為中心,一層壓著一層,如波紋般急速向外擴散卷出!

    秦虎與蔣元也承受著那對撞的勁氣產生的巨大沖擊力,分別向兩邊倒跌而起,在重重地摔倒了在地上之后,還像收不住勢一樣,貼著地面拖拽了好幾米才停了下來!

    動極之后就是靜,在秦虎與蔣元各自摔倒在地上后,地面上一時間也靜了下來,之前被勁氣卷起的碎石粉末也紛紛失勢般跌落.

    驀地間,一陣涼風從天空中莫明地刮了過來,而在那風嘯聲聲中,秦虎與蔣元也掙扎著從地上爬了起來!

    后退了兩步秦虎才站穩身形,就已忍不住胸中的悶氣像噎著了一樣,連嗽了好幾聲,氣息也隨之急促起來,在他體內,沸騰的血氣直到現在仍亂成一片,不停地在狂奔亂竄著,而星力所到之處,更是震痛不絕。

    趁著喘氣調息的機會,回想起剛才的那一刻,秦虎吞咽了一口水后:蔣元雖然和白浩一樣,同為王星第九重的實力,可是他的比白浩強太多了。要知道現在的自己,經過九洲大鼎靈魂力的鑄體,身體的強悍程度,恐怕,連他自己也說不清楚,究竟強到了哪一個地步,可就是這樣,他依舊被蔣元死死地壓著。

    平靜,短暫的對峙很快又被打破了,還沒等秦虎喘足氣,突地又看到蔣元目光暴射,手中刀氣更是不斷地騰升出耀眼的光芒,擺明一副即將出招的樣子!

    秦虎心中又是一驚,緊接著一聲長笑,身體剎那間離地掠起,趁著蔣元運氣控劍的一絲絲空隙,秦虎急速地向著蔣元沖去,秦虎知道下一擊,便是這個家伙的真正絕殺之術,瞬息之間,突左似右,連換了十幾次,而由于變換間的速度非常之快,在蔣元眼中更像平空生出了十幾個秦虎來一樣,如幻更似真,那里還分得清那一個是影,那一個是實體。

    而當秦虎憑借著自己在那一次又一次的血腥戰斗中所練就出的速度飄到蔣元身前幾米距離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蔣元居然動也不動地一直站著,最后更索性閉上了眼睛,就像當氣勢洶洶地沖過來的秦虎完全不存在一樣。

    秦虎身體猛地往地面墜落,接著就在腳尖觸地的那一刻,勁氣突然暴騰而出,腳猛地一挫地,在地面爆碎裂開之前,秦虎整個身體已借力彈飛而起,雙手破天同一時間再次使出,將勁氣融入空氣動流之中,然后就在蔣元驚詫著睜眼想揮劍應變之前,秦虎已騰起驚人的旋風氣流,直向他那正想揚起揮劍的右臂轟去!

    這一腿凝聚了秦虎所有的力量,也毫無意外地擊破了蔣元的臂上,進而更令他整條手臂霎那間麻木爆痛,充盈著星力的經脈一時大亂,而手中那扣著的氣刀也不由自主地向下跌落。

    一抹得意的笑容,掠過了秦虎那自信的臉孔

    “霸氣風雷!”隨著秦虎一聲低喝,破天帶著蜂涌而出的勁氣,朝著蔣元轟來。

    本書紅薯網首發,請勿轉載!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