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 西秋國來犯

    第五十八章西秋國來犯

    越是感覺到秦虎的古怪,連以寒就越是好奇。一雙美目,毫不掩藏地打量著秦虎。

    秦虎咽了品唾沫,他雖然有著前一世的經厲,可那是在軍營中,在戰場上,讓他殺人,他不會眨一眼眼睛,但平常陪伴著他的除了戰友就是鋼槍,見過的漂亮女孩雖然不少,但卻從來沒交過女朋友。

    現在被一個這么漂亮的少女這樣肆無忌憚的注視,秦虎哪里還能把持得?

    吳超也察覺到了秦虎和連以寒的古怪,尤其是看到連以寒眼睛眨也不眨地瞧著秦虎,心中忍不住詫異,這位世家姐姐自小天資聰慧,在六歲的時候,就展露出在鑄器方面的超凡天賦,之后更是一躍成為江成國百年以來,最年輕的四品鑄器師,和江成國皇室的公主鄧子棋,雷云堡堡主的女兒孤獨雪,天龍城城中掌上名珠安慧,并稱為江成國四大明珠。其中連以寒年紀最小,可想要摘下這朵明珠的人大有人在,不僅鑄器賦非凡,更是一位超級美女,最重要的是,她的身后,是鑄器世家連家,這些因素,注定了連以寒的搶手。

    但連以寒,卻醉心于鑄器,絕口不提婚姻的事情,而連家似呼也不著急。

    現在,吳超卻見自己的這位世家姐姐,對這位費先生如此好奇,哪能不奇怪?

    可這位費先生,長得一般也就罷了,年紀也大連以寒太多,兩人在一起,顯然是不可能的。

    “以寒姐,你怎么了?”吳超碰了碰連以寒的胳膊,問道。

    連以寒搖了搖頭:“沒事!

    秦虎松了口氣,見連以寒把目光移開了,這才指著那羊皮卷軸道:“就選它了!

    秦虎的選擇,不僅讓連以寒和王軻驚訝,連吳超也是心中疑惑不已。

    吳超最為擔心的就是秦虎會選擇那塊玄木牌,這塊玄木牌也是這幾件物品里最為珍貴的一件,那把匕首,是吳超自己做的,所用的方法是吳超從一本古老的經文里面學來的,曾經騙過不少人,連自己的這位世家姐姐,在開始的時候也被匕首的華麗外觀給騙了,雖然之后很快地便察覺到了匕首的異樣,但問題是,這位連家姐姐可是位天才鑄器師,能發覺到匕首的異處,也是在把玩之后的事情,僅有肉眼短時間的觀察,也照樣地被騙了過去。

    但這位費先生,卻沒有選擇匕首,雖然他沒有選那塊玄鐵木牌,讓吳超松了口氣,但現在吳超的問題是,秦虎為何會選那個毫不起眼的羊皮卷軸?

    “吳公子,你要是沒有問題的話,這個羊皮卷軸便歸我了?”秦虎見吳超在那兒發呆,便開口提醒他。

    吳超雖然對秦虎會選擇這塊毫不起眼的羊皮卷軸,心存疑惑,但到了這般地步,也只能如此。

    “小弟,那羊皮你是從哪得到的?”連以寒看出了吳超臉上的猶豫,還當他舍不得,便問。

    此時,秦虎已經把那塊羊皮收進了腰帶里,吳超暗暗嘆息一聲,他從小就對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有著特殊的興趣,那塊羊皮卷軸,他是在一家酒店住宿的時候,在墻壁上的一個磚鏠里發現的,當時也曾仔細地檢查過這塊羊皮卷軸,可惜一無所獲,便保存了起來,卻沒想到,在這兒卻這位費先生挑走了。

    其實事情本身,吳超并不關心羊皮會怎么樣,只是總感覺秦虎選擇羊皮的事情中,讓吳超覺得好像有什么怪異的東西發生過一般。

    吳超心里怎么想的,秦虎管不著。

    王軻還在暗暗嘆息秦虎的愚蠢,可見當事人自己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他也不好再說什么。

    秦虎把打造出來的器具賣出去后,又買了一百份的卷軸和材料。就近尋了一個酒樓歇腳。

    雖然秦虎還無法確定,羊皮里面究竟藏著什么,可他一點也不擔心,有海叔,肯定不會讓他吃虧的,以后如果真的讓從羊皮卷軸里面找出什么大寶貝的話,到時,一定要到那個叫吳超的小胖子面前顯擺顯押,不知道這小子會不會吐血呢,想到此處,秦虎心情大好。

    “小二,再來兩瓶酒!

    秦虎酒量不錯,但五六瓶烈酒下了肚,頭腦也犯暈。

    走出酒店的時候,天色已經微黑。

    秦虎出了鳳陽城,抬頭看了天空中懸掛的明月,深吸口氣,展開步伐,大笑一聲,狂奔起來。

    在秦虎奔出了三十里地的時候,一陣兵器摩擦的聲響,傳進了他的耳畔。

    秦虎停下腳步,尋著聲音慢慢地走了過去。

    正好看到七八個身著緊身夜行衣的男子,把兩個人圍在中間。

    這兩個人是一男一女,而且秦虎還都認識。

    正是,白天在兵器鋪見過的吳超和連以寒。

    吳超所用的武器是一副拳套,拳套成青灰色,從拳套上面泛的寒光上來看,至少是一件五品以上的武器。還那位連以寒,則用的是一串金鈴,是什么品級,秦虎根本看不出來。

    “連大師,我家王子只是請你到西秋國坐客,絕不會為難于你!币幻谝氯耸最I,對連以寒說道。

    吳超不屑地一笑:“坐客?說得好聽,以寒姐若真的過了,恐怕也是有來無回!

    連以寒俏臉含霜,一雙美目泛著寒芒:“連以寒謝過王子盛情,不過,以寒向來在家呆慣了,不喜歡出遠門,更何況,就算出遠門,也要有長輩同意才是!

    黑衣首領聞言,哈哈大笑:“這好辦,等連大師到了西秋國,王子自然會派人通知連家!

    吳超大怒:“管你西秋還是東秋,這里是江成國,還輪不到你們西秋國的人撒野!

    黑衣首袖眼睛里面暴射出兩道寒芒,直視連以寒:“我們王子盛意拳拳,若是連大師不知好歹,一會要是傷著連大師或者這位小兄弟,就不要怪我們了!

    “等等!边B以寒自知以她與吳超的實力,絕不可能是這些人的對手,而且看他們的樣子,顯然是早已經盯上了自己,現在她只能希望,家中的護衛尋來,盡可能地拖延的時間,“不知道,王子見我所謂何事?”

    本書紅薯網首發,請勿轉載!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