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直指內宗

    第六十六章直指內宗

    瞧著凌嫣兒那一臉可愛又無辜的萌樣,秦虎嘆了口氣,他已經放棄了繼續去挖掘這個小師妹的身份了。

    揉著她的小腦袋,頓時整齊小留海便被秦虎給折磨的不成樣子了。

    “干嘛呀,師兄,人家可是為了今天的選拔,特意梳的頭!绷桄虄嚎棺h,瞧著她那噘著粉紅小嘴的模樣,秦虎哈哈一笑,不僅沒有停止,相反還用力地揉的不停,小丫頭自然是抗議萬分。

    晚上的時候,秦虎特意地打了幾只野味,在院子里給凌嫣兒做了頓炸雞。

    在美食的面前,小丫頭果然喪失了最基本的抵抗力。

    秦虎也沒有繼續再去追問測試時的事情,在他看來,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秘密,就像他一樣,用不著非得什么都知道。

    第二天,測試繼續進行。

    今天是第二番測試,負責測試的長老是吳山。昨天秦虎的表現,他已經知曉,對于這個侄孫自然也是滿的很。第二番測試雖然比較難,但想來應該難不倒這個小家伙。

    三十三個通過考核的人,被吳山領到了一條大河邊,這是龍陽宗的內河,也被稱為鬼門河,因為河的另一邊是深不見底的大濗布,一旦從這里被沖下去,后果不堪設想。

    測試的地點,就放在這里。

    “看到了嗎,前面就是內宗,也是所有龍陽宗外門弟子最為向往的地方,通過這條河,也就意味著你們離勝利又進了一步!

    什么?通過這條河!

    大多數弟子都是目露驚色,這么湍急的水速,想要通過,絕對不是什么容易的事,相反極為可能會被直接沖到崖下,眾人瞧了一眼看不到底的瀑布,臉上都或多或少地露出恐懼,若是被沖了下去,誰也保不急會不會遇到暗石什么的。腦袋若是被磕上撞上,結果會怎么樣,他們根本都不用去想。

    吳山見到眾人的臉色,暗哼了一聲,目光又落在秦虎,楚朋,程仁等一些弟子的身上,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自從龍陽宗自建宗以來,想要成為內宗弟子,從來都不是件容易的事,若是怕了,現在退出還來得及,別到最后落個死無全尸的下場!眳巧竭@一番話不是危言聳聽,在場的人誰都知道,他不是在夸張,而是事實。上一次的內宗選拔就有人在這次測試時,直接被沖到了下游,到現在還沒有找到。

    “長老,不用多說了,我既然來到這里,就只有一個目的,內宗弟子之中,也必將有人楚朋一席之地!背笞吡顺鰜,幼稚的臉上寫滿了堅定,尤其是當他的眼神有意無意地瞟向秦虎時,眼睛中的火苗燃燒地更加炙烈了。

    “既然如此,那就開始吧,誰先來?”

    吳山的目光一一在人群中掃過,沒有摸清楚的東西,秦虎向來是不輕易地去犯險嘗試,第一個吃螃蟹的人,還是留給別人去做吧。

    嗯?等等,這小丫頭該不會是……

    秦虎見凌嫣兒一副蠢蠢欲動的模樣,哪里還不明白她的小心思,剛想阻攔,凌嫣兒已經站了出來。

    “我,我第一個!绷桄虄罕谋奶呐艿搅藚巧降拿媲,小臉蛋紅樸樸的剎是可愛,“我吧,讓我來吧!

    雖然秦虎不介意讓其它人去嘗試,可一旦這個其它人變成凌嫣兒的話,他就不淡定了,秦虎看著湍急的河流以及沒有千丈也有百丈高的大濗布,他有心勸止,但吳山已經應允了。

    凌嫣兒沒心沒肺地笑了一聲,施功輕將,嬌俏的小腳一點河灘上,整個人拔高而起,在空中掠起一道如同弧燕般的身影,輕飄飄地落向了河道。

    秦虎快步走向河邊,站在河灘上,望著遠處的凌嫣兒,他雖然自始至終都沒有說過,讓凌嫣兒小心的話,但對于這個小師妹的關心,卻超過了其它人。

    嗖!

    凌嫣兒的小腳落向了河面,湍急的流水撞得她的身形有些不穩,秦虎的心都提了起來,但凌嫣兒一腳踩向了水面,躍向半空,身體如同花兒一樣旋轉了起來。

    “好一招破玉梨花,丫頭年紀輕輕的,在輕功上就有這般的造詣,不錯。很好!眳巧叫溥涞耐缤恢谎嘧影阍谕募钡暮拥乐,左閃右挪般的身影,眼中滿是贊賞。

    但,危機很快地就出現了。

    河道中間水域的水流,要比兩旁要湍急的多,凌嫣兒沒能一次性地飛越這片中間水域,嬌小的身體被急切的水流拍打了個正著,凌嫣兒想要故計重施,可惜,一個波浪打來,直接把她卷進了水中。

    不好!

    秦虎大驚失色,身體拔地而起,在半空中的秦虎,單手揮動手中的破天,狠狠地朝著河道底部砸了進去。

    破天現在的重量,因為秦虎星力提升的緣固,已經從兩萬斤提升至四萬斤了,四萬斤的重量雖然讓秦虎感到吃力,但因為修煉了海叔所教授了真武心決和鑄器的作用,已經沒有了剛剛突破王星境時的那種壓迫力。

    四萬斤的重量,不是開玩笑的,破天一入河道底部,便擊起河泥飛濺,當破天穩穩地插在了河泥中間的時候,秦虎已經沉入了河底,他從腰帶之中,取出一條鐵鏈,把自己拴在鐵鏈的一頭,又一頭緊緊地扣在破天的斧柄上,但一切準備就緒,秦虎便迫不急待地奮力向凌嫣兒的方向游去。

    很快地,秦虎便找到了凌嫣兒,小丫頭倒是運氣不錯,雖然被一道大浪卷進水中,但身體正貼在河底的一座礁石的壁上,只不過,瞧著那小臉蛋鼓鼓的模樣,想來也是快要憋不住了。

    秦虎游到了凌嫣兒的身邊,拍了拍她的小肩膀,凌嫣兒睜開眼睛一看,見是秦虎時,別提有多高興了。

    不過,這個時候,秦虎可沒心情高興。在這么湍急的河流之下,想要穩定身形已是一件難事,他要是不有破天在,恐怕,也早已經被沖下了大濗布。更不要說,還有一個凌嫣兒。

    瞧著凌嫣兒那張漲得越來越通紅的臉,他的手緊緊地攀在礁石的身上,轉了一圈。心里已有了計較。

    秦虎沉到了河底,雙手抱住礁石的底部,咬緊牙關,用力往上,巨大的礁石發出一聲轟隆隆的悶響,秦虎虎目圓睜,繼續用力,。這座礁石竟被他硬生生地拔了起來,秦虎雙臂抱著礁石的底部,慢慢地抬高。很快地河道旁的眾人便看到凌嫣兒慢慢地露出頭來。

    凌嫣兒大口大口地呼息著,看得出來,她剛才受到了不小的驚嚇。

    吳山剛才見秦虎跳下去,雖然他沒有阻止,但也為這個小子捏了一把汗。

    秦虎并沒有停止,他抱著礁石,慢慢前行,借用的礁石的重量,竟然在河道中,穩穩前行,凌嫣兒則坐在礁石山,歡快地叫著,喊著:“駕,駕!”

    氣得河底的秦虎大怒:死丫頭,看我回頭怎么收拾你。

    結果沒有任何的異議,秦虎和凌嫣兒雙雙通過的這次測試。盡管有人對于這種結果很不滿,但也只能把這種悶藏在心里,畢竟秦虎的表現擺在那里。至于凌嫣兒,她贏得是有些讓人無語,但想來,也不會為難這么一個可愛的小師妹的。

    有了秦虎和凌嫣兒剛才的表演,接下來的人,無一不是認真謹慎的模樣,開玩笑,這可是關系到生死的事情。

    直到下午,結果就出來了。三十三個人,最終只有五個人通過了考慮,這還包括之前的秦虎和凌嫣兒,另外的三人則是程仁,楚朋,還有一個人,也是秦虎的老熟人,就是他的師兄楊非凡。

    從這次回到龍陽宗,秦虎便一直沒有見過楊非凡,聽凌嫣兒說,楊非凡為了應對這次的考核,開始閉關修煉,也是在測試的當日,才出關的。

    走之前,楊非凡的實力便已是人星境第九重高段的實力,現在已經突破了,到達了王星境第二重,比秦虎要稍遜一遜,但與白浩一戰之后,秦虎再也不是那個以星力而評價一切的什么都不懂的人了。楊非凡既然能夠從一千二百人中,脫疑而出,實力自是不用說。

    現在,他又成為了第二次考核中,五人組的一員。秦虎自然是高興。

    不過,秦虎的高興,并沒有維持多久。

    因為第三次測試,也是進入內宗大比武前的最后一次測試,開始了。

    從遠處緩緩地走來一個人,如果秦虎沒有記錯,這個人叫趙浩。

    曾在龍陽宗的通天塔里,因為一本武技曾與秦虎發出過爭執,進而也有就了今天的約定。

    “秦虎師弟,我一直都在等著這一天!壁w浩一直對于當天的事情耽耽與懷,秦虎一個外門弟子竟然敢如此地不把他放在眼里,這是赤果果的打臉。但趙浩面對今天的秦虎,他的內心并不像外表那么的淡定,論起實力秦虎現在已經王星境第三重,自己也是在前日才剛剛到達第六重的境界。雖然論起星力,他比秦虎差了三重,可是這些日子,他也沒少聽到有關于秦虎在淮南城中,大敗三千宗弟子白浩的事情,白浩當場被秦虎打得吐了血。要知道,白浩可是堂堂正正的王星境第九重啊。

    不過,即使是這樣,當分配第三次測試人員名單時,趙浩還是第一個站了出來,言明要負責測試秦虎。

    “最后一次考核,就是在你們的內宗師兄面前,撐過三十招,只要撐過三十招,就視為通過!眳巧皆谝慌宰鲋f明。

    “可以贏嗎?”不用說,敢用這么囂張語氣說話的,除了楚朋還能有誰?

    本書紅薯網首發,請勿轉載!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