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內宗排名

    第六十九章內宗排名

    不管其它人對秦虎怎么看,他成為內宗弟子已是不爭的事實。

    胡雨峰心情大好,他特地走下山來,拍了拍手,望著還在打斗中的程仁和凌嫣兒道:“好了,你們也停下來吧!

    兩人這才停手,程仁呼呼地喘息著,剛才與凌嫣兒的打斗,其實從一開始根本就沒怎么交過手,全程都是在和這個小師妹比腳力,可對方所用的破玉梨花的輕功,實在是太快了,每一次他想要近身的時候,小師妹便又會加速,搞得程仁實在是頭痛。

    若非這一次的機會對于他而言,太過珍貴,他真的直接想放棄比賽。

    “由于這一次,四名外門的弟子,個頂個的優秀,所以,我宣布,對于秦虎,凌嫣兒,程仁,楚朋四人,全部收為內宗弟子!焙攴宕嗽捯怀,自然是引得眾人議論紛紛,破格收錄的事情不是沒有發生過,但這樣的事情,還是非常少的。

    胡雨峰的臉色有些不好看,聲音低沉地喝了一聲:“誰有意見,提出來!

    “宗主,這好像不太合規矩吧?”說話的是一名老者,他叫鄭易,內宗四堂之中,貴為劍堂的堂主,本身的星力已達到地星境第五重的境界,是龍陽宗的老資格了。

    胡雨峰見是鄭易,臉色才好看不少,他知道這個鄭長老,是個驢脾氣,做事從來都不知道什么叫拐彎,平常,也沒少讓他下不了臺:“鄭長老,我既然破格提拔了他們,自然有我的原因,楚朋,今天不過十三歲,實力已經遠超了其它師兄很多了,把他收進內宗,我想不成問題吧!

    鄭易搖了搖頭,他指著楚朋道:“十三歲能擁有這個實力,算是不錯了,不過,他小小年紀,心術不正,在剛剛與秦小子比武的時候,居然穿了內甲,讓這場比武喪失了最基本的公平性!

    鄭易此言一出,不僅胡雨峰皺起了眉頭,在場的一些長老,和其它弟子的臉上都不怎么好看。楚朋看似是破壞了規矩,可這些事情,通常都是被默許的,就是他們中的一些人,和其它比武的事情,也不可能做到所謂的公平。

    “鄭長老,弟子想說句話!鼻鼗⒆呱锨,向鄭易抱了抱拳。

    鄭易對秦虎的印象還算是不錯的,便點頭應允。

    秦虎道:“相信很多人都應該知道,我與楚朋之間的恩怨,上一次在梅花大陣的時候,我殺了李明宇,不是錯殺,而是,我就要殺他!”秦虎的話,引得眾人一陣的側目前。胡雨峰心中暗笑,這秦家的小子膽子真是夠大,也是,若非如此,這小子怎么敢以去挑戰白浩,而且還拼著不要命的危險,硬是擊傷了白浩?換做其它人未必有這個魄力。

    “說下去!”胡雨峰道。

    “是,宗主!”秦虎繼續道,“李家與楚家是聯姻關系,李明宇得喊楚朋一聲堂弟,李明宇實力不濟被我殺了,那是他活該,就像是如果我被楚朋殺了,也是一了白了,僅此而已,所以我們之間的這場比試,從頭到尾,就是不死不休的結局,大家各講手段,事關生死,談不上什么公平不公平!

    “說的好!”胡雨峰拍了拍手,轉向鄭易,“鄭長老,不知道,你對這個答案可滿意?”

    鄭易沒有回答胡雨峰的話,他望著秦虎道:“我想知道,既然你們是不死不休,為何,你又不殺他?”

    “很簡單,我喜歡挑戰強者,對于比我弱的人,我實在是提不起半點的興趣,當然,他要是想再找死,我保證會成全他!”

    霸氣,霸道,囂張!

    此刻的秦虎,侃侃而談的模樣,仿佛說得是一個任人宰割的小貓小狗,而不是什么楚家的天才弟子。

    如果眼神可以殺死人的話,秦虎已經被楚朋的眼神分割成無數塊了。

    楚朋的拳頭緊緊的握著,眸子里面,滿是屈辱和不甘,但面對秦虎的無視,他只能把仇恨埋在心底。

    其實秦虎不殺楚朋的原因,并不是他所說的那樣,而是秦虎考慮到了遠在千里之外的秦家,這一次,李家人請出殺手暗殺他的事情,讓秦虎明白了一個道理,面對一個李家,秦家可以不怕,可若是真的把楚家的人也給逼急了,李楚兩家一旦真的聯手,那后果不堪設想,在沒擁有強大的武力之前,秦虎還不想去挑起楚家對秦家的仇恨。

    楚朋做為楚家的天才弟子,是楚家寄與了后望的嫡系傳人,若是殺了他,秦虎都可以想到楚家人會干出什么事來。

    這才是秦虎不殺楚朋的真正原因。

    還有,秦虎之所以會為楚朋說話的原因,很簡單,把一個厲害的對手放在眼前,總要比捉摸不到,要安全的多吧。

    鄭易長老沒有再對凌嫣兒和程仁提出疑異,鄭易也是知道凌嫣兒身份的人,他和其它人的想法一樣,這個來自那個地方的大小姐,參加內宗弟子大比武,本來就是一個胡鬧的事情,程仁雖不是什么天才,可是他的努力,宗內上下都看得一清二楚,鄭易自然不會與他們兩人為難。

    “師兄,以后,我的幸福生活就交給你啦,嘻嘻!绷桄虄罕е鼗⒌母觳,蹦蹦跳跳的模樣,剎是可愛,不過她的這番話,卻讓胡雨峰一從知曉她身份的人,紛紛側目。

    秦虎一陣苦笑,捏了捏凌嫣兒的鼻尖道:“你這個小饞貓,到了哪里都不忘了吃!

    “嘻嘻,是師兄做的飯好吃嗎?尤其是那個叫什么,肯的雞?好好吃呢!

    胡雨峰頗為玩味地瞧了一眼秦虎,便離開了。

    吳山瞧著親呢的兩人,咳嗽了一聲,走了過來:“好了,恭喜的話,以后再說,現在,先帶你們去領衣服!

    內宗弟子的衣服,全都都是用上好的絲綢制造,是身份的象征,可以說,穿上內宗特有的服裝,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龍陽宗弟子,而且出去了,別人也不會小看你。

    因為這代表著的,是龍陽宗對你實力的認可。

    有吳山長老帶領他們,秦虎四人很快地便領完了屬于自己的衣服,不過,除了衣服,他們四人,還拿到了一個木頭牌子,上面是一組號碼。秦虎的號碼是三百一十七,凌嫣兒,程仁,楚朋四個分別為三百一十八,三百一十九,三百二十。

    吳山看出了秦虎的疑惑,便給他解釋道:“這個木牌及木牌上面的數字,代表著你們在內宗的地位,也就是說,在你們的上面,有三百多個師兄弟,是以實力排名的。你們不要以為成為內宗弟子就可以放輕松了,我可以很負責地告訴你們,殘酷的道路才剛剛開始而已,因為每三個月內宗都會舉比武大賽,三百以下的二十名弟子,不僅要負責給其它師兄弟打雜,跑腿,同時,若是六個月,也就是兩次比試中,都無法提升將自己的排名提到三百以內的話,將會被劃上黑名單,到了年末這些人會被清理出內宗,再次成為外門弟子,而且三年內,不得參加內宗弟子選拔!

    秦虎聽完,倒吸了口氣,尼瑪,清除內宗就夠嚴厲了,沒想到,還有更狠的,三年內不得參加內宗弟子選拔,這對于曾經身為內宗弟子的人而言,簡直就是比死還要讓他們受不了的事情。由簡入繁易,由繁入簡呢,這是最基本的道理。

    吳山見秦虎的臉上變了色,心里也放下了心,他本可以不用親自帶這四人來報道的,但為了秦虎這個侄孫,才親自走了這一趟,目的就是讓秦虎明白,內宗是一個什么樣的地方。

    “長老,如果,我想挑戰,排在我之上的師兄,要怎么做?”程仁和秦虎的心思一樣,他好不容易進了內宗,就絕對不愿成為那個被踢除的人。

    “很簡單,我剛才已經說過了,內宗每三個月都會舉行一次大比武,這比武不是強制性的,可若是有人點名要挑戰你的話,你就必須得出戰了!

    “如果我想挑戰第一個,可以嗎?”秦虎舉手。

    秦虎的話,讓程仁相當的無語,排名第一的,那可是內宗的十三大弟子之首,有著云手之稱的沈浪。

    開什么玩笑,沈浪的星力在王星境第九重是不假,看似與白浩的星力相當,但做為龍陽宗內宗弟子第一人,又豈是白浩可以相提并論的?

    可瞧秦虎這家伙,一開口就想要挑戰最牛叉的,這不找死是什么?

    吳山哈哈大笑,他不是開心,而是鄙夷:“秦虎,我要警告你,別做無意義的事,我可以很嚴肅地告訴你,沈浪若是不想殺你,你還能和他切磋兩招,可他若是想殺你,你一招都檔不下來,因為沈浪的星力雖是王星境第九重高段,可是他的實戰能力,已經相當于宗星境的實力,你覺得你能勝得了他嗎?

    秦虎見吳山認真的模樣,雖然知道這是叔公在關心自己,可心里還是有些不爽,宗星境又怎么了,之前不是有一個殺手胡魂,不是一樣的宗星境,但也照樣被他干掉了?

    “小子,你的這個叔公沒騙你,那個殺手是個傻逼,他要是從一開始就對你痛下殺手,你根本就沒有活的機會,有些人總喜歡仗著實力比別人強,就去玩耍別人,但通常這樣的人都死得最快,就像你現在對楚朋,這小子的年紀比你小二三歲,就已經不差你多少了,你這次放過他,就是在養虎為患!焙J暹@時說話了。

    本書紅薯網首發,請勿轉載!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