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 陳山河的一招

    第七十三章陳山河的一招

    三人說話之際,秦虎終于被陳山河等人給控制住了。

    陳山河滿頭大汗,瞧著秦虎被死死壓住,還是一副沒有放棄的模樣,他擦了下額頭上的汗珠,指著秦虎道:“你小子吃什么長大的,這么大的力氣!

    “放開我,陳山河,你草你大爺,你放開我!

    陳山河呵呵一笑:“你草吧,使勁的草,我老陳家向來是一脈單傳,我沒大爺,你愛草就草!

    對付這種橡皮臉的人,秦虎的威脅顯然不頂用:“陳師兄,你要是還把我當成師弟,你就放了我!

    陳山河搖頭:“就是因為把你當成師弟,我才會這樣,我知道,你曾經把白浩打傷過,所以你不把三千宗放在眼里,可是,這么說吧,我的星力比白浩低二重,可是白浩在我的手下,走不過二十招,他就得趴下,而且,我不需要像你一樣,動不動就去拼命。星力,是這個大陸上,很奇特的東西,他的奇特就在于,使用者如何去使用他。你喜歡拼命,而且隨時都在拼命,這一點的確有助于你的修煉,可是,一個人只有一條命,你能拼幾次?”

    “能拼一次是一次,用不著你管!

    瞧著秦虎猶如茅房里的石頭,又臭又硬的樣子,陳山河生氣了。

    陳山河收起了笑容,表情變得平淡起來,身上透露出一股似有似無的壓迫力。

    熟悉陳山河性格的人,都知道,這是陳山河發怒前的征兆。

    “這小子生氣了,看來姓秦的那小子要倒大霉了!壁w三城見到此情此景,老嘴樂得笑了起來。

    “把他放開!”陳山河站在那兒,他的語氣很平淡,但那些困住秦虎的弟子,卻不假不聽。

    陳山河望著秦虎,一只手背在了身后:“你能在我的手上走三招,你想走想留,我絕不會再攔你!

    秦虎心中雖然陳山河對自己的無視而憤怒,可是他能夠從對方身上感受到一股時有時無的壓迫感,這種壓迫感,他曾經面對過一次,就是在遭遇刺殺,落入山崖前的那個時候,從那名叫胡狼的殺手身上感受過,當時就是這樣的壓迫力,時有時無。

    胡狼,星力:宗星境第一重!

    陳山河,星力:王星境第七重!

    差了一個星境的兩個人,居然讓秦虎感受到了同樣的東西。

    陳山河,果然非浪得虛名之輩。

    看來內宗的十三大弟子,個個都是有一把刷子的人。

    秦虎面色凝重,他知道自己絕不是陳山河的對手,但陳山河說自己走不過三招,卻是對他的侮辱。

    “氣破長空!”秦虎一出手,果然是自己最為凌厲的殺招。

    不過,這一次,秦虎失望了,氣破長空的綠眉剛剛才釋放出來,陳山河已經失去了蹤影,等他再出現時,秦虎只感覺到胸膛如同被鐵錘狠狠地砸了一下,然后整個人騰空起來,直接摔飛了出去。

    哇嗚。

    一口血痰噴了出來,秦虎躺在地上,破天摔在一旁,他捂著胸口,睜著眼睛,眼睛里面滿是不信:不可能,這不可能。

    一招,一招啊,陳山河只出了一招就讓把自己打得吐了水,這怎么可能。

    “殺你,如殺狗!”陳山河居高臨下地俯視著秦虎,盡管他的語氣,表情都是平平淡淡的,可是他的話卻如同一把利箭狠狠地把秦虎的高傲給刺穿了。

    “!”秦虎一拍地面,沖天而起,大動明王拳第一式,大動開羅轟然砸出,帶著秦虎的怒火,燒向了陳山河。

    陳山河依舊不躲不避,站在那兒,等到秦虎的拳頭,快要擊中他時,他動了。

    消失了,又消失了,不,不是消失。

    陳山河又像剛才那般突然消失在原地,不過,這一次,卻被秦虎捕捉到了虛影,陳山河不是消失,只是他移動的速度太快罷了。

    陳山河靠在秦虎的身上,一招肘擊,便讓秦虎再一次地感受到了他的強大。

    秦虎半跪在地上,這一招肘擊讓他的呼息不通順起來,感覺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般。

    “我現在對于你能擊敗白浩這件事,執否定態度,看來傳聞果然不能信,就你這樣的實力,根本不可能勝得了白浩,就算是真的贏了,那也是他輕敵在先,人總是這樣,容易被擁有垃圾外表的東西所欺騙,從而輕視甚至是無視,這樣才被你這種如同垃圾一樣的人尋找到機會!”

    山下靜悄無聲,所有的人都安安靜靜地看著,陳山河不是個老好人,但也不是個嚴厲的師兄,平常最喜歡開玩笑和捉弄人,但沒人敢忘記二年前,他對于孫偉的那件事,今天發生的這一幕,又讓人想起了曾經的事情。

    “別讓我看到你,否則,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边@是陳山河在剛進入內宗的第一天,暴打孫偉后的說的一句話,當時很多人都覺是這只不過是陳山河的一句戲言罷了,可是后來……

    內宗是不禁止弟子般切磋的,但必須有三個前提,不得以上凌下,不得以強凌弱,不得危及生命。

    這三條,陳山河一條都不沾,這也是為什么直到孫偉離開龍陽宗,也沒有人出來制止的原因,論星力,當時的孫偉是王星境第五重的星力,比陳山河整整高了三重,論排名,陳山河一個區區的剛入宗的弟子,至于危及生命,陳山河只是抽了孫偉的耳光,每一次都把他打得像個豬頭罷了。

    由此呆見,當時的陳山河多么強悍了。

    之后的陳山河,從第三百二十名,一路打上去,二年的時間,星力從王星境第二重瘋漲到第七重,更是坐上了十三大弟子的寶坐,排名第五。

    這是陳山河的第二次發怒,但這一次,卻是為了一個什么都不如他的人。

    秦虎這一次,沒有反駁,他很憤怒,但不是對別人,而是對自己。原來,自己竟然這般的不濟,原來他一直引以為傲的東西,卻是這般的不堪。

    “山河這小子,看來真的很看中秦虎啊!苯饋喼懈袊@一聲。

    胡雨峰的眼睛里帶著些許的笑意,但更多的卻是期待,在強烈的打擊之下,每個人都會擁有兩個選擇,要么變強,要么沉淪。

    諸河和楚朋一直都在人群里,從一開始,他們的目光就沒有從秦虎和陳山河這兩人的身上移開。

    見到秦虎如此不堪,竟然連一招都沒有走過,楚朋有一種惡心感,他真的想不明白,之前怎么會敗給秦虎的。

    似呼是看出了楚朋的想法,諸河的眸子里閃過一片銀白的刺芒,在這刺芒之下,楚朋渾身上下如入冰窖,讓他不寒而顫。

    本書紅薯網首發,請勿轉載!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