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九章 凌云七絕斬

    第七十九章凌云七絕斬

    “那位先生?”秦虎疑惑地問海叔。

    海叔卻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給秦虎答案,只是他突然古怪地瞅了一眼秦虎,呵呵地笑了起來。

    秦虎被笑得心里在直發毛,暗自揣測:這老瘋子又抽了。

    “海叔,我不是妄自菲薄,只是我之前聽陳山河師兄說,這本武技連我們的內宗弟子第一人都無法練成,你覺得,我可以嗎?”

    海叔哈哈大笑,笑聲中帶著沖天的傲氣:“別人當然不行,但你問題,因為,你是老子罩的!

    秦虎松了口氣,雖然這老貨經常性地犯神經,但秦虎對他的實力,卻從不懷疑。

    海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表情變得有些落寞:“記得先生曾經說過,在這個世界上,從來都沒有煉不成的武技,只有不得當的方法,任何的武技,只要找對方法,一切問題都會解開,這本凌云七絕斬也不例外,你跟我來!

    秦虎跟隨海叔,很快地便來到了內宗后山,下面是近千丈高的懸崖,崖下是萬傾波濤的大海。

    在海叔的指引之下,秦虎順著崖邊的植物藤,下到了崖底。

    這不是秦虎第一次面對大海,但大海的壯闊與時不時掀起了沖天海浪,都讓秦虎的心胸變得開闊起來。

    “沉到海底去!”海叔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他見秦虎疑惑,便道,“凌云七絕斬是那位先生在觀看黎明前的大海后,所創出來的武技,所以,要想煉成這凌云七絕斬,你就要體會大海的狂與闊,這就是凌云七絕斬的修煉法門,現在你把身體的支配權交給我,安靜地看我!

    秦虎的靈魂再次脫離了身體,只見海叔,騰空而起,整個人就像只正在飛翔在天空的禿鷹,發現了海中的獵物一樣,飛速地俯沖,快速地沒入到海水當中。

    二三秒鐘之后,只聽海水發出一聲轟隆的鳴響聲,海叔從海中沖出了水面,整上人像是一片云彩一樣,踩在海浪上,而在他的手中,居然出現了一體由星力凝聚而成的長劍。

    海叔緊握著雙眼,長劍橫放在胸前,隨著的手臂的揮動,在他的胸前出現一層淡淡的光芒,海水在他周圍開始旋轉,速度,漸漸地開始加快。

    就在這時,海叔猛然睜開了眼睛,手中長劍往在半空中劃出一道寒芒,轟轟轟轟轟的劇烈的聲響,在大海中響起,滔天的海浪像發了瘋似地卷起一層雙一層的波濤,短短的時間里面,那海浪竟達到了百米高,看得秦虎目瞪口呆。

    轟

    在一聲轟響之后,這巨大的海浪瘋狂地拍向了遠座的一座山峰,那座山峰在響聲之后,竟然海浪中徹底地消失了。

    秦虎傻了,也呆了,尼瑪,這是什么力量啊。

    難道這就是凌云七絕斬的強大嗎?

    “當然不是你想的那樣!焙J逯匦掳焉眢w的控制權交還給了秦虎,他的精神有些疲憊,這是控制秦虎身體后的后遺癥,每一次進行控制秦虎的身體后,海叔都會消耗一部分靈魂力,不過,隨著秦虎的實力越來越強,海叔的靈魂力也濃郁了不少。

    “就像,一片樹葉,在你的手里,他只是一片樹葉,而在那些擁有大神通的人手里,就是殺人的武器,我現在的能力,不過是全盛時期的百分之一罷了,但即使是這百分之一的力量,你至少也得十年才能達到,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去體會凌云七絕斬的法門,!

    秦虎也明白,以現在的實力是不可能做到像海叔那樣的:“海叔,這凌云七絕斬是劍法,我練的是斧頭,這樣行嗎?”

    “我還是那句話,別人可能不行,但你沒問題,因為,你是老子罩的,現在按照我的方法,把自己沉入海體,好好地去感受大海的力量吧,只有這樣,你才能體會到凌云七絕斬的法門!

    …………

    太陽還沒有升起,北極星還在天空中閃爍著銀光。

    秦虎站在巖石上,冷硬的面頰上已經有些微長的頭發不受時間限制的垂下,輕輕的隨風飛揚,雙手平伸,兩腳半蹲,漠然的眼神遙視遠方,衣衫在海風的吹拂下“咧咧”作響,巖石下方是廣闊的大海,層層浪花白沫,一直延伸向遙遠的天際,成海天一色,這本應該是波瀾景色的天地,在他的眼中卻帶著許灰暗。

    紅眈眈的太陽升出了水面,奇跡般的懸浮在空中,折射出萬丈光華,倒影在海面上,隨著不斷波動的水面,幻化成萬千的流光電蛇,到處亂竄,耀眼閃目。

    這時一個海浪打來,浸濕了秦虎的衣衫,而秦虎卻依然屹立不動,只是嘴角露出了一絲神動。垂在兩旁的雙手手心向上緩緩上提,呼吸也慢慢加深加長;隨著海浪,雙手的漸抬漸高,呼吸的漸趨飽滿,胸中的血液也開始沸騰起來;終于,當雙手舉到了頭頂,當吸氣到了極致,胸中的激動也泛到了極點的時候,秦虎低頜然后就是一聲中氣十足的長嘯隨著用力回收胸前兩側緊握的雙拳而猛然騰空而起,響徹天地,向四面八方漸擴漸遠。

    大海仿佛被秦虎的長嘯驚醒了般,輾轉反側的活動著身子蘇醒過來,于是,輕急舒緩的浪濤開始變的洶涌猛烈,柔和的風也疾勁起來,浪花的聲音越來越響,潮水兇狠的拍打著秦虎所立腳下的那塊巖石的巖壁,并有越來越大的趨勢。

    秦虎的雙手與身體也隨著環境的變化而開始了舞動,剛勁有力的舞動著身體,就如同那風中的勁草般,腰部彈性十足而又緩慢有力的曲折彈伸著,雙手做大風中波濤的樣子不斷抖動揮舞著,隨灑自然;身型漸漸的融入了那疾勁的狂風中,與那狂風同步舞動,于是風與秦虎的身影慢慢的疊加在一起,容為一體,再也分不出彼此。

    海浪一浪緊推著一浪,聲愈疾愈響,秦虎的動作也隨之變化越來越快,越來越疾勁,臉上那一成不變的陰郁也慢慢地舒展開來,疾風漸漸化為了狂風。

    后面的浪濤不斷追趕吞噬著前浪,浪潮在這樣的疊加下越來越大,越來越疾,如驚濤駭浪般“轟~”的一聲拍擊在身下的巖壁上,浪花飛濺半空、四面散射開去,巨大的巖石也仿佛為之一顫,巨大的聲響回蕩在空中,震聾欲饋;而秦虎此時正舞到了曲腿下蹲、雙臂后翹的姿態,在這一聲狂猛的驚濤拍岸下,身體仿佛也被這一記強大的浪濤震上了半空般,秦虎的身影如一道海燕沖天而起,在半空一個瀟灑的七百二十度側身翻滾旋轉,落地后猶自不斷的旋轉疾舞著,沒有一刻的停息,猶如一個精靈般,在這天地自然的音樂下,不斷的旋轉出一個個美妙而又令人無比沉迷的舞姿。

    “嘩”遠處傳來一陣陣低啞的聲響,一道無邊亮麗的線條從天邊的遠處向這邊擁來,近了,近了,那條細線露出了它的真實面貌,一道寬廣無際的浪濤向這里奔涌而來,帶著大海的激情,夾雜著無比的豪氣,不斷的追趕吞噬著前面的波浪。

    在那一片巨響之中越來越近,越來越響;等到了近處,看著這道漸行奔近的狂濤駭浪,方自感受到那種磅礴澎湃的氣勢,如萬馬奔騰,卻要比萬馬奔騰更有猛烈,如狂風暴雨,卻要比狂風暴雨更具另一種與眾不同的威勢。

    那股高高的浪潮越來越近,聲音震耳欲聾,氣勢震撼人心,讓人胸中氣血澎湃,不能自已;還在不斷疊加著前面的小浪,節節升高,在離秦虎神離立巖石不足十幾米處時,十米海浪以勢不可擋的浪潮頂端白色的水珠浪花不斷跳躍歡呼著,在初升太陽那已經漸漸變成了熾白色的陽光照耀下,閃耀著璀璨奪目的光芒,猶如帶在那高高在上的天神頭上的皇冠般,顯的神圣而不可侵犯,使的這道浪潮更具不可抵擋、驚天動地的龐大威勢。

    劇烈舞動中的秦虎迷醉的看著迅速來到自己面前的這道攜著有如天威般駭人氣勢的狂滔浪潮,眼中的精芒越來越亮,臉上的表情也興奮到了極點,在此景此情下,他的心中竟升起了想要投身大海、與之容為一體的念頭。于是,心醉了,神迷了,疾速舞動的身軀漸漸有了種瘋狂的趨勢。

    “轟!”驚天巨響下,如出匣猛獸般的巨大浪潮狠狠的轟砸在了巖壁上,在巖石劇烈的顫栗呻吟中,疾濺起滔天暴雨,整個海岸線都泛起了一層白色的浪花,壯觀之極,而緊跟其后的那一浪又一浪的海潮一波一波接二連三的全面襲來,聲勢駭人。秦虎所站立的巖石全面的籠罩在這陣突如其來的水花下,而秦虎的全身也不可幸免的被打了個通體濕,咸咸的海水順著秦虎濕漉漉的頭發流下,這一切的一切,非但沒能澆滅他心中的興奮,反而剛健有力的舞姿終于進入了瘋狂的狀態。

    于是,海浪瘋了,秦虎也瘋了,他哈哈地大笑著,笑聲中充滿了暢快與喜悅;驚濤裂岸,濁浪排空,巨大的海浪水漫金山般不斷沖擊著秦虎所站立的巨巖,使勁的撥剌著巖壁,“轟隆隆”震耳欲聾的聲響此起彼伏,鐘磬齊鳴,號鼓齊響,秦虎激烈狂舞的勁風開始帶起陣陣的氣旋,動作和著浪濤的的聲音,身形早已經容入了那激烈如斯的洶涌狂風中。

    本書紅薯網首發,請勿轉載!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