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三章 蒙著紗巾的女人

    第八十三章蒙著紗巾的女人

    若是龍陽宗的宗主在場的話,一定會認出這兩個人來。用劍的那個年輕男子叫張逸,六年前出道,憑借手中的一把秋水劍,闖下了偌大的名頭,人稱逸劍君子。另一個則叫呂波,是西秋國第一大派南屏派的嫡傳弟子,號稱鐵甲神拳,三十歲,與張逸一樣,從出道至今,未嘗一敗。這兩個人,與西秋國的王子司馬嘯天,被奉為西秋國年青一代的領袖。

    只是現在的秦虎,還不知道,張逸,呂波與司馬嘯天之間的聯系。否則,估計一場大戰無法避免。

    “高手!”

    秦虎雖然看不透對方的星力,但僅從對方所展露出來的氣勢,就足以讓他心驚。

    秦虎心情頗為的激動,要知道,不是誰都能有幸目睹強者對決的,他不由地屏住了呼息。

    “呂波,你從西秋國,一直追我到這里,那些人到底給了你什么好處,讓你這么地賣命?

    “少跟我費話,交出青金令,我或許會討你一條狗命!

    張逸挽了個臉花,邪邪地一笑:“誰告訴你,青金令在我這里的?”

    呂波怒笑道:“張逸,明人面前不說假話,你打傷嚴金華,搶奪他手中的青金令一事,早就被我南屏派的長老得知,現在失口否認,不覺得有辱你逸劍君子的名號嗎?”

    張逸哈哈一笑,他往前踏出一步,劍尖直指呂波:“看來南屏的各位當家的對我張逸還真是關心,不錯,青金令的確是在我這,可憑你,還拿不回去!

    呂波一振雙臂,拳頭上冒出兩股紅光:“自從三年前,敗給你后,這三年來,我苦心修行,忍常人所不能忍,為了就是有一日能夠把三年前的屈辱奉還給你,今天終于要如愿了!

    “三年前我可以擊敗你,今天一樣可以,呂波,在我的眼里,只有司馬嘯天,你?靠邊站吧!你的那狗屁不是的鐵甲神拳的名頭,還是去嚇唬一些小貓小狗吧!

    呂波大怒,雙拳撞擊在一起,一股子鋼鐵摩擦的聲音,仿佛要刺穿人的耳膜一樣。緊接著,呂波那如同火焰一般的紅色拳頭,兇猛地轟向了張逸。

    張逸舉劍迎上,劍尖在微顫之間,冒出點點藍光,拖曳出絢麗的藍色光尾,剎那間,數十朵劍花,便把呂波包圍在了其中。

    兩人的攻擊結結實實地對碰,鋼鐵摩擦的聲音不斷地響起,激起一朵朵煙花般的爆炸氣流。

    他們的攻擊,開始的快,結束的很快,在秦虎還沒有看清楚時,他們已經在半空中交錯分開。

    一招之間,顯然沒有分清楚,究竟是誰強,誰弱。

    張逸臉上帶著微笑:“呂波,沒想到,三年不見,你真的進步了不少,居然可以檔住我的秋風劍!

    “我說過,三年前你帶給我的屈辱,我會一點不少的統統還給你,張逸,束手就擒吧!眳问宕蠛纫宦,“鐵拳風暴!”猙獰的鋼鐵之聲,匯聚一道赤色洪流,帶著千均之力,砸向了張逸。

    張逸的眼睛里面滿是戰意,秋風劍再一次地舉起:“奪命連環!”

    兩人猛烈地戰斗,使得周圍瘋狂激蕩徘徊的勁風向四面八方傾泄而去,把地面上的雪風,卷得漫天都是,場面之宏大壯觀。

    張逸連連抵擋住呂波自四面八方快捷絕倫的席卷而來的重重拳影,即使偶爾被擊中身體,也最多不過晃一晃。呂波如一座屹立不倒、頂天立地的雄偉鐵塔,悍然的挺立在風暴的中心,雙臂鐵拳揮影如山,威若雷霆暴動,動則飛沙走石,滿頭黑發在空中狂飄亂舞,白多黑少的眼珠神光煌煌,恍若天神般威猛無濤,霸烈熊熊,令人只可仰而視之。

    張逸身體矯健迅捷,快若閃電,只能看到一道黑色的影子拖著長長的黑線在蒼柏的四周不斷盤旋回繞;手中長劍以一種驚人的高頻率頻頻揮出,前仆后繼,劍劍如奔雷霹靂,開碑裂石,硬生生的撕裂空氣,激起一陣陣鬼哭神嚎、令人牙酸的尖嘯,最后匯成隱隱雷聲緊跟其后,震蕩耳膜

    沉悶震耳的爆響頻頻響起,那是兩人氣勁交接碰撞時所產生的聲音,使整潔的地面不是龜裂橫生,縱橫蔓延整個山坡,就是殘屑飛濺,激射如矢。

    做為一個武者,最興奮無外呼遇到一個旗鼓相當的對手。

    秦虎看得激情澎湃,恨不得加入進去。

    就在這時,一陣悅耳的笛聲,悠悠揚揚,飄進了秦虎的耳畔。

    秦虎奇怪,這荒山野嶺的,怎么會有笛聲呢?

    還沒有等他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卻見張逸和呂波臉色大變,紛紛停下來戰斗,向笛聲傳來的天空看去。

    “九霄宮,是九霄宮的人!”

    張逸和呂波相互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震撼,甚至還有一抹濃厚的恐懼,下一秒鐘,兩人的身影,便向遠方遁去。

    秦虎驚訝地張大了嘴吧,他沒有想到,剛才還是一副不死不休的兩人,眨眼間,便像逃跑一樣地離開了。

    “怎么回事,到底發生了什么?”秦虎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過,剛才兩人在聽到笛聲后,臉上不約而同露出來的震驚的表情是騙不了人的。

    “難道是這笛聲有什么古怪?”

    秦虎下意識地向笛聲的方向看去,頓時,他的眼珠子再也離不開了。

    只見空中飄來一個巨大的白色轎子,轎子的周圍是用一層白紗的紗巾檔住,隱隱約約可以看到里面是一個女人,這女人蒙著一層面巾,使得秦虎根本看不出對方的面容。

    最詭異的是,這白色轎子,明明沒有人抬,卻可以像氫氣球一樣,飄行在空中,速度飛快地向前飛去。

    而笛聲就是從轎子里面傳出來的。

    秦虎從未見到過如此的景像,一時之間竟然看呆了,而他身上的用來儲物的空間腰帶,這時也發出翁翁的震動聲。

    隨著一聲“啊嗚”的虎吼聲。

    一道白光,從空間腰帶里面飛射而出。

    沉睡近四個月的白虎,終于醒了過來。

    只見小白的個頭明顯地長大了不少,已經頗具虎王的模樣了。最顯眼的是,它額頭上,代表著星獸等級的星星,已經從四顆變成了五顆。

    多日不見,秦虎對小白非常想念,上前就想要摟抱小白,可小白,卻給了秦虎一個大屁股,沖著前方的那頂白色轎子,吼了一聲。

    秦虎不知道小白為何會有這樣的舉動,他向前看去,卻發現轎外的白色薄紗已經打開,一雙冷得像冰一樣的眼睛,正好迎上了秦虎的眸子。

    秦虎頓時只覺得渾身冰冷刺骨,渾身上下,竟然提不起半點的力氣,仿佛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般。

    白色的轎子并沒有停留,很快地便消失在地平線上。

    直到這時,秦虎才松了口氣,剛才的感覺,真是太怪異了,隔著那么遠的距離,只是淡淡地瞟了自己一眼,竟然會使得他沒有半點的反抗力。

    這個蒙著面紗的女人,究竟是誰?

    還有小白,為什么會在這個時候,突然從沉睡中醒過來,這里要說沒有受到剛才笛聲的影響,秦虎絕對不會相信。

    與小白親熱了一番后,一人一虎,便向小雪峰深處行去。

    有了小白這只五星星獸,秦虎對于這次的任務的信心更加地強了,就算是遇到大規模的狼群,秦虎也相信,有小白和自己這兩個強力打手,絕不會有什么危險的。

    越往小雪峰深處走,天氣就越冷,漫天上下,到處都是飛舞的雪花,秦虎冷得直哈氣,手指頭已經感覺有些僵硬了。

    “狗日的陳山河,有這么做師兄的嗎?”

    正在秦虎碎碎念的時候,一大拔鐵箭從樹林的某處,飛灑出來,以秦虎這個地方,向上看去,空中密密麻麻的箭矢,好不壯觀。

    “快,射它的眼睛,不要讓它跑了,快,圍住它!

    一片燥雜的人聲,秦虎鉆進樹林,看到了數十個人,正把一只白狼圍在中間,瘋狂地對進行的攻擊。

    從這些人的打扮,秦虎大概可以他們應該是山下某個村落的獵戶,他們的星力大多停留在王星境以下,實力有限,只得以這種以多勝少的方式,對白狼進行圍攻。

    白狼的腹部上插著幾根削尖了的竹子,顯然被中了陷進,以致于實力大損,否則,就算這些獵戶人多,恐怕,也傷不到它。

    但即使是這樣,也有不少獵戶,已經掛了彩。

    秦虎摸了上去,他并沒有打算出手,只是想看看熱鬧罷了,可這時,白狼突然仰天長吼一聲,熟知狼性的秦虎暗道一聲不好,這是白狼在召喚同伴的聲音。

    不僅秦虎聽出了白狼吼聲的用意,那些長年獵獸的獵戶們,已聽了出來。

    “快,速戰速決,時間越拖對我們越危險!币粋四十歲上下的,裹著一件獸皮的中年漢子,手執一把大斧頭,指揮著眾人對白狼進行攻擊。

    “王叔,不行咱們就撤吧,不然等狼群來了,再想撤就晚了!

    中年漢子想也沒想,便搖了搖頭:“不行,為了抓捕這只白狼,咱們村已經傷了不少的人,若是空手而返的話,今年咱們吃什么?別忘了,大伙的家里都有老人和孩子,靠著咱們吃飯呢!

    中年漢子的話,打消了一些獵戶想放棄的心思,攻擊也越來越猛烈了。

    秦虎的臉色越來越凝重,他望著東邊的方向,從那個方向傳來的地面震動的聲音,使秦虎知道,正有一群白狼,向這兒靠近。

    本書紅薯網首發,請勿轉載!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