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 狼群

    第八十四章狼群

    秦虎看著前方的那幾十個獵戶,他絕對相信,若是等到狼群到來后,這些人怕是沒有一個能夠活下去的。

    秦虎迅速地做出了決定,他一拍白虎的頭:“小白,過去!

    小白興奮舔了舔秦虎的臉,咧開猙獰的大嘴,沖向了白狼。秦虎仔細地計算了一下時間,留給他的時間不多,為了避免和那些獵戶起沖突,秦虎用起了潛行之術。

    相信,有小白的牽制,他應該可以在潛行的效果消失之前,解決白狼。

    不然,一旦拖延,等到大批的白狼群到來,恐怕,他就是有心救獵戶嗎,怕也難以完成。

    “老虎!”

    小白的出現,引起獵戶的一陣燥動,尤其是當他們看到小白額頭上那代表著其等級的五顆星星時,恐懼感,油然而生。

    一只四星白狼,已經把他們搞得筋疲力盡,現在又有一只五星的白虎獸闖了進來,這對他們的心理壓迫可想而之。

    “怎么辦,王叔?”

    被稱做王叔的中年漢子,神色緊張又凝重地盯著小白,他從事獵戶多年,見過的星獸不計其數,甚至曾經見過一條六星的海蛇,可是像白虎這種比較珍稀的星獸,卻是第一次見到。在虎族獸群中,普通的虎類星獸,一般為黃黑圈紋,這種虎獸是最為常見的,同時在虎類星獸的族群里也是最下等的虎獸,再往上是白多黑少的斑點虎獸,像今天這種,渾身上下,通體雪白,沒有一絲雜色的白虎獸,他真的是第一次見到,而且從這只白虎獸的體形上判斷,它還處于成長階段。

    一只還處在成長階段,卻已經是五星星獸的白虎獸,其潛力可想而之。

    盡管中年漢子不愿意放棄到嘴的白狼,可要他領著村落里的幾十個獵戶去面對這么一只實力強勁的龐然大物,他是絕對不愿意的。

    一咬牙,中年漢子嘴里的一個撤字還沒有說出來。

    卻見那只白虎獸,沖著白狼吼了一聲,后肢一蹬地面,便撲向了白狼。

    白狼也張開了大嘴,露出鋒利的牙齒,迎擊白虎。

    可就在這時,周圍的人只聽到一聲“破!”

    一個黑影,如同鬼魂一般,突然出現在他們的視線里,一柄長呼近兩米的大斧頭,狠狠地砸在了白狼的腦門上,那白狼嗚嗚地低鳴了幾聲,便倒在了地上,顯然已經死去。

    這個黑影,不是別人,正是用潛行之術,接近白狼的秦虎。

    當白狼對小白反擊的那一刻,秦虎果斷地抓住了時機,一擊致命。

    以他現的實力,對付一只四星白狼,雖然沒有多大的問題,可畢竟不可能做到在短時間內結束戰斗,若是因為拖延了時間,等到白狼群到來的話,那就不是一場惡戰的問題了,而是,他能不能全身而退的問題。

    秦虎的現身,以及對白狼的一招致命,使得他成為了所有獵戶的焦點,尤其是當這些人看到那只五星虎獸,拿腦袋蹭著秦虎撒嬌時,地上掉落了一地的眼珠子。

    王叔的情況比其它人好不了多少,他不是沒有見過把星獸當成寵物的,可這畢竟是一只五星的虎獸,而且還是虎獸里面,稀有的白虎獸。

    王叔咽了口唾沫,嘴吧張合了好幾次,可他實在是不知道應該用什么語言來表達此刻的心情。

    他們能麿雞,秦虎可不敢等,他向眾人一抱拳:“各位,我是龍陽宗的弟子,對大家絕無惡意,現在正有大批的白狼群接近,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如果大家相信我,請趕快撤離,由我來負責把白狼群引開!

    秦虎一拍小白的額頭,小白明白地低嗚一聲,從白狼的身上撕下塊后腿肉,然后向東方奔跑而快,從狼腿上滴下來的血珠子,連成了一道紅線,秦虎再次對這些獵戶道:“你們趕緊離開,越快越好!闭f完,秦虎追上了小白,一人一獸,很快地便消失在獵戶們的視野里。

    王叔也是個果斷的人,他朝向秦虎的方向,深深地望了一眼,便指揮獵戶們,帶著白狼,快速地退去。

    沒過多久,近百只的白狼組成的狼群,出現在這里,有著狼血氣味的牽引,這些白狼群,果然向著秦虎的方向追去。

    秦虎和小白跑了許久,只到秦虎認為,應該沒事后,這才讓小白把白狼腿,丟進一個山洞里。

    秦虎爬上了一顆大樹,站在樹權上向遠去眺望,當他看到大批的白狼群時,頭皮一陣陣的發麻。

    若是真的和這些畜生遭遇的話,恐怕,他還骨頭都不會剩下。

    狼這種群居動物,一旦攻擊起來,會像瘋了一樣,它才不會理你,你是不是強者,是不是獸王。

    秦虎在樹上潛伏了許多,待這些白狼離開后,他才跳了下來,帶著小白原路返回。

    有著小白在前面帶路,很快地秦虎便找到了那些獵戶所居住的村莊。

    秦虎的到來,讓村子里頓時沸騰了,不僅那些被秦虎救下的獵戶們感激異常,就連一些小媳婦,老嬸子,老大娘之類的也是對秦虎左看右瞧,一邊拉著秦虎的手,一邊和身旁的人交談著。不一會兒,秦虎便臉紅了。

    這些婦人,居然想要把自己的妹子,女兒啥的,介紹給秦虎,而且還不是一兩個,粗略的計算下來,只要秦虎點頭,他馬上就能擁有十個八個媳婦,今晚就能洞房花燭。

    秦虎雖然對于這些人的熱情也感到非常的溫暖,可到底還是有點尷尬地,換成是誰,被人這么評頭論足地說要給他說媳婦,恐怕,也自在不了。

    最后還是王叔出面,把這些婦人給趕了出去,秦虎的耳朵這才清靜了下來。

    王叔叫王岳,初聽到這個名子時,秦虎還愣了一下。

    在地球上的時候,秦虎父親的把兄弟,也就是被秦虎叫作二叔的人,是他最為尊敬的長輩之一,當初能夠立誓進入軍隊,成為一名職業軍人,就是受了這個二叔的影響,二叔姓王,單名一個岳字。

    大概是這個名子勾起了秦虎對過往的懷念,仔細地觀察了一下王岳的臉,別說,還真和秦虎的二叔有些相似。

    有了這個先決條件,秦虎與這些獵戶之間的關系,也越發的親近,上了酒桌,幾杯酒下了肚,這男人之間的感情便深了不少,說話也相當的隨便了許多。

    對于村落的獵戶而言,這一次的收獲可以用巨大的兩個字來形容,因為,從白狼的身上,掉落了一顆四星獸珠,一顆四星獸珠的價格在二萬到三萬五千之間,最差的也是二萬金幣,有了這二萬金幣,村落里的日子會好上很多。

    不過,仆實的獵戶們,會把這顆可以改善他們生活質量的四星獸珠,遞到了秦虎的面前。

    秦虎看了一下,這個四星獸珠的品級是低等的,拿到龍陽鎮去賣的話,二萬金幣是沒有問題的,可他壓根就沒有打算收下。

    見秦虎推了回來,王岳便說:“小虎,怎么?”

    “王叔,這東西我不能要,也可能要,這只白狼,是你們用命換來的,同時,也是村里的口糧,你覺得,我能要嗎?”

    王岳見秦虎拒絕地這么明顯,臉色也不好看起來:“小虎,你既然喊我一聲王叔,那就聽我的,把這顆獸珠收下,若是沒有你的話,我們別說殺死那只白狼了,恐怕能不能活著回來,都是問題,我相信,再座的各位,都是和我一樣的想法吧?”王岳的話,引來屋內獵戶的贊同。

    秦虎看著這些樸實的獵戶,嘆息一聲,和他們比起來,外面的一些人,簡單就是垃圾,價值二萬金幣的四星獸珠,說推就推,不要忘了,他們不是什么財大氣粗的財閥,而且一群用命去換生存的獵戶,二萬金幣,分給村里的每一戶的話,最少也能分個四五百金幣,有了這四五百金幣,他們的生活就會變得好上許多。

    但即使是這樣,可他們依舊,眼睛眨也不眨地把這二萬金幣推了出來。

    秦虎沉默了一下,從空間戒指里面,陸續地拿出了十來顆獸珠,擺在了桌子上。

    這一手,立時,讓屋里的所有人都傻了眼。

    這些獸珠最差的都是四星,還有一顆閃爍著八顆星星的獸珠混在其中,秦虎一下子拿出這么多,對于這些獵戶而言,可能是永遠都無法想像的財富時,這對他們的震撼可想而之了。

    “王叔,現在你們知道,我拒絕的原因了吧,對于我而言,只是讓我多了一顆可有可無的獸珠罷了,可對于你們而言,卻是活拿的口糧,我能拿嗎?”秦虎道,“我還之前的那句話,這次來小雪峰,是領著任務來的,我只要六顆白狼牙齒和白狼皮,其它的東西,我一概不取,你們非要硬給的話,我轉身就走!

    秦虎都說完話了,王叔等人,還沒有從震撼中恢復過來。

    過了大約四分鐘,王叔才嘆息一聲:“龍陽宗,果然是名門大宗,門下弟子的實力我已經領教過了,沒想到,這財力也是如此的驚人!

    秦虎有些無語,他是屬于那種踩了狗屎,走了狗屎運的人,這天下間,能踩著狗屎的少之又少,大多數還是貧苦的人當道的,就拿龍陽宗而言,家境不好的,至少占到七成以上,外門的弟子生活也僅僅是混個溫飽,只有成為內宗弟子,生活才會大副度的改善,來錢的路子也會變多,就比如像秦虎這樣,接任務領獎厲的,大有人在。

    本書紅薯網首發,請勿轉載!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