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九章 秦虎出馬

    第八十九章秦虎出馬

    強敵圍困之下,陳山河自是明白,制敵于先的道理,霸道氣象,品級黃品,陳山河的招牌武技,霸道氣象雖然比起道品武技凌云七絕斬來,品級低了一品,可是陳山河使出來,卻是虎虎生風,霸道異常,真是印證了其名。

    果如所料一般,首先面對陳山河力量所到這處的紅衣男子,雖已做御敵之勢但終為時以晚,轟隆之下,紅衣男子身飛呈拋物線狀習射出去,摔在地面上,鮮血口吐不止,顯然剛才陳山河的一擊讓他受傷不輕。

    “太猖狂了,這里還容不得你們這幫小子撒野!”

    霹雷閃動之中,只聞一聲沉響,一道身影驚起飛起,砸向陳山河,這人同樣的身穿紅衣,不過,在他的衣服上卻印著一個圓形的龍虎交纏的圖案,而他的耳朵卻少了一只。

    只聽這缺耳男大喝一聲:“千均掌”隨著這一聲之后,一陣的力量波紋隨之散開,只在一個呼吸的時間內便化成了利箭光線朝著陳山河鋪天蓋地的襲去。

    “操,想打群架!”秦虎見到對方有人沖進了場子,也失去了看熱鬧的心思,酒杯砸中地上,第一個沖了出來,其它的師兄弟們,早就心里癢癢的,嚎嚎叫地加入了戰場。

    再看陳山河,只見他唇角勾笑,回手檔下來想要沖出的秦虎等人:“都退下,別讓外人說咱們龍陽宗,人多欺人少,更何況,對付這群渣子,我一人足已!

    霸氣,太霸氣了,瞧瞧陳山河站立場中,目空一切,衣角飛揚,發絲飄蕩,秦虎的腦海里冒出兩個字來“牛逼”

    是滴,五師兄,你丫的能再牛逼點嗎?

    陳山河似乎面對傾山倒海之勢根本不以為意,雙手緩慢化圈:“霸道氣象-――**!”

    轟!

    來客居,在這樣的強大力量對轟之下,開始轟響不已。

    這一次實對實的對轟,當陳山河轟破所有的光波后,終于與缺耳男的拳頭準確無誤的對撞在了一起。

    缺耳男哇得一聲,吐出一口血氣,才道:“年紀輕輕,力量竟已如此,難怪如此不把龍虎鏢局放在眼里!”

    陳山河眉宇一揚,大笑道:“這是你們自找的,龍陽宗是比不起三千宗,可并不代表,它是你們可以隨意侮辱的!”說完,身形似乎弱不禁風的被周圍勁氣吹動,如同一片紙片一般的隨風而起,斜斜歪歪的朝著缺耳男而去,缺耳男為這一招亦不由心生警惕,眼定心靜,待到陳山河正欲出招之時,身形猛然間爆出,雙拳斂合的勁氣瘋狂涌出,化成一頭瘋狂的光波朝著陳山河罩去。

    陳山河眼看光波襲來,絲毫沒有回避之勢,雙手猛然一抬,身形猛然一縱,腳為先,頭為后,順著龍腹朝著缺耳男的胸前踢去。

    缺耳男左手一抬,擋住陳山河的腿勢,卻亦被陳山河的腿勁震退半步,而就在這半步之刻,缺耳男的右手猛然轟出,陳山河此時是眼看著那拳頭轟在了自己身上,再次受力倒飛而出。

    陳山河飛身落下,停在空中。缺耳男抬抬右臂陡聽一聲沉喝道:“千均掌!”

    隨著缺耳男的暴吼,一層光波突然間朝陳山河而去,招如其名,掌若千均,但是陳山河的力量是何等的強橫,缺耳男想憑借自己一個人抗衡是根本不可能的。

    陳山河雙臂一伸,和肩平行,身體隨之提升而起,腦袋微微一低,黑色的勁氣猛然冒出,黑色的勁色在黃色的光波映襯下顯得更加的幽深,隨即在陳山河的手臂上,居然出現一道詭形的蝎子形狀的圖紋。

    “我靠,五師兄要出絕招了,尼瑪,太刺激了!币蝗伺d奮地叫嚷著。

    “上一次看到五師兄使用這招時,正是他向四師兄挑戰,平常,五師兄是很少出這招的,這下咱們有眼服了!

    秦虎瞪大了眼睛,雖然他沒有見過陳山河用過這所謂的絕招,可是瞧著那氣勢,以然不凡。

    海叔這時也湊起了熱鬧,口氣中不無夸贊地道:“這小子可真不錯,陰剎重功這門武技,居然讓他給練成了!

    “陰剎重功?”秦虎疑惑地問海叔,“這是什么功法,很厲害嗎?”

    “非常厲害,這陰剎重功是那位先生所教授的十三門徒中,第九門徒,也是被喻為蝎魔的家伙在剛出道時,所使用的功法,雖然只是道品,可若是僅以品低而看清了這門武技,一定會吃大虧的!

    “海叔,那這陰剎重功和凌云七絕斬比起來,哪個厲害?”

    海叔瞟了一眼秦虎:“沒有垃圾的武技,只有垃圾的人!焙J宓倪@句話,差點讓秦虎破口大罵。

    “凌云七絕斬是先生創出來的武技,他的厲害之處,不僅僅是于武技本身,而是它所代表的意義,這一點,以后,若是有緣的話,你就會明白我說的話!

    “海叔,你的意思是說,我的這本凌云七絕斬還是比陰剎重功厲害的?”

    “我還是那句話,沒有垃圾的武技,只有垃圾的人,就比如你,凌云七絕斬,你緊緊是入門,除非練至玄妙處,否則,你若和你的五師兄對上的話,你根本走不出十招的!

    海叔的話讓秦虎有些失落,原本以為,練了這所謂的,什么,那位先生創出來的武技,以后就可以牛逼哄哄了,看來,并非如此。

    秦虎的目光重新放在了陳山河的身上,他與那缺耳男的戰斗越發的激烈了。

    陳山河幽幽的低沉道:“陰剎重功——人間絕道!”

    犀利的勁道隨著這一聲大喝,黑色勁氣化成無數股無形之龍以雷霆萬頃之勢朝著缺耳男卷殺而去。

    只是單單的一接觸,缺耳男面色猛然一變,一道巨大的黑色和金色相互纏繞著的光圈將二人包裹,朝外擴散而去,周圍萬物紛紛如同雪花遇到了大火一般的紛紛融化成水。

    缺耳男一邊防御散飛而來的強橫勁氣,一邊則發現不知何時,缺耳男所控制的金色光波竟然變成了烏黑之色,心頭一驚之時,只見光圈的擴散已經到達了盡頭,開始化成泡沫一般隨氣飛散,龍虎鏢局一方連忙凝神朝著場中望去。

    陳山河依然是那樣死氣沉沉的樣子,烏黑的身體上微空上揚,對面的缺耳男左手依然低垂,而右拳緊握,腥紅色液體早已濺到了衣服之上,是勝是負似乎看不出來。

    陳山河肩膀微微聳了聳:“一個人,不行!一起吧!”

    龍虎鏢局何時被人如此對待過,如果不是早有鏢主嚴令在前,他們早就沖上去了。

    “今天有你們龍陽宗,就沒有我們龍虎鏢局,給我上!”缺耳男顯然失去了理智,在他的一聲大喝之下,身后的十名緊身鏢頭打扮的人,身形一閃,手執開山刀,像打了激素一樣地沖了出來。

    “他們是我的!誰也不許搶!”早就按捺不住的秦虎,不顧陳山河的阻止,大喝一聲,如虎入羊群一般,檔在了那些鏢局人的面前,“我陪你們玩玩!

    陳山河見狀,也不以為意,笑了幾聲,把戰場交給了秦虎。

    面地呼嘯而來的開山刀,秦虎雙手一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抓住面前的兩個鏢頭的小腿,用力向后一拉,雙手格擋開左右兩把凄厲呼嘯著奔他而來的開山刀,使了一招空手奪白刀,把對方手中的開山刀據我已有,秦虎的腿影忽閃了一下,兩邊的兩個鏢頭便被踹的飛了出去。

    不約而同的,其它的八個鏢頭,都在“鏘踉”一片飛快的拔刀聲中竄了過來,一瞬間就把秦虎圍重重包圍中,刀鋒所指之處,眾鏢頭聯合起來發出的森冷而凝重的殺氣有若實質的籠罩在秦虎的身上,在座的其它人紛紛站立起身,帶著不同的目的注視著場中的這一場戰斗。

    面對著這蕭殺的森冷寒氣,秦虎臉上輕輕松松,甚至還挖起了鼻孔,而反觀這群鏢局的鏢頭們卻猶如面臨大敵似的小心翼翼,目光警惕,怎么看,怎么覺的好笑。

    秦虎看著手握開山刀,卻小心翼翼的盯著自己的眾鏢頭們,對他們露出一絲嘲諷的微笑,襯托著那一雙難以忘懷的眼睛更顯晶瑩剔透,深邃神秘。

    這群鏢頭能夠在龍虎鏢局當差,手里的功力應該是不差的,只是剛才陳山河,連戰他們兩名鏢主,使得他們在氣勢上輸了不少,可長久以來的戰斗形成的條件反射在微妙氣機的牽引下,無數凜冽的刀光牽扯成一片密集的網,帶著凄厲到令人牙酸的勁風,自四面八方朝秦虎的全身上下旋轉切割而來,刀光與刀光之間竟然沒有一絲的空隙;這群鏢頭聯手使出的這一招天羅地網刀法,讓秦虎也不得不驚嘆這群鏢頭實力。

    “來吧!”秦虎對著漫天來襲的刀光輕輕呢喃了一聲,下一刻,似霹靂裂空,似雷霆萬均“大浪滔天!”一聲獅吼驚天動地,氣吞山河,如驚雷爆碾,震蕩天地;如鐘鼓齊鳴,攝人心神;眾鏢頭耳際突遭恐怖聲波轟炸,不由一陣劇烈的頭暈目眩,手中猛劈而出的開山刀一頓,力道頓時消減了大半,等落到秦虎的緊繃的身上時,連一道白印也沒能夠留下。

    本書紅薯網首發,請勿轉載!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