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七章 處處詭異

    第九十七章處處詭異

    秦虎喝了口酒:“若是不信,就不會請你坐下來了!鼻鼗⑦呎f,邊拿出一袋沉甸甸的金幣,少說也有上百枚。

    可老頭,卻只是瞅了那袋金幣一眼說:“我老頭,只愛酒,不愛財,既然后生,你喜歡聽故事,那我就給你講講!

    秦虎眼神中閃過一抹詫異,顯然,他對老頭所表現出來的模樣,有些驚訝,但這同時,也讓秦虎相信,這位老人家的確見講,那所謂的百鬼之事。

    老頭喝了口酒,調整了一下情緒,開始尾尾道來。

    那是大半年前的一天,老頭和幾個酒友,多喝了幾杯,酒壯慫人膽,幾個人迷迷糊糊地便往中河山走去。

    中河山雖然野獸很多,可因為長時期被人類捕殺,大多數的野獸,已經絕跡,只有靠近森林深處的地方才會有野獸出現,可是但凡去過深處的人,無一例外的,不是人不見人,就是死不見尸,就算活著回來了,也是精神失常,成為了瘋子。

    在中河山里走了大約一個來時辰,幾個人的酒癮也醒了差不多了,月黑風高,又是在山林之中,其實這個時候,幾個人都害怕了,只是不想被其它人看輕,便忍著恐懼,繼續前行。就在這時,山林里突然傳出一陣陣女子的哭聲,那哭聲,忽遠忽近,在這大晚上的,尤為的嚇人。

    幾個人轉身就跑,可是沒跑幾步,幾個白影子便檔在了他們的身前,那些白影,沒有眼睛,沒有鼻子,可卻有一個嘴吧,總之嚇人的很。最可怕的是,那白影的舌頭露在外面,往前一伸,老頭的幾個酒友,便腸穿肚爛地倒地死去,老頭被嚇得,直接白眼一翻,暈倒在地。

    “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到了深夜,天也更加地黑了,周圍黑漆漆的,我沒命地跑,沒命地跑,跑了好久,終于看到了火光,漸漸地,風雨城出現在眼前,后生,你不會明白那種劫后余生的感覺的!崩项^使勁地灌了口酒,似呼又重新回到了,那個嚇人的晚上。

    秦虎皺了皺眉:“老大爺,這就是你說的百鬼夜行”這算什么東西?狗屁的百鬼!

    “我還沒說完呢!崩项^繼續道,“那天之后,我就病倒了,因為家里沒有婆娘,只得自己去抓藥,可是你猜測我在抓藥路上的時候,看到了誰?”老頭說到這,眼睛里面滿是恐懼,看得出來,他并不是在賣關子,“我看到了一個,早應該死去的人,居然活生生地在街上走著!

    秦虎想起了之前在中河山里發生的那一幕,脫口而出地問:“他不會就是那天晚上和你一起去中河山,被白影殺掉的酒友吧?”

    老頭重重地點了點頭:“正是,不止是他,其它的幾個人都好生生地活著,好像那件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崩项^平緩了一下情緒繼續道,“他們還和以前一樣,沒事便找我喝酒,一開始,我真的以為,是我的問題,可是之后的一件事情,讓我確信,我的確是見到了鬼!

    老頭壓低了聲音,湊到了秦虎的面前:“四個月前的一天,我交了好運,打了幾只野味,賣了錢,買了些酒,準備找那幾個酒友喝上幾杯,當時,我正想敲門,卻從門縫里面,看到了一副詭異的畫面,就見一個酒友,撒掉了臉皮,然后是身上的皮膚,一個森白森白,沒有臉,沒有鼻子,沒有眼睛,只有嘴的東西,出現了。和那天晚上在中河山看到的一模一樣,我嚇得趕緊捂住了嘴,躲在墻角,然后便看到,從四周趕來一個,兩個,三個,四個,數十,上百個沒有臉的白影,接著就看到一頂巨大的紅色的轎子出現在半空,這些白影,扛起這個巨大的轎子,像鳥一樣,飛了起來,往中河山的方向飛去了!

    到了這兒,老頭的故事,大約已經說完了。

    老頭睜著醉迷迷的眼,拍著秦虎的肩膀:“那天晚上之后,我的那幾個酒友,也不見了,與他們一樣,一起消失了,大約有上百人,風雨城發動了人去找,卻什么也沒有找到,我把看到的事情,對大家伙說了,可是沒有人相信我,還說我酒喝多了,腦袋也爛了。我是千真萬確,真的看到了!

    秦虎沒有說話,他對老頭所說的東西,不能說懷疑,卻也不是不信,經歷了白天那一場詭異的事,秦虎真不知道該怎么樣形容此刻的心情。

    “趙狗耳,又在拿你的那一套騙吃騙喝呢?”之前推老頭下樓的那個漢子,走了下來,他來到秦虎的桌前,鄙夷地瞧了一眼老頭,然后對秦虎頭,“后生,這趙狗耳講的話,當故事聽可以,至于其它的,呵呵,還是小心點好!

    “把手拿開!”秦虎皺眉看了一眼,漢子放在肩膀上的手,這漢子一見秦虎這態度,頓時臉拉了下來,“喲,脾氣還挺好大的,小子,我好心提醒你,別不識抬……!“

    漢子話還沒完,秦虎直接抓著他的胳膊,把他丟到了街上,摔得鼻子都歪了。

    漢子的幾個朋友見狀,連忙沖上來,把秦虎圍在的中間。

    “勸你們一句,吃飽喝足還是回家休息的好,別為了一時的沖動,缺了條胳膊,少了條腿就不好了!鼻鼗⑺翢o忌憚的模樣,頓時激怒了這些漢子,其中一人怒喝道,“缺管教的小雜種,今天爺爺就替你的父母好好地教訓你一下!

    見這些人辱及家人,秦虎眼神頓時一寒,抄起桌上了的筷子,手一揮,筷子直接穿透了迎面沖來的那個的拳頭,秦虎再讓,一拳擊中另外一人的面門,那人的鼻子塌陷了進去。

    秦虎一出手,瞬間便解決了兩人,其它人雖心存忌憚,但卻沒有后退,這時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男子,攔下了其余的人,他淡淡地看了一眼秦虎,讓人扶起受傷的人,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飯館在短暫的沉寂過后,又熱鬧了起來,像這種龍蛇混雜的地方,打架砸桌子那是常有的事,他們早已經見怪不怪了。

    老頭丟了個花生米在嘴里:“后生,我早就看出來,你不是凡人,身手不錯!

    秦虎笑了笑,給老頭滿上了一碗酒:“大爺的故事也不錯!

    老頭立刻瞪起了牛眼:“怎么,你不信我的話?”

    秦虎沒有明確地表態,而是他:“說信也不信,說不信卻也信,不管怎么樣,我肯定是要把這件事情鬧清楚的!

    老頭聽出了秦虎話語里的意思,他輕聲道:“怎么,你也看到了?”

    秦虎沒有再說話,把先前的那袋金幣丟在了桌子上,至于老頭拿是不拿,就跟他沒有關系了。

    回到客棧,秦虎洗了把臉,便把腦子里面的事情,重新過了一遍。

    “海叔,我雖然不確定這百鬼夜行的事情是否真有其事,可我總管,那個血河南府,實在過詭異了!

    秦虎見海叔沒有回答,連續地叫了好幾次,海叔這才像是剛回過神的模樣:“?什么事?“

    秦虎覺得海叔有些奇怪,但也沒太在意,重新說了一下剛才自己的想法:“海叔,你覺得呢?“

    海叔沒有回答秦虎的這個問題,而是道:“小虎,陳金的這件事情,放棄吧,這里不是久留之地,更不是你該呆的地方,明天一早,立刻離開!焙J蹇谖堑膱远,帶著一種不容置疑的語氣,他不是在和秦虎商量,而是在向秦虎說出自己的決定。

    秦虎當然不想就此放棄這個難得的機會,可是海叔都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他也只能應允。

    海叔見秦虎答應了,表情明顯地輕松了不少,海叔知道,秦虎對于那個天冰學院的名額有多么的看重,便道:“小子,你放心,就算沒有那個什么名額,我也能你把培養成才!

    秦虎總覺得,在聽完了老頭講完百鬼夜行這件事情后,海叔的態度非常的奇怪,可是海叔明顯是一副,不想多說的樣子,他也不好追問下去。

    第二天的早上,秦虎是被外面亂哄哄的吵鬧聲給吵醒的,當他推開窗戶向下看時,視線便再移不開了。

    只見街道兩旁的樹上,掛著一個已經風干了的尸體,這個人秦虎認識,正是昨天晚上,對他講百鬼夜行的那個老頭。

    “這不是你能管的,走!”海叔了解秦虎的脾氣,知道這小子想干什么,便立刻阻止了下來。

    秦虎當然不肯:“海叔,這是挑釁,這是在向我挑釁,我不能就這么走了!

    誰知道海叔,卻帶著嘲笑地口吻道:“挑釁?你覺得你是誰,你有這個資格嘛,告訴你,昨天晚上,若不是我,你早就身首異處了!

    秦虎大驚:“昨天晚上,這里來人了?”

    海叔哼了一聲:“你要是不想不明不白地死在這里,趕緊走!”

    秦虎見海叔說得嚴重,權衡了一下輕重,望著窗戶的那個干尸,嘆息一聲,帶著遺憾離開了風雨城。

    出了城門,秦虎望著身后的風雨城和中河山,暗自下定決心,以后,以后成為真的強者了,他一定會再臨這里的。

    “后生,要離開了?”走了半里地,從路邊跳出一個,攔住了秦虎的去路。

    秦虎一看對方的臉,兩眼凸出,遍體生寒,頭皮發麻。

    “老……老……大爺!”

    本書紅薯網首發,請勿轉載!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