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酒樓遇美

    第一百零一章酒樓遇美

    女子大約雙十芳華,用碳筆描上了柳葉眉,風髻露鬢,淡掃娥眉眼含春,皮膚細潤如溫玉柔光若膩,櫻桃小嘴不點而赤,嬌艷若滴嫵媚迷人的丹鳳眼在眼波流轉之間光華顯盡

    一身簡樸淺粉色的裙裝,凸現出她修長勻稱的身姿;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不食人間煙火。那粉色極淡已經接近白色,但是卻很嫵媚,就似少女臉頰上最自然卻最誘人的紅暈;衣袖、襟前、袍角卻用桃紅色鑲了寬寬的邊兒,更襯出嬌媚之感;衣上簡單勾勒,繡了綻放的白梅,淡雅夢幻,讓人心生憐惜;足上一雙同色的繡鞋,緞子面兒上也是繡的白梅。墨玉般的青絲,簡單地綰個飛仙髻,幾枚飽滿圓潤的珍珠隨意點綴發間,讓烏云般的秀發,更顯柔亮潤澤。最外面罩著淺綠色的披風,一雙纖纖玉手大方的露在外頭,肌膚勝雪;臉上無脂粉修飾,整個人清清淡淡,卻偏偏艷絕人寰,那種美麗震攝人心。裊裊娜娜,舉手投足間,盡顯優雅脫俗之態。清麗仙顏露出一絲淡笑,那抹麗影如夢似幻。

    “姐姐,在看什么呢?”一名青衣少女,在女子出神地望著窗外,便疑惑地望去,卻只見街道上除了一個背著斧頭的乞丐外,并沒有什么值得引人注意的地方。

    “乞丐?”

    女子搖頭輕笑,纖手伸出,點了那少女的秀額一下:“小丫頭,你的這番話若是讓小超聽到了,準會跟你急眼的!迸诱f完,向旁邊的一名護衛道,“去把下面的那位小哥請上來!

    “連小姐,這種小事,就由小弟我代勞了!

    女子擁有傾國傾城之貌,自然不缺乏一些裙下之臣來獻媚,她笑了笑,對那位公子道:“那就有勞!

    公子打開折扇,瀟灑地轉身下了樓。

    少女在旁邊打趣:“姐姐,這位國香公子可算是鐵了心了,從皇都一直追到這兒來,看來想讓他死心,姐姐還得多花些心思才成!

    “討打,連你也來取笑我!

    女子搔著少女的癢癢,亂成了一團。

    破衣少年拖著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地在街道上前行,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透過衣服的破口,隱隱約約地還可以看到,布滿在皮膚上的傷痕,從那傷痕的程度來看,顯然是新傷。

    這個少年,不是別人,正是秦虎。

    三十五天,距離風雨城事件,已經有三十五天了。

    自從那一日,被那個神秘的老頭,一掌擊暈過來,再次醒來時,他卻發現自己躺在一群山林中,而且在他的周圍遍布數以千計的胡狼。

    這些胡狼,雖然星級不高,可是面對這么一大群狼的圍攻,秦虎只得邊戰邊退。

    值得慶幸的是,他還是逃了出來,可盡管如此,他的身上,也很難看到一片完好的皮膚。

    最可怕的是,他在山林里迷路了……

    “喂,小子,跟你說話呢?”

    從酒樓中下來的折扇公子,站在臺階上,以一種俯視弱者的目光,捂著鼻子站在那兒,若非是為了討好樓上的那位女子,恐怕這位折扇公子怕是不會屈尊下來吧。

    秦虎目光游離,多日的奔勞和身體上的傷,使得秦虎的精神非常的低迷,最重要的是,他還沒有完全從風雨城事件的打擊中恢復過來,那個老頭,看起來,是那樣的弱不經風,可是就是這樣的一個人,輕飄飄地一牚,直接擊碎了他的驕傲,最重要的是,風雨城之事,完全是中了沈浪的圈套,陳金出現在中河山的事情,根本就是子虛烏有,盡管海叔不止一次地開導他,可秦虎偏偏是一個愛鉆牛角尖的人,每每想到自己像個傻逼一樣,被沈浪玩弄在鼓掌之中,連命都差點丟掉,秦虎就恨不得,立刻插上翅膀,飛回龍陽宗,找沈浪算帳。

    折扇公子見這個乞丐般的家伙,居然不理自己,頓時覺得失去了顏面,他可以在喜歡的女子面前,低聲下氣,但這并不代表,能夠容忍其它人對他的無視,更何況,還是一個乞丐。

    “我跟你說話呢,沒聽到嗎?”

    秦虎停下了腳步,抬起頭,露出那張幾呼布滿污油的臉,望著檔去自己去路的折扇公子,冰冷的眸子,剎那間帶著一股陰寒,向對方襲去。

    折扇公子被這冷得如同刀子般的目光一刺激,本能地打了個冷顫,可他并非華而不實的草包,扇子一擺,腳步輕移,向后退去,躲過了秦虎的剎機鎖定。

    “看不出來,還是個煉家子呢!闭凵裙邮掌鹆藢η鼗⒌妮p視,雙臂微展,瞧他那樣子,怕是不會善罷甘休。

    “不想死的就閃開,我現在沒心情跟你玩!

    秦虎的無視,激怒了折扇公子,他有他做為世家公子的驕傲,丟命是小,丟面子是大,更何況,他所代表的,還是一個世家的面子。

    折扇公子公子雙腳重重地踏向地面,整個身子如同炮彈一樣急沖而去,在半空之中的折扇公子公子一拳砸出,頓時一條巨形的龍形氣勁從他的右拳處奔發而出,一股磅礴力量從四面八方包圍,壓迫性地沖著秦虎沖去。

    突感巨大力量向自己涌來的秦虎,在看到折扇公子公子所展示出來的比起以前更加強大的力量時,他的全身血液沸騰開來,雙眼暴出奪人目光。

    感受到這股勁風的襲來,秦虎的嘴角肅手而立,粗壯的手臂收于腰際,一層淡黑色的光團剎那間包圍住了秦虎那碩大的拳頭,就在快要與那道勁風碰擊到之時,秦虎的拳頭終于轟出。

    “砰!”

    強勁的力量在空中碰撞擊激烈的火花,兩道身影自空中落下,雙腳穩穩落在地面上的秦虎。

    “不錯!”折扇公子公子冷冷地看著秦虎,“但也只是如此!

    秦虎根本不答理他,雙臂微展,隨著秦虎兩臂一振,身上的淡黑氣如同被迫擊出來一般環繞著秦虎,淡黑色的勁氣如同一只爆發出野獸的兇獸一般龍,將周圍的地面一掃而盡,秦虎身體微微前傾,變拳為掌,嘴角在微微揚起的那一剎那,飛速前進的身體就如同一只騰飛的黑色勁氣一般,強勁的勁氣直向折扇公子公子逼去。

    受到秦虎勁氣的壓迫,一道黑色光芒從折扇公子的身體之中奔發而出。

    隨著折扇公子力量的爆發,一道又一道光團開始在折扇公子的身上聚集,然后再向周圍四散飛去。與秦虎的淡黑色氣層一圈一圈地相互碰擊在了一起

    “喝!”

    在秦虎一聲高吭的吼聲中,早已蓄力待勢的拳頭猛然轟出,張牙五爪地沖向了折扇公子,折扇公子雙臂交叉在胸前,一臉嚴肅地望著那沖自己狂奔而來的星力。

    此刻,秦虎的拳頭已經如閃電般地襲來,轟在折扇公子那身體外的黑色光團之上,拳勁與星力的相撞,不可避免的發出如嗡嗡地巨響之聲。

    折扇公子一聲低喝,交叉放在胸前的手臂猛得震開雙臂微展,他不再呈防守之勢而是帶動身體的力量與秦虎的拳頭對轟了出來。

    強大的二重力震撼出現,秦虎與折扇公子如同野獸一般咆哮般的怒吼,拳與拳地轟擊了起來。兩方的戰意終于被挑起,拳拳到肉,重拳狂轟,

    整個街道之中只聽到兩股力量一聲接著一聲地沉響

    “!”秦虎一聲怒吼,左拳抵住折扇公子進攻的雙手,右拳揮下,那包圍在淡黑色中的拳頭,狠狠地砸在了折扇公子的肩膀上。

    一道血絲隨著折扇公子身體地被擊飛,在空中劃出一串刺目的痕跡。

    秦虎才站穩身形,就已忍不住胸中的悶氣像噎著了一樣,連嗽了好幾聲,氣息也隨之急促起來,在他體內,沸騰的血氣直到現在仍亂成一片,不停地在狂奔亂竄著,而星力所到之處,更是震痛不絕,顯然,從剛才與折扇公子的對撞之中,他并不是完全地處于優勢。

    平靜,短暫的對峙很快又被打破了,還沒等秦虎喘足氣,突地又看到折扇公子目光暴射,勁氣更是不斷地騰升出耀眼的光芒,擺明一副即將出招的樣子!

    身體剎那間離地掠起,趁著折扇公子運氣控掌的一絲絲空隙,秦虎急速地向著他沖去,雙腳就如同鬼魅一樣,瞬息之間

    而當秦虎藉著速度飄到折扇公子身前幾米距離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折扇公子居然動也不動地一直站著,最后更索性閉上了眼睛,就像當氣勢洶洶地沖過來的秦虎完全不存在一樣。

    身體猛地往地面墜落,接著就在腳尖觸地的那一刻,勁氣突然暴騰而出,腳猛地一挫地,在地面爆碎裂開之前,秦虎整個身體已借力彈飛而起,黑色拳氣同一時間再次使出,將勁氣融入空氣動流之中,然后就在折扇公子驚詫著睜眼想揮掌應變之前,已騰起驚人的旋風氣流,直向他那正想揚起揮掌的右臂轟去!

    這一腿凝聚了秦虎的勁氣,也毫無意外地擊破了折扇公子臂上的護身星力,進而更令他整條手臂霎那間麻木爆痛,充盈著星力的經脈一時大亂,而手中那扣著的氣掌也不由自主地向下跌落。

    隨著秦虎一聲低喝,折扇公子應聲而倒,而秦虎則接連后退了三退,方才站穩,一臉震驚模樣地看著那個又重新從地上爬起來的折扇公子。

    本書紅薯網首發,請勿轉載!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