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6】爹爹去哪里了

    錦王府

    君羽裳這幾日一直養精蓄銳,那日醉仙樓,因為鳳傾城的下藥,他一次次不知饜足,索歡。

    身子一下子被掏空,這兩日走路都虛浮。

    “王爺,攝政王派人送了禮物來!”

    君羽裳聞言眸子微瞇,銳利非凡。

    卻淡漠陰冷問,“送了什么?”

    “小的不知,不過,有三輛馬車,是攝政王身邊大侍衛龍一親自送來的,龍一說,攝政王懿旨,要王爺您親自去接!”

    一扯上懿旨,君羽裳便知道,君羽玥是認真的了。

    起身,大紅衣裳落下,整個人妖艷非常。

    眸子內,陰狠微閃,“走,隨本王去瞧瞧!”

    錦王府外

    龍一一見君羽裳,立即恭恭敬敬行禮,“屬下見過錦王!”

    “免禮了!”君羽裳大手一擺,卻看向那三輛馬車,一股濃郁血腥味傳來,更有血滴從馬車縫隙滴落在地上。

    君羽裳大感不妙!

    “錦王爺,攝政王命屬下送人過來,我家王爺說,既然錦王爺看中了暗五幾人,為了兄弟情誼,他自會割愛,希望人送過來之后,錦王爺能夠誠心以待,莫要讓暗五等人,紅顏薄命,再,攝政王府人口眾多,養不起閑雜人等,所以,把錦王的人也一并送了回來,請王爺驗收,看看是否還少了人!”

    龍一說完,退至一邊。

    君羽裳使了使眼色,讓屬下去掀開馬車簾子,卻見第一輛馬車內,暗五,暗六,暗七三人,渾身血跡,身子虛軟,身上到處都是傷痕,雙眸灰敗,眸子毫無光際。

    屬下去掀開了第二輛馬車,馬車內,尸體堆積,把馬車填滿。

    第三輛毅然。

    君羽裳只覺得,渾身冰冷,還帶著一股懼怕。

    是的,懼怕。

    懼怕君羽玥。

    他太狠了。

    把他安插在攝政王府的暗哨,全部殺了。

    一個不留。

    “錦王爺,屬下告退!”龍一說完,帶著屬下離去。

    君羽裳站在原地,好一會,才說道,“把人丟去亂葬崗!”

    “王……”君羽裳的屬下想說句話。

    這些人,畢竟都是為君羽裳去攝政王府探聽消息的,死了,卻連個墳墓都沒有。

    但,在瞧見君羽裳那陰冷至極的眼神時,噤聲。

    “是!”

    暗五,暗六,暗七,雖然武功盡毀,不能動彈,卻還有意識。

    但,卻不能說話。

    因為舌頭,早已經被割掉。

    被丟入亂葬崗那瞬間,暗五,暗六,暗七三人,才后悔背叛了君羽玥。

    至少,君羽玥對他的屬下,不會這么絕情。但凡為他喪命之人,都會厚葬,年年清明,他都會前去上一炷香。

    三人在亂葬崗,四處蠕動,有一種絕望,叫求死不能!

    絕殺門分部。

    按照鳳傾城的意思,把牌匾換成了鳳府。

    鳳府大廚姓牛,有一個七歲兒子,今日剛好孩子來了鳳府,但也只能在廚房走動,前院是不能去的。

    但。

    在床上窩了幾天的鳳茉舞,鳳墨涵膩了,得到鳳傾城同意,兩娃在府里玩鬧,放風箏。

    結果風箏線斷了,風箏落到廚房院子。

    “哎呀!”鳳茉舞低叫一聲,連忙朝廚房方向跑去,鳳墨涵追上。

    林源,林風立即跟上。

    鳳茉舞,鳳墨涵到廚房的時候,大廚牛的兒子牛寶正撿了風箏,輕輕拍去上面的灰塵,寶貝的不行。

    “喂,那風箏是我的!”

    鳳茉舞喊了一聲,上前,伸出手。

    牛寶看了看一身華衣,小臉紅撲撲,白嫩嫩的鳳茉舞,猶豫片刻,把風箏遞上。

    鳳茉舞接過風箏,仔細檢查,見沒有損壞,才放心了心。

    “你是誰啊,以前怎么沒見過你?”

    “我叫牛寶,我爹是這府里的大廚!”

    “你爹?”鳳茉舞仔細思量這兩字的含義,又見大廚牛急急忙忙走來,一個勁的告罪,又責罵牛寶,鳳茉舞嘴唇緊抿,歪著頭問大廚牛,“你是他爹?”

    “回小小姐,是!”

    “沒事了,你們下去吧!”鳳茉舞說完,大廚牛千恩萬謝,拉著牛寶下去,鳳茉舞卻扭頭問站在一邊的鳳墨涵,“墨涵,我們的爹呢?”

    鳳墨涵錯愕。

    他們從來就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而且,以前,一直沒有人在他們面前,說起爹爹這一稱呼。

    鳳墨涵搖搖頭。

    鳳茉舞又看向林源,林風,“源叔,風叔,你知道我們的爹去哪里了嗎?”

    林源,林風聞言,苦了臉。

    這個問題,他們還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罷了,我去問我娘!墨涵,我們走!”鳳茉舞說完,掉頭就走。

    “哦!”鳳墨涵應了一聲,連忙跟上。

    林源林風叫苦不已。

    書房

    鳳傾城正和歐陽浩,紅袖添香說事,一邊還站著一個戴云。

    要說這個戴云,也是個本事的。又衷心,深的歐陽浩重視,后來跟了添香,做事也極其靠譜。

    這才叫到跟前,準備重用。

    “戴云,最近武功可有精進?”鳳傾城問。

    戴云笑,恭恭敬敬,“回小姐,自從那日得到小姐指點,屬下武功精進了不少,不過,有的地方,還領悟不夠!”

    鳳傾城笑,戴云這回答,很滿意,也是戴云的實話,沒有夸大其實,也沒有隱瞞缺點,“領悟不夠的地方,可有問添香,也可以來問我!”

    “是!”

    鳳傾城有吩咐了幾件事情,卻見墨涵,茉舞氣呼呼的走進來,鳳傾城微愣。

    “娘!”兩娃進了書房,喚了鳳傾城,又一一喚了紅袖添香,歐陽浩,戴云,然后死死咬住嘴唇。

    “怎么了?”鳳傾城問,卻示意其他人下去忙活。

    紅袖走最后,還順手關上了書房的門。

    書房內。

    剩下母子三人。

    鳳傾城見兩娃眼眶紅紅,尤其是鳳茉舞,“怎么了?不是在花園放風箏么,風箏飛了?”

    鳳墨涵不語,鳳茉舞動了懂嘴唇,才低低的問了一句,“娘,我們的爹爹呢,他去哪里了,他是不是不要我們了?”

    不然,為什么從小就沒見過?

    “他……”

    鳳傾城一時不知道要怎么回答這幾個問題。

    難道告訴墨涵,茉舞,你們的爹爹在京城,還位高權重,身份尊貴,他不是不要你們,他只是不知道你們的存在罷了。

    “娘……”鳳茉舞低喚,雙眸灼灼,等著鳳傾城的回答。

    “茉舞,你真想知道嗎?”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