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3】重歸于好——殺機

    鳳三找到龍無憂的時候,龍無憂正在獨自下棋。

    站在龍無憂大帳外許久,鳳三才鼓足勇氣走進大帳,“見過龍公子……”

    龍無憂一早就知道鳳三在外面,這會見他面色緋紅,一副疑惑求解的模樣,心中已經有了個大概,微微點頭,“過來陪我下盤棋!”

    鳳三擺手,“我棋藝不精,不是龍公子的對手!”

    龍無憂點頭,“倒也是,那你請隨意!”

    “嗯!”

    龍無憂繼續下棋,鳳三立在一邊。

    龍無憂不問,鳳三不說。

    直到龍無憂一局棋之后,鳳三才開口,“龍公子,可喜歡過人?”

    龍無憂搖頭,微微詫異,然后搖頭。

    鳳三抿唇,“那鳳三打攪了,鳳三告退!”

    目送鳳三離去,龍無憂淡淡一笑。

    原來,這就是為情所困,呵呵,這些個家伙,平日里瞧著,一個個嘻嘻哈哈,沒個正行,當危機來臨時,他們早早的就已經為傾城做好了打算。

    如此,倒是極好。

    也不枉傾城慣著他們!

    鳳三出了龍無憂大帳,一時間,想不明白要去找誰,若是添香在,鳳三肯定找添香的,可如今添香跟鳳傾城去攻打逍遙派了。

    舒慕白?

    鳳三第一個否決,這家伙一肚子花花腸子,壞的很。

    上官灝乾?

    這個更不可行,他們上次才為添香打了一家,去找上官灝乾,會被奚落的。

    想來想去,鳳三想到了滄陌。

    直接去滄陌大帳,滄陌正倒頭呼呼大睡,鳳三索性坐在大帳門口等滄陌睡醒。

    鳳三一道,滄陌便已經知曉,就是不想理會而已,如今見鳳三不離去,還在門口等,對鳳三的尊敬和禮貌,滄陌很滿意。

    起身走出大帳,“鳳三!”

    鳳三連忙起身,“滄公子!”

    “你找我有事?”

    鳳三點頭,左顧右盼。

    “走,山上野花開得正好,咱們去看看,順便摘些回來!”滄陌提議。

    鳳三立即點頭,“成,我去牽馬!”

    兩人直接出了軍營,往山上而去。

    滿山姹紫嫣紅,美不甚收。

    滄陌摘了花朵,放在鼻下輕嗅,感嘆道,“如此美景,鳳姐姐卻看不見,可惜了!”

    鳳三干干一笑,不知道要如何接話。

    滄陌看向鳳三,輕飄飄的開口,“鳳三,你有喜歡過人嗎?”

    鳳三聞言,瞬間臉紅。

    緊張的咽了咽口水。

    滄陌扭開頭,勾唇一笑,快速斂去,“哎,愛一個人真難,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更難,愛上一個心有所屬的人,難上加難!”

    鳳三聽得云里霧里,猶豫片刻開口,“滄公子,愛一個人是什么感覺?”

    “嗯,我好好想想!”滄陌說著,很認真的想了想才說道,“看見她臉紅心跳,看不見她,思念的很,愿意為她做所有的事情,舍不得她受一丁點委屈,她喜歡什么,哪怕自己不喜歡,也會學著喜歡,為她憂,為她愁,有的時候,明知道她下的決定是錯誤的,可為了逗她開心,決定將錯就錯……”

    鳳三聽得很仔細。

    這些,不正是他的情況嗎?

    憂諾諾的一切,諾諾不開心,他也會不開心,然后想方設法哄諾諾開心。

    想到這里,鳳三慢慢勾唇……

    滄陌瞧著,呼出一口氣,幸好,幸好……

    浩瀚軍營。

    “諾諾,有事?”

    花襲人看著扭扭捏捏走進來的諾諾,小聲問。

    諾諾點點頭,坐到花襲人身邊,見花襲人正在繡一件漂亮的衣裳,見顏色,是她喜歡的,諾諾淺淺一笑,“花姐姐……”

    “嗯!”

    “那個,那個,你說,我明天和鳳三出去,穿什么衣裳好呢!”

    花襲人聞言淡淡一笑,“你別急,這事我早有準備,不過,明天出去稍微急了點,但是,諾諾別擔心,我晚上熬夜一下,明兒一早,衣裳肯定能好!”

    諾諾大喜,“花姐姐,這衣裳是做給諾諾的嗎?”

    花襲人點頭,“當然啊,諾諾剛剛來,衣裳肯定很少,所以,我打算多給你做幾套!”

    諾諾挽住花襲人的手臂,“花姐姐,你們為什么對諾諾這么好?”

    “因為你救了攝政王!”

    諾諾微微失望。

    花襲人摸摸諾諾的頭,“當然,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

    “什么原因?”

    “諾諾單純可愛,善良大方,這些,都是我們喜歡諾諾的原因!”

    “諾諾也很漂亮呢!”

    花襲人笑,“諾諾,世間最不靠譜的就是容貌,如果我們以容貌喜歡你,那是對你的侮辱!”

    諾諾聞言,眨巴著大眼睛。

    “諾諾漂亮是不假,但是,諾諾,容顏易老,每個人都有蒼老的那一天,如果我們膚淺的只喜歡諾諾的容貌,那么諾諾,這樣子的朋友,你千萬不要交!”

    “當然,我們還喜歡諾諾的缺點!”

    諾諾驚訝,“諾諾還有缺點?”

    “當然啊,人都是有缺點的!”

    諾諾嘟唇,“那花姐姐,諾諾的缺點是什么,諾諾改!”

    “諾諾的缺點啊,就是燥舌,凡事喜歡刨根問底兒,不過,我們其實,也喜歡單純可愛善良燥舌的諾諾!”

    諾諾先是難過,卻在聽到花襲人后面的話時,呵呵呵笑倒在花襲人懷中。

    諾諾只是單純,并不笨。

    她善良可愛,很快把浩瀚軍營,把這些人當成了親人。

    尤其在經歷君羽玥對她的冷淡之后,覺得這些人,是真心對她。

    比如,幫她梳頭,花襲人幫她做衣裳,茉舞,唐盈盈,墨涵,君昂唯一,教她玩游戲,躲貓貓,幾個男人拿她當小妹妹。

    鳳三……

    想到鳳三,諾諾微微紅臉,“花姐姐,你有喜歡的人嗎?”

    喜歡的人?

    花襲人微微錯愕,想到那么個器宇軒昂的人,微微一笑,“有!”

    “真的,是誰?”

    花襲人點了點諾諾的額頭,“是誰不能告訴你,不過,他是一個很優秀很優秀的人!”

    “啊哈哈,我猜到是誰了!”

    花襲人挑眉。

    諾諾俯身在花襲人耳邊,說了個人名。

    花襲人瞬間面紅耳赤,諾諾賊兮兮笑過不停,“花姐姐,我是不是猜對了?”

    “胡說八道,在胡說,我撓你癢癢!”

    諾諾哈哈哈笑了起來,“花姐姐,你這是惱羞成怒,我懂的!”

    “小丫頭片子,看我不收拾你!”

    花襲人說著,起身去撓諾諾癢癢。

    兩人玩成一團。

    抱住鳳唯一從大帳外進來,愣住,一歲半的鳳唯一連忙拍手,“加油,加油,諾諾姐姐加油,花姨加油!”

    奶聲奶氣,卻逗得諾諾,花襲人哭笑不得。

    第二日,諾諾鳳三去潼關,一路上,諾諾羞紅著臉,鳳三心跳如雷。

    “鳳三,我這衣裳好看嗎?”

    鳳三點頭。

    “鳳三,我這頭飾好看嗎?”

    鳳三點頭。

    “鳳三,我漂亮,可愛,善良嗎?”

    鳳三點頭。

    “鳳三,你喜歡我嗎?”

    鳳三習慣性的點頭。

    諾諾賊賊的笑了起來。

    鳳三點頭之后,驀地回神。

    手臂微微抱緊諾諾,“諾諾,我沒有高官厚祿,也沒有前程似錦,我,我只是一個影衛!”

    諾諾噗嗤一笑,“我知道啊,從一開始,你跟在我身邊的時候,我就知道你的身份了啊,而且,我不缺吃,不缺穿,我也不要你身居高位,我只要你,可以保護我,免我驚,免我慌,免我流離失所,給我一個家,等我長大了,給你生兒育女就好了!”

    “可是諾諾……”

    “沒有可是哦鳳三,你剛剛已經承認了,你是喜歡我的,等一會我們回去,我就去找墨涵小皇帝,叫他把你許給我,以后你再也不屬于任何人,你只屬于我諾諾一個人!”

    鳳三微微動容。

    家,那是很美好的一個地方。

    不必太大,有一個心愛的女子,幾個孩子,吃飽穿暖。

    想明白,鳳三抱緊諾諾,“諾諾,我鳳三一輩子,不負你!”

    諾諾笑,“這可是你說的,一輩子都要對我好,喜歡我的優點,包容我的缺點!”

    “嗯!”

    諾諾鳳三回到浩瀚軍營,諾諾直接牽著鳳三去找君墨涵,君墨涵看著走進來的兩人,朝諾諾豎起大拇指。

    如此甚好。

    也不枉昨夜他們幾個屁孩幫著出餿主意,諾諾嘻嘻嘻直笑。

    “墨涵小皇帝!”

    “諾諾姐姐有何吩咐!”

    諾諾笑,“我要鳳三,我要跟鳳三成親,我……”

    “可以,可以,準了!”

    如此,成全了一對璧人,也為鳳傾城解決了后顧之憂,兩全其美,真好。

    “還有……”諾諾繼續開口。

    “諾諾姐姐但說無妨!”

    “以后你們再不能指使鳳三做這做那的,他只屬于我諾諾一個人了!”

    “可以!”君墨涵大方極了。

    還問道,“諾諾姐姐,要不要封鳳三個什么官?”

    “不用,我諾諾的相公,肯定不是庸人,他一定會為自己掙一個錦繡前程的!”

    諾諾這話,說到鳳三心坎里去了。

    是的,他鳳三不是庸人,想要什么,自己會去爭。

    若是墨涵真為了諾諾賜個高官爵位,他心里會膈應一輩子。

    緊緊握住諾諾的手,“諾諾,你放心,我一定給你爭一個一品夫人回來!”

    諾諾點頭,一手背到身后,朝墨涵豎起兩個手指頭。

    這些話,他們昨夜就說好了的。

    夜深沉。

    浩瀚軍營。

    一抹黑影快速移動,潛進了諾諾大帳。

    諾諾睡夢中,夢到了她正嫁給鳳三,拜堂成親,然后,所有人送上祝福,她笑著回應,鳳三當作所有人的面吻了她。

    她笑,樂不可支。

    只是,美好的夢瞬間變了。

    那些人一個個面容猙獰起來,笑她笨,笑她傻,笑她愚蠢。

    因為,這就是他們的一個局,鳳三根本不喜歡她。

    “不,不,鳳三是喜歡諾諾的,鳳三是喜歡諾諾的!”

    “不喜歡你,我鳳三不喜歡你!”

    諾諾快速想要去拉鳳三,鳳三忽地擁住了別的女子,她不認識那個女子,但是那個女子長得也很美。

    “鳳三,鳳三……”

    “啊哈哈,你這個蠢貨,誰會喜歡你,我們都不喜歡你!”

    大帳外。

    御清遠怒喝,“什么人,滾出來!”

    黑影快熟閃出大帳,大帳外,御清遠為首,龍無憂,滄陌早已經嚴陣以待。

    “是你,君嘉譽!”

    滄陌說著,咬牙切齒。

    他一直找不到君嘉譽下落,想不到他送上門來。

    “哼!”君嘉譽冷哼,飛身。

    龍無憂,滄陌立即飛身襲擊君嘉譽。

    二對一,君嘉譽有些吃虧,快速往軍營外逃,龍無憂,滄陌怕這是君嘉譽的調虎離山計,追了一會,不在繼續追。

    軍營內,鳳三抱著面色鐵青的諾諾,一個勁的低喚,“諾諾,諾諾,你快醒來……”

    御清遠立在一邊,不停想著應對之策。

    君墨涵,君茉舞,花襲人抱著鳳唯一,,舒慕白,上官灝乾一個個擔心的很。

    對諾諾,只要她不威脅到鳳傾城的幸福,他們還是很喜歡的。

    好一會,御清遠才淡淡開口,“鳳三,你可是處子之身,你可是真心愛諾諾,不摻雜任何瑕疵的愛?”

    鳳三點頭。

    “我愛她,第一眼看見她的時候,就愛上了她的鬼靈精怪,善良可人!”

    御清遠點頭,“諾諾中了很惡毒的詛咒,我現在要你以心口之血,暫且壓住這詛咒,再尋找破解之法!”

    如果鳳三真心愛諾諾,便可以暫時壓住,如果只是逢場作戲,那么……

    “來吧,我鳳三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御清遠嗯了一聲,拿起匕首,在鳳三心口上,劃了道口子,匕首一直往鳳三身體里刺入,直到刺中鳳三心臟。

    心臟之血流出,御清遠拿了瓷瓶接住,然后滴在諾諾眉心,口子念咒。

    所有人都不忍,只有鳳唯一看的津津有味。

    諾諾夢中。

    噩夢連連,她幾乎快要癲狂。

    然后,有人站在云里霧里,低喚,“諾諾,你快回來,快回來!”

    是誰,是誰在喚她?

    “諾諾,諾諾……”

    “鳳三,鳳三是你嗎?”

    “諾諾,你快回來,沒有你,我可怎么活?”

    鳳三,鳳三,是鳳三再喚她。

    她的鳳三在喚她。

    “鳳三,鳳三,你快來救我,我好害怕,這里的人,好惡毒,鳳三,我怕……”

    “諾諾不怕,鳳三在,鳳三一定回來救你,諾諾,諾諾,你一定要堅強,諾諾……”

    鳳傾城軍營。

    “小姐,飛鴿傳書!”

    鳳傾城微微挑眉,“哪里傳來的?”

    “影衛!”

    鳳傾城接過,打開一看,笑了起來。

    “小姐,什么好消息?”

    “影衛找到逍遙派余孽了!”

    添香大喜,“小姐,咱們現在就殺過去吧!”

    鳳傾城點頭,起身剛想下令。

    一將士在大帳外高喊,“報……”

    “進來!”

    將士走進大帳,“見過皇太后!”

    “說吧,什么事兒!”

    “啟稟皇太后,潼關軍營送來了八百里加急密函!”

    添香立即上前,接過密函,然后遞給鳳傾城。

    鳳傾城打開看了看,眉頭蹙起,“添香,君羽玥呢?”

    “小姐,我這就去找攝政王!”

    鳳傾城點頭,示意添香去。

    卻對信中內容,有了興趣。

    軍營邊緣,君羽玥一襲白衣而立,手中一個精致錦盒,錦盒內,是他在山洞里,親手為鳳傾城雕刻的木釵。

    原本以為,這份禮物送出去,是一個大驚喜,但如今想來,他連送出去的勇氣都沒有。

    “攝政王!”

    君羽玥聞言回頭,錦盒背到身后,“添香!”

    “小姐找你!”

    君羽玥點頭,“那走吧!”

    添香點頭,眼睛微瞄君羽玥藏到身后的東西。

    “攝政王,有句話,添香不知道當說不當說?”

    君羽玥聞言,看向添香。

    這個跟了鳳傾城六年,忠心耿耿的女子,“你說!”

    “攝政王,我家小姐很苦,很不容易,若是攝政王真心愛我家小姐,請多多包涵,有什么話,什么事兒,別瞞著我家小姐,我家小姐,對于她在乎,她愛著的人,一向是刀子嘴,豆腐心,添香這么說,攝政王可懂了?”

    君羽玥點頭。

    懂,怎么可能不懂呢。

    君羽玥和添香來到大帳,見鳳傾城吧閉眼歪頭靠在椅子上,添香看了看君羽玥,退出大帳。

    君羽玥很久沒有見過鳳傾城這個樣子,堅強,卻又羸弱。

    一步一步小心走到鳳傾城身邊,那原本沒有打算,勇氣送出的木釵,在這一刻,君羽玥特別想送給鳳傾城。

    輕輕打開錦盒,拿出木釵,插入鳳傾城發間。

    鳳傾城微微睜眼,眸子內,笑意濃濃。

    “醒了!”

    鳳傾城點頭,“沒睡著!”

    然后抬手去摸摸發間,“送了我什么?”

    “一根我親手做的發釵,手藝不好,做的很粗糙!”君羽玥說著,微微臉紅。

    “第一次做?”

    君羽玥點頭,“第一次做,也不知道你喜歡什么花樣,就做了一個花苞!”

    鳳傾城從發間取下木釵。

    如君羽玥所說,第一次做,并不精致,還很粗糙。

    木釵粗糙,情不糙。

    “謝謝,我很喜歡!”鳳傾城說著,把木釵插入發間,握住君羽玥的手,“我會一輩子都戴著的!”

    君羽玥笑,緊緊握住鳳傾城的手,“好!”

    鳳傾城抽出手,從桌幾上拿了一個密函遞給君羽玥,“潼關軍營來的密函,你看看吧!”

    君羽玥接過,很仔細看了看,才說道,“傾城的意思呢?”

    “事有輕重緩急,你會潼關去吧!”

    是你,不是我們!

    君羽玥錯愕的看著鳳傾城,“傾城,是我一個人回去,還是你和我一起回去?”

    “你一個人回去,我還有別的事情!”

    君羽玥呵呵一笑,“我跟你一起去!”

    “你不回去看看諾諾嗎?”

    “她身邊有鳳三不是嗎?”

    鳳傾城點頭,“是啊,諾諾身邊有鳳三,可是羽玥,她陪了你一年呢!”

    “不,是我陪了她七個月,不是一年!”

    那斷日子,他一直記得很清楚。

    就是希望,有一天鳳傾城問起來,他能夠說給她聽。

    只是,如今看來,她并不想多問什么。

    君羽玥轉身,朝外面走去。

    是時間改變了什么呢,還是彼此間信任不再?

    亦或者,她已經不愛他了?

    所以很多時候,情緒都在微微改變,雖然淡淡的,一點點,但他感覺的出來。

    站在烈日下,君羽玥閉眼仰頭。

    其實,她和滄陌的那段說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他是在意的吧。

    在意極了。

    鳳傾城坐在椅子上,慢慢的,慢慢的放松下來。

    她也不明白,如今諾諾這個芥蒂已經消除,她還糾結什么呢?

    微微嘆息,鳳傾城只覺得,其實,在君羽玥沒有對君嘉譽出手,沒有告訴她,逍遙山上有個地道的時候,對這份感情就有些累了。

    從那一夜的重逢喜悅,到后來發現,一年的時間,他們之間隔閡甚多,鳳傾城有些恐慌起來。

    難道,這段得來不易的感情,就要這么破碎掉?

    不,或許,她應該改變一下,做些什么?

    走出大帳,見君羽玥一個人站在烈日下,仰頭看天。

    鳳傾城一步一步走過去,從身后抱住君羽玥,“羽玥,我們一起回潼關,然后再去殺逍遙子那老妖怪吧!”

    君羽玥聞言,微愣。

    “好不好?”鳳傾城問。

    君羽玥瞬間勾唇笑了起來,抬手握住鳳傾城的手,“好,聽傾城的!”

    “不管這一年,發生了什么,我們都忘記,好好過日子,好不好?”

    “好!”

    “這可是你說的哦!”

    君羽玥回頭,笑看鳳傾城。

    “是,我說的!”

    “攝政王既然說了,可是要一言九鼎的哦!”

    “對,必須一言九鼎!”

    鳳傾城笑,恍然大悟。

    不管鬧了什么別扭,君羽玥一直站在原地等她,不多不少,就只有一步,只要她邁出一步,就可以碰觸到君羽玥的真心。

    鳳傾城忽地跳到君羽玥背上,“我想吃你做的烤魚!”

    君羽玥笑,“好!”

    “我還想吃烤雞!”

    “可以!”

    “反正,只要是你親手做的,我都想吃!”

    君羽玥笑,扭頭,“現在就去?”

    “對,現在就去!”

    “好!”

    君羽玥說完,背著鳳傾城朝軍營廚房跑去,鳳傾城扭頭大聲對添香說道,“添香,整兵,回潼關!”

    鳳傾城坐在一棵樹上,樹下一襲白衣的君羽玥忙著烤魚,烤雞。

    “好香啊,口水都要流出來了,什么時候可以吃呢?”

    “快好了,快好了,魚一會就好,烤雞還要等一會!”君羽玥哄著,瞧鳳傾城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樂呵了起來。

    他心目中,鳳傾城就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肆意瀟灑,囂張霸氣。

    而不是為了一些瑣事,糾結鬧心。

    一會子功夫后,君羽玥把烤好的魚遞給鳳傾城,“要不要把魚刺挑了?”

    “不用,吃魚沒有魚刺,味道會少了許多的!”

    鳳傾城說著,小口小口吃著滾燙又香噴噴的魚,“唔,好吃,真不錯,君羽玥我跟你說,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烤魚了!”

    “以后經常給你烤!”

    鳳傾城點頭,“恩恩,好的呢!”

    君羽玥像變戲法一般,變出一個葫蘆,遞到鳳傾城面前。

    鳳傾城驚喜挑眉,“這是什么?”

    “你最愛!”

    “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君羽玥笑,打開葫蘆蓋子,酒香四溢。

    “好香!”鳳傾城深深吸氣,從君羽玥手中搶過葫蘆,仰頭喝了一口,眨巴著嘴,“好酒!”

    然后遞到君羽玥嘴邊,“羽玥也喝一口!”

    君羽玥喝了一口,才說道,“原本只是見軍營廚房有酒,隨手拿了,想不到味道還不錯!”

    一條烤魚下肚,鳳傾城又吃了一只烤雞的皮,君羽玥看著一點酥皮都沒有的烤雞,坐在鳳傾城身邊,大口大口吃了起來。

    什么氣質,姿態全無,這一會,他就是一個凡夫俗子,一個幸福的凡夫俗子。

    鳳傾城趴在樹干上,時不時喂君羽玥喝一口酒。

    隔閡慢慢淡去,有的只是久別重逢之后的親昵。

    回去的時候,依舊的君羽玥背著鳳傾城,路過野地,見野花開得正盛,君羽玥放下鳳傾城,“等我一會!”

    跑著去摘了許多野花,然后當著鳳傾城的面,編了一個花環,遞給鳳傾城。

    鳳傾城笑著低下頭,“給我戴上吧!”

    君羽玥笑,親手給鳳傾城戴上。

    回到軍營,將士見了,個個直笑。

    鳳傾城挑眉,“難道,不好看?”

    “不,皇太后戴著很好看!”

    鳳傾城哈哈笑了起來,“有眼光,以后若是遇到喜歡的姑娘,記得也給她編一個花環,若是不知道怎么編,可以問你們攝政王,他可是個中好手!”

    君羽玥微微臉紅,將士們連連應聲。

    鳳傾城忽地看向君羽玥,“羽玥,若是將士們來求技,你可一定要好好傳授哦!”

    鳳傾城說完,哈哈大笑。

    得意又囂張。

    君羽玥忽地攔腰抱起鳳傾城,小聲對鳳傾城說道,“真以為我沒辦法收拾你嗎?”

    “哼,這就讓你知道,我這個攝政王也不是吃素的,定要你三天三夜下不了床來!”

    后面這話,君羽玥說的好不曖昧。

    鳳傾城咻地漲紅了臉,見將士們一個個低笑,鳳傾城怒,“笑什么笑,哀家罰你們都給我做俯臥撐,一人一百,等你們做好完了一百個俯臥撐,在整兵出發!”

    “啊……”

    眾將士,恍然明白,他們的皇太后心眼極小,容不得任何人笑話她。

    想到這里,那怕知道,此刻大帳內,他們的攝政王和皇太后,定是顛鸞倒鳳,琴瑟和鳴,也不敢再多呆一刻,就是要在俯臥撐,也要走遠些。

    大帳內。

    君羽玥把鳳傾城壓在床上,“小壞蛋,既然敢在眾將士面前,取笑本王,嗯哼……”

    “王爺饒命,奴家再也不敢了!”

    “饒了你,晚了!”

    鳳傾城掙扎,“王爺,你可千萬千萬不要亂來哦,你要是亂來,我,我,我可要喊了哦!”

    “你喊啊,喊破了喉嚨,這會也沒人進來救你!”

    “添香……”

    “添香被你派去整兵了!”

    “眾將士……”

    “他們被你罰去做俯臥撐了!”

    鳳傾城瞧著君羽玥一副欲求不滿,今日一定要將她就地正法的表情,忽地笑了起來,“羽玥~”

    “沒用的,這會子,我是決計不可能再收手了!”

    “羽玥,白日宣淫不好,會損壞了你高大無比的形象的!”

    君羽玥搖頭,咬住鳳傾城喋喋不休的紅唇,“你都讓眾將士問我學編花環了,我哪里還有什么威嚴可言!”

    “那是為了拉攏你和眾將士之間的感情!”

    “我和一幫男人增加什么感情,我倒是比較喜歡和傾城增加增加感情!”

    “流氓!”

    “牛虻在京城!”

    到最后,君羽玥實現了他的話,讓鳳傾城三天都下不了床,當然,整兵回潼關依舊,只不過,多了一輛馬車,鳳傾城一直倒在馬車內,昏昏欲睡。

    她實在是沒臉出去見那些將士啊。

    “熱……”

    鳳傾城不耐低呼,君羽玥立即拿了扇子給鳳傾城扇風。

    “風太小了!”

    君羽玥隨即努力扇風,鳳傾城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原來,有個人愛著自己的無理取鬧,也好。

    馬車依舊往前,鳳傾城卻忽地坐起了身,君羽玥也停止了扇風的動作,鉆出馬車,揚手厲聲,“!

    鳳傾城整理了衣裳,鉆出馬車,“大概有多少人?”

    “埋伏了大概一萬!”

    “你可以嗎?”鳳傾城問。

    君羽玥看向鳳傾城,點頭,“交給我,我可以!”

    鳳傾城笑,鉆入馬車,輕撩長發,“那王爺,奴家等王爺凱旋歸來,奴家定備好美酒佳肴再加上美人一位……”

    ------題外話------

    想看二更嗎?留言,掌聲……

    下一章絕對大精……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