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絕頂的德州烤肉

    “這個火焰?!”

    曼德萊幾乎以為自己是在看什么特效電影了,哪怕是在更高一級的料理對決當中,這么猛烈的火焰也是幾乎沒有出現過。

    不提這位震驚的麟廚候補。

    在食戟的場中!

    五位來自世界各地,見識廣博的評委也是首次露出了驚容。

    “這樣猛烈的火焰”

    來自西美的希爾文主編眼睛微微瞇起,輕聲開口。

    “只是為了點火而已,這樣狂暴的烈焰旋風,就算是以火工出名的耀州龍廚,風炎大廚也是做不到的”

    耀州的福清樓主廚李文波見狀,稍微解釋了一下。

    這樣點火的方式雖然沒有必要,但是可以給食戟的對手一個心理壓力。

    不過顯然兩邊都沒有想到他們居然想到一起去了。

    ‘有意思!’

    趙悠乾的嘴角勾勒起一絲的弧度。

    他沒有想到肖華居然也想到了一樣的技巧,要快速的擁有足夠的火力,首先就需要將木炭燃起,可是越多的木炭就越難發火,而且一開始的木炭火焰溫度十分之高,除非你是特別需要,或者有另類的廚技,否則很難掌握這種木炭最開始的猛火。

    于是乎提前發火,讓木炭燃燒的溫度達到他們需要的地步,就是兩人不約而同的選擇了。

    而猛烈的點火,也能夠快速讓所有的木炭同時被火焰加熱,產生均一的熱量。

    這一點倒是和外人所想的不同,這種點火并非只是為了給對手壓力,而是一種必須的手段。

    只不過這種在火候大師手才知道的小細節,不到這個境界就很難知曉了。

    對于肖華的水準判斷,在趙悠乾的心中再次拔高了一個段位。

    ‘這是個烤肉水準頂尖的家伙!’

    而在肖華的心中,對趙悠乾的評價也是升了一個大檔次。

    能夠懂得點火該用何等水準烈焰的家伙,絕不是一個烤肉的新手。

    可是作為德州烤肉之鄉,唯一一個稱王的家伙,他接受的烤肉高手挑戰可是數不勝數,至今為止,他還沒有輸過。

    從這一點就知道文斯特肖華在烤肉之道的造詣。

    已經對趙悠乾提起了完全的戒備之心,肖華的反應比趙悠乾要來的更快,烈焰風暴還在狂涌,他已經轉身處理食材去了。

    顯然是對自己的火候把控有著絕對的自信,不需要一直觀察火焰的情況。

    不過趙悠乾卻比肖華更加極端,眾目睽睽之下,他竟然開口。

    “這火還不夠猛!”

    話音剛落,在場的評委都沒有反應過來他的意思,就只見他把手里提著的易揮發無色固體酒精直接整袋都又丟進了燃燒著烈焰龍卷的木炭堆里!

    隨即一聲低鳴!

    “轟!”

    似乎可以把體育場都掀翻的悶響傳出,趙悠乾腳步不動,可強烈的勁風卻已經將身后的那些工作人員吹得東倒西歪。

    可怕的烈焰直接沖破了體育場的高頂,要不是選擇的是露天體育場,只怕這一下就要直接把屋頂都給燒穿了。

    更加重要的是,在趙悠乾的火焰龍卷下,肖華的那一堆火焰好像迅速的弱了下去。

    也讓肖華露出了一抹怒意。

    ‘好個臭小子!這一手我記住了!’

    然而他卻最終沒有什么動作,畢竟這時候真要再下手也已經來不及了,不過趙悠乾居然還會玩這種東西,真是讓他沒有想到。

    反而是那個來自法蘭西的麟廚貝爾文福蘭德,似乎看出了趙悠乾的用意,不禁露出了一絲訝色。

    “增加自己這邊的火焰,減少空氣里局部的氧氣分布,降低對手火堆燃燒的溫度有點意思!”

    既然是食戟自然就沒有所謂的手段光明不光明的問題,不過趙悠乾居然會想到這樣的手段,確實是讓貝爾文這位法國的麟廚有些意外。

    因為這不止是廚藝方面的問題,更是要對自己的其他知識有著完整統合的了解,可以順勢的利用所有可以利用的情況。

    “看來趙悠乾主廚可不止是料理不錯,其他方面也是知識儲備很足!”

    這種手段倒是不像傳統的耀州料理人,反而像是那些結合了高科技的新銳料理人探索的道路。

    “不過,真正的烤肉可不光是火候方面的問題,文斯特肖華主廚的德州烤肉可是能夠用舉世罕見來形容,那已經算是一種絕頂的美味!”

    聽到貝爾文的評價,除了西美的那位華爾街金融食報主編外,其他的評委都有些驚訝。

    歐洲和西美的料理理念可不是一條路子,尤其是法國廚師更是走的精細奢侈一路和德州烤肉這種粗獷原始的平民料理完全不搭嘎,能夠這么大力夸獎,只能說明肖華的德州烤肉確實非常了得了。

    而這也更加讓其他的評委期待了,畢竟趙悠乾和德州烤肉之王的對決,如果有哪一方太弱那才叫做無聊至極。

    “好的德州烤肉,從選肉開始就不同尋常!

    “西美最好的牛肉被分為八個等級,其中最好的是極佳(prime)和特選(choice),也就是這兩個等級的牛肉,才能配得德州烤肉之王的技藝!

    “可是很少人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極佳(prime)級的牛肉里,也是有著細分的,極佳和極佳的牛肉也是有著非常大差距的!”

    看著電視的熒幕,莫雷喝著紅酒開始了喃喃自語,仿佛只有這樣才能發泄他心中的興奮。

    “谷飼和草飼就完全不同,可是牛的種類也不同,如果我的那個師弟真的想創新,傳統的安格斯牛的路子已經被走到盡了!

    “和東櫻那邊的和牛雜交出的西美極黑和牛,才是你最佳的選擇,不是么?”

    就好像電視里的肖華會回答他一樣,可是當他看到肖華將他的食材拿起后,他眼中的得意就再也掩蓋不住,猖狂的大笑起來。

    “不是安格斯牛?”

    作為西美的美食主編,希爾文一眼就看出了那牛肉的模樣,絕不是傳統德州烤肉所用的種類。

    “那是”

    就在他猶豫間,igo的西美分部部長給了他答案,畢竟兩方選手的食材是他親自派人去準備,處理的。

    “是西美極黑和牛,prime級別!”

    “而且是堪比東櫻a4級別和牛的草飼和牛!”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