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想和你交流一下

    所有人都懵了,這氣勢,這舉動未免太過于霸道了吧?

    你算什么東西,敢用這口氣和我說話!

    這口氣,會不會太目中無人了?

    對周天盟的眾人來說,不會!

    但對千手門的門徒來說,這是狂妄,對于玉面閻羅來說更是自大,對方憑什么如此小視他?

    玉面閻羅,面色極度陰沉,不過他倒是忍耐住了,沒有立刻爆發,因為要出手,也需要一個合理的理由。

    周丹的身份不同其他周天盟的成員,相對來說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是屬于南院關注的一類人,這些人是不能隨便砰的,即便他自己也屬于這類人,但兩者之間是不能隨意出手的,特別是在南院之中。

    但是,一旦有理由,有借口。就可以向對方發出挑戰,因為這是一種競爭的手段,是得到南院允許的方式,他們都屬于南院重點關注的對象,可以說前途無量,但也需要在一個競爭相對激烈的地方,只有這樣才能夠讓他們不斷進步。

    “說話最好小心點,不然我等會向你發出挑戰,你會難堪無比!庇衩骈惲_開口,而今他還不想與周天盟起沖突,雖說千手門無懼,但現在是交流大會,來到這里的都是南院精英學員,若是現在就與周天盟撕破臉皮,同等于消磨了千手門的實力,到時候交流大會開始,千手門會陷入被動之中。

    千手門雖然勢大,但也沒有狂妄到橫掃一切勢力的程度,甚至還有三四股令閻羅忌憚的勢力,這些勢力可一點都不弱于他的千手門啊。

    但這并不代表玉面閻羅可以忍受任何勢力的挑釁。而今他正等周丹低頭的時刻,再怎么說他現在已經踏出那一步了,是名天尊的存在,實力比以前不知強橫了多少,所以在這一刻,他對周丹的忌憚似乎降低了數分。

    然而周丹接下來的舉動卻是讓玉面閻羅怒了,只見周丹直接撇過頭,來到碧賢身前,取出一些療傷藥水:“以后別在被蚊子給咬到了!

    碧賢明顯一怔,蚊子?什么蚊子?不過片刻后他終于緩過神來了,當即憋不住內心的笑意,竟然笑出聲來了:“盟主教訓的是,我以后會多注意!

    不只是碧賢難以反應過來,短時間內沒有人發言,現場死一般的寂靜,但隨后便爆發出哄堂大笑。

    周丹所指的蚊子,就是對周天盟成員出手的人。

    “你說什么?”這時候黃金少年站了出來,他怒視周丹,臉上青筋暴起:“你說誰是蚊子?”

    沒錯,尋找周天盟成員麻煩的人就是他,千手門的副門主。

    此時此刻,竟然有人說他是蚊子,這讓他勃然大怒,特別是玉面閻羅在這里,他底氣十足,就算聽聞過周丹的傳聞,他也無懼。

    “誰承認就是誰!敝艿の⑽⑿Φ,這種跳梁小丑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么,倒是千手門的門主,玉面閻羅,此人需要防范。

    “找死!”黃金少年全身鎧甲噼啪聲響,一步邁進,鏗鏘作響,巨大的拳頭往周丹的頭顱砸來,出手太過于迅猛,許多人未曾反應過來。

    而一旁的玉面閻羅卻當成沒看到,很顯然是想給周丹一個下馬威,畢竟黃金少年也是千手門的副門主,實力也是相當不弱的,煉神境大圓滿,手段也極多,就是他未晉級之前都必須謹慎對待,不然也會發生意外。

    “周哥,小心!北藤t驚呼出聲,心中已然憤怒無比,這群人太不要臉了,說動手就動手,可惜他現在重傷在身根本來不及阻止。

    然而作為當事人,周丹卻一臉平靜,似乎這拳頭不是朝他打來的,從容與鎮定。

    “死死死。!”黃金少年受到不小的打擊,出拳剛猛無比,力道不由的加重了數分,即便是同接者被打中也必然重傷。

    嗖!

    就在這是,周丹動了,他身體一擺,朝后退了一小步,然而雙手便握在黃金少年的手臂上,黃金戰甲頓時爆發出一陣耀眼的金光,黃金少年露出一絲冷笑,他當然知道這一拳對方可以輕易避開,而且還有可能進行反擊,所以他將計就計,打了過來。

    他身上所穿的黃金甲可不是一般天器法寶,而是攻防一體的珍貴天器,這種天器價值有些甚至超越了高階天器,直逼天器巔峰的法寶層次。

    周丹被金色光芒籠罩,但他卻沒有絲毫慌張,反而閉上雙眼仔細的感悟其這金光的威力,而今周丹的肉身強悍程度可不是一般天器可以媲美的,就是巔峰天器都未必可以傷到他。

    果然和他所料的一樣,這金光對他不存在威脅,而黃金少年看到金光將周丹籠罩住,臉上終于浮現出一抹得意之色,這金光,就連他都感覺極大的危險。

    既然周丹已經被他的手段所傷,必定會身受重傷,所以黃金少年就要退走,然而接下來的一幕讓他震驚了,此時他手臂仍舊被周丹牢牢的抓著,竟然掙扎不出來,而那金光之中,一道身影緩慢走了出來,最后一臉含笑的看著他。

    周丹張口一吸,竟然將這股蘊含著殺傷力的金光吸入口中,緊接著神色不變的看著黃金少年:“味道不錯,再來點!

    這時候黃金少年早就看傻了,這金光還能吃?這還是人嗎?要知道這些金光可是他的戰甲所發,是具備莫大的威能的破壞力的,連煉神境強者都不一定可以承受的住。

    怎么在對方眼中就成了食物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恐懼從他內心深處涌現出來,驚恐之色瞬間充斥著他的臉頰。

    “你,你放開我!秉S金少年不斷的掙扎,但那抓住他手臂的手掌就仿佛夾子牢牢的將他鎖住。

    “要放開你?沒問題!敝艿さ恍,但這平靜的笑容落下后,他猛地往下一扯,黃金少年頓時發出一聲參加,只見整條手臂都被周丹給扯了下來。

    “啊!秉S金少年恐懼的后退,這一刻什么高傲,什么優越感蕩然無存,有的是誠惶誠恐的顫悸。

    徒手將他手臂扯下,就是剛步入天尊之境的強者都做不到,但是卻被一名僅僅只是源天境層次的弱者給做到了,而且是輕而易舉!

    一股青色的火焰冒出來,直接將黃金少年的這條手臂給焚燒個干凈。

    至于金色光芒自然是被第二丹田給吸收了,在那第二丹田之中,一名縮小版全身灰色的周丹憑借的坐在灰色空間中,正是周丹的真靈。

    而第二丹田下方處,同樣有一個丹田,這丹田被金色的光芒充斥著,這些都是靈氣,在靈氣深處,一名渾身金光閃爍的小人也緊閉著雙眼,似乎在修煉。這便是周丹的元神。

    元神、真靈!

    周丹不僅開辟了第二丹田,還順利的凝結出元神和真靈。

    自從打開第二丹田后,周丹的實力就突飛猛進,并且他還驚喜的發現,這第二丹田竟然任何氣體都可以吸收,之前那金色光芒便是被第二丹田給吸收了,最后被真靈給吞噬了。

    這一刻周丹才深知異族的可怕之處,難怪強者林立的九洲大陸都差點被異族給毀滅了。

    異族的強者,真靈竟然是這般恐怖,能夠吞噬傷害。

    對于修士來說,元神雖然也很強大,但也是虛弱的,失去肉身后,元神雖然具備一些能力,但實力卻大降不少,難以在具備之前的實力,而且經受不了撞擊,傷害,不然就會覆滅。

    而真靈去卻不同,不僅可以吞噬傷害,更能自我保護,這才是真靈的可怕之處。

    不過周丹并不認為元神會比真靈弱,只能算各有千秋,比如說,修煉真靈需要漫長的時間,要讓其成長更是需要數倍時間,而元神卻能快速成長,最終讓修士的實力大漲。

    前者需要漫長的時間,后者卻能夠快速強大起來,所以并不存在誰更加高貴的說法。

    這一刻周丹似乎明白了異族強者為什么能夠強行侵略九洲大陸了,而且當初九洲大陸的九位大帝為什么會全部隕落。

    這都因為,異族的族王太過于強大,其真靈要比大帝的元神更加可怕。

    ……

    這一幕震驚了所有人,玉面閻羅面色大變,周丹的實力讓他感到心驚,一股巨大的壓力凝聚在他心頭中。

    即便此時的他,也知道周丹的實力有了巨大的進步,他已經沒有必勝的信心了。

    “今天這件事可能有誤會,改天我們千手門再登門道歉!庇衩骈惲_已經不敢在這里逗留了,因為他要保留實力,準備精英交流大會。

    “等會兒!敝艿だ湫σ宦,這時候他怎么可能讓對方離開呢,都欺負到頭上來了,說什么也要收回點利息。

    “你想怎樣?”玉面閻羅心里發虛,忍不住說道:“過會就是交流會了,你我都消耗魂力就會受到影響!

    玉面閻羅怕周丹這時候與他對戰,所以說出來關鍵點。

    “你說的蠻有道理的,不過我要解決你并不需要多長時間!敝艿だ湫Φ溃骸笆氚!

    “你……”玉面閻羅大怒,他好歹也是天尊強者了,一個源天境的修士竟敢口出狂言,不由的讓他憤怒無比。

    “既然是交流大會,我當然想和你交流一下啊,當然你可以拒絕,但是需要賠償我們的損失!敝艿こ斑~出一步,剛猛的氣息將玉面閻羅給籠罩住了。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