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四四章 那個男人

    來的這些人正是被抓走的高樹部落的族人。

    身穿一身普通獸皮衣服的紅云站在最前面,當然,和她并列而戰的是已經開始顯懷的綠云雀。而大腳、高牛、大青山、立雷等人,則都含笑站在兩個女人的后面。

    原本圍著這里的王庭族人,也都給這些到來的人閃開了一個足夠寬的地方。

    如果沒有橫刀和巨斧的講述,如果朱納魯斯卡酋長不是這樣的表現,或許這些王庭族人還不會有這樣的做法?墒莿倓偘l生的一切,讓大部分王庭族人都明白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不是人家高樹部落對不住部族的王庭,而是原本高坐在王庭大帳中的那個人對不住人家高樹部落。

    不是這位卡布魯大祭祀的守護者背叛了王庭,而是酋長背叛了人家!

    雖說在這個時代的北美印第安部族中,酋長擁有很大的權力,可酋長只是酋長,他并不是一國之君擁有無上的權力。

    在這些印第安部族中,即便是酋長也不能輕易的一言就斷別人的生死。尤其是這種關乎著一個大部落幾千人生死的事情,就更不是酋長就能下決定斷絕的。

    這個時代的印第安人確實是愚昧,但這并不代表著他們傻。

    誰都清楚,如果酋長的權力沒有制約的話,那么酋長今天可以對一個無辜的部族無緣無故的動手,那說不定等明天這位酋長看自己的部落不順眼了,誰能保證他又不會對自己的部落動手?

    所以,沒有人希望類似的事情會發生在自己的部落身上。

    高樹部落顯然就是被冤枉甚至是被背叛的,他們有站在這里的資格。

    “我的守護者,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你守護了我,也守護了我的部落!”紅云雖然沒有穿戴她那一身大祭司的服飾,甚至這一身獸皮衣服讓她看起來有點狼狽,但此時的她無疑是極為圣潔的,大祭司的風姿展露無遺。

    石熊微微鞠躬,以表示敬意。

    紅云可以矜持,可站在紅云身邊的綠云雀就無法矜持了。她雖然沒有跑過去抱住自己的男人,但她的臉上卻是掩飾不住的笑意和驕傲。

    眼前的這個男人果然沒有讓自己失望,他再一次拯救了自己。

    本來被王庭的大軍抓到這里來,綠云雀都有點死心了。這可是一個強大的部族的王庭部隊啊,被這些人抓到這里來,以后還有希望嗎?

    但綠云雀的心底依然有一種期望,期望那個無所不能的男人像上一次虞赤人偷襲小河部落的時候那樣,再一次把自己從瀕臨死亡的絕境中救出來。

    果然,他做到了,而且他同樣是單槍匹馬的做到了。就像他上一次單槍匹馬把虞赤人趕走一樣,這一次他用同樣的辦法拿下了強大的切洛基族的酋長!

    他真是一個無所不能的男人!

    而這個男人,正是自己的男人!

    所以,綠云雀現在是無比的驕傲!

    紅云的到來讓整個現場很快就靜了下來。

    卡布魯大祭司雖然已經很久很久不曾擔任部族大祭司的職位了,但有關于卡布魯大祭司一脈的傳說在切洛基族之中卻是從來不曾斷過。

    事實上,自從二百多年前的那位卡布魯大祭司率領著他的族人遠赴大霧山隱居,隨后的切洛基族大祭司一職,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世襲三代以上的傳承了。

    所以,哪怕卡布魯大祭司一脈早就已經不擔任部族大祭司了,可有關于卡布魯大祭司的傳說卻是越來越多,尤其是那堪稱神技的“大預言術”以及卡布魯大祭司一脈數次拯救部族的事跡,更是都被神話了。

    無法擁有的才是最好的!這一點即便是放在這個年代的印第安部族中一樣適用。

    在場幾乎所有的王庭族人都不曾見過真正的卡布魯大祭司,但這并不妨礙他們對卡布魯大祭司的崇敬,畢竟他們幾乎每個人都是從小就聽著卡布魯大祭司的傳說長大的。

    而眼前的這個女人雖然穿著打扮都很一般,可沒有人敢小瞧她,因為他們都知道了,眼前這個女人就是這一代的卡布魯大祭司。

    巴卡魯祖大祭司趕忙迎了上去。他雖然是現任的部族大祭司,但他很清楚,眼前這個繼承了卡布魯大祭司稱號的年輕女人,才是整個部落的精神圖騰。就好像四大守護部落永不變更一樣,卡布魯大祭司一脈上千年來傳承下來的威望,已經遠遠超過了他這個部族大祭司。

    紅云并沒有跋扈,她同樣給巴卡魯祖大祭司行了一個禮。

    “卡布魯大祭司,你看這事該怎么解決?”巴卡魯祖大祭司很嚴肅的問道。

    “巴卡魯祖大祭司,這件事似乎不應該問我吧?”紅云淡淡的說道。她這話說的沒錯,畢竟她現在只有一個卡布魯大祭司的尊號,但她并沒有擔任部族的大祭司。

    現在部族的酋長出了這么大的一個丑聞,有權力處置這件事的,只有而且只能是部族大祭司,其他人甚至包括紅城聯盟和白城聯盟的大首領都沒有權力處置這件事情。

    “不!卡布魯大祭司,你有這個權力來處置這件事情。我們需要你的指引,沒有你的指引,我們不知道該怎么辦!”巴卡魯祖大祭司很嚴肅的說道。

    這話倒不是巴卡魯祖大祭司亂說,自打卡布魯大祭司一脈南遷歸隱之后,這二百多年間,切洛基族的酋長一脈已經更換了三次,而朱納魯斯卡酋長這一脈就是第三個成為酋長一脈的。

    但每一次酋長更迭,卡布魯大祭司都會做出占卜。其中第一次更迭的時候,因為卡布魯大祭司做出的預言說這一脈并不適合成為切洛基族的酋長一脈,所以那個人雖然控制了王庭,但卻并沒有成為酋長,因為王庭的族人不認可他

    而第二次以及第三次的更迭,同樣是因為有了卡布魯大祭司的認可,他們才能夠坐上酋長的寶座,這其中就包括朱納魯斯卡酋長一脈。

    可以毫不夸張的說,卡布魯大祭司這一脈雖然遠離王庭,但沒有哪個酋長敢于輕視這個大祭司一脈。

    這次朱納魯斯卡酋長也是讓豬油蒙住了心竅,竟然還想試圖殺死這一任的卡布魯大祭司紅云。

    當這件事通過橫刀的嘴說出來之后,紅云參與到這件事之中去已經成了必然的事情。

    “真讓我說?”紅云笑瞇瞇的問道,但眼神中卻是充滿了一種說不出的鋒芒!

    ()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