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往事如夢(五)

    紅坊縱火案的真相在幾天之后便被查明了,兇手的兒子是被仇人雇來的紅坊暗市高手所殺,他心生恨意,私下打聽到了紅坊暗市的頭目是琳蓉,于是便在深夜潛入紅坊,找到她的房間縱火,想要替兒子復仇。

    “很抱歉,少坤,琳蓉已經死了。”這是蕭涵對韓少坤所說的。

    韓少坤失魂落魄地來到琳蓉被燒得面目全非的房間,扶著那被燒的烏黑的門框,呆愣了良久,突然整個人像是散架了一般癱倒在地上,一手抬起,用袖口擋住眼中不斷涌出的淚水……那是蕭涵第一次看到他這么傷心,他那副悲痛欲絕的樣子,仿佛已經徹底心碎了。

    一連幾天,韓少坤如同生了重病一般,整個人都消瘦了一圈,有時睡著睡著覺卻突然驚恐地喊著琳蓉的名字猛然坐起,隨即驚出一身冷汗。

    “畢竟他曾和你們一起度過那么多美好的時光,”小墨看著蕭涵有些失落的樣子安慰道,“琳蓉對他來說就像是很珍惜的妹妹一樣,他又是那么一個有情有義的人,固然會很傷心,你不要想太多了。”

    但令大家都深感驚訝的是,韓少坤并沒有像他們預期的那樣,發怒咆哮著要關掉紅坊暗市,反倒是主動提出要去見見暗市的那些人。

    蕭涵帶他來到地下暗市交易的地方,韓少坤看著他們,那些人卻都緊張地低著頭,不敢正眼看他。

    “他們都是無家可歸或四處漂泊之人,是琳蓉將他們匯集到了一起。”來之前,蕭涵告訴他。

    韓少坤不知道琳蓉是如何想出的這個主意,她又為什么要這么做,而這些問題的答案他或許這輩子都不得而知,因為琳蓉已經永遠地離開了他。他看著面前的暗市成員,卻突然有些后悔起來,如果自己當初能再更多地去了解琳蓉,了解紅坊暗市和這些暗市成員,努力將大家引到正道上來,或許久不會發生那天晚上的悲劇了……

    “各位辛苦了。”韓少坤突然抬起頭來對他們說,眾人聽后都有些詫異地看著他。因為琳蓉的事,大家都很傷心,本還以為坊主會對他們大發雷霆并趕他們走人……

    “以后紅坊就是各位的家了,大家盡管安心住下,”韓少坤有些虛弱的臉龐上浮現出一絲淺淺的微笑,“以后大家有什么困難或需要幫助的地方也盡管說,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盡力相助。”

    “但我只有最后一個愿望,只希望大家以后不要再傷及無辜了……”

    紅坊失火的第二天,韓少坤走了,蕭涵沒有再挽留他,而他卻最后問蕭涵,“你不愿意跟我一起走嗎?我們離開這兒,去過平凡的日子。”

    蕭涵沒有說話。他等了良久才轉身離開,在他轉身的一剎那,小墨看到她的臉上滑下了一道晶瑩的淚痕。

    韓少坤走后,在韓府長老的一致商議下,決定任命蕭涵為坊主,繼續代替韓少坤接管紅坊。而與此同時,小墨那天晚上組織眾人救火的事跡也傳到了韓府長老的耳中,同時長老們也查明了在紅坊失火的那天晚上,現任主管竟為了自保性命而選擇了逃跑。因此考慮到小墨所立下的功績,再加上他又是武行榜在榜之人,韓府長老閣決定任命他為新的紅坊主管。

    縱火事件過后,紅坊的生意又蕭條了許多,暗市接的訂單也比之前少了許多,一切仿佛都變回了它本來的樣子,一切仿佛又悄然之間變得完全不同……

    韓少坤走后沒過多久,蕭涵又重新打起精神振作起來,她不愿看著紅坊就此沒落,因此開始著手重新整頓紅坊暗市,她開始像琳蓉曾經所做的那樣,在天煌城乃至整個玄界招攬高手,并開出優厚的報酬。而紅坊暗市自此又重新開始接單,但它已不再是一個鮮為人知的地下組織,而漸漸變成了紅坊的標志。同時,在韓府長老閣的支持下,暗市的交易范圍也不斷擴張,到后來甚至與各國皇室和諸侯都有了來往。也正是從那時起,紅坊暗市不再掩飾其最初的動機,那就是只為利益而存在,只為金錢而交易……

    雖然生意開始一天天好起來,但蕭涵卻沒有特別高興。有時,一個人的時候,她也會想,若是有一天韓少坤再回到紅坊,看到這樣的場景,不知他會作何感想。若是有一天,如果他知道,其實琳蓉還活著,他又會怎樣。這些她都無從得知,然而她只是在心里默默祈禱著,有一天時間會洗刷這一切悲傷,有一天韓少坤在知道真相之后,會寬容地選擇原諒……

    “大哥,您這一身多少錢啊?”傍晚十分,小墨走到那群賣藝的身旁問,他們已經結束了在萬財門最后一天的表演,正收拾著東西打算離開。

    那個前幾天還穿著大金袍走鋼索的壯漢已經換回了自己原本的衣服,略顯疑惑地上下打量著小墨問“干嘛?想學啊?”

    “想學。”小墨認真地點頭答道。

    紅坊終于變成了韓府長老們所期望的樣子,它生意再次紅火起來,而名聲更是越過萬財門的牌坊迅速傳遍了整個天煌城,同時向中央邊界以外的玄界七國蔓延開來。人人都知道了“萬財門第一坊”以及它出名的地下暗市,還有那穿著金色女人衣裳,頭戴雙色牡丹花,一手拿著刺繡絹宮扇,一手拿著花手帕,利齒能牙、滿面春風的主管大人。不僅如此,據說他的武功高強,名字還在武行榜之上,人稱墨仙……

    “哎呀,歡迎歡迎,快快請進,”墨仙在門口張羅著,忙得不亦樂乎,“您能大家光臨真是本坊的榮幸!”

    墨仙正滿臉笑容地忙著招攬客人,忽而抬頭看見迎面走來的女孩——穿著一身紅色舞裙,戴著繡花頭巾,扎著兩股俏皮可愛的麻花辮,長長的睫毛卻顯出幾分妖嬈與嫵媚,臉上燦爛的笑容則像是盛開的紅牡丹。

    “墨仙大人,小女名叫棘花,請問貴坊是否需要招納舞女?”

    墨仙看著她,良久,臉上忽而露出了如陽光般燦爛的笑容“需要,太需要了,歡迎歡迎!”

    清晨的太陽緩緩升起,燭臺上燭火已燃盡,墨仙獨自趴在圓桌前,像是沉沉睡去,做著一個想要逃離卻又不愿醒來的夢……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