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孵化幽蜦(二)

    “真夠厲害啊,差點就著了道!”林海有些后怕的看了看手中的幽蜦卵,驚嘆不已的同時也更加期盼。

    指甲全部插入之后,匕首在林海的掌心一劃,鮮血隨之流淌,滴落玉盒中。

    就著流血的手,滲進玉盒,在幽蜦亂上磨蹭,使之每一個幽蜦卵都沾染上自家的鮮血。

    確認了每一個幽蜦卵都已沾染了自己的鮮血,林海這才將玉盒拿起,放進自己的懷中。

    接下來便是每隔七天給這些蟲卵喂一次血,要連續七次,中間不能間斷,否則就前功盡棄了。

    林海擦干凈手上的血跡,有點血虧,看了看玉盒里的蟲卵,裂開嘴笑了。

    隨即,服下靈晶珠,運轉功法,繼續修煉

    另外一個空間中,連霏韻也不知道金靈要帶她去哪里,她只是希望金靈不要遷怒林海而已。

    穿梭在刀槍劍林之中,連霏韻都繞暈了,最終出現在一塊空地前。

    四周刀劍林立,鋒芒畢露。

    空地中央,累疊著七塊顏色各異七邊形的石塊。

    連霏韻扭頭疑惑的看著金靈,不知道來此的目的是什么。

    金靈當先帶路,催促著連霏韻跟上。

    連霏韻無奈跟上,近前,才發現這塊并非石塊,沒有絲毫煉制的痕跡,渾然天成,是七種不同屬性的物質凝練而成。

    連霏韻能夠看出本來面貌是因為這些物體太過明顯,韻動的水,厚實的土,銳意的金屬不再鮮亮,火焰和綠葉暗淡無光,而一黑一白卻是熠熠閃動。

    木靈和火靈被自己和林海煉化了,土性、水性和金性也被林海的靈寵吞噬不少。

    看待這里,連霏韻似有所悟,問道“這是?”

    金靈沒有回話,忽仰頭望向虛空,雙手平伸,緩緩升向虛空。

    穹頂一株金光投下,將金靈籠罩其中。

    慢慢的,金光縮進金靈的體內,金靈暈染著光暈,周身金光散溢,將整個空間照耀得金光閃閃。

    忽然,衣服磅礴的氣勢驟然降下,連霏韻頓感渾身凝固,眼皮都不能眨動。

    此時的金靈渾身散發著金光緩緩降下,落在連霏韻身前,伸出一指,點在連霏韻的眉心。

    一滴血液從眉心滲出,金靈手指牽引著血液,徐徐飄向七塊屬性合成的塊狀物。

    血液滴落,連霏韻自覺得耳邊轟鳴,腦海一片空白。

    恍惚間,她感到自己正漂浮在云端,云霧飄飄,隱約間一座七色寶塔若隱若現。

    寶塔緩慢旋轉,漸漸顯出本來面貌,不待連霏韻祥查,寶塔隨即化作一道流光鉆入眉心。

    腦海中出現一幅七彩寶塔的模樣,下黑上白,中間金、紅、黃、藍、綠,喻示著陰陽和五行。

    底座黑色的地方敞開,仿若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七個層面各自旋轉,流光溢彩,地面的山川河流,植被人畜,均被那個黑洞吸入,留下一片廢墟。

    畫面一轉,七彩寶塔閃爍著七彩霞光懸浮于浩瀚星海。

    底座黑洞顯現,七彩霞光飛速旋轉,光芒四射,閃爍的星辰被一顆顆的吸入寶塔之中,留下一片詭譎虛空。

    隨即乃亥畫面消失,剩下一座破破爛爛的七層寶塔,光彩不再,搖搖欲墜。

    在連霏韻的感知中,法源的一抹綠光遁入破敗的寶塔。

    綠光遁入,連霏韻隱隱發現寶塔微弱的豪光一閃,竟增添了一絲色澤。

    連霏韻這是身軀可以活動了,卻是一屁股跌坐在地。

    而她身邊的金靈更是金光不再,稚嫩的笑臉竟然出現了皺著,仿若一個年逾古稀的老嫗一般。

    “怎么了?”連霏韻被這般詭異變化嚇得不輕。

    金靈如今卻是極其微弱,嘆道“這座浮屠的主人早已隕落,本基受損太重,而你們的進入,讓這座浮屠有了新生的機會,于是,寶塔便認你為主今后,你便是著浮屠的主人”

    金靈牽強笑了笑,道“如今卻是太多,你的同伴身伴噬靈獸,肯定不會再接受浮屠,只能委屈你了你也看見了,一旦修復浮屠,將會助你很多,你也可以幫助你的同伴。”

    前面的話連霏韻都沒在意,但是最后一句話倒是讓連霏韻心頭一動。

    金靈“我想你也已經看出來了,我既是金靈,也是浮屠的器靈,找你也是萬不得已你先行煉化,之后,我們在慢慢修復。”

    說完,金靈不給連霏韻推脫的機會,閃身流光一閃,進入了連霏韻的眉心,遁入寶塔之中

    不知不覺中,林海已經七次給幽蜦卵喂血了,但是金靈沒有出現,連連霏韻也不曾出現,但幽蜦卵卻開始了孵化。

    已經褪去了黑褐色表皮顏色的蟲卵,此時銀白的表皮下,里面的小幽蜦正在蠕動,想要從里面破殼而出。

    但是,對里面的小家伙來說,這層表皮太過堅硬,他們沖不出來。

    林海不能幫助它們,只能靠他們自己。

    過了許久,一顆蟲卵上出現一個小小的黑點,慢慢的那個小黑點慢慢變長,像蚯蚓一樣擺動著。

    沒多久,那條擺動的‘蚯蚓’又縮回了殼里,卻冒出一個小小的三角腦袋,慢慢的擠出了白殼,一條只有三寸來長的微型幽蜦鉆了出來。

    由于卵殼太過黏 滑,小家伙滑到了玉盒地下,不甘的扭動著。

    肖承見到小家伙的模樣,咧嘴笑了。

    小家伙似乎被這黏 滑的卵殼氣到了,小嘴一張,一口咬在了卵殼上。

    小腦袋一縮,卵殼上出現了一個小洞,小家伙都不帶咀嚼,就直接咽下腹,又一口咬了上去

    有了第一條幽蜦出殼,剩下的也都陸陸續續的破殼而出,一樣的被滑到玉盒上,滑稽的動作令肖承莞爾。

    很快,小家伙們便開始對卵殼展開了撕咬,不到半個時辰,卵殼便被這些小家伙們吞咽下肚。

    小家伙們吃完了卵殼,抖動這小小的身軀,隨著不斷的抖動,頭下七寸的部位慢慢展開一對透明的羽翼,羽翼煽動,小家伙們紛紛飛離玉盒,飛到了林海的身邊。

    似乎是還太小的緣故,飛到林海身邊之后,便一條條的落在了他的身上,羽翼也收了起來,懶洋洋的趴在他的身上。

    林海隨手捏住一條幽蜦仔細的打量著,覺得和豐羽津里見到的幽蜦體型上相差太大了,想要成為莫干那樣的,還不知道需要多少歲月。

    想起豐羽津,林海也想看看現在的小家伙們怎么樣,手上的力氣大了一些。

    小家伙被捏得痛了,扭動了小身軀,可他那里能夠擺脫得掉?

    林海又加大了一些力度,這一下小家伙幾乎快要被林海捏碎了,情急之后,一口咬在了林海的手指上,一股陰寒的氣息瞬間進入體內,那種仿佛置身于陰冷虛無的感覺再次侵蝕了林海。

    火源只從煉化了火靈,已初具靈性,外物入侵,自然激發,瞬間驅散了陰冷。

    很滿意效果的林海松開了小家伙,心里卻是樂開了花兒有了這個厲害的幫手,下一次在遇上敵人,那自己可就安全多了。

    林海一時興起,念頭一起,小家伙們盡管動作不快,但還是爬下林海的身下,在地面上排成了一排。

    林海抿著嘴,眨了眨眼,地上排成一排的小家伙們又排成了兩列。

    很聽話,林海很滿意!

    取來一枚儲物戒,套在了手指上,念頭一起,小家伙們在原地消失了,被林海收進了儲物戒中。

    林海施法查看,只見小家伙們一條條圍在一起,安安靜靜的盤旋著。

    這枚儲物戒指是莫干給的,儲物戒是封閉真空狀態的,按說是不能裝活物的。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