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7章 強大的郭危云

    正在教授鐘云山太極真拳的方起,感受到了來自身后的眼光注視,抬頭一望,正好與郭危云四目相對。

    鐘云山默默低著頭,苦思冥想著領悟太武真訣的家精髓,渾然忘了身外之物。

    郭危云抽完最后一口煙,邁著縹緲不定的步伐,眨眼間便來到了方起的身前。

    方起瞳孔微縮,郭危云的速度竟然能那么快!

    郭危云身高175左右,比方起矮半個頭。

    此時,他的雙手自然垂在身體兩側,臉色平淡,與方起對視著,身上氣勢節節攀升。個頭雖矮半截,氣勢卻強橫無比,竟能反過來壓制方起一頭。

    方起眼里閃過一抹凝重,兩人間不需要過多的言語。他從郭危云眼里那經久不散的戰意就能看出,今天與郭危云的一戰在所難免。

    當郭危云的氣勢凝聚到巔峰時,他動了!

    郭危云的身影化作一道虛影,仿佛化作一頭兇惡猛虎,迅捷無比的撲向方起。

    方起的臉色凝重到極點,心中提起十二分精神。在郭偉宇的攻擊到來的前一秒,險而又險地避開了攻擊。

    然而,還沒等他緩過勁來。郭危云的身影又猛地一轉身,宛如毒蛇出洞,刁鉆狠辣地襲向他的左肩。

    方起臉色一變,郭危云的戰斗意識無比強大!對于戰機的把握也遠在自己之上!!

    僅僅兩個回合,就逼得他沒有任何退路,只能與其硬碰硬!

    他狠狠一咬牙,丹田內力全速流轉到雙手筋脈內。雙手化掌在身前畫出太極弧,穩穩當當地迎向郭危云仿佛毒蛇吐信的拳掌。

    ‘嘭!’下一秒,一聲悶響傳來。

    方起蹬蹬蹬往后退了三步,而郭危云則是退了兩步。第一次硬碰硬,竟然是方起落于下風!

    方起心中震撼莫名,在與郭危云交手的那一瞬間,他感受到了郭危云的體內竟然也有深厚無比的內力涌現!

    雖然跟自己的內力相比還有些差距,但是已經不算很大。要知道,自己可是憑借著超級加倍才獲得了幾十年的深厚內力。

    而郭危云在沒有超級加倍的幫助下,依舊沒到不惑之年的年紀擁有了如此身后的內力。可以說,郭危云才是真正的武學天才!

    這一切想法都只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兩人的戰斗依舊在持續著。

    郭危云的實力很恐怖,比鐘云山不知道強出多少倍。

    而且,在面對郭危云的時候,方起最大的依仗——內力,也失去了優勢。

    這還是他第一次碰到同為修習內家拳法的高手。他承認,郭危云無論是在戰斗意識、戰斗技巧,還是對戰機的把握,亦或是對內力的掌握程度,都遠遠強過他太多倍。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他在郭危云的手上堅持不到50回合,就得敗下陣來。

    方起咬牙堅持之際,心中默念了一聲超級加倍,直接將實力提升一倍。

    瞬間,郭危云的動作在他眼里變得清晰緩慢。

    方起眼里帶著興奮,絲毫沒有作弊的心虛感。運起體內內力,首次主動向郭危云發起進攻,竟是要與他硬碰硬!

    高速運動中的郭危云一揚眉,眼中光芒如電,將自身拳法發揮到極致,仿佛化為一頭神話傳說中的龍,恐怖的威勢籠罩全場,強勢無比地向著方起攻擊而去。

    超級加倍加持下的方起,臉色泛起潮紅,由內力迸發而化成的氣浪股蕩著衣服褲子,掀起陣陣旋風。

    這一刻,他仿佛成為了天地的中心,雙手畫著緩慢無比又快到絕巔的圓弧,仿佛手握陰陽,又如拳分天地。

    兩人拳鋒碰撞,一聲類似于金屬交擊的聲音響起,刺得人耳膜發酸。

    得到超級加倍加持下的方起,終于達到了郭危云所能承受的極限。在絕對的力量面前,所有的技巧都是虛妄。

    郭危云堅持了十幾息時間,最終,在快要堅持不下去之時,主動退出戰圈。一躍而至10米開外,正對著方起,胸口劇烈起伏。

    方起也緩緩收起回內力,解散了超級加倍的加持。將超級加倍用在內力的加持上,對他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負擔。

    郭危云眼神復雜,深深地看了幾眼方起,拿出根煙抽起來。

    方起三兩步來到郭危云身旁,這一站,自己有些勝之不武。如果自己不使用超級加倍的話,是不可能打贏郭危云的。

    郭危云將一根煙遞到方起面前,道“來一根?”

    方起抬頭看了郭危云一眼,接過香煙,一看,是最常見、最便宜的黃鶴樓。

    “諾,接著!”

    方起一抬頭,正好看見來到眼前的打火機,眼疾手快、分毫不差地接住打火機,干脆利落的點燃香煙。

    對于擁有內力的他來說,香煙對于他的危害很小。而且,他本身沒有煙癮,只抽一根的話,問題不大。

    他接過來的不是香煙,而是郭危云的情意。

    果然,郭危云看到方起吐出第一口香煙之后,眼里帶上一抹笑意,遙望遠方,許久,才說道“方起,你知道你給我的感覺是什么樣的嗎?”

    方起靜默,等待郭危云的下文。

    郭危云吐出一層煙圈,緩緩說道“你給我的第一眼感覺,就像是一個鋒芒畢露的菜鳥。雖然擁有很強的天賦,但是一舉一動還很稚嫩。之后,就是驚訝于你的學習領悟能力。說真的,你是我見過悟性最強的人。

    尤其,是在武道方面。”

    說完,郭危云轉頭往著方起,眼里帶著一絲疑惑,再次問道“方起,我心中一直有個疑問。那就是你究竟師從何人何派,竟然能在那么小的年紀就能達到臻境!”

    “這種成就,實在是讓人可望而不可即!”說道最后,郭危云緩緩搖頭,眼里帶著感慨,和些微的落寞。

    方起眼里帶著好奇與不解,撓了撓頭,灑然一笑,道“我并沒有門派可言,至于師傅,只是一個不起眼的老頭子。”

    頓了一下,他又問道“郭教官,你所說的臻境,到底是什么?”

    郭危云虎目緊緊盯著方起,足足看了幾十秒,確定方起真的不是在開玩笑,而是真的不知道‘臻境’為何物之后,解釋道“所謂臻境,就是內家拳武者所能到達的最高等級。”

    “臻境,那是所有內家拳武者夢寐以求也想要到達的高度。就我所知的,在全球范圍,臻境武者的數量也不過才11個。加上你,那就是12個。”

    郭危云的目光復雜無比,他也有幸見過幾位臻境武者。而那幾位臻境武者,無不是年近古稀的年紀,像方起那么年輕就達到臻境的,他是第一次見到。

    得到解惑的方起臉上露出恍然,自己只是半路出家,憑借著超級加倍能力才能練出內力。而對于h國內家拳的常識,他是真的知之甚少。

    秉著不懂就問的優良傳統,他又問道“那在臻境之上,還有更高的境界嗎?”

    郭危云搖頭,道“臻境已經是內家拳所能達到的最高境界,并不是誰都像你一樣,年紀輕輕就達到了別人一生都達不到的高度。”

    方起摸了摸鼻子,總感覺郭危云的話里有話。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