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8章 退役者詹圭

    出了學校,張運問段千里:“你知道人嗎?”

    “知道!

    之前在地下室,婁鎬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段千里。

    或許是他判斷錯誤,

    真沒想到段千里聽了事情以后,居然想著要去報仇。

    殺掉段小魚的叫詹圭。

    曾經是退伍軍人,之后給富豪們當保鏢過日子。

    他有一身的格斗本領,對槍械也十分熟悉,

    這樣的一個人,在災變后,成為了少見的戰力。

    給他一把槍,他能迅速殺掉五六十頭喪尸,瞄準爆頭率高達70以上。

    加入鋼鐵城之后,立下了好幾次功勞,

    汪雨象曾請他當搜刮隊長,但是被拒絕了。

    詹圭有自己的隊員,現如今在武斗組工作,

    每天的任務就是殺喪尸,

    “他們有八個人,經常在東面的墻上站崗!

    一邊說,三人一邊來到了十字路口,往左拐去了東邊。

    鐵皮墻就在不遠處,模模糊糊能看見墻上站著好幾個人。

    段千里臉色一沉,給手里的槍裝上了子彈,

    “慢著,確定是他們再動手,別殺錯了人!

    張運制止了他,并給他使眼色,收起武器。

    段千里點點頭,縱然他現在非常憤怒,但依舊保持著冷靜。

    這幫人不是開玩笑的,當過兵,有極高的戰斗力,

    如果和他們對上剛槍,輸的人大概率是自己一伙。

    所以,段千里還是比較聽從張運的話。

    三人抵達墻邊,張運朝四周掃了一眼,

    墻上站著兩個,兩點鐘方向兩個,十一點鐘方向也有兩個。

    八個人之中,只少了兩個。

    張運回頭看了一眼,讓周覺跑開,示意讓他靠在墻角,

    這小子沒有槍,只帶了一把撬棍和匕首,如果開戰了會對他很不利。

    “請問一下!”

    張運站出一步,開口問道:“你們之中有叫詹圭的嗎?”

    此話一出,

    墻上的六個人不約而同的回過頭來,看向了張運和段千里。

    周覺小跑著去了墻邊站著,

    “隊長不在!

    不知是誰開口說了一句,語氣很不耐煩。

    “你們是誰?”又有人看張運面生,當即問他。

    “哦,我們是詹圭的朋友!

    張運嘴角一咧,露出了人畜無害的笑容。

    正上方兩個家伙對視一眼,下來了一個。

    只見他穿著迷彩褲,白色背心,一身的肌肉,

    平頭,國字臉,很是堅毅但丑陋的顏值,

    手里端著一把95式,膝蓋一側則綁著一柄匕首,

    走起路來咔咔咔的,因為他穿著軍靴。

    “我不認識你,你們是隊長的朋友?什么朋友?”他瞇著眼盯著張運說道。

    張運也笑了:“我也不認識你!

    他伸出一只手:“我叫陳丙,你現在應該認識我了!

    “我叫張運!

    兩個人握了握手。

    “好了,你應該告訴我,你們是隊長的什么朋友?”

    這個陳丙,是詹圭小隊里的副隊,他們之前是一個班的,

    陳丙也是詹圭的后輩,詹圭比他先一步退役,

    從此人手上用槍的老繭和身上的舊傷就能判斷出他也是個身經百戰的老兵。

    “一會兒詹圭過來,你就知道了!

    張運自然不會回答他的話,

    段千里站在張運身邊,手在發抖。

    陳丙看了他一眼:“你很緊張!

    段千里沒說話,張運笑道:“能見到老朋友了,能不緊張?”

    陳丙又打量了張運一眼:“朋友,當過兵?”

    由于張運在前世當了三年的幸存者,身上的氣場的確和一般人不一樣,讓陳丙看出來了。

    “沒有!睆堖\搖了搖頭。

    陳丙見他和自己聊天的興致不高,又扭頭走了回去:“隊長去吃飯了,一會兒就過來!

    “如果你們要見他,最好在這里等一等!

    張運點了點頭,拉著段千里走到街道口的長凳上坐著。

    “運哥,我……我們……”

    張運悄聲把段千里拉過來:“冷靜,你的目標是詹圭吧?”

    “嗯……嗯!倍吻Ю稂c點頭。

    “那就等他過來!睆堖\說道。

    段千里看了一眼墻上那六個人:“可他們……”

    “一會兒我上去套近乎,你先殺了陳丙!

    “我來幫你制服詹圭!

    段千里看了重新回到墻上的陳丙一眼:“好!

    他咽了口唾沫,顯然比殺一半人,或者殺喪尸還要緊張百倍。

    張運這么判斷,是有原因的。

    他們既然是軍人,就只有這么打。

    當兵的最聽軍令,陳丙是副隊,如果想要制服詹圭,那就必須先壓住陳丙。

    其他人接不到命令,看見老大被制服,就不會隨便開槍。

    到時候主動權就會來到張運他們的手上。

    可難點是,

    張運沒見過詹圭,

    這未知數就太多了。

    詹圭什么體格?格斗技有多強?反應能力怎么樣?

    況且,在詹圭身邊還有一個家伙跟著他。

    對方應該是八個人才對。

    那么最直接的辦法就是先套近乎消除詹圭的警惕,

    他是退伍軍人,又當過保鏢,見到陌生人,一定會警惕。

    當然,能消除一點是一點。

    張運的目的是先殺掉詹圭身邊那個家伙,再打掉詹圭的雙腿,最后才能輕松制服。

    可如果在張運殺掉他同伴的那一秒,詹圭反應過來,并且掏槍反擊,

    那就一切都晚了。

    所以,決勝點就在那千鈞一發的時刻。

    ……

    這時。

    詹圭出現了。

    陳丙突然吹了聲哨子,指了指墻下的張運和段千里。

    “頭兒!他們說是你朋友!

    張運瞥眼望去,

    只見到一個大概一米八八的大高個,身邊跟著一個一米七多一點的小個子,

    兩個人并肩走了過來。

    詹圭一看就是個很嚴肅的男人,

    他穿著黑色的彈力緊身衣,身上系著裝備帶,

    就是那種很像背帶褲背帶的的兩條黑色帶子,

    上面掛著幾顆貌似是自制的鐵皮手雷。

    當他的目光轉移向張運的時候,警惕自然而然就升了起來。

    張運笑著起身迎了上去:“老詹,你把我忘了?”

    詹圭一愣,

    但很快他便反應了過來,

    自己并不認識這個人。

    詹圭做什么事都很小心的,不然他也不會帶著自己的隊伍在這末世里活到現在。

    就在詹圭常年保持的警惕又重新升起來之前,

    他已經聽到了槍聲。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