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章

    第二天,清晨,黎明時分,晨曦慢慢展露,鳥兒合唱,一個朝氣蓬勃、充滿生機的清晨

    當李云醒來時,她猛然看見身邊無人她迅速起來走到客廳,又到衛生間尋找,仍然無人。

    這時,李云吸了一口冷氣,內心竟然有種非常放松和釋然的感覺,她明白了陳小青已經悄悄的不辭而別

    此刻,凌晨630。

    她又恢復了輕松和自我的狀態,邁著修長的腿和習慣性的芭蕾舞步走進了吳言臥室。

    此刻,她看著熟睡的吳言,她溫柔的笑了

    晨曦的光線在沒有拉窗簾的窗戶外,朦朧的、淺黃色的曙光的光輝撒了進來,印在吳言的臉龐,頓時,吳言英俊的臉在朦朧的光線中,不太真實但俊秀可愛,這一切仿佛不太真實很夢幻

    這時,李云走到床前,伸出手臂抱著他

    她在吳言耳邊溫柔的說“傻孩子,你的初戀女孩陳小青已經走了”

    吳言一下醒來

    她看著晨光下的李云如此可愛和動人,他親吻了她一下“走了”

    “這就是她奇怪的風格。”

    “李云,隨緣吧,我們已經善待了她”

    李云像孩子般的嘟著嘴說“大教授,早餐想吃什么”

    吳言深情寵溺的眼光看著她“酸奶松餅和咖啡。”

    有趣的是,吳言在李云的影響下愛上了咖啡和西式點心。

    李云和吳言又恢復了甜蜜的兩人世界,匆匆而來又不辭而別的陳小青仿佛幽靈般的存在過,又消失在凌晨

    此時,吳言公寓的廚房又恢復了往日的忙碌和快樂,黑妞也跟著開心了起來,歡快的在每一個房間嬉鬧奔跑

    這時,曙光投射進廚房李云穿著可愛的米色白領薄毛衣,只見她在廚房看著窗外,聆聽著群鳥的合唱,然后,她用手把直發盤成了發髻,此時的李云,就是芭蕾舞演員的形象,但她又像田螺姑娘般手腳麻利的準備早餐。

    這時,她拿出了低筋面粉和雞蛋黃油還有酸奶

    過了一會,她用電動打蛋器把蛋白打發成蓬松成型的蛋白,如天上的云朵般漂浮。

    當她把所有東西攪拌在一起時,她感覺自己的腰被人樓住了她幸福的笑了,她知道是吳言又調皮的嚇她。

    她扭頭看著依戀她的吳言說“去洗臉,刷牙,一會就可以吃早餐了。”

    吳言深深的吻了她一下,頓時,李云莫名其妙的“哈哈哈哈”的大笑了起來,原來吳言親吻李云臉頰時,李云臉上有面粉,此刻,吳言教授成了花貓臉。

    這時,李云笑成月牙的眼睛看著吳言,楊起有弧度的嘴角說“黑妞的哥哥,快去洗臉”

    此刻,這是一個溫馨的充滿愛的清晨。

    吳言依戀李云的原因,是因為李云充滿了母性的溫情

    十分鐘后

    能干的李云就已經做好了柔軟,蓬松和胖嘟嘟的酸奶松餅。

    這時,她拿出兩個白色早餐盤,松餅放置在盤中,她用楓葉糖漿淋在松餅上,切好草莓,再把打好的白色奶油放在松餅上,一切,如此完美

    餐廳燈光明亮

    “吳言,咖啡壺里的咖啡煮好了倒兩杯咖啡過來。”

    這時,吳言拿著咖啡放在餐桌上。

    這一幅畫面是人世間最協調的畫面,李云美麗的臉淺笑溫柔,吳言英俊內斂的臉深情的凝視著李云,白色早餐盤里的繽紛色彩

    “李云,我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因為得到了你。”吳言動情的說道。

    這時,李云用叉子叉了一塊松餅說“張嘴,接好松餅,好好吃飯,時間不多了。”

    吳言笑瞇瞇的看著他的李云

    早上的時間總是匆忙和短暫的。

    而李云和吳言的早晨是甜蜜的親親我我,祥惠醫院那個高傲冷冰冰的吳言教授在李云身邊就是一個大男孩。

    李云彌補了他一生失去的溫情,而吳言下決心一定要讓李云活下去此時,李云成了吳言的生命。

    8點30分,祥惠醫院

    醫院手術工作室,這個時間是吳言準備第一臺手術的時間,厚實的手術服包裹著他,博士生李博林和張默緊跟左右,護士們用欽慕的目光注視著吳言教授

    這時,武裝完畢的吳言教授和他的團隊走進了手術室。

    此刻,手術室內的無影燈發出了刺眼的光芒的,頓時,吳言有了灼燒疼痛的感覺,他下意識回避光芒低頭看了一下冷地板

    白色的手術臺孤零零地擺放著,手術臺旁邊的盒子里,手術刀、剪刀、止血鉗、小夾子等工具發出恐怖陰森的刺眼寒光。

    整個手術室除了白色就是陰森的白色,冰涼的讓人感覺進入了另一個冰涼的空間。

    一切準備就緒,吳言教授點頭,這時,學生李博林和張默開始用刀切開患者的胃部

    而這個患者的病情幾乎和李云一致

    當血琳琳的畫面出現時,博士李博林看著吳言搖搖頭,意思是已擴散到整個胃部

    這時,吳言可以放棄手術,讓學生縫合,但是,他不想停止

    因為,此刻,美麗的李云的臉和身體出現在吳言腦中

    頓時,李云的美麗和眼前惡心遍布的腫瘤讓吳言想嘔吐,他只是皺眉了片刻,然后,冷靜的對學生說切除所以腫瘤,哪怕用一天時間

    手術室的室溫一直維持在二十二度至二十三度,卻給人一種置身冰窖的錯覺,又白又冷,一片死寂,只聽見金屬撞擊聲,以及護士來回走動的腳步聲。

    而吳言教授額頭大滴的汗水在滴落

    此刻,他挽救這位患者的生命就如救活他心愛的女人李云

    死寂的手術室,有一場殊死搏斗是一場生死較量

    時間已經延續到下午4點

    手術還在繼續,無影燈的刺眼光芒和血肉鮮明的胃部身穿手術服的所有醫生和走動的護士

    此刻,活力健身中心舞蹈室內

    身穿白色天鵝裙演出服的美麗李云,正踮起芭蕾腳尖優美的舞蹈著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