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秘密的秘密

    地球至少存在了五十六億年了,可人類的記載才有不過幾千年。人類真的只是地球或者說宇宙中唯一的文明嗎?

    不是。

    廖隊長肯定的說。

    地球上至少有四個前文明,而且一個比一個發達。

    其中已知的,有亞特蘭蒂斯代表的物質文明,有瑪雅為代表的精神能量文明,還有一個整體大陸文明正在努力探尋。更何況,按照這個整體大陸文明的記載推算,在恐龍時代很可能就有文明馴服恐龍做為代步坐騎。

    這些文明很強大,可他們卻都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失。

    至于說什么隱藏不住了。廖隊長表示從來就沒有隱藏過什么,只是讓當事人簽一份幾乎沒有什么效果的保密協議。

    其實這種保密協議簽不簽無所謂,因為就算他們看到什么神秘事件,說出去也沒人信得!

    可地球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神秘事件發生的多了,自然也有越多的人注意到了。

    全球皆知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至于栗石,廖隊長第一次見他的時候是在迷林。迷林、也被一些探險愛好者成為魔鬼林、魔鬼城。

    那時候廖隊長還是一個普通軍士長,他們一隊人去執行秘密任務時途徑迷林,發現了懷抱寶劍,身穿盔甲的栗石,當時他已經昏迷不醒,將破爛的盔甲脫下后全身的傷口不忍直視。

    后來的事情也就顯而易見了,栗石被送樣醫院治療,可就在他剛剛醒來的第三天。他跑了。

    此后的幾十天,廖隊長被神秘部隊接走,他因為優秀的指揮能力和卓越的能力被特派為臨時隊長。

    之后的第一個任務就是調查一個不起眼的山峰消失的真相。然后他在那里又見到了栗石。

    這次他依然全身是傷,盔甲都破碎的散落四處,微弱的呼吸證明他還活著。四周圍著一群烏鴉老鷹等飛禽。

    這次的結果也是隨著栗石被救而告終。可他在醫院躺了半個月后,一次夜晚,他又在重重看守下跑了。這次不但人跑了,他還將重癥監護室里的一些設備給拆了。

    此后的幾年里,栗石仿佛恢復了正常,廖隊長也忙著別的任務沒有見過他。沒想到又在這里遇到了。

    “他還差我錢呢!”廖隊長恨恨的說到。

    “不提他了,你們都有手機吧?給你們一個軟件,里面都是一些你們需要的。”說著話,廖隊長讓一名隊員去取吳柒的手機,然后通過鏈接下載了個軟件。

    “這對你們有幫助,里面都是像你們這種人,有武者,有探險家,也有各行各業的精英。”

    廖隊長走了,他帶著栗石的賠款走的,他走的時候成功將三人拉進組織。

    按照他的介紹:這是一個特殊的治安隊,人數不少,權利不小,堪稱龍組。

    三人也只是掛名,有正式的工資,有證件,可也有責任。

    雖然他們是學生,可他們的能力遠遠超越一些隊長級別的人。

    一身的漆黑盔甲就讓他們立于先天不敗之地,更何況同樣材質的武器。目前按廖隊長說的除非用大伊萬,否則很難傷到他們。

    躺在床上,吳柒將全身的盔甲收起。盔甲隨著他的意念一節一節的縮回背后的一個扁平的箱子里。

    這個箱子也是神秘金鍛造的。栗石的動手能力可為一絕,制作的盔甲真的很漂亮,材料也比之前他手中的長矛護盾用的足。

    栗石目前已經在床上呼呼大睡了。

    和廖隊長聊天后才知道,他們是前一天也就是星期二晚上進的白馬寺,現在已經是星期三晚上了。

    脫衣睡覺。一尺寬只有不到五公分厚的箱子被放在枕頭底下,武器則是放在身邊,吳柒枕著盔甲箱睡著了。

    聽說……明天能換個宿舍?只有三人的宿舍。

    反正箱子武器也不怕偷,在學校這么點空間里,誰能有本事偷走我的東西?

    夜已深。只有外面不知名蟲子在尖叫著……

    “刺啷啷……”

    既然學校里沒有學生,鈴聲依然自動響起。吳柒翻身起床,三下五除二的穿好衣服才發現,今天放假。

    背好盔甲箱,將自己的東西收拾一下后,找到老師給安排的宿舍,三人搬了進去。

    這是個標準的八人宿舍,可現在只有吳柒三人在住。賈鐸看著空蕩蕩的宿舍哈哈大笑,初一時他就和吳柒兩人住了大半年的空蕩宿舍,沒想到初二多了一個人,初三呢?是不是還要多一個!

    放好東西,上鎖,三人互相道別后,離開了學校。

    學校對外聲稱是大檢修,下個星期就可以正常開學了,為了彌補學校的粗心大意、每人每科發一套練習卷子回家做去吧!

    可栗石他們三人由于發卷子沒在,因此沒有卷子。

    “浪里個浪——”

    吳柒騎著電動車電門擰到最大,飛馳在剛剛修好的柏油路上。電動車碾著新油路沙沙做響。

    “吱——”

    前面出現了一個橫在路中間的車輛,車里坐著幾名強壯的過分的人。吳柒急忙剎車,電動車停在了距離車輛大約幾十米的距離。

    車門打開,下來幾個人。還沒等這些人說什么呢,吳柒抄起書包扔了出去。

    幾人紛紛躲避,背包撞在車門上落在地上。然后在他們驚訝的目光中,背包又緩緩騰空而起,在空中晃了兩下后,掠過這些人。

    一時間砰砰乓乓的敲腦袋聲不絕于耳。

    所有擋路的人都被敲暈過去。然后吳柒掏出手機,將飛回來的背包放進車簍里,撥打電話報完警后揚長而去。

    因為自己老子,所以自己幾乎每個星期都會被一些傻帽擋路。目的就是想要將自己綁架,好向自己老子要錢。

    因為老哥和姐姐那都是上下學有大量保鏢暗中接送。所以一個人跑三十里的吳柒無疑就是待宰的羔羊。

    可這個羔羊確是全身長刺的實心金屬羊,誰挨誰倒霉。

    吳柒解決完麻煩后,一路飆車回到家里。

    碩大的院子里有個停機坪,早有飛機等在這里……

    這幾天的假期里,吳柒是在京城里度過的。

    好一個糜爛的假期,早上坐老爸的汽車去某個據說特別好吃的地方吃個早飯,中午坐私人飛機去找老媽吃午飯。晚上將梁倩送回家后,回到位于某地的父親專門為自己一家人建造的別墅里。

    這幾天,吳柒可算知道為什么哥哥姐姐不愿意回老家了。

    這個星期天,私人飛機一直在飛,什么仙京的麻花,沿海的包子,福南福北的名吃吳柒都吃了個遍。

    松露、和牛、海里老鱉河里魚,天上飛的是鵪鶉。山里野獸地里蟲,土里還有平頭哥。

    他都吃過或見過。

    “這**的生活啊!”

    吳柒將叉子上的牛肉送進嘴里感嘆一句:“真好。”

    “你嘟囔什么呢?吃飯還不安靜。”吳母端著一鍋粥從廚房出來。

    “我說:媽,您做的飯真好吃。”吳柒夸贊母親。

    “知道就好,也不枉我從那么遠的距離飛回來給你們做飯。”

    吃完晚飯后,一家五口坐在寬闊的休息室里,愜意的剔著牙的哥哥看到了吳柒腳邊放的那個金屬箱子。

    “這是什么?”

    說著哥哥吳用伸手便想將箱子提起來,可任憑他怎么用力,箱子卻紋絲不動。

    “耶呵~”

    吳用仿佛發現了什么新大陸,吳父的眼睛也從電視上挪了過來。

    “嘿——”

    隨著一聲長號,吳用雙臂青筋暴起,腳下的地板都發出些許斷裂的聲音。可箱子依然沒有一點動靜。

    “算了,你的東西,我不動了。”吳柒哥哥認輸了,他重新坐在柔軟的沙發里,就那么靜靜的看著吳柒。

    值得一提的是,吳柒的哥哥和他們的父親一樣,喜歡獵奇。只要他們看的順眼的東西,不管是什么,都會買回來,然后過段時間放進他們的收藏庫里吃灰。因為這個,他們經常被母親埋怨。要不是家大業大,早就被他們兩人耗光家底了。

    “叮當~砊——”

    吳柒坐在沙發上單手提起箱子背在背上,然后隨著他起身,背上的箱子開始舒展,等他徹底校起來后,一副漆黑的盔甲將他完全包裹。隨著他抬動雙腳,就連腳底也被漆黑金屬覆蓋。

    “酷——”

    老爸哥哥和姐姐整齊發出驚嘆。

    “那買的,多少錢?”這次,就連只愛買衣服的姐姐也發出問號。這一幕讓坐在旁邊的母親也無語的捂著額頭。

    “沒有產地,無價。”

    吳柒收起盔甲后坐在沙發上。

    “世間萬物都有價,你說吧,多少錢……”吳父大手揮到一半,發現妻子正在瞪著他,后面的話沒有說完。

    一通解釋后,才打消了父親想要購買盔甲的念頭。

    ……

    吳柒躺在床上和梁倩發著信息,很快就睡著了。

    明天,就是返回學校的日子。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