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二章 老友重逢把酒言

    一擊必殺,大家甚至都不知道那油面巨豬男子的名字,在比賽開始的那一刻,那已經結束了這場生死賭斗。

    全場寂靜,幾乎所有人都深深得沉浸在了那種震撼之中。

    所有人都在想剛才宋義的那一槍到底是怎么捅出去的。

    半晌,場中生死賭斗的裁決最先反應過來,連忙小跑上臺,沖著臺下高聲宣布生死斗的結果“此場生死斗,勝者為旬城都尉宋義。宋都尉年輕有為,槍法通神,有他鎮守我們旬城軍鎮,是我們旬城百姓之福啊!

    “好!”臺下的觀眾們立時爆發出了震天的叫好聲。

    不難看出這位場中裁決是個八面玲瓏之人,他這口氣,似乎是早就已經知道宋義能夠輕松取勝一般。

    孟珺桐也是在下頭跟著叫好了兩聲,當她轉頭去看薛定時,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的薛定卻是不知道去了哪里。

    臺上的宋義目光望向了這個方向,眼中流露出了淡淡的疑惑神色,剛剛明明在這里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怎么忽然間就消失了。

    “薛大哥?”孟珺桐四下張望,喊了兩聲,卻是沒有回應。

    賭斗結束,那人群自然很快就散去了,孟珺桐又是四下尋找了好一會兒“難道薛大哥先回了客棧?”

    石臺之上有,有軍伍士卒清理著血跡和尸體,都尉宋義卻是已經從石臺上走了下來。

    孟珺桐瞧見,他竟然是沖著自己這個方向走過來。

    不知為何,孟珺桐忽然有些緊張。

    宋義緩步來到了孟珺桐的身旁站住,英俊的臉龐上沒有了先前站在石臺上生死斗時的冷漠,轉而掛上了一抹和煦的笑容“姑娘很面生啊,是剛到旬城吧!

    孟珺桐想了想卻也沒有隱瞞點頭道“今日剛至旬城!

    “姑娘這般年紀便能夠負劍行走江湖,著實叫人佩服!

    孟珺桐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這怎么突然還客套起來了呢。

    “都尉大人也很了不起啊,一招就殺死了敵人,這等槍術上了戰場,想來也是一個戰神一般的人物吧!

    宋義不置可否得笑了笑,沒有去接這個話茬,而是轉而直奔主題“姑娘可是獨自一人來到旬城,可有什么同伴?”

    果然還是沖著薛大哥來的嘛,孟珺桐心中想到。

    可是沒等孟珺桐開口,不遠處薛定的聲音已經傳了過來“這么多年,你這性子還是這般的磨嘰,遠不如你的槍術來的凌厲果斷!

    宋義聞聲,身體巨震,一雙明若璨星的眸子一下子綻放出了光華,他猛得轉身望向了站在不遠處街角的薛定。

    薛定不知什么時候,手里已經提了兩個腦袋那么大的酒壇。

    “原是以為他們口中的宋義不是我知道的那個宋義,卻是沒有想過能夠在這里見到你!毖Χǖ。

    宋義快步沖到薛定的身前一把抱住他,兩個七尺男兒竟然就這樣當街緊緊得摟在了一起,看得路人是目瞪口呆。

    特別是那些留戀宋義英俊姿容不愿意離去的旬城姑娘們,這一刻她們的胸腔中紛紛傳來了什么東西碎裂的聲音。

    前一刻,她們還在暢想著如何與這旬城都尉策馬江湖,共享人世繁華?上乱豢,女子們心中的男神宋都尉竟然和另外一個男子當街緊緊得抱在了一起。

    可是宋義卻是不管周圍人的目光“薛大哥,這些年你都上哪里去了!

    “走吧,找個地方,咱們慢慢聊!毖Χㄝp輕拍了拍宋義的后背對他說道。

    宋義這才戀戀不舍得松開了薛定,誰能想到剛才還是鐵血肅殺的男兒,這會兒竟然是紅了眼圈。

    薛定拍了拍宋義的肩膀,笑了笑“走吧!

    孟珺桐跟著薛定,宋義回到了客棧。

    客棧的老板識得宋義,很快給他們收拾起了一個雅間。

    三人落座沒多久,宋義的問題就已經如雨點一般的問過來。

    比如說這些年薛定去了那里,又做了些什么,當然其間也問到了薛櫻,想來他們是在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經相識了。

    薛定不緊不慢,一五一十得將這些問題一一作答。

    當得知薛櫻在秦國陽關城中香消玉隕之事時,宋義雙眼通紅,目眶欲裂,幾乎是要暴起,恨不得立刻帶兵殺去陽關城,屠盡了那陽關太守一家。

    薛定如今的魂魄也在薛定的身上,當然是能夠看到這一幕。

    她借薛定的口簡單得安撫了一下宋義,宋義雖然憤怒,卻是也暫時被壓制了下來。

    “宋義,你怎么投了趙軍,還做了這旬城的都尉!毖ΧńK于是問出了自己想問的問題,就像他之前說的,這宋義根本就不是趙國人。

    宋義長嘆一口氣“此事同樣是說來話長,我的性子大哥你是知道的,并不喜歡軍伍之中的規矩束縛。

    當年,你和薛櫻突然就消失了,我也就有了要出來行走江湖的想法。于是單槍匹馬的得出來游晃。一邊尋找合適的江湖高手挑戰,以砥礪自身的武道,一邊也嘗試著到處尋找一下你們的蹤跡。

    后來我來到了趙國,并向趙國當代霸王槍主白無忌發起了挑戰!

    “霸王槍主?號稱趙國槍術第一人?”薛定也是聽過這個人的名號,一桿霸王槍,在天下神兵譜上位列一十八,比之宋義的開山龍膽要落后兩名,只不過白無忌是軍伍之人,少有江湖戰績。

    說到這里,宋義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哀傷“我如何也沒有想到自己的槍術在白無忌面前是那般的不堪,不過二十個回合,我便被他刺穿了肩肋,敗下了陣來!

    開山龍膽輸給了霸王槍,這在宋義看來,是自己給祖上的名槍,還有列祖列宗們丟了顏面。

    “你確實是魯莽了一些,這白無忌雖然在江湖上少有戰績,可其本身實力卻是一位不折不扣得武道小宗師。便是我出手,也未必有機會虞勝他!毖Χ〒u了搖頭,神兵譜上的排位并不意味著手持這件兵刃的武者也一定要強于榜后之人。

    神兵代代傳承,其各自的主人自然也是有強有弱,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

    而且暫時的弱小也不見得就永遠都強大不起來,許多強者都是需要足夠的成長空間,才能夠一點一點走上絕巔高峰的。

    “那之后呢?”孟珺桐倒是有些好奇了,這場挑戰輸了,故事一定不會就此結束,否則宋義怎么會留在趙國,做這趙國的軍鎮都尉呢。

    宋義的臉色微微泛紅“后來……,呃……”

    “到底怎么樣?剛才還是口齒伶俐的,怎么這會兒就結巴了!

    “珺桐,”薛定輕聲出言喝止。

    孟珺桐則是俏皮得吐了吐舌頭。

    宋義抓了抓后腦勺“后來我就娶了白無忌的女兒!

    “?”孟珺桐吃驚得張大了嘴巴,這宋義可還真不是個會吃虧的主,輸掉一場挑戰,竟是贏回了一位娘子。

    shaohuayuanng0

    。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