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0章 不能說的秘密

    許若星下午的戲份,拍得很順利。

    她早早就收了工,卸好妝換掉戲服之后,她歡快地去找秦墨陽。

    許若星離多遠就看到哥哥那輛十分騷包的跑車

    嘖嘖,怪不得中午被圍觀呢,這車可是限量款!

    許若星貓著腰悄咪咪地過去靠近,她敲了敲車窗,繼而清了清嗓子,俏皮道:“帥哥,這里不許停車,要罰款的!”

    秦墨陽聞言打開車窗,一看是穿著一身休閑裝扮的許若星。

    他輕笑一聲,繼而十分配合回道:“哦,這樣!那你要罰多少?”

    許若星挑了挑眉,唇角壞壞地勾了勾,她兩眼泛光地打量起了他的跑車。

    糟了,她又手癢了,怎么辦?

    許若星心癢難耐,她手心握拳放在唇邊,輕咳幾聲,開始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起來。

    “不多,不多,看你長得不錯;這樣吧,你下來去副駕駛,我來開車帶你兜兜風,試試這車的性能算是抵消了!

    秦墨陽皺了皺眉頭,他驀然想起上次的驚魂時刻,媽呀,再也不敢坐許若星的車了。

    秦墨陽腦袋瞬時搖得像是撥浪鼓,堅決捍衛自己的尊嚴,誓死不從。

    “咳咳咳,你這是夾私帶貨,沒有這樣的!

    “……”

    哼,欺負人。

    許若星小臉驀地耷拉著,她努了努唇,一臉地我很生氣哄不好的那種。

    秦墨陽抬目看著她,望著她生氣的模樣,也跟星星如出一轍。

    頓時,他低笑出聲,溫聲提醒道:“天不早了,上車吧!

    許若星沒有成功摸到方向盤,以失敗而告終,不過還要陪哥哥去墓園。

    她氣鼓鼓地上了副駕駛的位置,不情不愿地系上安全帶,小嘴叭叭叭,嘀嘀咕咕碎碎念起來。

    “哼!不就是一輛限量款的跑車嗎,等我有錢了,一定要買輛屬于自己的跑車,先圍著整個西陵城跑他個十圈八圈過過癮!

    秦墨陽沒有聽清楚許若星小聲嘀咕些是什么,他側目默默地看她一眼,瞥見她一臉不高興。

    他挑了挑眉,這丫頭應該是因為自己拒絕讓她開車才這樣鬧下脾氣了吧?

    不過,秦墨陽有一種被支配的恐懼,他那晚可是發過誓,為了自己的小命,絕對不會讓她開車載自己。

    安全第一。

    秦墨陽堅定地收回視線,他目光看向前方,啟動車子,提醒道:“坐穩了,出發了!

    許很生氣若星瞬時嘴巴撅起,哼了一聲,小臉扭向一旁,故意不理睬她的臭哥哥。

    跑車絕塵而去。

    有人鬼鬼祟祟地拍下這一幕。

    車子終于到了墓園。

    猛地剎車停下,劃出一道刺耳的聲音。

    秦墨陽停穩車子,他松開安全帶,側目看向許若星,見她還鼓著腮幫子。

    這還沒消氣?

    真不是他錯覺,這丫頭就連生氣的表情,動作都跟星星一樣。

    不得不說,此刻秦墨陽內心已經完全把她當成了妹妹的替代,如果老天有眼,是不是真的把星星還給他了呢。

    “墓園到了!

    秦墨陽頗具無奈地嘆息一聲,不過他是真不敢再讓她開車。

    然而回答自己的只有空氣。

    秦墨陽頓時臉頰一紅,他這個哥哥也太沒有面子了吧。

    此刻,他很想知道,惹到妹妹生氣,怎么哄?

    正待秦墨陽絞盡腦汁地想,怎么向她表明,自己并不是害怕她把跑車開成賽車,那不要命的恐怖場景呢?

    他才不膽小呢,他是擔心她的安全!

    許若星的視線一直看向車窗外,然而她的思緒不知道飄哪里去了。

    她一直在想青姐現在是什么情況,她會不會過來報復自己。

    目前,她雖然住到霍景洲的豪華總統套房去了,不會被他追到小破蝸居,可依照青姐那報復心強的性子,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她要怎么跟哥哥說,讓他快點幫自己解約呢?

    只是這個問題還沒找到解決途徑,她赫然發現墓園竟然到了。

    許若星思緒回籠,她側眸看了駕駛位置上,卻見秦墨陽正直勾勾看著自己。

    許若星摸了摸鼻子,低頭松開安全帶,朝他皮笑肉不笑道:“我們快上去吧!

    說罷,她沒有去注意秦墨陽的神情,便徑直下了車。

    只見她麻溜的下了車,熟門熟道的往山坡上走去。

    而自己就像是個多余的隱形人,秦墨陽在風中凌亂。

    秦墨陽嘴角抽了下,他迅速下車,連忙快步追了上去。

    秦墨陽一把扯住許若星的手臂,許若星眸光狐疑地看向他,詫異問道:“額,怎么了?”

    秦墨陽目光溫柔道:“你別走那么快,稍等一下,我給星星帶的鮮花還在后備箱,你幫我拿一下!

    許若星眨了眨眼眸,點了點頭應聲道:“哦,好的!

    上次來墓園,她是一個人過來,心情十分悲壯。

    這次跟哥哥一起過來,其實心里也挺復雜的,畢竟自己還好好的活著,只不過換了個身體而已。

    當然這些她可不敢對哥哥講,不然就哥哥那堅持科學的向上青年肯定把自己當成是神經病。

    恐怕她只要說出口,立刻被送進某某精神病醫院了吧!

    作為一個不科學的魂穿者,如果被別人知道了這個小秘密,依她看狗血電視劇經驗,絕對會是被抓起來,而且像個怪物一樣關在帶著電網的籠子里,去給人研究吧。

    光是想到這一幕,許若星都渾身一個冷顫,她可不想再次死得很慘。

    這樣換個身份繼續當他的妹妹也挺好,這個秘密她會保守一輩子,誰也不能說。

    秦墨陽打開車子的后備箱,里面不僅有兩束鮮花,還有一些零食,許若星悄咪咪地瞄了幾眼,咦,都是她愛吃的呢。

    嗚嗚,哥哥真好!

    有哥哥惦記著太幸福了。

    秦墨陽拿了一束鮮花讓許若星抱著,自己也抱了一束,還有一些吃的。

    他語氣柔和說道:“麻煩你了,東西有點多,星星和我媽媽在一個墓園,我過來一起祭拜她們!

    許若星抿了抿唇,面色嚴肅道:“我知道,我也來過!

    秦墨陽感激地看她一眼,語氣溫柔感慨道:“星星有你這個朋友真幸運!

    ()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