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冰霜巨龍

    “最近倒是沒有得罪過什么人!泵滋m達終于從剛才的驚恐中平復了下來,身子也松弛了,后背靠在了椅背上,自然地翹起了二郎腿,法師長袍下玉筍一般的小腿短暫地暴露在空氣之中。饒是陳商自認定力不錯,也微微心顫了一下。

    “我們沃克家族是在90多年前占領烈巖城的,那時候人類守護神朱塞剛剛隕落,人類陷入了一片混亂之中,獅羽國第一任國王洛恩·內比奧拉就是那個時候建立了獅羽國!泵滋m達陷入了回憶之中。

    “烈巖城原本的領主是索格·科洛斯,科洛斯家族是古神的堅定信徒,幾百年來一直致力于喚醒古神,守護神朱塞對此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直到諸神大戰前夕,朱塞覆滅了科洛斯家族,我的先祖古里安·沃克入主了烈巖城,后來得到萊恩國王的冊封,成為公爵!

    “然而科洛斯家族并未全部滅絕,后來一個神秘人創建了暗月莊園,而科洛斯家族的后裔成為了暗月莊園的高層。他們一直千方百計地對付沃克家族,這次的行動應該是針對我的一次綁架!泵滋m達聲音有些顫動,仿佛回想起一些慘烈的往事。

    這個古神陳商知道,是各族的守護神出現之前就存在的遠古的神,統治著整個德蘭北大陸,后來被各族的守護神聯手封印,陷入了沉睡之中。而各族的守護神卻在漫長的歲月里為了各族的利益逐漸反目成仇。

    在最后的諸神之戰中,人類的守護神朱塞隕落,其他各族的守護神要么隕落,要么重傷陷入沉睡。以獅羽歷0年為界,德蘭北大陸進入了無神的新紀元。

    這個科洛斯家族陳商倒是沒有聽說過,不過很好奇他們的能量究竟有多大。

    “他們綁架你,不止是為了要錢這么簡單吧?”陳商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

    “沒錯,他們是為了我們家族的寶物——烈巖之心,雖然這個東西在千年前是科洛斯家族的,但是他們背叛了守護神朱塞,在朱塞覆滅科洛斯家族的那一刻,他們就失去了烈巖之心的所有權!泵滋m達眼神堅定地說道。

    “原來是這么回事,看來這種事沒少發生在你們家族身上啊!标惿虈@了口氣。

    “是的,百年來科洛斯家族一直不斷地找我們的麻煩,但是每次都是有驚無險,沒想到這次算計到我頭上了!泵滋m達還是有點后怕地說道,“原來我一直在魔法學校里,他們也不好下手,沒想到這次我剛出來,就被盯上了!

    “嗯,那你以后可要小心點了。他們應該有周密的計劃,不可能只有這一次襲擊的!标惿堂碱^微皺,

    米蘭達站起身,慢慢地走到陳商面前,把嘴湊到陳商臉旁說道:“可是你會保護我的,對嗎?”

    要是別的女人做這樣的動作,一定是嫵媚妖嬈的,可是在米蘭達這里確實出奇的清新脫俗。難道這和長相有關?

    “我會幫忙的,不過你那個馬車夫史文,是個高手,有他在你身邊應該可以放心!标惿掏肆艘徊秸f道。

    “嗯!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我要睡覺啦!明天還要趕路呢!泵滋m達滿意地笑著點點頭。

    陳商走出了房間,米蘭達看著陳商離去的背影,幽幽地說道:“陳商,你一個五級魔法學徒,為什么會有這么強大的實力呢?”

    陳商轉過頭,看著米蘭達的大眼睛說道:“書山有路勤為徑,學海無涯苦作舟!

    米蘭達:“……?”

    第二天清晨,陳商把鮑勃從被窩里挖起來以后,史文和米蘭達已經在馬車邊等著了,陳商對米蘭達很是佩服,這個世界的美女都不睡懶覺的嗎?

    馬車上又是三人面對面尬聊的場景,多數時間都是各自看著窗外。

    就這樣快馬加鞭地走了四天,終于快到烈巖城了。

    。。。。。。

    北方要塞以北數百里的冰神山脈。

    山脈深處一個峽谷中,十個雪獸人薩滿祭司在一個血紅色的魔法陣旁圍成一圈,口中念著晦澀難懂的古獸人語。

    片刻之后,峽谷的的一處冰山開始劇烈震動,抖落了無數冰石后,一塊巨大無比的冰山中隱隱顯出了一條巨龍的輪廓。

    巨龍的眼睛緩緩睜開,翅膀猛地一扇,困住他的冰山瞬間化作了齏粉。

    “螻蟻,為何打擾我的長眠?!”巨龍憤怒地張開巨嘴,無數雪花朝巨嘴飛去,龍腹鼓得越來越大,眼看一口龍息就要吐出。

    這時九名雪獸人薩滿祭司片刻都沒有猶豫,同時跳入血紅色魔法陣中。九人頃刻間化作了一灘血水,九灘血水幻化為九條黑色的鎖鏈,穿過了巨龍龐大的身軀,瞬間把巨龍鎖在了地上。

    巨龍的眼睛逐漸黯淡渾濁,雙翼無力地垂落在地面。

    “我,烏魯,以蠻神庫瑟的名義召喚你,冰霜巨龍契羅,你是否自愿成為蠻神庫瑟大人的仆從?”僅剩的最后一名薩滿祭司朗聲說道。

    “我,契羅,愿意!本摭埖拖铝祟^,匍匐在烏魯的面前。

    。。。。。。

    太陽剛下山的時候,米蘭達的馬車停在了烈巖城巨大的城門下。城墻上守城的士兵一看這馬車就知道是烈巖城領主沃克公爵家的馬車,趕緊打開城門。

    烈巖城是目前為止陳商見過的最繁華的城市,這個時辰了,街道上依舊來來往往行人無數,房屋和店鋪有序地排列在道路的兩旁。有些院墻邊種植著幾顆不知道多少年歲的參天巨木,月光透過樹葉灑在地上斑斑駁駁。

    幾天的旅途勞頓讓陳商三人無暇游覽,在米蘭達的授意下,馬車直接駛向了道路盡頭那幢烈巖城最高的建筑,沃克公爵府。

    由于是米蘭達引路,路過的仆從們都先后對陳商行90度鞠躬禮。這讓陳商覺得這腐朽的貴族做派,還真是挺爽的!

    陳商和鮑勃各自分配了一個房間,米蘭達把陳商送到了房門前說道:“早點睡吧,明天我帶你去見我的父親!”

    “好的,你也早點睡!”陳商心想,這是見家長的節奏?這才哪到哪?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