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三章 謫仙男子

    “就是!我們不走!”馮達等人也連忙點頭道。

    “小丫頭,這些怨靈不好對付,你們實力太低,留在這里也幫不上什么忙,而若是被這些怨靈附體,后果不堪設想!贝箝L老語重心長的勸道,小丫頭等人的話雖然讓他倍感欣慰,但是,出于對他們的愛護,他更不可以讓他們留在這里了。

    “大長老、干爹,這怨靈如此多,先不說我們走不走得掉,即使走得掉,這里的怨靈你們也不可能全都對付得了吧!”冷若雪了然的道,若是只有幾個怨靈,讓他們走也就走了,可是,這里的怨靈數量至少上千只,若他們真走了,干爹和大長老即使修為在高,只怕也很難應付。

    “這…”冷若雪的話,讓大長老和寧家主無言以對,因為他們很清楚,這小丫頭說得沒錯,這里的怨靈數量太多,并不是他們能對付得了的,而他們趕冷若雪等人離開,也不過是想為他們擋上一擋,好給他們一個逃生的機會,畢竟,他們還年輕。

    “干爹、大長老,你們的好意我們心領了,可是,我們不能離開!崩淙粞┯行└袆拥牡,她和這幾人認識的時間雖然不長,不過,他們能為自己等人做到如此地步,此時,她已經徹底的認可了他們。

    “雪兒丫頭,你們在這里幫不上什么忙!睂幖抑饔行┲钡牡,眼看著那些怨靈越來越近,還虎視眈眈的盯著他們,他心里這個急!

    “干爹,你怎么可以小瞧我們!崩淙粞┕首鞑粷M的輕噘粉唇道,其實,見到這些怨靈后,她便讓青爵去找對付怨靈的方法去了。

    “呃!你們還小嘛!”寧家主有些無奈的道,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吧!

    “姐姐,找到了!迸c此同時,冷若雪的腦海中傳來了青爵的聲音。

    “有什么辦法?”冷若雪驚喜的道。

    “姐姐,這個世上能夠消滅怨靈的方法只有一種,那就是凈化,說白了就是用火燒,不過,能夠殺死怨靈的火焰可不是普通的火焰,世界上只有兩種火焰可以殺得死怨靈,一種是幽冥神火,另外一種則是混沌神火,而這兩種神火都是天地蘊育而生,稱得上是火中之皇,等級比火靈還要高!鼻嗑艚忉尩。

    “青爵,如此說來,我們豈不是對付不了這些怨靈了?”冷若雪有些郁悶的道,青爵口中的火焰,她都是第一次聽說,更不知道哪里才能夠找得到,況且,現在也沒有時間讓她去找。

    “姐姐,幽冥神神火就不要指望了,神界絕不可能有的,不過,混沌神火嘛!到是可以找得到!鼻嗑羯衩氐男π,賣起了關子。

    “上哪找?”冷若雪連忙問道。

    “姐姐,等你的‘逆天訣’修煉到第九層的時候,本命火焰就可以進化成混沌神火了!鼻嗑魧嵲拰嵳f道。

    “臭青爵,那現在怎么辦?”冷若雪有些無奈的道,她問的是現在!不過,她的火焰能夠晉化成混沌神火,到是令她感到十分的意外。

    “姐姐,雖然你現在的火焰還達不到混沌神火的等級,不過,這些怨靈的實力并不是很高,對付他們綽綽有余了!鼻嗑粲值。

    “你確定?”冷若雪有些不放心的問道,除非迫不得已,她現在是不愿意一有危險就進到鐲子中的。

    “嗯!鼻嗑酎c點頭。

    “姐姐,我身為火中之王,可以非?隙ǖ母嬖V你,你的本命火焰對付得了這些怨靈的!蓖蝗,冷若雪的腦海中又傳來了火靈的聲音。

    “小火靈,你醒了?”冷若雪開心的道,在他們離開飄云城的時候,小火靈就暫時閉關了,剛剛晉階的它,需要閉關消化下晉階所得,順便理順下自己的傳承記憶,不過,她沒想到小火靈這么快就醒了過來。

    “嗯,姐姐,怨靈最怕火,不過,普通的火焰對付不了他們,即使是我,想要對付高等級的怨靈都有些吃力,不過,這些怨靈實力并不高,你的本命火焰對付他們絕對沒問題的!被痨`非常認真的道。

    此次出關后,他便敏銳的察覺到姐姐的火焰又變強了,而那火焰中也隱隱的帶了一絲威壓,害得他這個火中之王都有了壓力。

    不過,略微一沉吟,他便看出了姐姐那本命火焰的與眾不同之處,因為,那火焰竟然是未完全晉階的混沌神火,這不禁令他倍感驚奇!

    要知道,混沌神火的等級可是比他高多了,而令他更不覺不可思議的是,混沌神火竟然是姐姐的本命神火,這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

    “謝謝小火靈!庇辛饲嗑艉托』痨`的話,冷若雪放心多了,既然她的火焰對付得了這些怨靈,那這些怨靈也就沒什么可怕的了。

    “干爹、大長老,我有辦法對付這些怨靈!崩淙粞┣袛嗔伺c青爵和小火靈的聯系,又轉過頭對他們兩人道。

    “小丫頭,你真有辦法?”大長老一臉驚訝的道。

    “雪兒丫頭,你可不要安慰我們!怨靈自古以來就很難對付!睂幖抑饕蔡嵝训,他可不想自己的寶貝干女兒也留在這里送死!

    “干爹、大長老,我不會逞能的,你們要相信我嘛!”冷若雪很無奈,難道她看上去就那么不可信嗎?

    “小姐,我們相信你!崩淙粞┰捯粢宦,馮達等人便立即力挺道。

    “呃!”寧家主和大長老不怎么說什么好了,都忍不住在心里腹腓著,這些人對雪兒小丫頭的信任已經到了一個令人無法比擬的高度,他們望塵莫及!

    冷若雪為了證明自己所言非虛,也不在費力的說服他們,而是用實際行動來證明。

    只見她白嫩的指尖上跳躍著一簇小小的火苗,那火苗還沒有嬰兒的小手指頭大,可是,溫度卻高的嚇人,馮達等人見此,立即與她拉開了距離,免得被那火焰給烤到。

    “呃!這火焰的溫度好高!”寧家主和大長老抹了把額上的汗,也與冷若雪拉開了一定的距離。

    “小丫頭,這是你的本命火焰嗎?”大長老一臉驚奇的問道,這可是他第一次看到冷若雪的火焰,想不到這小丫頭還藏了一手!他忍不住暗忖著,不過,他不知道的是,冷若雪何止藏了一手!

    “嗯,消滅這些怨靈得用火,我這火焰對付他們應該沒問題吧?”冷若雪淡笑著問道。

    “呃!沒問題!贝箝L老連忙道,溫度這么高的火焰若是還對付不了怨靈,那他們的火焰都可以撞墻自盡了。

    “那我們可以留下來了吧?”冷若雪又問道。

    “嗯!睂幖抑饕颤c點頭,看到了冷若雪的火焰,也許雪兒丫頭才是對付這些怨靈最合適的人選,唉!看來他真的是老了,竟然心有感慨了。

    “大長老、干爹,你們配合我將這些怨靈都集中到一起,我放火消滅他們!崩淙粞┫肓讼氲。

    “好,你們留在這里保護馮達等人,這些怨靈就交給我們對付了!睂幖抑鲬,隨即,又吩咐自己的屬下們。

    “除非你們也有小丫頭那樣的火焰,否則,你們必須聽從我們的安排!迸埋T達等人拒絕,大長老連忙補充道。

    “呃!我們會老實呆在這里的!瘪T達代表眾人連忙表態道,心里卻忍不住腹腓,他們是那么不自量力,喜歡逞能的人嘛!

    “那就好,小丫頭,開始吧!”大長老看了眼冷若雪道,隨后,便第一個沖向了怨靈…

    寧家主見被大長老搶了先,也不甘示弱的沖了出去,而墨炎則緊隨其后。

    當看到怨靈們被大長老三人趕到了一起,冷若雪便連忙使出了‘火龍之舞’,并將自己的本命神火注入其中,瞬間,眾人便看到一條燃燒著熊熊火焰的火龍朝著怨靈飛去…

    隨著冷若雪的晉階,火龍之舞的威力也提升了,而注入了她本命火焰的‘火龍之舞’,也仿佛被注入了靈魂般,更加的形象、生動起來,也更加的人性化。

    火龍在怨靈的上空飛舞著,隨后,慢慢的降落,將無數的怨靈包裹在自己的火焰之中,頓時,火焰中傳來了陣陣痛苦的哀嚎…

    稍待片刻,被火龍團團包圍的怨靈,便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大長老、寧家主和墨炎三人,看到這種情況,干勁也更足了,只見更多的怨靈被他們驅趕到了一起,而靜待在旁的火龍則負責將怨靈凈化掉,雙方配合的可謂天衣無縫。

    良久之后。

    他們周圍的怨靈終于全都被凈化掉了,不過,他們還沒有來得及開心,一聲憤怒的吼聲便傳進了他們的耳中。

    “是誰殺了我的孩子們,我要你們償命!”吼聲遠遠的傳來,聲音中還帶著威壓,使得馮達等人都有些透不過氣來。

    “會說的怨靈,這…”大長老臉色一變,話也只說了一半便心里一沉,說不下去了。

    “怨靈之王!睂幖抑鞯哪樕埠茈y看,他做夢也沒想到,在這里竟然會遇到怨靈之王,通常來說,怨靈的等級并不高,而且大多都沒有靈智,只是憑借著本能行事,即使如此,怨靈也是不容易被消滅的,除非人人都有雪兒小丫頭那樣的本命火焰,否則,若是逃不掉就只能等著成為怨靈的美味了。

    而這怨靈之王卻是完全不同的,他們有靈智,甚至智商不會比人類低,實力也很強,想要消滅他們,僅憑火焰是完全不夠的。

    就在寧家主郁悶的時候,怨靈之王也已經來到了他們的面前,這怨靈之王是一只獸的形態,身形巨大、長相極其丑陋,身上綜合了無數獸獸的特點,頭上不但長滿了角,而且,眼睛也有很多對分布在頭上,身上還滴答著暗綠色的黏液,并散發出一股難聞的氣味,看得冷若雪等人差點沒吐了。

    “這是什么鬼東西,長得好惡心!”馮達等人捂住口鼻,忍不住抱怨道。

    “你們才惡心呢!我可是偉大的怨靈之王,你們竟敢以下犯上羞辱于我,還殺光了我的孩子們,哼!我不會放過你們的,今天你們死定了,哈哈!好久沒有品償過如此美味的靈魂了!痹轨`之王哈哈大笑著,口水還不停的從它的血盆大口中流出來。

    “雪兒丫頭,這下子可麻煩了,這竟然是一只有著神皇實力的怨靈之王,不知道你的火焰能否對付得了它,一會兒我和這老東西纏住它,你找機會用火焰凈化它,否則,他若不死,死的可就是我們了!睂幖抑饕荒樐氐男÷晫淙粞┑。

    “嗯!崩淙粞c了點頭,美眸則警惕的盯著那怨靈之王。

    “臭老頭,我可不想和你死在一起,所以,你別拖我后腿!”寧家主又壞笑著提醒大長老。

    “你個老東西,我也不想和你死在一起,你可不要偷懶!”大長老也不甘示弱的回道,兩人的眸光在半空中交匯,擦出了無數的火花。

    話畢,兩人便準備一起沖上前去,不過,卻被冷若雪給制止了。

    “干爹、大長老,你們等下,我問他點問題!崩淙粞┹p聲道。

    “呃!它應該不會告訴你實話!睂幖抑鞣浅?隙ǖ牡,怨靈之王有了靈智,又是在怨氣中所生,狡猾的程度比起人類可謂有過之,而無不及,怎么可能會老實的回答冷若雪的問題呢!

    “沒關系,我也只是隨便問問!崩淙粞┬÷暤,說完,便將目光轉向了同樣將他們當成獵物,緊盯著的怨靈之王。

    “怨靈之王,你呆在這里有多久了?”冷若雪淡笑著問道。

    “我為什么要告訴你?”怨靈之王不答反問道。

    “不為什么,我只是好奇,不過,我估計你是不記得了,畢竟,你只是個怨靈嘛!又不識數,更算不上是真正的靈魂!哪里會記得這些!”冷若雪一副了然的樣子,又略帶鄙視的道。

    “誰說我不識數?誰說我不記得的,本王呆在這里差不多百萬年了!哼!人類,你太小瞧本王了!痹轨`之王怒火中燒的吼道。

    “有那么久了?那你的實力怎么還這么低?”冷若雪一臉的不解。

    “我的實力哪里低了,哼!本王收拾你們根本不費事!”怨靈之王火氣上來了,氣哼哼的瞪著冷若雪吼道。

    “哪里都低,不但實力低,長得更丑,你修煉了百萬年,都么有晉階的嗎?怎么也沒給自己幻化個好看點的樣子?”冷若雪一臉的不解。

    “該死的人類,你懂什么?我可是怨靈中長得最帥的,你才丑呢!不但丑而且還沒眼光、更沒有審美觀!”怨靈之王毫不客氣的反擊道,心里更是忍不住咒罵著,哼!一個丑八怪竟然也敢嫌棄它,真是豈有些理。

    “怨靈之王,誰和你說怨靈了,你在怨靈中或許很帥,可是,卻不符和我們人類的審美!在我們人類的眼中,你這樣子就是丑,所以,你還是接受這個現實吧!乖!變個好看點的樣子,免得害我們晚上做噩夢!崩淙粞┎粣啦慌妮p笑著道,不過,被一只怨靈說長得丑、沒眼光、沒審美,不郁悶也是不可能的。

    而大長老、寧家主幾人聽著冷若雪和怨靈之王的唇槍舌劍,額上全都情不自禁的掛滿了黑線,并暗道,這小丫頭真是太強了,和怨靈竟然也有的聊,還斗起嘴來!

    不過,相較之下,馮達等人卻非常的淡定,在他們的心里,自家小姐和怨靈之王聊天算什么?若不是這只怨靈之王長得太丑、太惡心,他們沒準還會鼓動小姐同它契約呢!

    “人類,你死定了!痹轨`之王聽完冷若雪的話,咬牙道。

    “怎么?這就惱羞成怒了!怨靈之王,你還得鍛煉!這么容易就生氣怎么行呢!”冷若雪壞笑著道。

    “你…”怨靈之王被氣得說不出話來,巨大的身體因為憤怒而不停的抖動著,它身上的黏液滴落到地上,眨眼間便將地面燒出了一個黑色的窟窿。

    “怨靈之王,你太不淡定了!笨吹皆轨`之王的憤怒,冷若雪氣死怨靈不償命的調侃著。

    “對了,在我們之前你可有見過其它的人類?”見怨靈之王氣得不搭理她了,冷若雪話鋒一轉,又問了個問題,而這個問題其實才是她真正想要問的。

    “見過了又怎么樣?”怨靈之王不疑有他的道。

    “是什么樣的人?”冷若雪試探的問道,絕美的臉蛋上看不出一絲的異樣,其實,她心里緊張的要死,可是,她卻不能讓怨靈之王看出任何的端倪。

    “是一個男人!痹轨`之王沒好氣的道。

    “只有一個男人嗎?”冷若雪又追問道。

    “我只看到一個男人,等等!我為什么要回答你?”怨靈之王剛說了一句,便反應了過來,也不肯在配合冷若雪了。

    “你得盡地主之宜嘛!這里可是你的地盤,我們是客人,所以,出于禮貌,你得老實的回答我的問題!崩淙粞├硭斎坏牡,她這話聽得怨靈之王一愣一愣的,因為,怨靈之王從沒聽到過這樣的言論!

    “你們是我的食物,我不會在回答你的任何問題了!痹轨`之王惡狠狠的瞪著冷若雪道。

    “怨靈之王,你不可以如此沒風度,知道嗎?告訴我那男人現在在哪?”冷若雪假意指責著,又問道。

    “死了,那男人被我吃了!”怨靈之王目露兇光的道。

    “吃了?”冷若雪半瞇著美眸,雖然她并不相信怨靈之王的話,不過,聽它這樣說,心中的憤怒還是不可抑制的燃燒起來!

    “當然,凡是來到我地盤上的人或獸,都是我的食物,我不吃他們難不成還留著他們嗎?”怨靈之王反問道。

    “說得有道理,既然如此,那你也死吧!”冷若雪冷然道,隨即,便指揮著自己的火龍,飛奔向怨靈之王…

    大長老、寧家主和墨炎三人見狀,也連忙攻了上去…

    與此同時,在另一隱秘之處,有兩名俊美無比的男子則目不轉睛的盯著眼前的光幕,觀察著里面的一舉一動。

    這兩名男子,一位俊美如謫仙般出塵飄逸,另外一名則如妖孽般懾人心魂,兩男子雖然風格略有不同,但卻都是會令女人為之瘋狂的禍水級別,不過,謫仙男子俊美的臉蛋上始終掛著淺淺的笑意,而另外一名男子的臉上卻是冷若冰霜。

    謫仙男子在他們不遠處的石椅上坐了下來,給自己倒了杯茶,然后,又招呼著另外一名男子道:“過來喝點茶吧!你都看了好久了!

    “你究竟想干什么?”冷若冰霜的男子,板著一張臉問道,心中的怒火更是無法抑制的‘噌噌!’往上竄,此時,他真想掐死眼前這個看似輕松的男人。

    “你說呢?”謫仙男子淡笑著道,并無視了對方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意。

    “你在找死!崩淙舯哪凶永渎暤。

    “你怎么可以冤枉我呢?我可是為了他們好哦!”謫仙男子一臉的委屈,美眸中淚花不停的閃爍著。

    “別在我面前裝可憐,除非你想找死!”冰冷男子一臉惡寒的道,惡心的渾身汗毛都快要豎起來了。

    “你不是最喜歡這樣裝可憐的嗎?你可以,為什么我就不行?”謫仙男子很委屈,嗚…這分明就是差別待遇嘛!怎么可以這樣對他呢!

    “你敢和我比?”冰冷男子半瞇著眼睛,語氣頗為不善的道。

    “我哪敢!不過,你也不能欺負我,否則,我會告狀滴!”謫仙男子一臉無賴的警告道,氣得他對面的男子咬牙切齒的。

    “你的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都威脅起我來了!北淠凶虞p嘆了口氣,看似無奈的道,不過,謫仙男子卻很清楚,這是眼前男子生氣的前兆,因此,他也不敢太過玩火,否則,到時倒霉的可就是他了。

    “你別嚇唬我!我膽子很小地,更不敢威脅你!敝喯赡凶右荒樑屡碌牡。

    “哼!這筆帳我會先記下的!北淠凶硬[了瞇眼睛,語氣有些冷淡的道,隨后,便又將目光轉到了光幕上。

    還先記下,分明就是現在打不過我嘛!謫仙男子忍不住腹腓著,不過,在神之大陸上他也無法發揮出自己全部的實力,因此,他和眼前這男子誰勝誰負還真的很難說,而且,這男子…

    “怨靈之王!這里怎么會有這個東西?”看著光幕上突然出現的惡心生物,冰冷男子眸光微縮,語氣更是驟然變得陰冷,此時,他心中的憤怒已經控制不住了,只見他一把將正在悠閑喝著茶的謫仙男子拎在手中,惡狠狠的質問著。

    “呃!淡定,這里本來就有!”謫仙男子非常誠實的道,隨即,又在心里補充著,而且,還不是只有一只呢!不過,這話他現在可不敢說出來,一只怨靈之王這個男人都恨不得想要吃掉他了,若是他真說出實情,能否見得到明天的太陽還不好說呢!為了他的小命著想,他還是保持沉默吧!

    “那我怎么沒遇到?說!是不是你搞的鬼?”渾身散發出寒氣的男子,陰沉著一張俊美的臉蛋,質問著。

    “我冤枉!你不會以為我能夠控制那些怨靈吧?我要有那本事,早就離開這里了!敝喯赡凶右荒樜奶孀约恨q護道。

    “別告訴我,你和那些怨靈沒交情!北淠凶右荒槻恍诺牡。

    “就算有交情,我也控制不了它們!我們是井水不范河水的鄰居,僅此而已!敝喯赡凶訉嵲拰嵳f道,而現在他能夠同那些怨靈和平相處,也是付出了代價的。

    “那現在怎么辦?”冰冷男子寒著臉,質問道。

    “等!等他們消滅了怨靈之王!敝喯赡凶拥。

    “你這不是廢話嗎?”冰冷男子沒好氣的道。

    “難道你有好辦法?”謫仙男子眨巴著閃亮的星眸,淡笑著問道。

    “我要是有辦法,還用得著問你?”冰冷男子火大的吼道。

    “我也沒辦法,我覺得我們應該相信他們,而且,我們即使想幫忙,也得能出去才行!”謫仙男子提醒道,這里可不是想進就能進來,想出就能夠出去的,可惜,他當時也不知道,否則,也就不會進到這里了。

    聽了謫仙男子的話,冰冷男子不在言語,獨自生起了悶氣。

    “其實,你也用不著太擔心,他們不會有事的!敝喯赡凶恿巳坏牡,那小丫頭手里的保命手段多著呢!否則,他哪會如此的輕松!可惜,某人卻是關心則亂,不過,這話他可不敢說出來,要不然,小氣的某男事后非得給他穿小鞋不可!

    “你給我緊緊盯著這里,他們若是少一根汗毛,我唯你是問!”冰冷男子警告道,說完,便轉身離開了。

    那謫仙美男聽了對方的話,只好任勞任怨的守在光幕前,一刻都不敢放松,否則,他毫不懷疑,若是這些小家伙少點什么,那個野蠻的男人肯定會將他大卸八塊,丟到某處陰寒之地任由他自生自滅,想想都覺得恐怖,嗚…

    ------題外話------

    謝謝親mvcr12釹、jenhui、zy801227、溫柔范送的花花。

    謝謝親441933899、shuxiong120、七色炫影、lulutong55、13420090568、hh789投的票票。

    呃!今天才知道美男竟然是禁用詞,5555555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