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五十五章 初聞輪回丹

    回了住處,寧家家主還有些憤憤不平,并對冷若雪怒道:“雪兒,什么煉丹!他們根本就是瞎掰!我覺得他們請你來,肯定是別有居心!”

    這個時候,寧家家主也沒有之前那般尊重麒麟族了,特別是想到火粵等人那張錯愕的臉,他就覺得他們是被人當傻子給耍了!

    面對自家干爹的怒火,冷若雪頗感無奈,事實上,她和龍叔之前都知道麒麟族請自己來目的不純,不過,他們并沒有把這事同干爹等人說過,這不,現在干爹發現事情不像自己想的那樣,有些怒了嘛!

    “干爹,我知道麒麟族請我來是有別的目的,當時我和龍叔就猜測他們是想用請我來當借口騙水默回去,只不過我試探了下,火粵狡猾的很,并未露出任何馬腳,如此,我也不能說什么。舒愨鵡琻”冷若雪解釋著。

    豈料,寧家家主一聽冷若雪和龍叔都知道麒麟族并非真心邀請自己等人,頓時火更大了!

    可惡!可惡!怎么可以這樣?怎么可以只瞞著他?

    寧家主怒了,后果很嚴重!

    而他怒的結果,就是擺出了冷臉給冷若雪和龍叔,當然,生氣之前他也沒忘記火大的朝著冷若雪和龍叔吼道:“你們太過份了,這樣的事情怎么可以瞞著我一個人!”

    呃!看了眼干爹,冷若雪無奈發現,干爹傲嬌了!

    龍叔也有些頭疼,寧家老小子都一把年紀了,怎么還有這么不成熟的時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麒麟族也沒什么壞心眼,至于非告訴他不可嗎?

    事實上,無論是冷若雪還是龍叔,他們都不是故意瞞著寧家主的,只是兩人根本不覺得這事有多么嚴重,所以也就沒說,哪成想,寧家主偏偏因為這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傲嬌上了!

    “干爹,我和龍叔沒想瞞著你,只不過是覺得既然決定來麒麟一族,那么無論他們抱著什么樣的目的邀請的我們,都不重要!而這也是我們同麒麟一族能否達成共識的關鍵,所以,不管他們目的為何,我們都是要來這里的!”冷若雪繼續解釋。

    不過,寧家家主顯然覺得自己不受寶貝女兒重視了,仍然扭著頭不搭理冷若雪。

    寶貝見狀,則一臉幽怨的跳進寧家主懷中,可憐兮兮的道:“這事,可愛主人也沒有同我們提過,嗚…主人也不愛我們咧!”

    說著說著,寶貝還哽咽了起來。

    寧家家主一見,略帶同情的輕撫了撫寶貝柔軟的絨毛,感同身受道:“唉!誰說不是呢!雪兒壞丫頭都不愛我們了!咱們爺倆一起抱頭痛哭去吧!”

    “好!”寶貝點頭,它沒有意見,然后又趁寧家主不注意的時候,朝冷若雪眨了眨眼,便任由寧家主抱著,一人一獸找地方哭去了。

    冷若雪很無奈,雖然她知道寶貝是想幫她哄好干爹,不過,這次她卻覺得干爹應該不是那么好哄的。

    果然,接連兩天,寧家主和寶貝都沒有露面。據風燁給冷若雪提供的消息,那一人一獸這兩天將麒麟領地游玩了個遍,當然,某些禁地他們是去不了的,但大部分地方他們都可以去,可以說,一人一獸這兩日過得十分嗨皮!

    聽到這個消息,冷若雪也就放心了!

    與此同時,麒麟族也將要煉制療傷丹藥所需的草藥送過來了,冷若雪有了正事,也就減輕了對干爹和寶貝的關注。不過,當她看到儲物戒指中那堆得跟山一樣高的各式草藥,她的額上還是情不自禁的掛滿了黑線。

    這麒麟族不愧為神界四大王者神獸之一!底蘊就是豐富。瞧這草藥多的,都能嚇死人了!更主要的是,這么多草藥,足以煉制數萬粒療傷丹藥了!麒麟族用得完?

    冷若雪清楚,麒麟族數萬年來生活得十分低調,甚至鮮少參與神界的大事小事,如此,受傷的時候應該不多,自然用不了這么多療傷丹藥,可現在,麒麟族是想鬧哪樣?

    要知道,炫富是相當可恥的行為!

    查收完草藥后,冷若雪輕嘆了一口氣,還沒等她開口,負責送草藥過來的麒麟,就十分善解人意開口安撫道:“冷小姐,代族長說了,這些草藥你隨便煉制,能出多少丹藥就出多少,不要有任何壓力,如果不夠的話,我們會再送來的!”

    “……”她有表現出不夠的樣子嗎?親!

    冷若雪相當無語,這就是土豪!絕對的、紅果果的土豪!冷若雪真心覺得,同麒麟一族相比,自己就是屌絲!至少她不會一下子拿這么多草藥出來,還告訴負責煉丹的人,不夠的話,還會送來!

    她認為,麒麟一族的言外之意,是支持她私吞草藥呢!不然,怎么會如此大方?

    呃!既然麒麟族有這個意思,冷若雪覺得自己若是不照辦的話,好像有些對不起麒麟族的好意!

    這樣想過,冷若雪便心安理得的打起了草藥的主意。反正她對自己的煉丹術相當有信心,哪怕她扣下一半的草藥,對于麒麟族來說,也是大賺了!

    就這樣,冷若雪找了間房劃做了自己的煉丹室,專心煉制起丹藥來。

    堆成山的草藥,冷若雪即使只用了一半,也煉制了好些天。

    而在冷若雪煉制的當下,寧家主終于抱著寶貝再次露面了。

    龍叔見了他,主動打了招呼后,又忍不住調侃道:“怎么,傲嬌夠了?”

    “我哪有傲嬌?我是生氣,好不好?”寧家家主立即反駁道。

    “好吧!你生氣,行了吧?請問寧家主,你舍得露面,是氣夠了?”龍叔繼續調侃。

    “哼!我才懶得氣太久呢!那樣豈不如了你們的意?”寧家家主火大吼道。

    “怎么會如了我們的意?我們又不希望你生氣!饼埵搴軣o語,瞧這架勢,這老小子是怪自己和雪兒沒去哄他?可這能怪他們嗎?這老家伙一直不見人,他們總不好滿世界找吧?如此一來,傲嬌的寧家主可就要在麒麟一族揚名了!

    “哼!雪兒那臭丫頭呢!”寧家主沒在繼續和龍叔爭辨,轉而問起了冷若雪。

    “她在給麒麟族煉制丹藥呢!”龍叔如實道。

    “還沒煉制完?”寧家家主問道。

    “沒,麒麟族拿過來的草藥數量多得嚇死人了,估計夠雪兒丫頭煉制一陣子了!饼埵迓詭榈。

    “對了,你這幾天到處在麒麟族轉悠,可有什么好的發現?”隨后,龍叔又問道。

    “我能有什么發現,走哪都有麒麟族的族人跟著當向導,我們根本不可能私下行動,不過,這崖底的風景到是真不錯!比崖上相比,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寧家家主贊賞道。

    “這還用得著你說!”龍叔見寧家主這些天一無所獲,不禁有些失望道。

    “嘿嘿!”聞言,寧家家主猥瑣的笑了笑,然后小聲道:“你知道嗎?我發現風燁在猛烈追求一只母麒麟,不過,那母麒麟卻不怎么搭理他!

    聽到這話,龍叔凝視了寧家主許久,然后才嘆氣道:“別告訴我,你出去了幾天,就發現了這么一個八卦!”

    “是!我還給風燁指點了幾招呢!就是不知道那母麒麟吃不吃那套!”寧家主笑瞇瞇,略帶得意道。

    “寧家主,你要幫幫我!”

    說曹操,曹操到!

    寧家主話音剛落下,風燁幽怨不已的聲音就飄了進來,然后,龍叔和寧家主就見到一臉頹廢的風燁從外面走了進來。

    看到風燁,龍叔先嘆了口氣,然后眼不見心不煩的轉身離開。

    寧家主則很興奮的拉著風燁問東問西,最后,又隨著風燁一同離開。

    當冷若雪煉制完丹藥,從房間里出來前往客廳的時候,正好看到龍叔一臉憂桑的坐在椅子上,做出四十五度角抬頭望天狀。

    惡寒了一下下,冷若雪走了過去,關心問道:“龍叔,你這是怎么了?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發生了嗎?”

    “丫頭!丹藥你都煉制完了?”看到冷若雪,龍叔立即興奮問道。

    “是!龍叔,你怎么了?”見龍叔不正面回答自己,冷若雪只好再問。

    “唉!一言難盡!”龍叔重重嘆氣。

    冷若雪則滿臉問號。

    “你那個干爹,無聊透頂,居然給風燁那家伙當起了愛情顧問,把個麒麟族上下鬧得雞飛狗跳,就在方才,

    火粵代族長已經親自找過我了,讓我約束下寧家主,我正愁怎么和他開口呢!”嘆完氣,龍叔才道出了緣由。

    不過,冷若雪卻聽得更迷糊了。

    見冷若雪不明白,龍叔只好說得更清楚些。

    事情起因,自然是風燁喜歡上一只母麒麟,但那只母麒麟卻喜歡另外一個,而另外一個,喜歡的母麒麟又另有其人。如此復雜的關系,在寧家主的參與下,也變得更加復雜。

    因為寧家主不僅給風燁出了主意,同時也教了那只母麒麟幾招。

    這樣一來,事情大條了。

    當事人,也就是復雜關系中的幾只麒麟,大打出手并震驚了整個麒麟一族,那幾只鬧事的麒麟,都被火粵下令關了起來,寧家主自然是不能關的,所以,火粵就親自來找了他。

    要知道,麒麟一族向來都是自由戀愛,他們也不懂得人類那些爭!搶啊什么的!但現在,單純的麒麟們明顯被無聊的寧家家主給教壞了,知道了什么叫嫉妒!

    唉!可憐了麒麟一族那純潔的風氣!

    據說,火粵因為此事,大為上火!原來火紅的毛皮,都愁白了不少!

    而龍叔之前見到的火粵,精神也明顯有些萎靡!看得他都有些同情火粵了。

    冷若雪淡定的聽龍叔說完這些后,無語的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但她絕對不會向龍叔一般,認為此事是干爹無聊所致。她真心覺得,干爹是氣麒麟族請他們來時心不夠誠,所以才想給麒麟一族添點堵。

    要知道,干爹可是很護短的,他覺得麒麟族對自己不夠重視,心里怎么可能咽得下這口氣?

    正因為這樣,麒麟族悲劇了。但想來,這應該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冷若雪很看得開,然后又安慰了龍叔一番,便和龍叔一起,去找了火粵。

    見到火粵后,冷若雪也沒主動提干爹的事情,并直接將煉制好的丹藥交給了火粵。

    火粵接過后,查看了一番,然后就半張著大嘴,一臉震驚外加不敢置信的看著冷若雪。

    冷若雪當然不會認為,是火粵對丹藥數量不滿意,因此,她相當淡定的喝著火粵吩咐人送上來的茶,卻一言不發。

    直到火粵終于忍不住問道:“冷小姐,這些丹藥,都是我派人拿給你的草藥出的?”

    “當然,火粵閣下總不至于認為,我有自己往里面搭草藥吧?我可沒有那么大公無私哦!”冷若雪淡笑著調侃道。

    “呵呵!冷小姐的煉丹技術,真是令我驚訝!”聽了冷若雪的話,火粵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道。這應該算是它這些日子以來,收到的最好消息了。

    “火粵閣下滿意就好!崩淙粞┑Φ,說完,她就站起身,準備告辭了。

    火粵一見冷若雪要離開了,連忙道:“冷小姐,關于你干爹…”

    “我干爹怎么了?”沒等火粵把話說完,冷若雪便打斷了它的話,并一臉納悶的裝傻道。

    呃!火粵以為冷若雪還不清楚,轉頭看向龍叔。

    龍叔十分淡定,并大大方方的與火粵大眼瞪小眼,但就是不開口。

    火粵無奈了。

    這兩人,一個一臉茫然,一個在裝傻,讓它怎么辦?

    唉!算了,看在冷若雪出丹率如此高的份上,它就認了吧!

    火粵認命了,然后笑著對冷若雪道:“沒怎么,只是我沒想到寧家主居然是如此活潑的一個人!

    雖然火粵的話說得十分含蓄,但冷若雪聽明白了。

    干爹可不活潑嘛!都將麒麟族攪成一鍋粥了!

    不過,既然現在火粵明顯不計較了,冷若雪自然也不會主動提及此事。

    回了住處后,冷若雪剛一走進客廳,就看到自家干爹和寶貝,一副哥倆好的模樣坐在椅子上,一人一獸還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說些什么。

    看到冷若雪和龍叔走進來,寧家主只是淡淡的輕瞥了眼冷若雪,然后便扭過頭去。

    &nbs

    p;寶貝則十分熱情的朝著冷若雪撲來,并跳進她懷中撒著嬌。

    看到干爹和寶貝的兩種極端態度,冷若雪很無奈,然后抱著寶貝向干爹走去,并在干爹身邊空位上坐下。

    “干爹,還在生我的氣?”冷若雪故意問道。

    “哼!你就是個小沒良心的!”寧家主冷哼一聲,還是很傲嬌的道。

    龍叔見了,笑著打圓場道:“好了,你年紀也不小了,就別像個小孩子似的鬧別扭了!”

    “我才沒鬧別扭!”寧家主堅決不承認。

    “既然干爹沒鬧別扭,那干爹給雪兒笑個吧!”冷若雪調戲道。

    “你讓我笑,我就笑?那我多沒面子!”寧家家主聞言吼道。

    “唉!既然干爹不給雪兒笑,那雪兒給干爹笑個如何?”冷若雪繼續道。

    聽見這話,板著臉的寧家主,在也忍不住撲哧笑出聲來,并笑罵道:“臭丫頭,和誰學的這么貧!”

    “為了逗干爹開心一笑,貧些又何妨!”冷若雪討好道。

    “哼!壞丫頭,這次就原諒你了!痹谝惭b不下去的寧家主,無奈道。

    見自家干爹終于被哄好了,冷若雪也不在彩衣娛親,并隨意問了問這些天發生的事情。

    寧家主自然知道雪兒想問什么,因此便繪聲繪色的將事情描述了一遍,做為當事人,他說的自然比龍叔要清楚許多。

    聽完當事人所說的現場版,龍叔和冷若雪全都無語的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干爹這次弄出來的事情,貌似大了些!因為據干爹所言,經過他一番鼓動,麒麟族至少有一半的麒麟,都向暗戀對象表白了,而并非像龍叔所言的,只有風燁幾只麒麟。

    這下子,兩人總算知道火粵那一副便秘的表情是怎么來的了。

    良久。

    清了清嗓子后,龍叔朝著寧家主豎起大拇指道:“寧家老小子,你真厲害,我服了你了!”

    “嘿嘿!這才哪到哪!如果不是很多麒麟都被關了起來,并被要求勒令反醒,只怕現在的麒麟族會更熱鬧!睂幖抑魇植灰詾槿坏。

    哼!敢利用他家女兒,就得有被他搗亂的覺悟!

    “……”

    冷若雪和龍叔看著寧家家主一副意猶未盡的模樣,兩人只默默對視了眼,誰都沒有開口。實在是,他們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對了,火粵那老小子沒說我壞話吧?”見兩人沉默,寧家主又問道。

    “沒,不過,它找過我,讓我約束你。剛才我陪雪兒給它送丹藥時,它似乎有和雪兒抱怨的跡象,但最后還是什么都沒說!饼埵逭\實道。

    “那就好!”寧家主放心了,隨后,他又皺起眉頭愁起來:“唉!風燁也被關起來了,這下子也沒有人聽從我指揮了!

    “……”兩人繼續沉默。

    “雪兒,你說我們要不要想想辦法,把風燁撈出來?畢竟,他現在是你的人!”寧家家主繼續自顧自的道。

    “干爹,現在風頭浪尖上,我們最好不要輕舉妄動,不然惹得麒麟族不悅,說不定會壞了我們的正事!崩淙粞┫肓讼,提醒道。

    “這樣!那我還是忍忍吧!唉!我真挺喜歡那小家伙的,他可聽話了!”寧家家主一臉不舍道。

    冷若雪聞言相當無語,心道,何著你把風燁當玩具了?

    不過,不忍心干爹失望的冷若雪,還是道:“等過幾天火粵不那么生氣的時候,我再去找它求個情!

    聽見冷若雪這樣說,寧家主滿意了。

    隔天。

    冷若雪等人剛剛吃過早飯,冰云就上門了。

    看著自從回了麒麟族,就很久沒有出現在他們面前的冰云,冷若雪有些詫異,并忍不住胡思亂想,冰去莫非是來送客的?畢竟,麒麟族要求的丹藥已經煉制完成了。

    而寧家主見到冰云,則干脆瞪

    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道:“冰云閣下沒被關起來嗎?”

    “……”冰云從沒被人如此直接問過,當即便瀑布汗了。

    許久,冰云好不容易回神,并一臉正色道:“寧家主,我沒被關起來!

    “怎么會這樣呢?莫非你賄賂了火粵閣下?”寧家主自言自語道,臉上還盡是失望的表情。

    冰云聞言,極度郁悶,但看在冷若雪的面子上,他也不好說什么,只能無語。

    冷若雪見冰云被干爹逼迫的啞口無言了,心里壞笑了下,還是善良的轉移話題道:“冰云閣下找我有事?”

    “冷小姐,代族長有請!北聘屑さ目戳搜劾淙粞,迅速道。

    冷若雪沒想到是火粵找自己,點了點頭后,便跟著冰云去見火粵,隨行的,還是龍叔、寧家主及五只小獸的陣容。

    這次,火粵接見冷若雪等人的地方不在是客廳,而是麒麟一族的議事廳。

    冷若雪見對方如此正式,心知火粵要說的事情只怕很重要。

    帶著干爹一眾人走進議事廳,原本看到冷若雪臉上還帶著笑容的火粵,在見到她身旁的寧家主后,臉色立即陰沉了下來。而寧家主也明顯感覺到,議事廳中的氣氛突然變了,不過,向來見慣大場面的寧家主,自然是不在乎對方的反應。

    互相點頭打了聲招呼后,冷若雪三人找空位坐了下來,五只小獸則一如既往的趴在自家主人懷中。

    火粵看到冷若雪懷中東倒西歪趴著的毛絨絨的小獸,嘴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

    看得出來,這五個小家伙和冷若雪的感情相當好,不過,麒麟一族鮮少認人類為主,因此它十分不能理解,這幾個小獸把自己當成寵物般的心態,至少,它自認自己就做不到。

    但獸各有志,它自是不能評價對方的行為。

    微微詫異了下后,火粵便直入主題。

    “冷小姐,今天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請教!”火粵語氣略顯急切道。

    “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冷若雪露出不解的表情問道。

    “我想問問,冷小姐能否煉制輪回丹?”火粵一臉期待問道。

    “輪回丹?”冷若雪聽到這個名字,直覺這丹藥不簡單,不過,輪回丹她還真沒聽說過。

    “能嗎?”火粵又問,這下子,不僅它期待,在場的所有長老,全都齊唰唰的望向了冷若雪,眸中寫滿了渴望。

    “不好意思,火粵閣下,我并沒有聽過輪回丹,又如何會煉制!”冷若雪實話實說道。

    “這不可能?”火粵有些不敢置信。

    “我真的沒聽說過!崩淙粞┒紵o奈了,有什么不可能的?難道她還會說謊不成?

    “雖然放眼神界,輪回丹除了御大人沒有人能煉制出來,但御大人是你師傅,所以,你不應該聽都沒聽說過!”火粵臉上表情仍然是不可思議。

    事實上,如果冷若雪說不能煉制輪回丹,它可能還不會太過意外,畢竟,冷若雪還是太年輕了,可連聽都沒聽說,這就讓它不得不懷疑,這是不是冷若雪的推脫之詞了。

    “火粵閣下,我十分確定,師傅留給我的丹方中,并沒有輪回丹,所以,我是真的不清楚什么輪回丹。當然,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話,我也沒辦法!笨闯龌鸹浀南敕,冷若雪仍淡定自若道。

    火粵聞言,則認認真真的盯了冷若雪許久,見她臉上沒有一絲心虛,它則不得不相信了冷若雪的話。

    輕嘆了口氣后,火粵一臉歉意道:“對不起,冷小姐,我不是存心懷疑你,只是輪回丹對我們麒麟一族來說,實在太重要了!”

    “我能理解,只是不知道方不方便告訴我,輪回丹是做什么用的?”冷若雪表示了下理解后又問道。

    “輪回丹是最最頂級的療傷丹藥,這種丹藥需要的草藥不僅種類繁多,而且,很多都價值連城,我們麒麟一族收集了數萬年,如今都還差上兩種。唉!本以為冷小姐煉丹術盡得御大人真傳,沒想到冷小姐卻并未聽說過輪回丹!”火粵一臉失望道。

    正所謂期待越大,失望也就

    越大。

    自從他們見識到冷若雪煉制出來的療傷丹藥質量后,就對冷若雪報以了極大的希望,否則,也不會還沒有準備好輪回丹所需草藥,就興沖沖的派人將冷若雪請來詢問,但最后的結果,顯然令他們倍受打擊。

    冷若雪并未聽說過輪回丹,自然無從煉制,這讓他們情何以堪!

    本來興奮激動的麒麟們,一時間都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蔫蔫的、垂頭喪氣。有些承受能力太低的長老,聞聽冷若雪真不知道輪回丹這個惡耗后,更是直接哇的一聲,嚎啕大哭起來。

    冷若雪見狀,額上早已掛滿了黑線。

    就算輪回丹對他們相當重要,這些麒麟也沒必要知道她沒聽說過后,當即露出死了親人一樣的痛苦表情吧?這算什么事?

    ---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