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說什么

    雖然宗圣館上上下下都不怎么喜歡于致遠,但因為小師叔趙然的緣故,三代弟子們都依然拿于致遠當長輩一樣尊敬至少在禮數上,于致遠這么一句話也不說,封唐頓時就感到了壓力。

    “于師叔,都是弟子的錯,不該擅自帶人入山。駱娘是弟子于青城山相識的道友,此人不太了解事情的真相,說話也不怎么中聽,但她心思還是好的,師叔別怪她,要怪就怪弟子好了,弟子向師叔賠罪。”說罷,深深鞠躬致歉。

    于致遠轉過來,目光呆滯,沒有談論駱娘,而是問:“你這次過來她跟你說了什么”

    封唐暗暗嘆息,老實回答:“林長老沒說什么。”

    于致遠沉默片刻,又問:“那她知道我,知道我成親的事么”

    封唐想了想,道:“崇德館發來邀請書函,發給了小師叔,小師叔交給了大師兄,大師兄報給了老師,老師在長老們議事時提起,之后才委派我過來道賀。小師叔在應天實在走不開,所以特意備了厚禮讓我帶來,他實際上很想過來觀禮的”

    他只是敘述了事情的經過,但于致遠卻明白了,喃喃道:“她是知道她肯定知道的她知道了,卻一句話都沒有”

    封唐連忙安慰道:“于師叔,林長老也是不想再打擾您的生活,您也別太在意,更不要鉆了牛角尖。以前師侄在外面受苦的時候,就時常提醒自己,受了委屈的時候,一定要更加振作,一定要活得比那些給了自己冤屈、對不起自己的人更好”

    于致遠卻仿若沒有聽到他的話,仍舊喃喃道:“她知道了,卻一句話也沒有,連個祝福也沒有”兩行清淚順著臉頰往下默默流淌。

    翻來覆去就這么一句,也不知念叨了多少遍,于致遠才轉身沿山路而去,失魂落魄,深一腳淺一腳。

    封唐唏噓不已,回到自己屋中,連入靜都免了,想著各種亂七八糟的心事,就這么到了天亮。

    于師兄再次來到云水堂,邀請封唐游山,說實話,經過昨天晚上的事情,封唐游山的興致也沒了,但這位于師兄很熱情,封唐也頂不住他的好意,只得答應了。

    于師兄又問他要不要邀約駱娘一起同游,封唐的氣也消了不少,暗道或許駱娘昨日私下跑去責罵于致遠,也是一劑猛藥。于是去敲駱娘的房門,卻無人應答,再飛符詢問,駱娘回復:“我已經走了,這件事我沒有做錯”

    封唐怔怔片刻,搖了搖頭,道:“她有事先下山了,今日就不出游了”

    正說著,對面于師兄接到飛符,之后臉色大變,向封唐道:“封師弟請隨我來,我師伯有請。”

    封唐問:“出了什么事”

    于師兄道:“致遠跳崖了。”

    封唐頓時呆住了,腦子里全是亂麻,下意識間跟在身后趕去見于長老。

    于致遠跳崖身亡的時間在今日辰時之前,辰時三刻左右,童白眉去找他的時候發現屋里沒人,只有一封桌上的遺書,趕到遺書中所說的翠橋嶺下,才發現了已經死去的于致遠。

    遺書中說,翠橋嶺是于致遠幼時最喜歡游玩之處,他在剛結識林致嬌的時候,曾向她描述過這里的風景,當時林致嬌曾經答應,成親后隨他同游翠橋嶺,可惜未能如愿,故此,他選擇在這里結束他的一生。

    童白眉抱著他的尸體滿臉都是涕淚,只見胡須在顫抖,卻聽不見哭泣聲,崇德館的修士接了好幾次,才將于致遠的尸體接過來包裹好,但是沒人能夠安撫得了這位大煉師,只能任他在崖下傷心。

    好好的一場雙修儀典轉眼就成了葬禮,這讓崇德館上下一片焦頭爛額,于長老抓緊時間向封唐簡要講述了一遍事情的經過后,便告了罪,繼續去忙活了。

    封唐路過慈航殿前時,見到了蘿心洞的洞主,這位洞主臉色鐵青,向著封唐擠出一個極為難看的笑容。

    封唐腦子里亂亂紛紛,想著的都是昨夜于致遠找他時的每一幕場景、每一句談話,也不知是怎么回到的云水堂,把自己關在屋里一直關到傍晚,才猛然驚醒,趕忙向趙然發了飛符,告知此事,同時不敢隱瞞,將昨夜和于致遠談話的細節一并附上。

    趙然收到封唐回信的時候也是震驚不已,站在景陽樓前懵了好長一段時間,直到蓉娘走到他身邊握住他的手,這才回過神來。

    “致然怎么了”

    “于師兄,于致遠,他死了。跳崖自盡”

    “啊”

    “我不應該讓人去送賀禮的于師兄昨夜去見封唐,詢問林師叔有沒有給他帶話,封唐說了實話,沒有,于師兄就”趙然一時間后悔不已。

    蓉娘想了想道:“宗圣館不去人,不是同樣表明,林師叔沒有跟他聯系的意愿么所以他還是會死。”

    趙然猶豫著設想:“或許應該早一點想到的,請林師叔幫忙帶句話”

    蓉娘道:“那林師叔應該說什么說你要成親了我很難過于致遠會立刻趕去宗圣館,然后他發現是騙他的,他會跳崖嗎如果林師叔說,祝你成親幸福,他會怎么辦會不會跳崖”

    趙然搖頭:“怎么說都不行”

    蓉娘道:“不管封唐去不去崇德館,于致遠都是死,這條命誰也救不了,其實,他早就死了。”

    “或許不應該讓崇德館帶他回山”

    “那林師叔怎么辦”

    趙然無奈道:“再說這些都沒有用了,現在人已經死了,我要立刻趕去崇德館,憑吊于師兄。”

    蓉娘道:“我知道攔不住你,那我跟你一起去。”

    趙然道:“你找陸元元借一下他家的蒲團”

    蓉娘道:“別什么都借別家的,我家閣皂山還有。”

    第二天大早,閣皂山就送來了端木長真使用的飛行法器靈寶琉璃梭,趙然也不客氣,和蓉娘一起趕往崇德府。

    他如今是煉師境修士,是雞鳴觀方丈、文昌觀方丈,也是事實上的聯席會議掌控者,對于他的到來,崇德館大為重視,長老堂中的幾乎所有長老都出來相見,里面包括有過節的大長老景云逸和曾敗于魏致真日月黃華劍下的景云安。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